我將七殺移開,撫摸着白魂潔白無暇的毛髮,它的情緒逐漸平穩下來。

“以後你就跟着我,叫小白了。”我輕撫着它的毛髮。

雖然它失去了記憶,但是靈性卻依舊還在,它彷彿聽懂了我說的話,人性化的點了點頭。

我有些不可思議居然這麼輕易的就收服了它。

我將小白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另一隻手抱起昏迷的夏萊,直接走出了森林,幸虧這些異獸都已經失去了異獸,不然對我而言還會造成一些麻煩。

當我走到駐紮地時,夏老頭等人都剛剛將逝者的屍體埋好,他看見了夏萊,激動的跑了過來。

雙手顫抖的從我手中接過夏萊,他嘴角不停的顫抖,我摸了摸小白開口說道:“人我已經救出來了,你也不用感謝我,聽我一句勸,現在外面的世界太亂,你們出去了必然會被教廷視爲異類,要麼排除要麼被收編進教廷。”

夏老頭點點頭,這點道理他還是懂點,雖然他們都很期盼外面的世界,可是還是命纔是最要緊的。

我朝夏老頭一行人告別,回到森林最中心,剛纔我在離開的時候,就看到了出口在實驗室的最低層。


我抱着小白踏進出口,當我再次睜開眼睛都時候,面前的陳辰塵正打着遮陽傘帶着墨鏡彷彿是來度假一般。

我忍不住怒火心生,直接一腳朝陳辰塵穿去,老子還沒做好準備就被他一腳踹下去而且他們都還沒進去過,就讓我去當探路的石子,更是碰上熾黑這樣的恐怖強者。

我差一點小命都丟在裏面,他卻在這裏悠閒的曬太陽。

可是我忘了自己得到了紋絡,原本只是想隨意踢一腳出去的,可當我擡起腳的瞬間,紋絡便佈滿了右腳。

“嗷嗷。”

陳辰塵被我一腳踹到了腰上,他直接疼的淚水都流出來了,趴在地上發出悽慘的豬叫聲。

他看到我後,不知道從哪掏出那兩把手術刀,指着我說道:“臭小子,你是不是活膩了!”

我尷尬的笑了笑本來也沒想用那麼大的力,看來剛剛獲得紋絡的力量還需要熟練一下,不然根本控制不了力度的大小。

陳辰塵見我笑了笑繼續戳揉着自己的腰部,我心中也是暗暗驚喜,沒想到自己隨便一腳力量增加了那麼多,要知道陳辰塵以前我可是怎麼打也無法對他造成傷害。

面對剩下一個月後的亂鬥,此時我的內心充滿了信心,不再氣餒。

而然陳辰塵心中也是暗暗吃驚,根據記載這一片異空間進入以後有能夠挖掘異能潛力的東西,怎麼如今我的肉體力量增強了那麼多。

“看來不太妙,這一次得告訴楊雲他們用全力了。”陳辰塵心中暗暗想着。

“走吧。”過了好久,陳辰塵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沒好氣的看了我一樣,走向了遠處的飛機。

我緊隨其後,走上了飛機。

飛機上空氣安靜的有些可怕,陳辰塵不斷的在推測,我的肉身力量是從哪裏來的。

“你們是不是還沒進入過這個異空間?”我開口問道。

陳辰塵堆積着笑容,笑的像一朵菊花一樣,“是啊,你知道了?”他絲毫沒有感覺尷尬。

我怒氣衝衝地拍了一下旁邊的椅子,開口說道:“你知不知道里面有一個比教皇還要恐怖的存在,如果那天不是我跑的快我就已經死了!”

陳辰塵一臉不可思議,居然有比教皇還要恐怖的存在在那一片異空間中,眼看他就要拿出電話,撥打給教皇。


我眉頭一挑,若是他們因爲我說的話進入這一片異空間,那夏老頭他們豈不是因爲我陷入了危險之中。

我一把抓住陳辰塵的手腕,阻止他繼續撥打電話,“不過那個存在後來直接撕開了空間離開了,我去看一眼他留下的蹤跡,好像那個強者叫做熾黑。”

陳辰塵聽到這個名字滿臉疑惑,他已經在腦海內尋找了好幾遍,確信沒有聽說過這麼一個名字。

“你的異能挖掘了嗎?”陳辰塵開口問道。

“當然,只不過那塊隕石已經四分五裂了,在挖掘出我異能的潛力以後。”

陳辰塵一陣哆嗦,早知道他就先進去把隕石,給抗出來了,像這樣的寶貝,即便他自己用不到,也可以賣給其他的異人,可是如今卻已經因爲我破裂了,變成了一堆廢石。 我在飛機上倒頭睡下,這一次異空間的經歷簡直就是跌宕起伏。

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飛機已經即將到達強化場,我一摸肩膀發現在肩膀處的小白不見了,我連忙站起來,發現身後陳辰塵正拿着手術刀,就要解剖小白的身體。

我額頭暴起了幾根青筋,大聲呵道:“陳辰塵放開那隻兔子。”

直接一把將小白奪了回來,要知道這可是我之後亂鬥中的祕密武器,要是被陳辰塵給吃了,那我真的是要哭了。

而然陳辰塵確實一臉不在意的說道:“這不是你用來吃的?”

“當然不是用來吃的,這個是我的寵物。”我開口說道。

結果陳辰塵連連吧唧嘴巴說道:“可惜了,像這樣變異以後,還能保持着原本體態大小的異獸都十分罕見,個個都是美味佳餚。”

我瞪了一眼陳辰塵,他纔沒有再說下去,不過目光依舊朝着小白看來,嚥了咽口水說道:“不過你這異獸也帶不進去啊,所有人都不能將異獸帶進城中,除了已經死掉的異獸。”

我聞言沉默了下來,這倒是,即便我有騎士徽章,也無法享受這樣的特例,因爲異獸被人類收服,又指不定哪一天會發狂,到時候會給城市內部帶來損失。

看來只有將小白放養在外面了,也不知道它力量減弱了多少,還能着急召集多少頭異獸聽從它的指令。


飛機回到強化場中,我率先下了飛機將小白放到了第三場所,這裏都A級異獸應該傷害不了小白。

隨後我回到城市當中,不少異人都對我指指點點,彷彿知道我一般。

“那小子就是被狩獵的騎士嗎?還真是不幸呢。”

“是啊,要知道那可是不滅指名道姓要他的頭,到時候除了他隊友不能殺他其他人怕是蜂擁而至要拿他的人頭向不滅邀功。”

周圍的異人不斷的再討論着我,我沒有去理會他們,直接朝着方明的住所走去,想看看他們最近都怎麼樣了。

而然當我到達方明的住所,卻愣了一下,我看到紅髮,鍾小媛,陳斌三人都身受重傷躺在牀上,而方明也是瘦骨嶙峋,身上的氣息混亂。

我瞪大了眼睛,這十幾天來,他們究竟經歷了什麼,爲什麼變成了這副模樣。

方明看到我回來,情緒有些激動,隨後又嘆了一口氣。

“方明,你們這是怎麼了?”我開口問道,感覺自己彷彿在做夢一樣,他們四個人彷彿經歷了大戰一樣。

“你走後的第三天,楊雲朝外擴散了兩個個消息,一個就是不滅指名道姓要你的頭顱,另一個就是無論誰跟我們四人進行挑戰賽,只要贏的就會有豐富的獎勵,即便輸了他們也會報銷積分,所以……”方明咳了一口鮮血,房間的氣氛十分沉重。

我捏起了拳頭,心中燃起了熊熊怒火,不過我並沒有失去理智,相反的我現在十分冷靜。

我見過楊雲,像他那樣驕傲的人,第二個消息必然不是他會想出來的,必然是他背後有人在指示。

但是能夠指示楊雲的只有那麼幾個人,我怎麼樣也想不通他們這麼做的原因究竟是什麼?

明明只要放出第一個消息,我們的隊伍在亂鬥當中就會被羣攻而起,爲什麼還要在比賽開始之前將他們打成重傷。

我皺緊了眉頭,怎麼樣也想不通這個問題。

身旁的方明開口了,雖然如今他的外貌十分不堪,但是他的眼睛中依舊透露着明智的光芒,“雷木,這應該是有人想用我們來拖你的後腿。”

方明這麼一說,我頓時恍然大悟,我將儲物鏈中儲存着的異獸屍體都拿了出來,在我離開異空間之前,我覺得那些昏迷的異獸全部一一斬殺。

只可惜肉還沒吃完,我就迫不及待的趕回來,儲物鏈中放着的,也都是s級的異獸肉。

看方明他們的狀態,即便不是馬上被人打死也會遲早餓死,目前我要做的是先照顧隊友,而不是直接怒氣衝衝的前去尋仇。

逐漸鍾小媛等人甦醒過來,鍾小媛看見我激動的想要坐起來,可是她的身體太過於虛弱,差一點滑倒。

我連忙扶起鍾小媛,摸了摸她的腦袋,開口說道:“這段日子你們受苦了,放心,等你們傷養好了,我讓你們親眼看着我幫你們報仇。”

此時一個討厭的聲音在門外響起,“方明,只要你乖乖叫我一聲爺爺,我就放過你們,不會天天來找你們麻煩,怎麼樣?”

我推開大門一看,果然是那個黃勝,十多天不見,他依舊是那一副樣子,身後必須跟着幾十個狗腿的。

“喲,這不是失蹤了十幾天的雷木大哥嗎?怎麼你是不是聽說不滅要你的腦袋嚇得連忙躲起來了?哈哈哈。”黃勝開口嘲笑着我,他身後跟着的一衆狗腿子也紛紛笑了起來。

“黃勝如果我是你,我現在轉頭就走,不然等一下我就讓你趴着回去。”我沒好氣的開口說道,直接開口嘲諷黃勝。

而然黃勝並沒有上當,而是示意了一下身旁的狗腿子,那名瘦弱的狗腿子直接走上前來朝我發起了挑戰。

我手上的計分器立馬響了起來,我絲毫沒有猶豫,直接選擇了接受,只是天空中傳來響亮的聲音。

“編號1116號異人挑戰編號25,騎士身份雷木。”

我愣了一下,怎麼我被人挑戰會搞得整座城市都知道。

此時方明已經進食了些食物,整個人精神都恢復了許多,他走到我的身旁開口說道:“這就是作爲騎士的不好,每一次別人挑戰你這個聲音就會播報給整座城市的人,只要這個人能戰勝騎士,那麼他的身份就會變成騎士。”

我點了點頭,直接朝着城市外擂臺飛去,我剛剛回來不可能只經歷一場戰鬥,只怕今天會是車輪戰啊。

我面前那個瘦弱的男子在比賽一開始,直接沉入土壤當中,我嘴角露出一縷殘忍的笑容,挑戰的規矩是不能夠死人的。 所以只能說這小子好運。


我擡起一隻腳控制一部分力氣又朝下蹬了一步,我周邊的土地開始震盪起來,剛剛潛進地下的那個異人,七竅流血的浮現出來,整個人昏迷了過去。

我朝着黃勝勾了勾手,但是他依舊不爲所動,繼續指派着其他人來挑戰我。

第二個上來的異人,他全身各處都可以變成鋒利無比的刀,他大吼一聲直接朝我衝了過來,再別人眼裏他就想刺蝟一樣難對付。

而我直接一腳踢斷他兩條腿。

“撲哧。”面前這個異人雙腿失去了控制直接跪倒在地,緊接着我廢除了他的雙手,另外他既然能夠全身上下每一處都變成刀,那麼我讓他全身上下每一處都變得肉泥。

場地上不斷傳出慘叫聲,我讓這名異人眼睜睜的看着我廢除他全身上下每一處骨頭。

我將變成爛泥的對手給踢出了場地,冷眼看着黃勝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才願意登場。

而然黃勝卻依然還能夠撐住氣,這份城府到是讓我有些另眼相看。

之後他十幾名手下都被我一招秒殺,在被我折磨的不成人樣再丟下去。

要知道就是這一批人將鍾小媛她們弄成那樣,我知道沒有心慈手軟的道理。

由於這一次的挑戰其中一個是我這個擁有騎士稱呼的人,所以城中有不少人來觀看,他們看見黃勝手下十幾人被我打成那樣,黃勝居然還沒有上場,他們紛紛開始議論起來,黃勝這個騎士居然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手下一個一個的被我廢除。

這一下即便黃勝的城府再深,他也已經無法忍受下去,他臉色十分難堪,最終站起來朝我發出了挑戰。

這一下播報的聲音變得更加項鍊,不少騎士都趕來觀戰,陳辰塵見人多,直接擺下了盤口,他心中連連冷笑,在他心裏,黃勝今天輸定了,看着一堆人都壓着黃勝,他連連竊喜,感覺今天能掙不少的積分。

只見一直雪白的手,上面凝結了不少的霜,拿了10萬積分開口說道,“我壓25號。”

陳辰塵一聽直接氣的差點咳出老血,他太頭一眼,剛剛下注的人是騎士排行第二的冷風,實力遠遠超過陳辰塵,陳辰塵也不敢說些什麼,心中在滴血可是臉上依然要擺出一副笑臉。

此時的我並沒有看到這些,不然我肯定拿出所有的積分壓自己贏。

此時的我正在打量的面前的對手黃勝,能夠將方明頂下來,即便存在着陰謀但是說明黃勝實力並不弱,不然堂堂騎士若是被陰謀詭計所打敗,那隻能夠說明教皇的眼光不對。

我在打量着黃勝時,他也在仔細打量着我,剛纔他在臺下坐了半天,沒有看見我使用過什麼異能,僅僅只是靠肉體的力量就能將他手底下的異人全部擊敗。

我緊繃着全身,忽然黃勝剛剛所站立的地方留下一道殘影,緊接着我的右肋骨受到了猛擊,整個人朝後退了幾步,右肋骨也是斷了好幾根,但是我並沒有去在意。

因爲僅僅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我的右肋骨就癒合的差不多了,我看了一眼黃勝,他臉上滿是錯愕的表情。

“你的兩種異能之中有一種有關於光線。”我開口說道。

黃勝頓時臉色陰晴不定,上場還沒一分鐘就被我看穿了其中一種異能。

忽然黃勝整個人發出耀眼的光芒,刺激着人的目光,就連我也不得不閉上眼睛,聽見黃勝的腳步聲逐漸的靠近。

“哈哈哈,小子你還真聰明,不過即便你猜出來,你又有什麼辦法呢?”黃勝極其猖狂的說道。

當初他就用這一招抑制住了方明的眼睛,要知道方明的眼睛佔了一大半的戰鬥能力,他的精神攻擊必須通過眼睛才能釋放,當然力量也會強大不少。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