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這酒王的稱號我要定了,你們知不知道我是喝什麼長大的,別人喝的是奶,我喝的是酒精,我還從來沒有醉過,這鳳來酒樓,註定要成爲咱們家的廚房。”見李夢琪也要勸阻,龍仁微微一笑,信心十足的說道。

見龍仁要孤注一擲的挑戰酒王稱號,李夢瑤賭氣似的把李夢琪拉到一邊道:“姐姐,咱們不管他,喝死算了。”

不在意的一笑,見十罈子下品酒已經被店夥計抱到了面前,抄起一罈子,拍開封泥,就要仰頭灌下。

“這位公子既然要挑戰酒王的稱號,咱們醜話要說在前頭,在喝酒期間,出了任何事情,都不關本店的事情,如果公子一口氣也沒有把十壇酒喝下,還要支付小店兩千金幣。”一位身着淡粉色宮裝的女子不知何時出現在了二樓的樓梯上,姣好的面龐上帶着不冷不熱的笑容,蓮步微移,姿態優雅,好似一個完美之人,讓人挑不出半點的瑕疵。

宮裝女子走到龍仁面前,一股成熟的韻味撲面而來,微微一禮說道:“小女子鳳凰,是本店的掌櫃,想要挑戰酒王稱號,不知公子有沒有經過慎重的考慮?”

“切~還自稱小女子,如果你是小女子,就不會成爲這間坑人酒樓的掌櫃的了,也不會讓一些色狼眼冒綠光了。”李夢瑤撇了撇嘴,說道。

“呵呵,這位小妹妹說話真有趣。”鳳凰也不惱怒,掩嘴笑道。

“夢瑤,作爲我們飄香閣有限責任公司的總經理,怎麼這麼無禮,我相信等我們的生意開張後,鳳來酒樓會成爲我們的大主顧。”如此大出風頭的時候,龍仁可不會放棄這個打廣告的機會。

果真,大家聽到飄香閣有限責任公司這個新生的名詞,都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弄不清這是做什麼的,隨即,龍仁讓李夢瑤把他們這公司詳細介紹了一遍。

聽到李夢瑤的介紹,衆人總算知道這個有限責任公司是做什麼的了,前期主打丹藥生意,後期會再經營茶葉生意。

在藥王城,丹藥和茶葉生意都被壟斷,龍仁他們竟然會選擇這兩個行業做生意,大家很是不理解,同時也非常好奇龍仁這生意如何經營。

穿越醫妃修神記 ,龍仁也不廢話,在衆人的注視中,抱起酒罈,咕嘟咕嘟,一罈子酒下肚,臉不紅氣不喘。

入骨纏綿:帝少一晚情深 ,一時間,酒樓內沒有任何聲音,只有龍仁喝酒下肚的咕嘟聲。

兩壇,三壇……

直到第九壇的時候,龍仁喝酒的速度才緩慢了許多,不是喝不進去了,而是喝的有些累了。

第九壇喝完,只剩下最後一罈了,在大家緊張的注視中,龍仁抱起了第十壇,對着有些愕然的鳳凰說道:“你這酒的度數太低了,和白開水沒什麼兩樣,夢瑤,你一會兒要恭恭敬敬的在鳳凰掌櫃的手中接過至尊貴賓卡。”

說完之後,又是仰頭一陣猛灌,很快,一罈子酒見底,啪的一聲,龍仁把酒罈子摔的粉碎,也故意裝作不撐的樣子,搖搖晃晃的要倒地,李夢琪見狀,急忙架住了龍仁。

“沒事,只是喝這麼多的白開水,有些撐而已。”見李夢琪一臉的擔憂,龍仁寬慰道。

這些酒一點也沒有被龍仁喝道肚子裏,而是被他全都轉移到了天書空間中,這麼多酒,喝不醉,可以說你對酒精免疫,但人的胃只有那麼大,不撐得慌的就有點難說的過去,龍仁可不想被人當做怪物。

“酒王,酒王……”

不知誰第一個喊出酒王的稱號,其他人全都跟着大喊了起來,聲勢浩大。 酒王這個稱號,只是鳳來酒樓在開張之時打出的一個噱頭,爲的就是吸引大家的注意,一口氣喝下十罈子下品酒,這在鳳凰的眼中,是根本不可能的,不過龍仁卻讓這種不可能在她的眼前變成了事實。

酒王,以後免單,這麼能喝的一個人免單,酒樓可就要賠大了,可惜又不能不承認,鳳凰收拾了下紛雜的心情,伸手壓下歡呼的衆人,對着龍仁淺淺的一笑道:“恭喜這位公子獲得本店酒王的稱號,還請問公子尊姓大名?”

“哪這麼些廢話,趕緊把至尊貴賓卡拿出來?”李夢瑤走到鳳凰的面前,毫不客氣的說道。這是李夢瑤第一次見到鳳凰,不知怎麼的,李夢瑤就是覺得鳳凰不順眼。


“小妹妹不要着急,至尊貴賓卡是酒王身份的象徵,當然要量身定做,我們不知道這位公子的姓名,如何定做?”鳳凰搖頭道,酒王只是個噱頭,哪裏來的至尊貴賓卡。


不滿的瞪了鳳凰一眼,李夢瑤得意的哼了一聲道:“這是我們飄香閣有限責任公司的董事長……”

“在下董事長。”見李夢瑤要說出他的名字,龍仁急忙打斷李夢瑤的話,對着鳳凰抱拳道。

李夢琪姐妹不在話他姓龍,但不代表別人不在乎,這還沒有開張的生意很有可能因爲他的龍姓而徹底的黃了,所以,他的姓名不能對外公示。


“董事長。”鳳凰秀眉皺了皺,這名字對她來說有些怪異,但作爲一個成功的商人,這話是不能說出口的。

“董公子,你放心,過兩天我們就會把至尊貴賓卡送到貴公司。”

“那好,肚子喝的有些撐,在下就先告辭了,對了,我們還沒有吃飯呢,一會兒麻煩鳳凰掌櫃派人把你們這裏的好菜還有兩罈子上品酒給我送去,告辭。”讓李夢琪和李夢瑤一人駕着他一條胳膊,在走到酒樓門口時 ,龍仁轉過頭對着鳳凰說道。

含笑點了點頭,鳳凰現在是有苦說不出,恨不得現在立刻就把那個引誘龍仁挑戰酒王稱號的精明夥計給開掉。

回到飄香閣,待鳳來酒樓的夥計把酒菜送來之後,龍仁立馬變的生龍活虎起來,大吃大喝的模樣,還哪有一絲被撐到的樣子。

“你不會被撐傻了吧?”李夢瑤抿了抿做問道,其實這也是李夢琪想問的,只是她沒有李夢琪這麼直接。

美美的品嚐了口酒,這上品酒還真不賴,比那下品酒口味好了好幾倍,而且其中蘊含的後天元氣也很多,喝上一口,其中的後天元氣會慢慢的滲透到經脈之中,不外乎會這麼貴。

“放心吧,我沒事,剛纔那樣子是給外人看的,趕緊嚐嚐吧,真的不錯,以後咱們吃飯就不用花錢了,還天天吃好的。”龍仁品味着美酒與美食,頭也不擡說道。

這是龍仁在這個世界第一次喝酒,感覺還可以,也沒有多喝,酒足飯飽之後,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進入到天書空間中,和若馨商量丹藥的事情,經過一個小時的磋商,龍仁是驚喜連連。

玄元丸,只需要兩種藥草,一種是玄葉花,令一種是元起草,這兩種草藥種植簡單,價格也非常的便宜,製作玄元丸比煉製丹藥簡單的多,可以快速的生產,龍仁準備明天就去大量購買這兩種藥草。

至於一品和二品的丹藥,若馨確實知道很多藥王城沒有的丹藥的藥方,其中有兩種是龍仁最看好的,都是一品的丹藥,一種是培元丹,另一隻是辟穀丹。

培元丹,能加入後天元者和先天元者的修煉速度,在藥王城,雖然有累死的丹藥,但是培元丹能加快百分之三十的修煉速度,是其他丹藥不能比擬的。

辟穀丹,吃了之後不會產生餓感,人處在修煉之中,是不會產生餓感,但出門在外,是肯定會餓的,只要有了辟穀丹,就不用帶食物,可謂是出門在外的必備之品。

煉製培元丹和辟穀丹這兩種丹藥的藥材在藥王城很常見,價格也不是很便宜,當然,龍仁還是打算藉着無息沼澤發生的變故,以玄元丸打開銷路,推出聲望。

退出天書空間,龍仁準備把這一好消息告訴李夢琪姐妹,可推開房門一看,頓時驚呆了。

李夢琪和李夢瑤四仰八躺的趴在院子中,呼呼大睡,滿身的泥土,而且兩人的頭上還有衣服上還有嘔吐物,跟兩個乞丐似的。

“夢瑤胡鬧亂喝酒也就算了,你怎麼也跟着胡鬧。”忍着刺鼻的氣味,龍仁走到李夢琪的身邊皺着眉頭,說道。

“喂,醒醒。”龍仁蹲下身子拍着李夢琪的臉蛋說着,不過李夢琪毫無反應,龍仁又叫叫李夢瑤,李夢瑤也是毫無反應。

“我的媽呀,這是兩個酒鬼嗎?”龍仁走到院子中的石桌上,拿起兩個酒罈,驚愕的發現兩個酒罈全部空了,龍仁臨走前,只喝了幾杯,也就是說剩下的全被她們給喝了。

“哎喲,這不是耽誤事嗎,以後可不能讓這兩個酒鬼碰酒了。”龍仁無可奈何的感嘆道。

忽然,龍仁瞅見房檐下有一桶水,不懷好意的笑道:“讓你們兩個不醒。”隨後,提起水桶,一人半桶水潑下,可結果是讓龍仁大跌眼鏡,除了讓兩人瑟瑟發抖外,一點也沒有甦醒的跡象。

龍仁之所以用冷水潑她們,就是想讓她們醒過來,然後自己回屋洗澡換衣服,不過現在看來,除了讓她們在冰涼的地面上凍一宿之外,也只有龍仁給她們洗澡換衣服了。

這件事不是說龍仁不願意做,也不是說龍仁是個正人君子,只是心裏有些彆扭,以後低頭不見擡頭見的,這樣以後會讓他們很尷尬,不過看到兩人被凍的瑟瑟發抖,龍仁也於心不忍,嘆了口氣,內心懷着稍許的激動,把兩人抱進了房間內。

脫衣,洗澡,換衣服,沒有不佔便宜的,等把李夢琪姐妹收拾利索了,已經大半夜,不過龍仁也挺佩服她們的,無論怎麼擺弄,就是沒有甦醒的跡象。

回到自己的房間,龍仁就進入到天書空間,開始修煉,經過前一段時間的修煉,龍仁發現他已經到達了二重天的巔峯,現在只需要稍微加把勁,就可以步入到三重天的境界,這種修煉速度,不得不歸功於龍仁的絕佳修煉天賦,以及天書空間中濃郁到極點的後天元氣。

黑夜在修煉中消逝,第二天放亮的時候,天書空間中一直吸收着後天元氣的龍仁身子一顫,體內傳來了一聲輕響,緊接着呼的一聲,龍仁周圍匯聚的後天元氣一瞬間涌進了他的體內,半天之後,龍仁身子又是一顫,緩緩的掙開了眼睛,眼中紅光一閃而逝,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三重天后天元者境界,達到,以他十六歲不到的年紀,能達到這種境界,如果傳出去,足夠令絕大部分人震驚。

退出天書空間,龍仁來到李夢琪的房間,發現兩人還在呼呼大睡,無奈的走到牀前,拍拍兩人,可還是跟昨晚上一樣,沒有任何的反應,如果不是還有均勻的呼吸聲,龍仁都甚至以爲兩個人死了過去。

“難道酒精中毒了?”龍仁猜測道,意念一動,把若馨在天書空間中召了出來。

“這是什麼地方?”打量着陌生的環境,若馨問道。

“這裏是藥王城,也是她們兩個的家,我們的暫住之地。”龍仁答道,隨即又指了指牀上的兩人道:“她們就是我給你說的和我們合作的李夢琪和李夢瑤,昨晚上她們喝多了,到現在還沒有醒,你看看她們沒事吧?”

若馨俯下身子,手指抵在兩人的眉心處,幾個呼吸之後,若馨又摸了摸她們的脈搏,說道:“她們中毒了,不過沒有什麼大礙,昏睡個十天八天的就會醒。”

“你說她們中毒了,你確定?”龍仁的語調驟然提高。

“她們中的是一種叫做迷蟾香的**,我聽我師傅說過,這種**很特別,少量攝入,不僅會對身體無害,還會有好處,但攝入過多,就會像她們一樣,昏睡不醒。”若馨解釋道。

聽到若馨的話,龍仁拳頭捏的咔吧咔吧作響,強壓下心中的怒氣,問道:“能否解開?”

“迷蟾香是由七種具有迷幻效果的藥材製成,藥材放置的先後順序只要隨意的一換,就會得到不同的迷蟾香,只有煉製者才能準確的配製出解藥。我雖然知道那七種藥材,但想要解開她們所中的迷蟾香,恐怕等配置出解藥,她們也醒了。”若馨搖頭無奈道。

“媽的,這鳳來酒樓到底搞什麼鬼,小爺只是得到一個什麼屁酒王的稱號,就給小爺下毒,難道是怕小爺把他們給吃窮了,不管怎麼說,小爺一定要討個說法。”

事情很明顯,鳳來酒樓在酒中下迷蟾香,本意是讓龍仁喝多了昏睡不醒,卻不想讓李夢琪姐妹喝多了昏睡不醒。

這讓龍仁非常的憤怒,就算鳳來酒樓被言傳的再玄乎,龍仁也要闖上一闖。 儘管不知道鳳來酒樓爲什麼對他下藥,但如此有名望的酒樓,竟然用如此卑劣的手段下藥,讓龍仁憤怒異常,如果把迷蟾香換着致命的毒藥,恐怕他和李夢琪姐妹二人早已變成了冰涼的屍體。

“這裏是藥王城,應該不會遇到當初綁架你的那些人了,這一段時間你就不要到天書空間了,你先照顧她們姐妹,等我要回解藥,帶你好好的在這藥王城逛上一逛。”龍仁對着若馨說道。

如今,若馨已經成爲了九重天的後天元者,而且龍仁還把《裂石拳》教給了她,雖然還沒有練出暗勁,不過實力已經不容小覷,昨晚上鳳來酒樓沒有動手,看樣子是不想把他給怎麼樣,留下若馨照顧她們,龍仁也放心。

離開李夢琪的房間,龍仁又把黑蠻給召了出來,黑蠻經過若馨丹藥的調養,已經完全恢復,這也是若馨催促龍仁買藥草的原因,因爲大部分的藥材全部被煉製成丹藥被黑蠻吃了。

有了黑蠻這個可以和一重天先天元者一戰的保鏢貼身保護後,龍仁心中的底氣強了不少,帶着黑蠻直奔鳳來酒樓而去。

龍仁這個酒王,經過一晚上人們的免費宣傳,已經在藥王城成了小有名氣的人物,順帶着他的飄香閣有限責任公司也是名聲在外,很多人都期待着,他的公司能給藥王城帶來何種衝擊。

來到鳳來酒樓,許多人都熱情的和龍仁打着招呼,龍仁也不冷不熱的依依迴應,見到迎上了的酒樓夥計,龍仁也不客氣,直接說道:“三樓,雅間,最好的酒菜。”

而後,就在酒樓夥計的引領下,來到三樓的雅間。三樓的雅間並不多,但寬敞明亮,裝飾典雅清新,外面嘈雜的聲音一點也傳不進來。

酒菜上齊,龍仁讓黑蠻坐下,對夥計問道:“這是什麼酒?”

“回稟酒王,這是我們酒樓的極品酒。”夥計恭敬的答道。龍仁雖然取得了酒王的稱號,可在龍仁走後,鳳凰就把昨晚招待龍仁那個精明夥計給解僱了,現在酒樓中的夥計都很怕接待龍仁,弄不好也會被解僱,要不是鳳凰讓他好好的招待龍仁,他纔不會主動湊上來。

“極品酒中蘊含着先天元氣,可我們都是後天元者,還吸收不了先天元氣,這酒暫且留下,你去抱幾罈子上品酒來吧。”龍仁擺手道。

“酒王有所不知,您雖然是後天的元者,但是酒中的先天元氣可以滲透到筋脈之中,雖然不能被吸收,您下次在修煉的時候,先天元氣可以刺激後天元氣的吸收和煉化速度。”

“這種極品酒我們酒樓一個月才能釀造出一罈,這一罈是我們酒店唯一的一罈子極品酒。”生怕龍仁再讓他抱幾罈子,店夥計急忙補充道。

不在意的一笑,龍仁和黑蠻開始大吃大喝起來,在這裏,龍仁可不會相信他們會在自己的地盤上下藥,除非是他們不想開了。

酒足飯飽,龍仁對着夥計說道:“去把你們的鳳凰掌櫃找來,就說本公子有事情找她好好聊聊。”

“是。” 億萬老婆難招架

沒一會兒,酒樓掌櫃鳳凰就出現在了龍仁的面前,姿態還是那麼的優雅,禮儀恰到好處,很是賞心悅目。

“鳳凰掌櫃,我想知道,你昨天在給我送去的酒中加了什麼東西?”龍仁也不廢話,直奔主題。

“董公子這是什麼意思,小女子不明白。”鳳凰眼中閃過了一絲慌亂,故作鎮定的說道。

冷冷的一笑,龍仁諷刺道:“鳳凰掌櫃的看到我今天能來到你鳳來酒樓,就應該知道我說的什麼意思吧,開門做生意,和氣生財,我只想要一個說法。”

“既然被你發現了,那就實話告訴你好了,酒王的稱號只是我們酒樓創辦之初的一個噱頭,也從沒想過讓任何人在我們酒樓白吃白喝。我們酒樓的酒價格雖高,但是成本也高,如果你每天帶人來大吃大喝一頓,只能說,我們酒店賠不起。”鳳凰坦白道。

“就因爲這個,你在酒中下了迷蟾香,打算讓我昏睡不醒。”龍仁譏笑道:“我只能告訴你,玩不起就別玩,只會讓人貽笑大方。”

“董公子也許覺得小女子是個奸商,可小女子也有難處。”鳳凰對着龍仁歉意的一禮,說道。

望着臉上涌現一絲疲憊的鳳凰,龍仁饒有興致的問道:“難處,鳳凰掌櫃的可否告知一二?”

“那他……”鳳凰望着黑蠻遲疑道。

“鳳凰掌櫃的放心,這是我的親信,是絕對不會亂傳的。”龍仁保證道。

點了點頭,鳳凰揉了揉眉心說道:“許多人猜測鳳來酒樓背後的東家,其實小女子就是正真的東家,不是被僱來管理酒樓的。在這偌大的藥王城,小女子爲什麼能開辦鳳來酒樓,那是因爲背後有各大勢力的支持。”

“看來鳳凰掌櫃的人脈極廣吶。”

“何來人脈之說,他們只是想囚禁我罷了,順便給他們賺些金幣,如果不是這點用處,他們也不會讓我活在這個世上。”鳳凰一臉苦澀的說道。

鳳凰的話,讓龍仁詫異不已,仔細思索了片刻,試探性的問道:“你的身份很特殊?”

“大乾帝國,公子有沒有聽說過?”鳳凰心中暗讚了龍仁一聲聰明後,問道。

大乾帝國,龍仁從沒有聽說過,不過黑蠻卻知道,當下給龍仁傳音道:“主人,大乾帝國是百年前人族繁盛時統一整個人族的國家,隨着龍族的入侵,大乾帝國也沒落,在四十年前,徹底滅亡。”

心中瞭然後,龍仁對着鳳凰點了點頭,說道:“那你是大乾帝國的遺留的皇室?”

“不錯,大乾帝國最後一個皇帝是我的父皇。”

“這麼說來,如果大乾帝國還存在,你就是大乾帝國的公主了,那你又是怎麼在這藥王城開酒樓,又是被你說的哪些勢力囚禁的呢?”龍仁問道。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