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我最想看的直播竟然沒有看?”

“樓上的,我看你這傢伙是在搞事情吧。”

“是啊,是啊……你這傢伙明顯就是在搞事情,難道你搞不清楚狀況嗎?樑爺和馬小姐兩個人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樓下的這個可就沒意思了啊,我剛剛也沒說什麼呀,只不過就是開個玩笑而已,還希望大家千萬不要攻擊我,我真的沒有什麼其他的意思。”

也就在這時,周圍的衆人長出了一口氣。

於樑對着直播間微微一笑。

“我知道看我直播間的大多數都是兄弟,當然也有少數的姐妹,既然大家能夠聚集在一個直播間裏面,那就都是緣分,而且我也非常開心能夠帶給你們優質的直播內容。”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

“可是話又說回來了,有些事情我確實不知道該怎麼講纔好,我想你們大家應該也能夠感覺得到,我和大力兩個畢竟是男子,所以我們兩個人臉皮厚一些無所謂,大家就像開玩笑一樣。”

說到這裏之後,於樑臉上的表情突然之間就變了,好像瞬間就變得異常嚴肅起來。

“但是我希望你們大家能夠明白,有些事情根本就沒有你們說的這麼輕鬆,要知道沈怡和***兩個姑娘,人家是有聲譽的,我不知道兩個姑娘現在有沒有男朋友或者有沒有結婚,但是這些畢竟是以後要經歷的東西。”

說完了這番話之後,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此時此刻從於樑臉上的表情之中就能夠看得出來,其實他現在的心裏似乎也有些不太開心。

“所以我希望你們大家千萬不要說什麼過分的話,這個我是比較感謝你們大家的,畢竟人家兩個姑娘跟我們沒有什麼其他的關係,但是風言風語這種事情傳的人多了自然也就成真的了,我害怕以後會對兩個姑娘的名譽造成一些危害。”

此時此刻對面的於樑就這樣冷不丁地說出了這句話,當於樑講完這番話之後,直播間的衆人一下子也全都明白過來了。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深吸了一口氣,接着緩緩吐出,看起來似乎是在平復着自己的心情一樣。

“既然這個樣子的話,多餘的話我也就不想說了,我希望你們大家都能夠明白,可以開我的玩笑,但是咱們儘量不要說這種話題,也是爲了保護兩個姑娘,現在的網絡暴力真是太嚴重了。”

於樑說出這番話的時候,也算是苦口婆心了。

而且整個人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別提多麼嚴肅了。

當於樑講完了這番話之後,周圍的衆人一個個輕輕點了點頭。

而且能夠看於樑直播的,基本上全部都是真愛粉的,所以剛剛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直播間的衆人也全部都在扣1。

“我們知道錯了,兄弟們,大家以後不要再開那兩個姑娘的玩笑了。”

“我覺得樑爺說的不錯,畢竟人家姑娘是有名譽的,如果我們要是繼續這個樣子開玩笑的話,很有可能會出現一些問題。”

此時此刻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笑呵呵的點了點頭,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別提多麼的舒適了。

畢竟這種事情還是提前要跟他們說清楚比較好。

也就在這時,於樑擺了擺手。

“兄弟們,明天一早見,到時候我帶你們去看看我之前做的那些陷阱,如果真的可以抓到一些好東西的話,到時候我手把手教你們製作陷阱的步驟,這種陷阱都是比較簡單的而且非常的實用,老祖先以前就用這種辦法來維持自己的生計。”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和周圍的衆人拜了拜,接着大力幾個人也對着直播間招了招手。

於樑順勢就關掉了直播。

當於樑關掉直播的那一瞬間,順勢就把金屬球放到了一邊。

旁邊的大力看到這一幕之後,整個人微微一愣。

“我說老哥,你這是什麼情況啊?你不是說要趕緊充電嗎?怎麼不充電了呀。”

當大力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於樑突然之間轉過頭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他。

看着對面的大力,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別提多麼無奈了。

“我說你這傢伙也真是的,難道你聽不出來什麼是客套話嗎?莫非你真的想要讓大家直播我們睡覺嗎?如果讓幾百萬雙眼睛盯着你,你還能睡得着嗎?”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大力立馬就反應過來了,至於旁邊的***和沈怡兩個人轉過頭,互相對視了一下,接着輕輕點了點頭。

“我們兩個大老爺們倒是無所謂,可關鍵問題要是捕捉到哪個姑娘有些不太合適的睡姿,或者哪個姑娘要是打呼的話,那可不就丟人丟大發了嗎?”

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大力立馬也反應過來了,兩個傢伙就這樣哈哈大笑了起來。 而此時此刻大力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鬧了半天,原來你早都已經想好套路了。”

對面的於樑笑呵呵地搖了搖頭。

“那你可千萬別說這些,並不是說我已經想好套路了,而是因爲我們肯定是要這麼做的,大家趕緊睡覺吧,希望今天晚上我們能夠睡個好覺,而且也挺涼快的。”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幾乎沒有什麼猶豫,順勢一把脫下了自己的衣服。

由於他的外套是直接套進去的,所以脫下外套的時候,也不小心將自己裏面的長袖給脫了下來。

於樑覺得自己是個大老爺們兒,所以也沒有必要太過於擔心了。

自己又不是個小娘們兒,無非就是換個衣服而已,這個應該沒有必要一直遮遮掩掩的吧。

也就在這時,對面的***和沈怡兩個人的目光卻直接陷入到了於樑的身材之上,兩個女人好像怎麼着都已經拔不出來了一樣。

雖然於樑並沒有十分粗壯的肌肉,而且他的個子也不是特別高大。

但是於樑渾身上下的肌肉線條十分明顯,棱角分明,不僅如此,而且於樑脫下衣服的那一瞬間,就感覺這副身材好像是爲他量身打造的一樣。


尤其是這個腦袋配上這個身材,那就是一個絕對的鐵血硬漢。

不僅僅如此。

於樑長得也是非常帥氣,雖然說最近一段日子確實曬黑了不少,但是這並沒有拉低他的顏值,而且還爲他的個人魅力多加了幾分。

旁邊的大力看到這一幕之後,都不禁瞪大了眼睛,用一種十分具有藝術性的目光在欣賞着於樑的身材。

沉默了片刻之後,對面的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

“哎喲,我的媽呀,剛剛沾了點雨水,衣服有點兒貼上了我的身上,這感覺有點難受啊。”

當於樑脫下衣服的那一瞬間,卻發現三個人用一種非常奇怪的目光在盯着自己。

也就在這時,於樑整個人瞬間就覺得自己變得無奈了不少。

“我說你們各位能不能趕緊把自己的眼睛挪開,這個樣子我真的很尷尬的,而且我一個大男人有什麼好看的?就這麼幾坨爛肉。”

此時此刻於樑就這樣冷不丁地說出了這句話,只不過當他講完這番話之後,便看到大力和對面的兩個姑娘連忙搖了搖頭。

“我說老哥……你該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你這個身材也要一坨爛肉嗎?這他媽可是我的夢想式身材!”

而此時此刻於樑連忙搖晃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好像也正是到了這一刻,於樑才突然之間明白。


自己剛剛做出來的這個動作到底有多麼愚蠢。

想到了這裏之後,於樑幾乎沒有什麼猶豫,連忙猛然間穿上了自己的衣服。

要知道***這個姑娘屬於絕絕對對的開朗活潑型,但是有一點比較尷尬,就是比較缺心眼,所以***根本就不懂得一些其中的道理。

也就在這時,***突然之間露出了一臉花癡的表情,就這樣對着於樑開口說道。

“哇,我沒有想到你的身材竟然保養的這麼好。”

此時此刻***就這樣冷不丁地說出了這句話。

當***講完這番話之後,於樑突然之間就愣在了原地。

不僅僅是於樑,甚至於就連一邊的沈怡和大力兩個人都不禁轉過頭,直勾勾的盯着對面的***。

臉上的表情充斥着滿滿的不解之色。

***看到這一幕之後微微一愣,很明顯搞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只不過就在這時,對面的於樑卻笑呵呵的搖了搖頭。

很明顯於樑也能夠感覺得到,現場的氣氛似乎有些不太對勁,畢竟人家於樑可是有婦之夫。

也就在這時,於樑突然之間擺了擺手。

“我說你就別取笑我了好嗎?我一個大男人還保持什麼呀,無非就是平日裏一直在野外生存,不過你們幾個可千萬別想這種身材,因爲你們可達不到啊。”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轉過頭笑呵呵的看着對面的大力。

要說大力這傢伙腦子也不是特別夠用,所以當於樑講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大力立馬就有些不太高興了。

“哎喲……我說老哥呀,這話可不能這麼講,你說這兩個姑娘沒有辦法達到你的理想身材,這還差不多,不過我的身材原本就挺不錯的呀,我感覺,我覺得我應該還能再搶救一下。”

大力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一個沒忍住,就這樣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我剛剛想象了一下,如果你要是這個腦袋,然後換上於樑的那個身材,其實好像還挺逗的啊。”

於樑輕輕搖了搖頭。

“你知道這種身材要吃什麼東西才能夠長成嗎!”

對面的大力連忙不解地搖了搖頭。

“這個我當然不知道了,老哥,我還得向你請教一下。”

於樑嘿嘿一笑,只不過很明顯是一臉壞笑的盯着對面的大力。

“你是真的想知道嗎?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其實根本就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最起碼你你連一隻蚯蚓都不願意吃,那可是最好的膠原蛋白呀。”

當於樑笑呵呵的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大力突然之間就愣住了。

接着大力尷尬的點了點頭。

“要是這麼說的話,那我確實還頂不上。”


而此時此刻,於樑就這樣大手一揮。

“好了,好了,你們大家就不要再說了,再繼續談論這個問題,我估計今天晚上我就得飄了,待會兒可能會睡不着覺,咱們趕緊快睡覺吧。”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直接把自己的外套遞給了對面的兩個姑娘。

“你們兩個人不願意蓋雜草的話,就把外套蓋着,我蓋雜草就可以了。”

對面的大力也非常懂事,一看於樑這麼搞,直接就把自己的外套脫了下來,這樣一來,兩個姑娘一人一個。

但凡***那個丫頭稍微有點心眼,都不會直接把於樑給她們的外套挑出來。

可誰知道***整個人沒有絲毫猶豫,順勢一把就把於樑的外套裝在了自己的手裏。 而此時此刻沈怡就這樣轉過頭,直勾勾的盯着對面的***,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麼。

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連忙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整個人瞬間就變得無奈了不少。

要麼說有些時候自己也能夠感覺得到,***這個姑娘稍微有點缺心眼。

很明顯剛剛人家沈怡已經略微有些其他的感覺了,可是郭每每到了現在竟然還不避嫌。

也就在這時,沈怡突然之間擡起頭,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對面的***。

“要不然你蓋大力的衣服吧,大力的衣服可以把口子敞開,這樣子的話蓋的會更加舒服。”

當沈怡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的心裏只覺得咯噔一聲。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