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東西都在燃燒,逃跑的大人哭泣的小孩,以及一個置身於烈焰之中的人影。

“快跑!帶着孩子快跑!”

一棟倒塌的房屋廢墟下,一個母親被橫木壓住了身體動彈不動,她的丈夫想要將她從廢墟中拉出來,但是已經快要波及過來的烈火,沒有給予他這樣做的時間。那個母親發出撕心裂肺的吼聲,對男人說道:“不用管我,帶着孩子快跑啊!!!!”

男人拼盡了全力,依舊沒有將女人從廢墟中拉出來,他的眼眶中滿是淚水,眼看着火焰已經波及了過來,他只好放棄了妻子,一手抱着還在襁褓之中的嬰兒,一手牽着七八歲的小男孩,往外逃跑。

小男孩回頭望向母親,發出絕望的呼喊:“媽媽!不要!媽媽你快出來,媽媽!我們一起走啊!!!”

葉荒見狀,連忙衝過去想要將壓着那個女人的橫木給搬起,但是卻發現自己的身軀穿過了橫木。他明白了,這裏的場景,是已經發生過的往事,他作爲一個觀看者過往的人,無法改變已經發生的事情。所有在這裏發生的悲劇,他都只能夠眼睜睜的看着。

帶着兩個孩子逃跑的男人,還沒有走出多遠,突然間又是一棟房屋在他們身邊倒塌,眼看着倒下的廢墟就要將父子三人淹沒,在千鈞一髮之際,那位父親將手中的嬰兒和一旁牽着的小男孩都推了出去。

轟隆隆!!!

倒下的廢墟,瞬間就將那位父親淹沒,在烈焰之中只怕連一具完整的屍體都難以留下。

逃過一劫的男孩,抱着嬰兒跪坐在火場之中大哭。


嬰兒的哭聲和男孩的哭聲融聚在一起,迴盪在火場的上方,讓人感覺到一陣難以言喻的悲涼。

這種時候,每個人都想着逃命,自身不保的情況下,沒有人去理會那一隊兄妹,烈焰一步一步的向着他們身周吞噬,熾熱的高溫已經讓那個小小的嬰兒幾乎窒息。

沒有人去拯救這一對兄妹,他們陷入了絕望之中。

唯一靠近這對兄妹的,是那置身於火焰之中,仿若火神一般的人影。

隨着他的靠近,周圍的空氣都灼燒了起來,那對兄妹哪裏承受得住這種高溫,嬰兒早已經沒有了哭喊聲,小男孩也隨即昏迷了過去。

葉荒走到這對兄妹的面前,阻攔那個不斷向他們兩人靠近的火焰人影,即便知道這樣並沒有什麼作用,他還是這樣做了。

“不要再往前走了,再往前走他們兩個必死無疑!你究竟是什麼東西,爲什麼要傷害這些無辜的人們!”

葉荒的話音剛落,那個火焰人影也停下了腳步,並非是這個人影聽到了葉荒的聲音,而是這個人影正在歪着頭打量着已經昏迷過去了的那個嬰兒。

順着這個火焰人影的視線過去,葉荒看清楚了仰面昏迷躺在地上的那個小男孩的面容。

頓時間,葉荒的內心不可抑制的動搖了起來,這個小男孩,這個小男孩……是,周清!? 葉荒絕對不會認清,這個小男孩絕對就是十幾年前的周清!

歲月可以讓一個人的容貌,從只能變得成熟,可以讓一個人的身材從矮小變得高大。但是一個人的輪廓,和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卻不會發生多大的改變,葉荒在看到這個小男孩的瞬間,就認出來,這個小男孩就是十幾年前的周清!

這麼說來,那麼地上已經奄奄一息的那個嬰兒,就是周舟!?

“喂!你想幹什麼,你要做什麼!”

火焰人影向周舟伸出手,尚在襁褓之中的周舟被兩團火焰託舉着,漂浮向那個人影。

“周……舟……周……舟……”

火焰人影的口中,發出意味不明的呼喊聲。

葉荒衝過去想要將周舟奪回來,但他只是一個旁觀者,沒有改變事情的能力。

被火焰人影抓在手中的周舟身上已經被烈火灼燒的面目全非,襁褓中的周舟發出了哭喊的聲音,任何人在聽到這個無辜的哭喊聲,都不會忍心繼續傷害這個孩子,但是那個火焰人影卻好似沒有作爲一個人的意識,他甚至用自己的臉龐去蹭周舟的臉蛋。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周舟的半邊臉,徹底的毀容了。

熾熱的氣息,從周舟的口鼻之中躥了進去,侵蝕着她還未發育成熟的心肺,火毒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埋下了毒苗。

“周舟……周舟……”

火焰人影的嘴裏不停這重複着這幾個聲音。

葉荒突然之間醒悟了過來,這個渾身由火焰聚集而成的人影,不是什麼降臨於人間的火神,不是什麼焚燒一切的怪物,她是李靈!

這裏所有的一切,都是李靈塵封的記憶。

他置身於李靈的記憶之中,作爲一個旁觀者存在,這個世界所發生的一切影響不到他,同樣的他也無法對這個世界進行干擾!

想要喚醒此刻的李靈,唯有讓自己的靈魂,也融入到這個世界之中,去感受這個世界所發生的一切悲痛。

慢慢的,葉荒感覺到了溫度,聽到了火焰燃燒的聲音,體會到了火場之中無法逃生者的絕望。這一刻,葉荒徹底的進入到了這個記憶世界之中。

“放下她!”葉荒衝李靈大聲說道:“放下週舟!”

啪嗒!

聽到葉荒聲音的那一瞬間,李靈手中的周舟落在了地面上。


“葉葉荒……葉荒……”

熾熱的火焰之中,李靈的臉龐逐漸的浮現,此刻的她滿眼迷茫,如同一個尚未出世的孩子一般。

“李靈,快點甦醒過來,不要被過往的記憶所束縛,快點甦醒過來!”葉荒朝着那團火焰緩慢的伸出手。

此刻的葉荒已經能夠感覺到足以焚燒一切的高溫,他靠近李靈的那隻手,已經被溫度烤的通紅。

“葉荒……葉荒是誰……我是……誰……”火焰已經逐漸變成了李靈的模樣,她慌亂的看着四周的場景,看着那些從自己身體內不斷往外冒的火焰,說道:“這些,都是我造成的嗎,都是我……我是誰,我是什麼……”


“李靈!你是李靈!”葉荒連忙說道,他一步一步的緩慢的走向李靈,忍受着已經將他身上的衣裳點燃的烈火,走到了李靈的面前,輕輕的拉起她顫抖的雙手,“李靈,我們不能被束縛在這個世界中,和我一起回到現實之中,和我一起回去!”

“李靈……我是李靈……”

“沒錯,你是李靈,我是葉荒!我們不屬於這片塵封的記憶世界,我們不能夠被這裏所束縛!”

“不要被束縛,我,不想被束縛!!!”

李靈突然長嘯一聲,從她的最終發出的聲音,並非吶喊,而是一聲嘹亮的鳳鳴!

火焰在這一刻,朝着李靈蜂擁而來,狂潮一般的烈焰涌向他們兩人,但是卻感覺不到危險的溫度,所有正在燃燒着的東西,在這一瞬間凝結成了李靈背後一對赤紅的雙翼!

雙翼張開,李靈如同一隻欲要飛完天際的火鳳凰一般!

烈焰的翅膀向着天際無限的展開着,好似要將整片天空都籠罩起來。

赤紅,目光所及之處,皆是一片赤紅!整個世界都好似已經被火焰完全侵佔了一般!

緊握着李靈雙手的葉荒,被釋放了全部力量的她帶到了半空之中。

身懷輕功的葉荒,可以借力在天空中短暫的飛行,但是卻從未飛昇到如此高度,站在這種高度上,甚至已經可以看到第平線的弧度,腳下所踏的大地,確實是一個球形的物體,這種觀念在這一刻無比的清晰。

再看李靈,此刻的她已經變成了背生雙翼,介乎於鳳凰與人類之間的人外生物。

李靈凝視着葉荒,那雙如同火焰一般燃燒着的眼眸,看似能夠融化一切的事物。

李靈化身爲火鳳翱翔在天際之上,葉荒在她的下方凝望着。

兩人的視線交接,這一刻,時間流動的速度變得詭異起來,一瞬間好似過去了一萬年那麼久,一萬年卻彷彿被壓縮到了一瞬間。

“終於……終於再次相遇了……”李靈說道。

聲音一如既往的熟悉,可是卻帶着眼中古老的哀怨和思念,好似面對着說這句話的人,彼此之間已經闊別了千年。

看到李靈的這般模樣,葉荒突然想起了自己曾經在藏經閣中翻閱過的一本書籍。

那本書籍是小師叔特意找給他看的,書籍是一個孤本,沒有署名作者,上面的文字也是一個人一筆一劃寫上去的。

書籍裏面記載着很多稀奇古怪的事物,背生雙翼的蛇,吃人的老鼠,能夠移動的山脈,會說話的泉水,重重記載比山海經之中的妖魅鬼怪還要玄乎。葉荒看完了書籍,卻沒有將書籍裏面記載的東西放入心中,因爲書籍裏面的內容太“假”了,假到葉荒根本就不願意去相信。

而此刻,看到李靈的時候,葉荒卻突然想起了那本書籍。

書籍中有過記載,有一種不死鳥沒到生命即將結束的時候,就會選擇涅槃重生,這種不死鳥的涅槃,並非如傳說中的神獸鳳凰那般在烈火中涅槃,它們涅槃的方式,是寄生在已經懷孕了的母體身上。它們進入到母體的腹中,佔據胎兒的位置,成爲人類的嬰兒被生育出來,然後重新的經歷一個人的生老病死,如此反覆的輪迴,不停的在人世間這樣生存下去。

能夠讓它們終結這種輪迴的,便是死亡的威脅。

一旦作爲人類的本體半路夭折,這些不死鳥就會變回原形,離開人體。

那本書籍中的記載是真是假此刻的葉荒心中已經有了些許的動搖,因爲現在的李靈,實在太像傳說中那些無限輪迴的不死鳥了。


“你究竟是什麼東西!你究竟是不是人!!!”

面對葉荒的詢問,李靈並沒有回答,她輕輕的扇動了一下自己的翅膀,喃喃自語一般的說道:“這具身軀,無法承受吾輩的力量……請您幫忙暫且封印這股力量……”

分明是李靈在張嘴,可是葉荒卻感覺牽着自己的是另外一個人,陌生而又熟悉,古老卻又生澀。

葉荒根本就無法在已經變成了這般模樣的李靈手中有所抵抗,他只能夠任由李靈慢慢的靠近她,用她熾熱的雙脣,吻在了他的嘴脣上。

這絕對談不上任何享受,因爲葉荒感覺到自己的嘴脣,好似要燒起來一般。

強烈的灼燒感傳來的同時,葉荒也感覺到了一股陌生的力量往自己的體內瘋狂的竄動着,他想要提捕捉到這股力量,卻發現自己根本就無從掌控,這股力量進入到他的身體之後,很快就消失在某個他自己都無法探查到的地方,進入了沉睡之中。

力量的傳遞結束之後,李靈鬆開了吻住葉荒的嘴脣,她凝視着葉荒說道:“能夠在初次覺醒就遇到您,吾輩真是太幸運了。”

話罷,李靈鬆開了葉荒的手,她的身體也隨之爆發出一陣強烈的光芒。

在這樣的火浪之中,葉荒被強勁的衝擊力衝飛了出去。

他的身軀不斷的墜落,在墜落的過程中,兩旁的景象如同走馬燈一般閃過。

突然之間,葉荒感覺到內心“咯噔”一響,眼前的畫面統統糅雜成一個極小的點,這個點無限的縮小,最終消失在眼前。

所有的畫面都消失,就連黑暗的定義都不復存在。

一秒鐘,又或者一萬年之後,葉荒睜開了雙眼。眼前那炫目的畫面已經消失,沒有那足以籠罩整片天際的翅膀,沒有既陌生又熟悉的李靈的臉龐,沒有燃燒着的火場。

他所在的地方就是剛纔他和那個獸魂戰士決鬥過後的一片廢墟里。

剛纔所發生的一切,是真是假!?還是說,緊緊是他自己的幻想!?

葉荒下意識的望向天空,只看到緋紅的最後一絲餘暉消失,一個人影如同羽毛一般緩慢的從天上飄落下來。

明明是一個人,可是着落的速度卻慢的出奇,緩慢,而又唯美。

葉荒不急不慢的走向她即將落下的方向,伸出雙手,接住她輕飄飄的身軀。

渾身C羅着的李靈,落在了葉荒的懷中。 她潔白無瑕的棟體上,已經不見了之前被子彈洞穿的三個血窟窿,好似所有的一切都不曾發生過一般,如夢如幻。她安靜的沉睡在葉荒的懷中,就好似一個調皮搗蛋過後,精疲力盡的小孩,沉沉的睡着呼吸平穩。

唯一讓人感覺到不同尋常的是,李靈胸脯位置處那個火焰的紋路散發着一絲絲的光芒。

葉荒下意識的伸手去觸碰那是光芒,他的手撫在了李靈微微隆起的胸脯上,當他的指尖與那個火焰紋路接觸的一瞬間,火焰的紋路如同擁有自我的意識一般,向着葉荒的手上爬過去。


“這是……怎麼回事……”

葉荒的手指好似被那個紋路吸住了一般,根本無法從李靈的胸脯上脫離。

火焰的紋路分離成爲兩半,一半繼續停留在李靈的胸膛上,另一半則爬上了葉荒的手背。

火焰的紋路停止了爬動之後,光芒也隨之消散了下來。

這時候,葉荒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好似自己和李靈之間,突然多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聯繫。

這種聯繫,十分的玄妙,就好似李靈的所有一切,都在他的掌控和了解之中,而自己的一切,也會被李靈所分享,葉荒不知道怎樣準確的將這種感覺表達出來。

“爲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究竟,發生了什麼,剛纔李靈難道是覺醒了異能?”葉荒陷入了沉思之中,渾然忘記自己的一隻手還壓在李靈那剛剛發育的胸脯。

……

李靈從昏迷之中悠悠轉醒,她睜開雙眼看到的是葉荒寫滿着疑惑的臉龐。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