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過去?你們……你們瘋了吧!哥,我才從墨家的鬼地方逃出來自由了幾天,你們不會收了賄賂想把我逮回去吧!”墨佳璇一驚一乍的也附和墨佳璇的人設。

嚴肅的事情反而變得有些好笑,白漱寧搖了搖頭,家裏兩個開心果不開心都難。

“墨佳璇,在說正事兒。要逮你回墨家你還能平平安安坐在這兒?是你嫂子有了她媽咪的消息。據說前幾日有人在城中區的居民點住戶很集中的地方,看見了你嫂子的母親,這次回去也方便你嫂子辦事情,如果找到人了也就完成你嫂子的心願。”

墨湛森一股腦的說完,墨佳璇才抽離女主的身份。

合着自己大早上的又被秀了一波?墨佳璇別想了秀的就是你……

“哥,我能不回去嗎?你知道的g市裏親朋好友多不說,萬一被抓回去可是坐牢,你不是想着我結婚嘛……我和你們一走成九一留在總公司處理事情不就異地了嗎?雖說很近但是容易爭吵,我……我好不容易找個男朋友還是吃的窩邊草,我容易嗎我!”

墨佳璇的表情很醜,臉漲的通紅貌似一肚子委屈。

大早上的白漱寧也不想說的,墨佳璇吃了一肚子氣心情一天肯定都不會好了。

白漱寧從冰箱裏端了一杯冰冷的飲料給墨佳璇,芒果汁墨佳璇喜歡的味道,希望能讓墨佳璇開心一點。

墨湛森也瞭解自己這個妹妹,不服管不服說,但是做不出出格的事情,現在住在成九一家裏自己也沒什麼不放心。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這句話墨湛森自然清楚,墨佳璇如果和自己一趟回去,說不定真會隔三差五找成九一麻煩,自己這個妹妹就不是安安生生的女人。

墨湛森:成九一,老子只能幫你到這裏,神助攻了,剩下的你自求多福。

墨湛森看了一下墨佳璇一年來的公司業績報表,做得很不錯,再努力努力和當年的自己竟然不差上下。

“墨佳璇,你想清楚如果不回去……”墨湛森話沒說完墨佳璇就露出狡黠的笑容。


“哥,nice啊!沒什麼如果,以後想你們了每週末過來吃飯不就行了,現在我的車技可是雙漂的QQ飛車玩過吧,就是刺激。”墨佳璇說個話顛三倒四的墨湛森簡直摸不着頭腦。

白漱寧看着墨佳璇一副吊兒郎當,又有幾分可愛的表情,順便看了一眼墨湛森一臉無語的表情都快笑出眼淚花了。

“佳璇,你說你哥怎麼敢催你結婚啊,在我的印象裏你還是個沒長大的女孩。”白漱寧說完又撇了一半冰棒遞給墨佳璇。

墨佳璇看見冰棍興奮不已,接過來就沒心沒肺的吃了起來,小沐沐在一旁饞的口水留了一圍裙。

白漱寧多想成爲墨佳璇這種樂天派,什麼事情都有衝勁兒什麼事情都不畏懼,反倒是自己越來越擔小開始害怕各種各樣的大事小事。

白漱寧:成九一,墨佳璇這種可愛的女人不多了,把墨佳璇交給你你一定得好好對墨佳璇別讓墨佳璇受委屈。

中午吃了飯墨佳璇坐上了成九一的車,聽見她不要離開,成九一也像孩子一般蹦蹦跳跳了起來。

墨湛森一臉無語,白漱寧卻樂在心裏,看見有人陪墨佳璇瘋照顧她,自己心裏的一塊兒大石頭總算落地了。

到了週一。

墨湛森開始騰出時間來查看分公司的項目和人工成本,發現分公司的業績也不錯。

即使自己兩三週過去一次但是業績和總公司差不多。

墨湛森盤算着乾脆把人員調動一下,分公司設立成總公司這樣也方便自己進行管理。

“成九一,這幾個項目全部掉到G市分公司裏,一週時間做完了返過來檢查,其他的事情不用擔心直接聽指令行事就行。”

聞言,成九一立刻點頭,他當然清楚墨湛森的意圖。 幾個項目交過去,如果處理的漂亮分公司的中層全部升級,這邊的高層也不用搬過去,不得不說墨湛森聰明。

分公司接到指令自然有幹勁兒,但是墨湛森一過來公司的很多賬,查不清楚也是一個問題。

現在想不了這麼多了只有幹!

“這一單是老客戶豐雨集團的訂單,走量三千萬不多,要求下週走貨時間也長交給你們跟,下一單是天山集團的單子,跨國單子十個億你們跟,兩個單子價格不同但是你們處理的方法應該一致,下週就是最後期限。”成九一文件發過去就打了電話。

墨湛森很滿意成九一做事情的效率。

宋洋的線人報了消息到宋氏集團,宋洋也覺得墨湛森最近奇奇怪怪的,明明市裏有招標項目墨湛森不參與反倒是讓給對手,做了不少順水人情,幾塊肥地墨湛森都沒參與。

宋洋本盤算着墨氏集團內部資金鍊斷裂週轉不靈,但是想到白氏集團是兄弟公司沒理由不幫忙,宋洋已經注意很長時間墨湛森了。

墨湛森卻不以爲然,做生意嘛哪裏不是做。

“去,你去墨氏集團樓下蹲着,看墨湛森這老狐狸葫蘆裏賣着什麼藥,別打草驚蛇注意白氏集團的人。”宋洋對助手說道。

男人接到指令拿起了桌上宋洋總結的可能性分析就離開了辦公室。


宋洋還摸索着打探墨氏集團的內部消息,王書音一個電話一個電話的打。

他聽着不耐煩乾脆關機,王書音現在是無理取鬧愈發厲害,自己哪裏經得起王書音的折騰,公司的事情不要了嗎?

不出十分鐘,王書音就氣勢洶洶地創了進來。

“怎麼?宋洋又再打哪個小迷妹的主意,老孃給你發短信不回打電話不接,你想幹什麼你想幹什麼?”王書音怒髮衝冠,直接拿起宋洋最爲致命喜歡的小雕塑就往地上扔。

“你瘋了吧你。”宋洋也惱怒的吼了起來,幸好地上鋪了地攤物價兒沒摔壞,宋洋急急忙忙拾起來放進了辦公抽屜用鎖鎖了起來。

王書音卻不知道哪裏來的火氣:“唷,意思是老孃現在不如這個破物件兒?宋洋你好樣的。”王書音說完乾脆連辦公桌上的所有東西都掃到了地上。

辦公室裏一片狼藉,宋洋除了無語還是無語。

看見眼前的潑婦罵街的王書音,宋洋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當初是如何被王書音勾引成功的,這女人愈發不可理喻。

“你有完沒完,不就是個破包嘛?至於嗎你。我告訴你現在墨湛森在搬公司,最近事情不少你別在脊骨眼上鬧事行不行姑奶奶?”宋洋沒辦法,自己做的事情敗露也只能硬着頭皮轉移話題。

王書音如此厲害的女人又怎麼會輕易被宋洋轉移話題。

原來事情的起因經過是這樣的。

上週週末,王書音和幾個“閨蜜”一同出國上街購物。

正當買着開心,王書音被香奈兒專櫃的一款限量款包包吸引到了眼球,但是沒當面直接購買,而是拍了照片發給了宋洋。


按理由來說宋洋見識的女人這麼多王書音的意思他應該自然明白。

沒過幾天王書音在宋洋車裏發現了包包的手提袋,悄悄打開一看果然是自己心心念唸的包,興奮了一整天。

整個劇組都知道宋洋準備了限量款包作爲驚喜送給王書音,期待了一整天,晚上王書音不僅沒見到包宋洋車裏的手提袋都不見了。

王書音找了人調查發現宋洋把包送給了一個夜總會的小姐,據說二人最近關係走得很近一直以哥哥妹妹相稱。

第二天王書音臉上掛不住,沒有手提包自然也沒有炫耀的資本,王書音就像落水雞臉被打的啪啪啪直響。

爲了這件事情王書音已經吵吵了幾天。

“宋洋,老孃話放在這裏了,一你把包要回來當着我的面剪了,二老孃親自請你妹妹到明天的新品發佈會上好生交流。”

王書音氣勢洶洶,宋洋也知道王書音完全做得出這些出格事。


但是眼下宋氏集團最緊要的事情就是乘着墨氏集團搬公司狠撈一筆。

本來新品發佈會在秋季,爲了這次幾個撈金項目組足足加了幾天班連夜做出了方案。

這件事情如果被王書音攪黃了宋洋簡直就是功虧一簣。

宋洋,出來混遲早要還的。

王書音看見宋洋麪露畏懼心裏出了一口惡氣。

“人帶上了。”王書音拍了拍手,一個穿着暴露的風塵女子花着裝。被扔到了宋洋辦公室的裏。

王書音一副耀武揚威的表情宋洋氣得牙癢癢,可是現在自己得穩住這個女人。

“你看你,不就是個配酒嗎?別放在心上,晚上不是喝多了被洗腦了嗎?包兒本來就是送你的,你看陪酒的得了不該得的也被你收拾了,這週末我陪你出國買新的喜歡多少買多少,姑奶奶彆氣了,彆氣了。”宋洋花天酒地的時候可不是這副表情。

王書音看着宋洋哈巴狗的討好自己不禁有點噁心,心想如果自己手腕兒厲害得到的男人是墨湛森該有多好。

宋洋也不例外,這副表情也令自己作嘔,宋洋心想如果當年支持白漱寧,和白漱寧一起充實白氏集團也不會落得現在的地步。

自從白氏集團墨氏集團強強聯手,公司生意少了不少客戶也走了一大半兒。

現在除了宋父結交的世交在這裏提貨,很少有公司過來找宋洋合作。

宋洋也爲此頭疼了很久沒想出辦法來,這段時間墨湛森忙着分公司,沒搶生意公司才稍微出了點氣,拿了幾個大單子。

“成九一,公司的事情處理妥當沒有?”墨湛森打了電話,最近幾天墨湛森都在分公司查賬,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

公司賬目紊亂,如果查清楚賬目和開支說不定比總公司的收入還要客觀,最近墨湛森也清楚宋洋的一舉一動。

只是忙着沒辦法處理。

白漱寧在家收拾了不少不要的舊衣服,很多都是出國度假買的乾脆打包寄到了山區。 “小沐沐,睡醒了到媽咪這裏來。”

白漱寧放下手裏的文件抱起了小沐沐,白漱寧也發現最近小區外面多了不少開着麪包車的人。

雖然不知對方的來意,但是憑女人的第六感白漱寧覺得事情不簡單,一定和宋洋有着關係。

果然不出白漱寧所料,宋洋碰巧發來了一條短信,雖然是個陌生號碼但是看着着不要臉的語氣白漱寧就知道了大概。

宋洋:小娘子最近忙?許久沒見出來見個面如何?我給兒子定做了禮物滿月酒沒請我可是你的不是了,好歹咋倆也好了一場,你兒子就是我兒子。

白漱寧看着短信就倒胃口,站在陽臺上放眼望去,果然宋洋想辦法到了家門口,可是家裏保鏢來回巡邏宋洋只能守株待兔。

白漱寧:宋洋,你不是嘴賤喜歡生事端嗎?

她想着截圖了短信讓人找了個電話號碼發給了王書音。

宋洋還美滋滋地等着羞辱白漱寧套話出來,誰知自己做事不留後路,王書音又是個沒腦子的醋罈子後院起火讓宋洋着實無語。

王書音在片場美美的打扮着,誘人的姿色是所有男人夢寐以求的對象。

她試了不少衣服好不容易找了個好看的裙子,被短信氣了個半死直接徒手撕開了裙子。

“助理……被車!墨府。”王書音撒起潑來攔都攔不住,白漱寧拿着望遠鏡躺着椅子上可有好戲看了。

果然不出三十分鐘王書音直接從片場衝到了小區門口。

“宋洋,你個負心漢,到處沾花惹草連這種老女人也看得上眼,你簡直了,給我滾回去,丟人現眼。”王書音罵罵咧咧的衝上去就是一巴掌。

宋洋直接被打懵掉了。

白漱寧在陽臺上笑得上氣不接下氣,肚子都笑疼了。

宋洋覺得沒面子在下人面前被王書音打,但是出於“紳士”宋洋不敢還手不說只能灰溜溜的鑽車裏。

“王書音,你能不能別無理取鬧,你智商被你家寵物狗吃了嗎?明眼人一看就明白是在挑撥咋倆關係,誰他媽看得上白漱寧老女人。”

宋洋坐在車裏一頓亂罵,王書音才明白自己被白漱寧利用了。

王書音發現已經爲時已晚,她中了白漱寧的圈套,白漱寧這女人果然……果然狡詐。

“你……你,還不是因爲你發的短信不然賤女人能利用我嗎?”

王書音雖然知道理虧,但是出於好勝心和胡攪蠻纏的性格,她一定要爭個口舌之快。

宋洋真不知道這女人看似貌美如花,雖有一絲俗氣但是智商如此低下,當初是如何看上王書音?

宋洋心裏憋屈一口氣兒,默默的粘着:“老子選的,老子認栽,但是王書音你可別想成爲我們宋家的太太,以你的智商……影響家族智商。”

王書音看着宋洋不說話反而來氣,更是一路罵罵咧咧。

“王書音,你消停點兒行不?不發短信白漱寧難當平白無故出來?你也不看一眼墨家大院裏的保鏢多少!”宋洋終於一句話堵住了王書音的嘴。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