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纔也是黃強在他們教室中打鬧,唐顏不親手打倒他們,正是因爲還手後,那就成了打架,而他用阿濤的身軀,即便是唐顏控制,但也不是唐顏打的。

不出一會便走出了教學樓羣,教學樓前方的那幾棟樓房,一樓正是教務處,上面的那幾層分別爲多媒體以及音樂室。

“這太過分了,在班級當着衆人的面打架,把學校當成了什麼地方?”唐顏剛剛走到教務處門口,便聽到了一道聲音從裏中傳出。

聲音正是副校長口中傳出,而副校長身旁也有着幾位老師,毛雨豪包括在內,而廖濤則站在老師的前面低着頭不語。

校長並未出面,一般有什麼事都是副校長出面解決,副校長管理學校,而校長一般來說很少來管理學校。

唐顏慢悠悠的走了進去,所有人的視線隨即放在唐顏身上,他們也知唐顏是這次打架的另一方,一人打傷四個。

“你就是唐顏?”副校長用手指戳了戳鼻樑上的鏡框,隨即便問道唐顏,聲音中的嚴肅可以聽出。

“是,副校長”唐顏並未想到副校長竟然也來插手此事,看來全校高層對這件事極爲的重視,但心裏卻無任何驚恐。

副校長沉默着,並未開口,他也從毛雨豪口中得知,唐顏身後還站着市委書記,也就是李依的父親,即便是他,也不得不給唐顏面子。

副校長走向身後的椅子坐下,喝了一口擺在桌子上的溫開水,隨即便擡起頭問道唐顏。

“爲什麼打架?”副校長盯着唐顏,雖說唐顏身後有市委書記,但畢竟他是校長,而唐顏不過是他的學生,學生犯錯被老師批評責罰,這是天經地義。

“他們來班級鬧事,威懾班級裏的學生,難道我不應該站出來?”唐顏擺了擺手,臉上故意呈現出無奈之色,如同在訴說一件理所應當的事。

“阻止可以,但你們爲什麼打架,打架是不對的”副校長聲音帶着絲絲譴責之意,打架的確是不對,萬事若都靠暴力來解決,那世界就亂了。

唐顏無言以對,若在以前,打了也就打了,而如今打了以後還要承擔後果,這讓唐顏極爲的不適應,而他還要慢慢適應。

“校長,事情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廖濤急忙的搖了搖手,腹部的疼痛早已消失,但還是感到一絲絲不舒服。

“那事情是怎樣?”副校長問道廖濤,廖濤身爲鬧事人,自然比較清楚,而他也要知曉,廖濤與唐顏若言之語,差距有多大。

“是唐顏抓住我的身體,用我的身體打黃強幾人的,事情是這樣的,並不是我們幾個打架”廖濤急忙的搖了搖手,他也把在教室打鬥說了出來,若言也屬實。


但副校長以及周圍的幾位老師自然不這麼認爲,控制身體?這是人可以達到的麼,若說廖濤不配合,如何被唐顏抓住廖濤的身體將其控制?

沒有默契的配合,這是不可以達到的,跟別提廖濤與唐顏是對頭,那是不可能配合的,而唐顏看着廖濤,眼中也帶着譏笑。

將廖濤身體控制住,這換作了誰都無法相信,被控制的人若是身軀掙扎,定然容易逃脫出,即便不逃脫出,唐顏也無法將其控制,更別提用來打架了。

“廖濤啊,說話說清楚點,看武俠小說太多了吧?”副校長搖了搖頭,臉上帶着無奈之色,他不相信廖濤的話,這未免也太誇張了。

“真,真的”廖濤臉色帶着慘白,副校長不相信他的話,而他也並未撒謊,他所講的,句句都屬實。

“你們爲什麼要去高三四班鬧事?”校長回到了正題,手臂擺起阻止廖濤繼續解釋,便開口問道。


身旁的那幾位老師,其中有一位是田老師,但此時的田老師鼻子處卻是被包紮處理過,顯然是方纔黃強那一拳造成的。

“是,是黃強讓我們去的,他說四班有一個小子惹了他,讓我們去嚇唬嚇唬他”廖濤額頭上都帶着慘白之意,盯住校長,他可不敢對校長撒謊。

校長一想便可想到,黃強所言之人定然是唐顏,若不然事情也不會牽扯到唐顏,副校長淡淡一笑,沒想到唐顏竟然差點把他騙了。

“唐顏,你來解釋一下吧”副校長重新換上了正經之色,鏡框下的眼眸帶着的博深,身上的氣質彷彿如同一位大學士一般。

“副校長,是這樣的,早上我與黃強有了一些爭執,但卻是黃強先冒犯於我,田老師知道”唐顏一五一十的對着副校長說道,他站在理多的一方,他自然不會怕副校長責怪。

“是啊副校長,今天早上升國旗時黃強的確對唐顏威懾,我臉上的傷,就是被黃強所打的,可能是懲罰了他,他心裏惱怒便來找唐顏算賬”

田老師指着自己臉上的包紮,對着副校長說道,表情極爲的衝動,心中的疑惑也是通了,原來黃強來四班鬧事,竟然是爲了報仇。

廖濤聽到後臉上的驚慌之色更爲濃烈,原來黃強跟唐顏過節那麼大,若是隻說過節,他定然也不其爲然,若沒有過節誰會去鬧事。

但他驚慌的事,黃強之前竟然打了田老師,因爲闖了禍纔來報復唐顏,這下子罪名也就更大了,而他是參與者。

黃強是班裏的老大,許多男生都跟黃強交好,他自然也不例外,原先他來幫黃強,只是認爲教訓一下,畢竟這種事他也不是第一次做。

但是卻想不到的是,竟然扯出那麼大的事,還牽扯但田老師被打,他自然不知曉田老師被黃強打,若是知曉緣由,他是不可能來討好黃強。

但後悔已經來不及了,事情已經發生了,他是必須要承擔責任的,而且自己又是主動挑釁的人,只能聽天由命了。

“好了我知道了,不過黃強衆人也有受傷,這是還是不可推掉的”副校長沉思了一會兒,便從口中吐出一句話,隨即又開口道。

“唐顏,這事雖說也與你有關係,但錯不在你,我扣你兩分停一天課,回去反思下,若有下次後果更爲嚴重,十分扣完直接滾蛋”

副校長擺了擺手對着唐顏說道,他不會爲難唐顏,雖說這事不小,但卻錯不再唐顏,而副校長也不想與唐顏關係鬧僵,因爲唐顏身後,有市委書記。

副校長也是有一個階梯下,若是換作其他人,後果不會那麼輕,但唐顏身後有些市委書記挺着,他也不想惹不必要的麻煩。

廖濤聽到副校長的話,臉上帶着不甘之色,但也有一點興奮,唐顏只是扣兩分,那他雖說是主動來冒犯唐顏,但罪也不會太過太嚴重。

還未等廖濤高興一半,副校長一句話便將他的高興打回了無盡深淵。

“廖濤,你隨黃強主動鬧事,這次黃強幾人若受的傷勢帶來的財產損失,你要負責分擔一份,這次被扣八分,若又再犯直接扣光,停課回去反思一個星期”

副校長帶着嚴肅之色盯着廖濤,廖濤身體冰冷,雖說黃強幾人的傷錢,他不擔心,但他擔心的便是對方家長的譴責,畢竟其中還有一個人被踢中襠下。

而心中也帶着不甘之意,爲什麼唐顏的懲罰那麼輕,而他的卻是那麼重,雖然他是犯錯的一方,但差距也太大了。

廖濤自然不知曉,副校長罰輕唐顏,是因爲市委書記的原因。


── 本章完 唐顏聽到了副校長的迴應,也是點了點頭,這已經是輕罰了,但事情原由確實不是在唐顏身上,誰怪黃強意氣用事將自己推進了深淵還連累了其他人。

“至於黃強衆人,黃強被開除了,今天早上他打田老師時,便已經受到了扣分,如今又是一次,他的分數扣完了”

“其餘的兩人我再下奪定論,但卻不會輕罰,越輕罰他們越囂張”副校長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顯得極爲博學,嘴中緩緩道出。

身旁的幾位老師對於副校長的定論,自然也是極爲的滿意,尤其是毛雨豪,班級裏的人不出事,他自然高興的,而且來鬧事的那幾位學生,也受到了應有的懲罰。

“好了,唐顏廖濤你們先回去吧”副校長擺了擺手,對着兩人說道,唐顏並無任何情緒波瀾,即便是扣光他的分數,他也不會有一絲的動容。

而廖濤卻不同,臉上極爲的僵硬,心裏一片陰沉,心裏暗道着這下闖禍了,雖然說他在班級也是不好惹,但是他在家裏卻是很怕父母,這下子回去免不了被一頓打。

廖濤的情緒唐顏自然不會管,唐顏聽到副校長放他走了,腳步一踏吊兒郎當的朝着教務處外邊走去,心裏卻是帶着一絲高興。

唐顏本身就不想上課,這次停課他一天,正合他意,就是回去,也有點不好交待,但也只能硬着頭皮了。

“管他呢”唐顏低聲自語一道,便走出教務處,不知不覺竟然已經過去了兩堂課,此時已經十點有餘,而也是下課的時間。

剛剛出了教務處,便看到教務處有些十幾道身影在草叢中,雖說在這個幾千人的學校,草叢上十幾人這是常見的,但是這十幾人唐顏都眼熟,甚至還有幾道他可以點上名的。

“唐哥出來了”“唐顏出來了”人影一陣轟動,十幾人便是唐顏班級的人,之前還對他唐顏有意見,但如今卻是另眼相看。

唐顏不僅爲班上出口惡氣,最重要的便是唐顏還是班上的功夫大師,在這個時代,尤其是學生的時代,若說學生最敬仰什麼,不是什麼成功人士,也不是什麼聰明過人的天才,而是功夫強大的大師。

每一個人都有英雄夢,學生心態還未經過風吹雨打,心中的英雄自然便是武功高強的強者,而唐顏的功夫,雖說沒有展現全部,但這一招半式,也足以讓衆人懷着敬仰之色。

在人羣的前方,便是一位極爲曼妙美麗的身影,那身影便是李依,此時的李依非常擔心唐顏,畢竟唐顏也是打架的參與者,多多少少會受到懲罰。


“唐顏,沒事吧”李依一來到唐顏身前,便開口問候唐顏,臉上的擔心也不經意的流出,雖說只是一點點,但怎能逃過唐顏那如鷹一般的雙眼。

“沒事,扣了一點分,就放我出來了,畢竟事情錯不在我”唐顏微笑着對應李依,隨即視線便看向周圍的那十幾名同學。

唐顏眼中帶着絲絲感動,這還是自從楊紫雲背叛後,他第一次露出極大的感情波動,衆人都在教務處外的草坪地等他,爲的便是希望唐顏無事。

WWW★тт kΛn★℃ O

李依聽到唐顏的解釋後,心中的一口氣也稍微放下,之前第一節課下課,李依也有來到教務處看望唐顏,卻發現唐顏還在裏面,心中那份擔心也不由的更爲增加。

但如今唐顏也出來了,而且唐顏也沒事,雖說被扣了分,但總比開除好,分數也是可以補回來的,只要唐顏在學校中表現得好。

“謝謝大家專門來看望我,我沒事,扣了一點分,停課一天回去反思”唐顏朝着李依身後的那十幾道身影說道,臉上的笑容也綻放起來。

“吼吼吼”“哈哈哈哈”衆人中都響起了歡呼聲,唐顏沒事,那自然是最好的了,唐顏如今在他們心中的地位,可是極高的。

李依看着唐顏,心中也是很高興,原來的班級她是知道的,但自從早上的那些經歷,讓那鬆散的班級,如同凝聚了一般,極爲的團結。

遠處的副校長以及毛雨豪,視線一直盯着草坪上的學生,臉上都露出了欣慰之色,這羣孩子,終於知道團結了。

衆人也知曉唐顏跟李依在一起有話要說,自然不會多打擾,大傢伙都紛紛散開,不出一會便剩下了唐顏以及李依兩人在草坪上。

唐顏看着衆人紛紛散開,故意給自己跟李依留空間,臉上也是帶着無奈之色,同學們估計真的認爲自己跟李依的關係是情侶關係。

能這樣認爲也是正常,今天早上黃強在班級裏鬧事時,唐顏爲了氣黃強,故意摟住李依大搖大擺的進入班級。

雖然說唐顏是故意氣黃強才擺出這個架勢的,而且李依也能理解,但是班級裏的人不知道,他們則是如同黃強一般,認爲唐顏跟李依有着情侶關係。

看着衆人的離開,李依也低下了頭,臉上帶着潮紅之色,也是清楚班級裏的人認爲她與唐顏是情侶關係,估計騰出空間給唐顏以及李依在一起。

唐顏看着李依,也是愣住了,沒想到李依臉色又紅了,心中一嘆,這妮子真是嬌嫩,動不動就臉紅。

“我停課一天,今天我就不上課了”唐顏首先開了口,對着李依輕聲說道,眼眸儘量的不去看李依,但卻是控制不住自己依然時不時的瞄李依。

此時的李依,紅着臉,極爲動人,那末紅潤之色,在那張傾國的面容,如同錦上添花一般,讓男人心裏都極爲的動容,即便是唐顏,也是如此。

“嗯,那你好好休息吧,剛剛教訓了黃強,又被叫去教務處詢問,也是累了吧”李依大眼睛閃爍,依然是低着頭,不敢直視唐顏,細小輕柔的聲音從這小妮子嘴中傳出,極爲的動人。

“額”唐顏腦子也是一愣,對此時的情景,極爲的尷尬,他可是大風大浪都見過的人,而此時卻是在李依的身上,感受到深深的無力。

“回去吧,快上課了,送你去教室我就走了,回家補個睡眠,今天早上起來那麼早還沒有睡夠呢”唐顏憨笑對着李依說道,話語中有些絲絲憨厚之意,緩解放鬆着此時的環境。

“好”李依紅着臉,低着頭,隨着唐顏慢慢走出這片草坪,一句話都沒有說,還未走出幾步,唐顏臉色怪異盯着李依,臉色微微的抽搐。

“怎麼了?”李依大眼睛水靈靈的看着唐顏,隨即便問道唐顏,心中帶着絲絲困惑,極爲的不解。

“嘿嘿,我看着你的臉,讓我想到了一樣東西”唐顏壞笑這對着李依說道,笑容格外的無恥,如同陰謀得逞一般。

“什麼東西?”李依問道唐顏,心中也感到了一絲的不對勁,不知道唐顏所想的是什麼東西,但總覺得不是什麼好東西。

“嘿嘿,不告訴你”正當李依念頭興起時,唐顏卻是拒絕迴應李依,臉上的陰險壞笑的表情也是更爲濃烈。

“說”李依看着唐顏,心中的疑惑越來越來,畢竟人類的好奇心很是強大,越是不知道的東西,越是想知道。

“我說出來怕你打我,嘿嘿”唐顏撓了撓頭,賣了一個官子,目的就是爲了緩解此時的尷尬。

“不會,你說吧”李依聽到也是愣住,打他?那怎麼說肯定是不好的,但心中的小惡魔總是在催使她,讓她極爲想知道答案。


“好吧,我說了,其實剛剛你臉紅時,讓我想起了猴子的紅屁股,哈哈哈哈”唐顏捂住大笑道,卻讓李依臉色一僵,隨便就換上了惱怒之色。

“唐”“顏”此時的李依如同女魔頭一般,方纔的那淑女範兒也不復存在,而是如同想把人吃下去一般。

唐顏心裏一顫,隨即便撒腿就跑,不跑,留着讓李依吃了?

李依感覺到唐顏跑了,便也撒開腿追着唐顏,方纔唐顏說她臉紅時像猴子的屁股,而她,此時想要懲罰唐顏。

唐顏並未全速奔跑,若是全速奔跑李依定然追不上,而是小跑着,讓李依緊追其後,畢竟女生跑步本來就不快,兩人就這麼打打鬧鬧,朝着教學樓的位置,漸行漸遠。

“唉,年輕就是好”遠處的副校長推了推鼻樑的鏡框,對着身旁的毛雨豪說道,眼中帶着明顯的留戀。

“是啊”毛雨豪也是迴應着說道,眼中如同副校長一般,帶着留戀之色,也就只有上了年紀之後,才發現年輕時的時光,是多麼的美好。

“哈哈,你們班的高材生,被唐顏深深給迷住了,難道你不想去阻止?畢竟在高中裏,還是禁止戀愛的”副校長難得的對着身旁的毛雨豪笑道,話語中帶着玩笑之意。

“想阻止可以阻止麼,上面都沒有意見,我們這些做老師的,自然也沒有權力管,順其自然嘛,有一個詞這樣說,勞逸結合”

毛雨豪無奈的擺了擺手,對着身旁的副校長說道,這話也的確,他想管,也管不着。

“哦?你是說市委書記不反對啊?”副校長帶着疑惑之色問道身旁的毛雨豪,話語中也帶着輕微的不可思議。

“是啊,若不然也不會把那件事交給唐顏來解決了”毛雨豪無奈的說道,說完後便轉身朝着他的辦公室走去,整理桌子上的資料,下一堂課便是到他上了,而他準備完資料後,也要去教室上課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