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注視着眼前的包圍圈一點點縮小,緊緊的捏着手中的承影劍,感覺自己逃不過這一劫,還不如殺個痛快,王皓看了一眼在戰圈外的蘇全兒。

她絲毫沒有動手的想法,這才讓王皓鬆了一口氣,生怕蘇全兒在背後給他來一擊,那麼他就會命喪黃泉。

同時我的目光也放在了蘇全兒的身上,不知道爲什麼眼前這名女子帶給我的感覺,讓感受到一陣憐惜,彷彿她對我做出什麼事情,我都會原諒她。

她剛剛站在王皓那一邊,運用她的異能探查出我的身影,這讓我感到一陣痛心,彷彿在我心臟上割了許多刀,我的心彷彿被解剖開來在滴血。

我忽然意識到一絲不對勁,爲什麼我會對這個素未謀面的女子心中產生感情,我掐斷這種感覺,一臉冷漠,全身關注的準備對付面前這些敵人。

王皓作爲領頭人,當然得率先領頭,只見王皓渾身瀰漫着閃電在四周,淡紅色電弧看的讓人觸目驚心,王皓直接如一道閃電一般朝我衝來。

眼看他就要到我面前,我直接控制着腦海內的小人,頭上長出兩個犄角,身上的力量頓時暴增,渾身散發着一種恐怖的氣息,我如同從地獄爬出來的魔鬼,目光中透露着瘋狂,暴虐,但是神智又十分清醒。

看的王皓觸目驚心,但是他依舊沒有停下腳步,繼續朝我衝來,因爲他作爲領頭人,氣勢不能輸,氣勢輸了,信心也就沒了,那麼這一場戰鬥也就輸了大半,這一點道理王皓還是知道的。

若是他光因爲氣勢被嚇的停下了腳步,那麼他這個領頭人的位置也該挪挪位置了。

在他發起進攻的同時,四周的異人也紛紛朝我發起恐怖的攻勢,我連忙閃躲,若是閃躲不了的就用氣壓形成一道屏障阻攔。

即使開啓了異腦,對全身的掌控達到了百分百,對每一絲力量都達到了完美精確的利用,但是敵人實在是太多了,甚至有一些異人的異能直接穿過屏障集中我的身體,我都硬生生的抗了下來,在這些異人當中,還有幾名原本想幹擾我的神經,但是因爲我渾身散發着狂暴的氣息,這些精神攻擊都被阻攔在我體外。

但是也對我造成了一些影響,僅僅只是一個精神恍惚的時間,王皓就打的我的面前,他拿着手中的武器,是一杆長槍,直接刺如我的體內。

我感到小腹一陣疼痛後,緊接着渾身感受到一陣**感傷口處的疼痛更加劇烈,一陣**感傳遍我的全身。

淡紅色的電弧如同蛇一般,直接蜿蜒前行盤上我的身體,我渾身被這種麻痹感給籠罩住,王皓對着我露出一絲殘忍的笑容,直接拔出長槍,血跟不要錢一般的噴涌而出,我還爲來得及捂住傷口,其餘異人的異能紛涌而至。

我心中大叫不妙,而然因爲全身被麻痹了,我無法做出躲閃的動作,只能被這些異能紛紛命中。

我被這些異能籠罩在其中,以爲我中心發出刺眼的光芒,這時各種異能擊中同一目標所產生的效果。

我感覺劇烈的疼痛感卷席全身,我感覺身體彷彿不是自己的一般,完全對身體失去的掌控,即便是我想再一次掌握身體,但是卻因爲傷勢過重,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只能輕微的動彈手指。

在空中的光芒消失後,我的身體失去了控制,直接重重的砸在了地上,身上許多出的肉都已經消失,傷口深可見骨,我躺在地下咬咬牙,強忍着這種疼痛感,試圖不讓自己失去意識。

我感受到自己肉身狀況十分糟糕,不死已經是運氣好了,身體十分虛弱,如今即便是一個三歲兒童拿着刀,也只直接殺死我,我已經受不了任何的攻擊了。

王皓一臉猖狂的笑着,拖着手中的長槍,在地上摩擦出無數的火星,王皓緩緩走到我身旁,開口說道:“即使你實力再強,也不過我人多。”

說着踹了我一腳,還朝蘇全兒傳去一個挑釁的眼神,彷彿在告訴她不要再在自己面前太過猖狂,不讓我的下場就是她的下場。

而然王皓感覺到一陣無力,這一拳彷彿打在了棉花上十分難受,蘇全兒依舊靜靜的佇立在那裏,沒有絲毫聲響,彷彿眼前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與她無關。 王皓見蘇全兒毫無反應,衝着蘇全兒瞪了一眼以後,又轉頭看向在地上半死不活的我。

“砰。”

王皓一腳將我踢飛,我重重的落在了旁邊的地上,咳出了一大片鮮血,隨後王皓揪起我的頭髮,朝我臉上吐了一口唾沫說道:“這就是你殺我手下人的代價,今天我會好好折磨你,不會讓你輕易的死去。”

我如今毫無反抗之力,只能默默承受着這一切,眼神中透露着無窮無盡的怒火,王皓又惡狠狠的羞辱了我一番後,我的氣息十分薄弱,心臟的跳動是十分微弱,就連我自己也幾乎感受不到了。

wωω .TтkΛ n .¢ ○

我的眼皮十分沉重,隨時都要閉上了眼睛,但是我的直覺告訴我不能閉上眼睛,若是閉上了眼睛,我多半會永遠的失去意識,沉睡在這個異空間中。

隨後我強撐着眼皮,讓自己繼續保持着意識,這時王皓似乎已經失去了折磨我的心,直接高高舉起他手中的長槍,瞄向我的心臟。

如果有人問我,是不是活着纔是最難受的,這時候我會告訴他,並不是,而是在等死的前一刻會十分的難受。

我第一次那麼近的感受到死亡的氣息,彷彿死神的鐮刀已經架在了我的脖子上,下一秒就會揮動手中的鐮刀,帶走我的性命。

不!我不想死,我心中發出來強烈的求生欲,我想要活下去!我的仇還沒有報,我還有許多要做的事情還沒做完!我必須活下去,活着報仇,去做我想做的事情。

不知道哪裏來的力氣,就在王皓刺中我心臟之前,我轉動了一下身子,王皓的長槍刺中我的肺部,我大口嘔出血液,感覺呼吸空氣肺部一陣火辣,這股火辣感,讓我感到一絲的清醒。

王皓面露出興奮的表情開口說道:“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想要已經虛弱無比但是卻依然能夠操控自己的身體。”

他這興奮的笑容在我眼中,變成了面目可憎的笑容,我咬咬牙,想站起來,但是渾身的骨骼已經全部碎裂,像這樣的傷勢,我還能呼吸這片空氣已經是極大的運氣了,靠着我強大的求生意識,以及先前儘量的躲避了致命傷,像由瞭如今的畫面。

此時我身上的傷勢實在太過嚴重,即便王皓不再對我動手動腳,我也需要將近一個月才能夠修復我體內的傷勢。

我心中十分可惜的大聲怒吼着不願意在此丟了性命,無論怎麼看我今日都是必死之局。

而然一片紅霧從城市的另一端瘋狂的涌了過來,快速的瀰漫整座城市,紅霧除了拿着房屋,其餘的地方都被紅霧所佔據,只留下那些房屋,紅霧沒有攻佔進去。

王皓等人紛紛擡起頭看向了那一片紅霧,心中充滿了疑惑之情,不知道這一片紅霧究竟是什麼東西?

而然我知道這是沒事東西,也知道這東西會對人造成怎麼樣的影響,我地上不斷的微微蠕動,想要遠離這一片紅霧,雖然體內什麼傳遞出什麼危險的意識,但是我心中十分不安,因爲這紅霧的能力實在與我大腦發生異變的能力太過相似。

同樣的是能讓人失去意識開始自相殘殺,被這股殺虐的氣息影響了神智。

蘇全兒看到我的眼神則是十分聰明的拉着酈海遠離這一片紅霧。

僅僅只是幾秒,紅霧已經達到我的眼前,隨後王皓手下的異人直接有一些中招,被這霧籠罩其中,神智開始受到了影響,雙眼通紅,眼神變得瘋狂起來,直接朝距離身邊最近的異人發起的攻擊。

面對同伴發出的攻擊,這異人還無防備,直接被同伴的異能擊成了重傷,也被卷席到了紅霧之中,這時衆人才反應過來,而王皓手底下的異人已經損失了一半,僅僅只是一個片刻,就損失了一半的人員。

這讓王皓心痛不已,但如今已經不是心痛的時候了,那些被擊傷的異人被卷席到紅霧中後,彎彎扭扭的又站了起來,彷彿活死人一般,失去了意識,沒有顧身上的傷,而是四處尋找活物攻擊。


王皓看到這種情況,連忙大聲衝着剩餘的異人大聲喊叫道:“快離開,向後撤退,進去那些房子,這詭異的紅霧不能進入房子內。”

說着他連看都不看我一眼,在他眼中,我已經彷彿一個死人一般,隨時就會嚥氣。

衆人紛紛撤離到房屋內,而然我如同一個死人一般,靜靜的躺在那裏等待着死亡,我看着紅霧以及那些中招的異人離我的腳步越來越近,心中有一種講不出來的滋味,這一種眼睜睜等待着自己死亡的事情着實不好受。


我看着越來越近的紅霧和異人緩緩閉上了眼睛。

只是片刻,我就感覺自己彷彿回到連我自己的地盤了一般,在這一個區域中,我彷彿一個皇帝一般,每一處都有聽從我的指揮。

我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已經置身於紅霧當中,而然紅霧不但沒有迷亂我的神智,我反而感受到紅霧內有一種奇異的能力,緩緩進入我的身體我身上的傷,頭一次以那麼快的速度回覆,傷口處涌出肉芽,傷口處的細胞十分活躍的開始縫合我的傷口,我感受到這股血霧似乎與我體內的力量一模一樣,只不過這股血霧彷彿還未我體內的力量精純,所以臣服在我之下,能夠聽從我的指揮,如今我就是這一片血霧的主人。

被血霧迷亂了神智的異人,彷彿也聽從我的指揮一般,我忍着疼痛,和**感站了起來,指揮着這些失去神智的異人去抓不其餘的異人,這些異人的生命似乎被我控制在手中,如同一個提線木偶一般,我隨時可以控制他們的生死。

還有一些未進入房子的異人,紛紛被我控制着的異人將它們抓捕到我血霧中。

躲在房間內的異人頓時都看傻眼,在剛纔我還是如同一個等死的人,而然在這一刻,我彷彿一個皇帝在巡查自己的地盤一般,操縱着任何被拖入血霧中異人的生死。 我強忍着身上的疼痛,看了一眼那些屋子內的異人,一步步遠離這一片區域。


王皓在屋中看見我如今的模樣,雙目幾欲噴火,剛纔我明明還是一副死人的模樣,如今卻帶走他手底下一般異人,並且操控着他們的生死,這人王皓十分後悔,剛纔他就應該直接殺了我,反倒是他自己一直拖延着時間,這纔給了我機會。

隨着我每走一步,身上的傷勢邊恢復一分,全身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回復着。

我看眼身後躲在房屋內的王皓,朝他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隨轉頭就走。

我記得在日記中記載着這一片血霧能夠維持整整一天,看說明我還有一天的時間內晉升到B級異人。

若是我剛纔晉升到B級,那些速度型的異人我能瞬間將他們秒殺,後面的人也不會有機會追上我。

我離開這塊地方離他們儘量遠一些,到時候只要晉升到B級,這一切問題就迎刃而解了。

我走到一棟寫字樓面前,在進入寫字樓時,將這麼迷了神智的異人統統殺死,我可不會留下這些異人的性命,讓他們再緩過神智後再對我出手,我還沒有傻到哪種程度,如今我與西教皇手底下的這些異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已經結下了樑子,我殺起來自然沒有什麼心裏障礙。

我將這幾名異人的屍首拖進了寫字樓,這些人對我而言可都是晉升實力的必需品,而不是食物。

我走到寫字樓中後,沒有浪費時間,直接從口袋內掏出一枚藥丸放入口中,之前我距離B級就只差一絲,如今吃下這枚要藥丸後我就能突破到B級。

我感受到體內彷彿有什麼枷鎖被解開一樣,隨後整個人都感覺到十分輕鬆,整個人有一種飄飄然的感覺,彷彿飛上了天。

我正享受着這種感覺的時候,突然渾身一陣刺痛感,彷彿又千萬根針刺進我的全身每一處角落。

我的精神力中彷彿有一個榔頭,用力的錘擊着我的精神力,將我的精神力一份一份的錘碎了,隨後又凝聚起來。

身上的皮膚又一點點開始脫落,體內的骨頭又開始一點點生長出來,長破我的肌膚。

我又一次開始脫胎換骨,本該在B級晉升C級纔會有的現象,如今卻又一次出現。

經歷過一次脫胎換骨的經驗,這一次我強忍着這樣的疼痛感,最關鍵的還是精神力一遍又一遍的被粉碎,然後再凝聚,再粉碎,再凝聚。

這種疼痛感是我還未體驗過的,我只能默默承受着,即便我開啓異腦狀態切斷了痛覺神經也毫無作用,這種是來自靈魂的疼痛,與肉體的神經絲毫不同。

我捂着腦袋,拼命的用腦袋撞擊着地面,企圖減輕這種疼痛感。

我如一隻野獸一般低吼着,腦袋有一種被撕裂的感覺,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疼痛感逐漸減弱,我肉身上的脫胎換骨早已換好了,我扶着昏沉沉的腦袋盤算了一下時間大概過了大半天了,頂多還有五個小時,這些血霧就會退散開來。

我得做好準備,準備迎接王皓以及另外的12個B級異能異人,至於那個白髮女子慘不慘站在我心中沒有一點把握,我覺得唯一會出意外的應該會是因爲她。

我回想看一下十幾個小時前的場景,在血霧來臨之後,只有一個人進入一個房間才能阻擋血霧,那些兩個人進入一間屋子後好像不能阻擋血霧的入侵。

即使我無法正面與他們戰鬥,只要我拖延三天後,等待血霧再次來臨,那時候就是我的天下,只要我能將敵人從房屋中逼出來,那到時候死的就是他們。

隨後我腦海中浮現出那個白髮女子,好像王皓當時叫她蘇全兒。

當時我就深感奇怪,爲什麼我在面對這個蘇全兒時,心中情緒波動會那麼大,別說一見鍾情,她的臉上有寒氣掩蓋着,我連她的臉都沒看見過,更別提什麼一見鍾情了。

我腦海裏回想起當時第一次見到這名女子開始我彷彿就開始擔憂她的處境,即使那時候我是因爲她才顯露出蹤跡我也沒有恨她,這個問題一直纏繞在我心頭,這一些應該都不是我的本意,看來只有當面見到她後,問問她理由了。

我感覺昏沉沉的腦袋緩緩恢復了清醒,查看了一下體內的變化。

體內的變異細胞變得異常的活躍,氣壓強度已經達到了1000倍,若是我現在開啓異腦狀態控制兩名小人就能夠達到4000倍,即使是A級異能我也能夠輕鬆的碾壓。

我現在沒有去嘗試能不能控制第三個小人,因爲再控制小人後精神力消耗異常的恐怖,我必須做好最佳的狀態,準備面接下來的三天。

我查看了一下腦海中的精神力,這一次進化時,精神力也與往常進化有所不同,得到了錘鍊,精神力比起之前只增長了一倍,但是精神力變得更加凝聚,我不知道着代表意味着什麼。


但是我有一點我十分清楚,我得實力得到了極大的提升,若是剩餘的那12名異人當中沒有特別棘手的異能,還有蘇全兒不站在王皓那一邊,這一場戰鬥我絕十拿九穩。

我調整好狀態靜靜的等待着血霧消退,我記得之前曾講到過一個規矩,若是我們這批人自相殘殺,只留下一半的人數就可以直接離開這座城市。

我不知道那些被我控制血霧殺死的異人算不算,若是算在內的話,我或許殺了五名異人後,就可以離開這座城市。

我試探着朝空無一人的上空叫道:“我控制血霧殺的那些異人可以算在內嗎?”

而然那個電子合成的女聲並沒有理會我,也沒有出現,正當我轉身離開默默嘆了一口氣的時候,天空中顯示出一道巨大的屏幕,上面有一張存活下來人的照片。

在每個人的照片後面寫着一個數字,其他人身後都只寫了一個0而我的身後寫了一個數字6。 我盤算了一下,似乎在之前他們圍堵我的那一場戰鬥中,我確實斬殺了六名異人,看來這後面顯示的就是每個人斬殺的人數。

在顯示屏的最下端統計着還需要斬殺10名異人才能提前脫離這座城市。

還有一行特別顯眼的字,用着紅色標註着:“斬殺最多的訓練者將得到額外獎勵,若是有人殺了排行榜上的人員,敗者的擊殺數自然歸勝者的。”

我看着這份排行榜不寒而慄,感覺這所基地彷彿有什麼存在一直在注視着我們,若僅僅只是運轉原來的規則,並不會那麼活靈活現,而且這種規定在日記中並沒有出現過,我不禁陷入看沉思。

可見這排行榜明顯就是針對我來的,南教皇那四人組構不成威脅,沒有人對他們有興趣,酈海和蘇全兒屬於北教皇,最後的西教皇人數雖然減員了一半,但是團結一致,並不可能自相殘殺,只會跑出來殺別人。

我越想越恐怖,總覺得後面似乎有什麼人一直在把我們玩弄於鼓掌之間。

等待血霧退散後,我沒有去其他的地方,只是佇立在原地,靜靜的等待着王皓等人找上門來。

而然出乎意料的是,當我聽到屋外有聲響時,並不是王皓等人,而是一隻異獸,僅僅只有B級,我生怕它的哄叫聲會讓王皓他們警惕,到時候我埋伏偷襲就不起作用,我連忙走出大樓準備斬殺眼前這隻以後。

面前的這隻異獸居然有兩隻頭,外形酷似一條狗一般,長達5米,身上有紅藍的條紋,一隻狗頭是藍色的,另一隻狗頭是紅色的。

這隻異獸看到我有,兩隻頭的嘴角都留着哈喇子,朝我大聲吼叫了一聲,隨後它四腿發力朝我衝過來,我直接釋放出來高氣壓,想將它碾壓成肉泥,但是讓我意外的是,這隻異獸感應十分敏銳,既然跳出我佈置的高氣壓,連忙與我拉開距離。

隨後那隻紅色的狗頭從嘴裏噴出一團火焰朝我襲來,我直接抽空了身前的高氣壓,在我的身前形成一片真空地帶,那隻狗頭吐出的火焰止步於此,沒能在繼續往前,但是即使擁有真空地帶,我還是能感受到一股恐怖的熱量。

我明顯的看見那隻狗頭眼神中透露出驚愕,看來這隻異獸的智商比我想象中的要高。

隨後藍色的那隻狗頭口中直接噴射出一團水,我在我身前製造了一道屏障,當水柱碰到屏障時,屏障居然佈滿了碎裂開來的蛛網,沒想到這一道水柱的衝擊力居然如此巨大。

沒想到這隻異獸居然擁有兩種異能,而且威力巨大,這若是換成了普通的異人,說不定早已死在它的嘴下。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