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突破的過程,也才耗費了幾個呼吸的時間。

林凡的修爲境界,已經達到了金仙,真正成爲了這個世界強者一列。

隨着林凡的境界突破,他的體魄也不斷的得到淬鍊,來到了金仙初期,要知道,一位既是修爲金仙,也是體魄金仙的存在,可不多見。

林凡眼睛緩緩睜開,透出了淡淡的神光。

他長舒了一口氣。

“這就是金仙鏡嗎,果然不同凡響。”

林凡此刻絲毫沒有剛突破的樣子,更像是在這個境界待了很久的老怪物。

他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


“估計這三界之內,有這麼恐怖的突破速度的,只有我一人了吧。”

不過此刻林凡的境界也只是勉強擠入強者行列,想要實現真正的無懼無畏的狀態還也很長一段路要走。

“是時候多弄點點數了。”

林凡心中默唸道,他還在思考,要不要出外面歷練一番,順便看看能不能帶來新的大金主,

畢竟單單龍族就還剩下三個。

——

西海龍宮。

一座金碧輝煌的行宮之內,

有一身影,盤膝而坐,周圍靈石堆積成山,散發着陣陣仙韻,她頭頂有着一團化作巨龍的淡金色血液,這條巨龍時而怒吼時而飛舞,似乎是想要掙脫束縛破空而去。而這道身影正是敖雪。

此刻的敖雪正在盡全力煉化識海中的血液,而敖雪那嬌嫩的臉龐留下的汗水,也說明了這次煉化的艱難。

突然,敖雪雙手結印,周圍的靈石瞬間被吸收殆盡,只見敖雪小口微張,將頭頂的血液吸進了嘴裏,全力運轉着體內的功法煉化。

也在這個過程中,敖雪身上的血脈愈發純正,甚至隱隱透出了一種遠古的氣息。

下一刻,敖雪就不得不將這團血液吐出,只見那團血液化作巨龍在空中飛舞了一番,便化作一道光,回到了敖雪的識海,重新變成了敖雪識海中的太陽,但似乎小了一些。

而敖雪也是睜開了眼睛,此刻的她已經成爲了地仙后期,這種突破的速度,放在以前絕對是不可思議。

雖然這種進階速度相對林凡來說,不值一提,但是放在其他同輩人中,已經算是頂尖的存在了。

“這就是龍王之血的力量嗎?”

敖雪雙目明亮,細細感受修爲的進步。

這還只是敖雪輕微的煉化這團血液,要是全部煉化完,那威勢該有多麼恐怖,到時怕是四海龍王的血脈加起來都沒有自己純正吧。

“可惜我本身的血脈不夠純正,不然應該更容易被龍血接受吧,要是自己能有龍族最純正的魂力就好了。”

想到了這裏,敖雪笑着搖了搖頭,自己不能太過貪心了。

就在這時,敖閏的身影從行宮外走來,他一眼便看出了敖雪的氣息變化,大喜道:

“雪兒,你突破至地仙后期了?”

敖雪淡淡的笑道:

“孩兒煉化了一些龍王之血,成功突破。”

敖閏已然將《龍之族》上下卷都看了,自然明白那條龍王的恐怖。

書中的龍王簡直堪稱恐怖,要不是最後那個比龍族還更加血脈純正的人族少年出手,恐怕那個書中世界已經被毀滅了。

如果敖雪將那團血液煉化,誕生與那條龍王一般的血脈,可能龍族的一些弊端都會煙消雲散,甚至重新帶領龍族走向巔峯也不是不可能。

雖然敖閏自己的運氣差得很,但敖雪擁有如此機緣,還是讓敖閏心裏非常的開心。

敖雪跟敖閏詳細的說了自己煉化的過程,覺得自己的龍魂不夠強大,不然可以更加快速的煉化。

聽到這裏,敖閏卻是想起了一個地方,那正是龍族祕境,歷代的龍族之主死前,都會將最純正的魂力放在裏面,等待着龍族出現超級天才時,助他突破神鏡。

此刻的敖閏心裏下了一個決定,他決定帶敖雪入祕境內吸收魂力:“雪兒,父王知道一地,有我龍族最純正的魂力。”

敖雪聽聞,小孩子心性便暴露了起來,拉着敖閏的袖子高興的叫了起來。

敖閏笑着搖了搖頭,似乎看見了龍族的鼎盛時期再現。

想到了這裏,敖閏便是有些激動難耐,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因爲一家書店的出現,讓西海龍族有望帶領整個龍族走向輝煌。 敖雪興奮完了之後也想知曉敖閏即將帶自己去的地方是那裏,便問道:

“父王,那個地方在哪裏啊?”

敖閏微微一笑,

“正是我們龍族祕境。”

敖雪微微一愣,在自己的印象中,龍族祕境是除了族長,其他龍族都禁止入內的,沒想到那個修煉聖地竟然是龍族祕境。

敖雪徹底被敖閏的話給震驚到了。

她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會有機會進入龍族祕境,更沒想到自己的父王對自己寄予如此的厚望。

敖閏輕聲解釋道:

“龍族祕境,乃歷代族長臨終前必須進入的一個地方,裏面有着歷代龍族族長留下的魂力和經驗。”

敖雪低頭有些沉默,她知道自己一旦進入龍族祕境,也意味着自己即將承擔起龍族的一切,肩負着龍族復興的重任。

此刻的她,第一次認識到了自己的責任,第一次感覺到了諸天對龍族的壓力。

漸漸敖雪面露堅定,她已經做好了心裏準備去承擔這份責任。

“請父王帶雪兒前往祕境。”

敖雪擡起了頭,此刻的她眼神堅定,不知是因爲龍王之血的原因還是其他,敖雪此刻竟然有種淡淡霸道成熟的帝王氣息。

隱隱間可以看見,敖雪的身後有着一條蒼天巨龍正在仰天咆哮,似乎是在與諸神宣戰。

敖閏有些難受的看着眼前的女兒,有些痛恨自己的無能,纔會讓年紀輕輕的女兒肩負如此巨大的責任。

思緒至此,敖閏也不再猶豫,起身帶着敖雪前往龍族祕境。

西海最深處。

兩道流光打破了此地多年的沉寂,降臨在了一扇大門前,

在大門前,盤踞着一塊藍金色的石塊,這個石塊散發着淡淡的歲月氣息,似乎見證龍族從鼎盛到衰落。

敖閏一言不發,帶着敖雪來到了石塊面前,他割開了自己的手掌,頓時龍血噴在了石塊之上,緩緩被石塊所吸收,隨後敖閏開始念起了一種古老的咒語,甚至敖雪都不能完全聽懂。

隨着敖閏吟唱的越發高昂,石塊上閃爍的光芒也愈發強烈,突然石塊爆發出一股光芒,射向了那扇沉重古老的大門。


隨着光芒的射入,祕境大門也麼被緩緩的打開,敖閏見狀,抓住敖雪的手便衝了過去。

透過大門,敖雪看到裏面一片虛無混沌,但似乎有什麼力量在與自己共鳴。

龍族祕境,似乎是一個與西海完全隔絕的世界,據敖閏所知,龍族祕境是上古時期,龍族最強大的族長建立而成,甚至還有一些龍族猜測,只要把四海龍族祕境聚集在一起,將會誕生弒神的力量。

這時敖閏微微一笑,

“去吧雪兒,父王在外面等你歸來。”

敖雪重重的點了一下頭,便化作流光衝了進去。

隨着敖雪的進去,大門也漸漸關閉了起來 ,

敖閏站在門前許久,楠楠自語道:


“雪兒若是在龍鏡中煉化那團血液,我龍族迴歸鼎盛,也只是時間問題了。”

龍族祕境他雖然知道如何開啓,但是卻是沒進去過一次,就算自己被困在太乙鏡,依然沒有進入此地,因爲他知道這個地方是西海龍族最後的希望,自己是沒有絲毫的能力可以去繼承這份力量。

“龍族祖先請一定保佑雪兒。”敖閏低語道。

就在這時,敖閏接到了巡邏蝦兵的傳音,

“大王,北海龍王來臨。”

敖閏眉頭一皺,“這個傢伙怎麼來了。”

北海龍王敖順,算是最早臣服於蒼古天庭的一脈,在蒼古天庭的幫助下,實力已經慢慢的可以媲美東海,近幾年,敖順似乎不甘心只在北海,隱隱有想要統一四海的意思。

雖然敖閏對這種叛徒實在不感冒,但是表面功夫還是得做好,畢竟如果露出一點異樣,恐怕蒼古天庭就會藉機發兵,幫助北海踏平西海。

更何況敖閏的實力與敖順的實力相當,所以敖閏也不想過多得罪對方。

思緒至此,敖閏立馬叫蝦兵迎敖順前往大殿,隨之留了一封信給敖雪,轉身離去。

與此同時,龍族祕境之內。


敖雪衝入大門的瞬間便被漫天星辰所吸引,

她此刻彷彿置身在一片宇宙之中,這裏每一顆星辰都釋放着強大的靈魂波動。

“這就是龍族祕境,這些星辰就是歷代族長留下來的魂力嗎?”

敖雪也是第一次被如此多的龍魂所包圍,心中也不免有些緊張。

隨後,敖雪來到了一顆淡藍色的龍魂星球前,敖雪用手輕輕觸碰,突然眼前一閃,識海中出現了這位龍族族長的話。

“此魂力不傳凡俗修,不傳大能輩,不傳有緣人,只傳西海龍脈。”

言語之中帶着淡淡的高傲,席捲着一股古老的氣息,撲向敖雪。

敖雪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

“西海後輩敖雪承先輩族長之念,定不讓族長失望。”

隨後敖雪便催動了龍王之血,置身於魂海之中煉化了起來,只見魂海化成了一條條小龍衝向了那團血液,助敖雪煉化此血。

於是,就這樣,敖雪在龍族祕境之中一點點的煉化龍王之血,同時還吸收着周圍龍族先祖的魂力,而這一幕也被在靈山腳下的林凡儘管眼底。

林凡也不禁咂舌,沒想到龍族竟然還有一個這樣的修煉聖地,也沒想到敖閏竟然如此捨得,將這份機緣給了敖雪。

但林凡也不得不承認,敖閏此舉將會給龍族帶來一位頂級強者。

——


西海龍宮,

一個身材矮小的中年男人一邊調戲着周圍侍女,一邊隨意的吃着靈果,此人正是北海龍王敖順。

“還是敖閏這裏輕鬆點啊,要是在自家北海,可不得被自己家裏的那位給砍死。”

敖閏一邊享受着一邊心裏想着。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