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人從來不會濫殺無辜,這女的不管是你什麼人,我肯定會放。不過我得派人把她送回原來的地方,才能摘下她的頭套。畢竟不能讓你們知道我這裏的位置。”男人的聲音依然非常溫柔,聽上去就讓人覺得是個溫文爾雅的人,不像是混道上的。

“哦,是嗎?”葉城終於開口了:“這裏難道不是世紀新城,第192號獨立別墅嗎?”

男人猛的頓住了腳步,愣了一下,幾秒鐘後才微微笑道:“那事情就簡單很多了,既然你們已經知道這裏的位置了,那我直接把你們兩人一起做掉不就好了。”

葉城內心毫無波瀾,他聽到男人的話,他無所畏懼的慫了慫腰:“你不會殺我們的。”

“哈哈哈。”男人這次的笑聲比剛纔大了一些:“我發現你有點可愛。我的確和你無冤無仇,反而覺得你還有點意思,但是,只不過答應別人的事,我不得不做。簡單的說,你這條命有人要了。”

“那點錢而已,你根本不會在意。”葉城的語氣,聽上去像是知道男人的交易一般。

男人挑了挑眉,等待葉城繼續往下說。

“十五萬,進貨價打八折,馬老五就給的這點優惠,你會看在眼裏麼?周起。”

“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周起驚訝的看着蒙着頭套的葉城。

的確,正如葉城所說。雖然殺葉城是宋澤給他下的鐵令,也是答應毛老王的事情,但是周起想親眼見一見到底是什麼樣的人讓馬老五還得請他來殺。所以他才讓小弟把葉城帶來了別墅。

“爲什麼馬老五想要殺你?”周起緊接着問道。

“就和你剛纔的反應有關,因爲我知道得太多。”葉城輕描淡寫的回答道:“到現在爲止,這世界上就沒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事。”

“那你知道糖醋排骨怎麼做嗎?”方冰突然在一旁問道,她實在覺得這兩人的對話實在太過無聊,終於逮到了一個可以插嘴的點。

葉城和周起兩臉的無語

“咳咳,呃……這個糖醋排骨的理論做法我是會的 但是實際做出來就不知道味道怎麼樣了。我以後有機會再教你,好不好。”葉城還是認真的回答了方冰的話。

方冰點點頭,葉城和周起這才繼續他們的對話。

從釣魚場別墅,一切都是葉城爲了見周起而故意入的圈套。他知道馬老五會花錢請周起來殺自己,爲了合情合理的見到周起,他索性就將計就計。在學校門口見到周起派來跟蹤自己的人時,他沒有把他們趕走。還故意磨蹭,讓他們可以順利跟上自己的車。最終在他一系列有意的釋放信息下,周起的人終於把們抓來了這裏

至於爲什麼他要故意帶上方冰,因爲……

“這個人是你專門帶來讓我見的?”周起指着葉城旁邊帶着眼罩的方冰說道。他還以爲葉城旁邊這個人是他小弟一起抓過來的,沒想到竟然是葉城故意帶來 。

“老大,是宋總的電話。”周起的小弟把宋澤打了的電話,接通後遞給了周起。

“周起,你把那個葉城搞定沒?”周起剛擡起手機,就聽到宋澤的催工。

“人我抓到了,準備開做。”

“對不住了。”周起皺了皺眉頭,說實話,他本人並不想殺了葉城,但是又不能違背宋澤的命令。“上面的人來催了,我會盡量讓你們舒服一點的。”

“我能幫你完成你的復仇計劃。”葉城的語氣依然淡定 「怎麼樣,二位,這個情報賣給你們兩億不貴吧!」江帆抓起一塊點心塞入口中笑道。

「我們花兩億買了個只知道被栽贓陷害的情報,卻不知道關鍵具體細節,對我們處境並無多大幫助的情報,老先生,你說這貴不貴?」吳美麗頓時氣的要暈過去,咬牙切齒反問道。

「呵呵,我說你傻啊,這情報怎麼沒作用?提前知道了你們可以準備嘛,這還要老子教你們?再說了,要是情報完全一清二楚了,嘿嘿,那可就不止兩個億了!」江帆不以為然教訓道。

「你…!」吳美麗一時語塞,確實還是作用不小,知道了比不知道肯定大不相同,不過還是覺得很貴,但錢都給了也沒什麼還說的了。

「對了,你好像還有一個情報吧,說吧,另外一個又是什麼?」吳美麗轉念一想問道,心中糾結至極,這老頭說了,先小的后大的,這第三個交易價格恐怕嚇死人吧。

「好,第三個了,第三個是二合一的,一個信息一個情報,比剛才黃城的情報更為重要,可是關係到你們性命的,價格可有點高了!」江帆立刻神色嚴肅道。


「你說多少錢吧!」吳美麗面無表情問道,頓時隱隱的猜到什麼了,但不動聲色,只有對方說出來才能證實自己的猜想,呂備畢面色極為難看,但不言語,兩人都沒之前的驚訝控魂。

「十億!」江帆簡單應道,心中鬱悶,沒見兩人失態大呼小叫有些失望,不活轉念一想又釋然,已是猜到這兩個傢伙打什麼注意了。

吳美麗和呂備畢雖然有心理準備,但一聽還是眼前一黑險些暈倒,都是呼吸急促呼哧呼哧直喘,那是被氣的。

太黑了,沒天理的黑啊,前面要去了兩億五千萬啊,現在張口就是十億,這老頭不是人啊。

吳美麗好一陣才緩過勁來,陰沉著臉道:「很抱歉,十億我們根本就沒有,就是五億我們傾家蕩產也拿不出來,這第三個交易是無法進行了,你說怎麼辦吧!」

「是啊,不會吧,洪城雖小,但在夫人你的協助治理下,產業豐厚財源滾滾,怎麼拿不出來?」江帆故作不通道。

「你不信也沒辦法,我們真的拿不出來!」吳美麗不再多爭辯道。

「哎呀,這可就麻煩了,對了,你的產業不夠十億嗎?」江帆為難一會忽然問道。

「哼,老娘的房產全都給了你,所有的產業除去保留下來城中的其他也全部給了你,城中三十餘處產業也就值個兩億的樣子,要麼你看老娘的命值多少錢,乾脆也拿去吧!」吳美麗冷冷道。

「呵呵,老子要你的命幹什麼,要麼這樣吧,你盡量支付,剩下的產業值兩億,那就還差八億,咱們換種方式也行!」江帆笑道。

「老先生,老娘的全部產業都被你拿走了,你讓老娘喝西北風?手下那麼多人怎麼運轉?你這與要我們的命有區別嗎?」吳美麗大笑起來,好一會才質問道。

「錯,大錯特錯,組織從不輕易要事主的命的,老子不是說了換一種方式交易嗎,既能讓你們生存,又能支付餘款,還有,你們有命在,有城主寶座,今後還怕沒錢?」江帆不以為然道。

「那你說說怎麼個換種方式吧!」吳美麗沉默了會道。

「據我所知,呂備畢不是與兩位大戶定下開發蒙城地區的礦產嗎,那可是一筆不小的收入,不如把那礦產合作讓給老子,以此來抵餘下的八億,如何?」江帆賊賊的建議道。

「你竟然知道我們合作採礦的事!」呂備畢驚道。

「這有什麼,該知道的一定知道,不該知道的肯定不知道,就說行不行吧!要知道從那礦產收回八億怎麼著沒個十幾年是不行的!」江帆笑道。

吳美麗和呂備畢都沒做聲,江帆又道:「你們別擔心,不會讓你們活不下去,既然組織接下了那些產業,自然就要經營,也少不了你城主的照應,每月抽取兩層的收益做報酬!」

「兩層應該夠你們維持的,這次洪災,上面一定會撥下一大筆錢,不說虛的,你們肯定要扣下不少,另外你是城主,肯定有辦法拓展財源,沒多久你們又會風生水起的!」頓了頓江帆分析道。

「對了,有件事要所以下,既然接受那麼多產業,那經營商自然要有個好口碑,這次賑災組織上已經考慮過了,決定拿出兩千萬和一批物資,這也算對你們的支持吧!」江帆最後又示好道。

吳美麗和呂備畢聽的有些心動,其實他們之前出門就商議過了,絕不放過江帆,不過什麼時候動手待定。

就怕江帆要錢,那樣一走了之就沒辦法了,要產業一點也不怕,產業必須駐守經營,在洪城地界經營,那就好辦了,想弄回來不是什麼難事,關鍵是要知道江帆的情報信息。

吳美麗和呂備畢確實拿不出十億,府邸河床下的地下設施倉庫中積蓄也就幾億,那可是最後保障,其他的物品可不是他們能動的或者能用的,他們還不知道早已被洗劫一空了。

現在對方主動提出轉讓礦產合作抵八億,這倒是可行,後面還有那些優惠,覺得不錯,吳美麗忽然問道:「那你的一個情報和消息到底是什麼?」

「先說消息,因為這消息就是你們兩人的,老子手中有影像符球,相信你們一定感興趣!」江帆知道惡婦心動了,欣喜道。

江帆立刻拿出一個影像符球一揮,頓時空中出現影像播放,正是吳美麗和呂備帶著侍衛在監牢屠殺牢役和囚犯的過程。

「你們還知道些什麼?」吳美麗坐不住了,激動的站起喝問道,果然證實了她的猜想,她就想不明白有什麼事能要他們的命,只能是游善的事,那可是司空符神主都過問的大事。

「知道的不多,洪災一出現,組織的人就四處轉悠,正好無意中撞見你們做那事,覺得非常詭異不正常,便用特殊手段錄製下來了!」江帆狡猾道。

「真的嗎?那你就認為這個能要我們的命?」吳美麗怔了怔有些不信,更是懷疑道。

「當然是真的,組織認為,城主大人和城主夫人做如此之事極為不妥,尤其是在兩位神帝要來興師問罪,這個影像符球一出,那不是火上澆油,你們能好得了嗎?」江帆裝糊塗解釋道。

游善之事自然不能提,只能裝作一副不懂權貴勢力內部之間的潛規則,殺些普通人而已,在強者面前根本算不了什麼。

吳美麗和呂備畢聽的神情古怪沒說話,江帆又神情詭異道:「再說情報,組織發現有人昨晚劫監牢了,帶著一傷痕纍纍老頭一小姑娘出城,我們的人知道下落!」

給讀者的話:

第四更 第37章  你都知道些什麼

砰,周起手裏的兩個玻璃杯跌碎在地上。那是他配給葉城和方冰的毒藥,可以讓人在沉睡中舒服的死去,現在地上被灑了一地的黃色液體。

周起本來鎮定自若的臉,突然多了幾許慌亂。他從來沒有告訴過任何人他的復仇計劃,但是葉城竟然當着他的面說了出來,雖然沒有說出具體的計劃,但是單是知道他有這個計劃已經足夠讓他驚訝了。葉城知道了他有復仇的計劃,但是周起並沒有殺他滅口的想法,因爲潛意識告訴周起,這個叫葉城的人不簡單,或許還真能幫他一把。

“是毒藥灑了嗎?”聽到玻璃碎在地上的聲音後,葉城不緊不慢的說道,他知道從此刻開始,周起將不會再想殺他,起碼現在不會。

“沒關係,反正也用不到了。”周起說罷,然後叫人收拾了一下地板,最後讓所有的手下都各種回家,他的手下也是住在世紀新城,只不過住的公寓。

葉城明白他讓手下離開的意思,因爲接下來他們的對話,周起不想讓其他人知道。而且也不確定他的手下里有多少個是宋澤的眼線,如果復仇這件事被宋澤知道了,那麼一切就將付諸東流了。

“你們先坐,我來幫你們把頭套手上的繩子解開。”周起的語氣明顯變得非常客氣。

“順序搞反了吧,不應該是你先幫我們摘掉頭套,解開繩子,我們再入座嗎?”葉城一臉無奈,怎麼自己看中的人這麼呆萌的嗎。

“對哦,是我考慮不周了。我先幫你解吧。”

周起邊說着,邊幫葉城解開了手上等我繩子,然後再取下了頭套。


籲,葉城長吁一口氣,終於可以大口呼吸了。不過他沒有放鬆太久,畢竟方冰可還在旁邊被綁着呢。在葉城幫方冰取下眼罩和解開繩子時,周起正在給他倆沏茶。轉瞬之間,他們由將死之人,變成了這裏的客人。

“哇,終於可以重見天日了。”方冰伸了個懶腰,心裏暗歎道,葉城果然沒有騙自己,這一路過來除了手被綁的有一點點難受以外,根本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這時背對着葉城他兩沏茶的周起沏好了茶,轉過身正準備招呼他們喝。但是當他看見方冰臉的那一瞬間,整個人都怔住了。

“這……這不是那個……”周起突然激動的用手指着方冰,語無倫次的看着葉城說道。

葉城做了一個噓的手勢,讓他不要講話,然後點了點頭說道:“沒錯,就是你認識的那個人。”

雖然不知道葉城爲什麼不讓他說出來,但是周起也理解可能是有什麼特別的原因。所以他也就只好壓抑着內心的震驚,吞回了想要問的話,坐到沙發上。


“來喝一下這烏龍茶吧,我朋友送給我的。我覺得還不錯。”此時周起的態度,已儼然把葉城和方冰當成了是朋友來自己家做客一般招待。他說話的時候,還時不時的看了幾眼方冰,更加確定了是自己知道的那個人。如果沒有方冰,他也不會立刻對葉城轉變的這麼友善,而葉城也正是知道這一點,所以他才帶上了方冰。

“你們餓不餓,我這裏還有一些吃的。”周起邊說着,邊起身翻箱倒櫃的拿出了一大堆的零食。


和葉城的淡定巧好相反,方冰一臉疑惑的看了看葉城,再看了周起。她明明聽到的信息是,眼前這人派了了幾個小弟把他兩抓過來殺嗎?怎麼現在突然這麼熱情的招待他們了?

“你們兩個認識?是朋友?”方冰說出了自己的疑問。

周起和葉城對視了一眼,前者才連忙說道:“嗯…剛纔不是,現在應該算是了吧。起碼我自己是願意和這位仁兄做朋友的。不知道……”

“我都行,對一個朋友也沒有壞處。”葉城無所謂的聳了聳肩,其實不只是周起需要他,他也很需要周起,準確的說是,需要通過周起來達到他的計劃。

“好嘞,乾杯。很高興認識你們。”周起突然變得十分喜悅,或許是因爲葉城不計前嫌,沒有計較剛纔綁架他們的事,還同意和自己交朋友。

碰完杯後,周起才緩緩開口說出自己的疑問:“你都知道我些什麼?”

葉城喝了口茶,清了清嗓子說道:“多了。我可以先說說你爲什麼想要復仇,證明我不是瞎猜的。要不然你也信不過我。”

“也行,你說吧,我已經把我的手下全部清走了。”

方冰在一旁也不知道他們在說些什麼,乾脆自己就先吃起了東西。

“你姐姐之前是宋澤集團下名譽酒店的一個服務員吧。上個月月底的某一天,那時候你還是在跟着馬老五,你姐姐和往常一樣和你說要去上班,但是最後那天晚上你卻在太平間見到了她的屍體,渾身是傷。”

葉城的話,又勾起了周起痛苦的回憶。他握着茶杯的手在止不住的顫抖,這個狠他已牢牢刻在心裏,無論如何,他一定要讓害死姐姐的那些人付出慘痛的代價。那天晚上在太平間見到他姐姐的那晚,他這輩子都不可能忘記,除非讓他死。

葉城拍了拍周起的肩膀,他知道如果周起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經過將會比現在要難受得多。

周起平復了一下情緒 ,示意葉城繼續往下講。

“最讓你憤怒的不僅如此,你姐姐死後,宋澤和他的公司就甩給了你父母一百萬,然後告訴你父母,死亡原因是你姐姐不小心從樓梯上跌落下來摔死的。你們怎麼可能會信這個鬼話,你姐姐身上的傷口很明顯是被毆打出來的。於是你讓父親去要求查看當天的監控,但是他們卻說剛好那天監控壞了,沒有拍到任何東西。

所有的員工都一致的口供,說你姐姐是不小心摔死的,沒有監控表面還有其他的可能,所以最後這個事情就如此草率的了結了。”

“一直到這裏我都沒有說錯話吧。”葉城喝了口茶,潤了潤嗓子。

周起點點頭,葉城是除他之外,第一個把這事情這麼完整的敘述出來的人。 「這消息和情報老娘要了!」吳美麗頓時站起身情緒激動道。

太好了,那就是被劫走的游善和他的小孫女啊,最擔心的就是這事,影像符球本身沒什麼大害,但影響到推脫遮掩游善被劫之事,一旦公開,那向吳神帝彙報的說辭就露餡了。

這個影像符球必須買下來,先把謊話圓過去再說,對游善的行蹤情報那也非常重要,或許能把游善再抓回來,人在手中什麼都好說。

「對了,那個老頭和小姑娘你們確認還在監視之中?」吳美麗忽然想起什麼急忙問道。

「對,自然在組織的監視中,我們指揮調動符蟻誰能注意得到,誰能識破得了?」江帆笑著胡謅道。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