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

天空之眼,繼續向前飛行。

後面竟然還有許多這種醜陋無比的怪獸。

不僅如此。

還有不少人類的屍體。

很快,李雲來到風的來源口(之前他在生門中感到了風吹出來。)

看到這裏的景象之後,李雲差點驚的跳起來。

只見這裏屍骨堆積如山


一陣陣陰風吹出來。

其中有人類的屍骨,也有變異生物的屍骨。

屍骨的旁邊,有一個無底洞。

陰風就是從無底洞中吹出來的。

“孃的,這哪是生門,明明是一扇死門。”

李雲想起之前他做出的決定,不禁流出了汗。

他還想走這條生門來着。

如果真走進來了,估計他也會成爲這堆屍骨中的一員。

還好還好。

他要走進生門的時候,想起了天空之眼。

如果沒想起天空之眼。

他就完蛋了。

李雲心中慶幸,將天空之眼召回來。



其它七門都是死門,那麼,唯一剩下的死門肯定就是生門了。

雖然這樣想,李云爲了保守起見,還是讓天空之眼進去探了一探。

探完之後。


李雲心裏鬆了口氣。

死門果然就是生門!

“厲害!”


李雲由衷的佩服當年佈置出這生死八門的前輩。

死門…生門…

置死地而後生!

想來沒幾人能懂得這其中的深意吧。

當初,佈置出這生死八門的前輩真了不起,竟然把死門當成生門。

如果不是天空之眼探明白了死門就是生門。

李雲也想不通這裏面的深意。

搖了搖頭,李雲收起了天空之眼,然後爬進了死門之中。

死門很幽深,也很寂靜。

但是,李雲一路上沒有遇見任何阻礙,很順利的走了出去。

出了死門,眼前豁然開朗。

這裏非常寬敞,只不過光禿禿的,什麼也沒有。

前方數十米外,有一條闊大的通道。

通道前,站着七個人類,有男有女,年齡不一。

李雲從死門中出來後,他們回頭看了李雲一眼。

然後,有兩個回過頭去,沒太在意李雲。

但是,也有在意李雲的人類,就見一個30多歲的男人開口道:“一條小爬蟲竟然走到了這裏,真是讓人意外。”

“呵呵!連變異生物都想指染古墓裏的寶物,還真是癡心妄想。”

“要不要我們先把這條小爬蟲烤了吃了?”

其中一個穿黑襯衫,牛仔褲的男人不懷好意的看着李雲,舔了舔嘴脣。

李雲神色冷了下來,不過沒有說什麼話。

他看出來了,這幾個人的實力都不弱,在超凡四階到超凡六階之間。

就聽另外一個男人笑道:“哈哈,烤蛇肉還不錯,不過現在可不是吃蛇肉的好時機。”

“說的也是,算他運氣好,先放他一馬。”

“小爬蟲,還不快滾,這裏是我們人類的底盤,你沒資格來這裏。”

其中一人說着,瞪了李雲一眼。

現在,什麼寶物也沒有得到。

李雲也不想跟他們這些人多計較。

於是。

他爬到旁邊,離那幾個人類遠遠地。 就在這時。

一個人的聲音傳出來。

“你們說,這裏面有什麼名堂?”

“誰知道呢,或許有,或許什麼都沒有,總之,這裏只有這一條通道,不走也得走。”

“說的不錯,不過不知道這塊石碑上的字是什麼意思。”

聽到這裏,李義把頭扭向旁邊,纔看見通道的一旁,豎着一塊石碑。

石碑上鐫刻着八個字:生死由命,富貴在天!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這是什麼意思?”

李雲心裏暗暗地琢磨這八個字,有點想不通它們立在這裏是什麼意思。

琢磨了一會兒,實在想不通這八字的意思。

李雲就不再去想。

等他回過神的時候發現,那七個人類已經走進了通道之中。

李雲見狀,亦跟了上去。

其中有個人說的對。

這裏只有一條通道,別無選擇,不走也得走。

走進通道百米。

突然。

咻咻咻的響聲不斷傳出來。

只見無數的箭從兩邊牆壁中,和,從前面射了過來。

這些箭並非普通箭,箭頭竟是金色的。

帶着一股很強的能量波動。

啊!

緊接着。

一聲慘叫聲傳出來。

走在最前面的一人只來得及匆匆抵擋了一下,便被一支箭射穿了咽喉。

倒在地上,鮮血汩汩地從喉嚨裏流出來。

李雲瞳孔一縮。

他看的很清楚,那人明明已經用全力抵擋,但還是被箭射穿了。

這人是超凡四階。

連他都全力抵擋不住這些箭,它們果然非同一般的箭。

李雲不敢小覷這些箭,立刻動用了光影無痕超極速。

只見他的速度破了音速,快的不可思議。

此時,在李雲的眼中,這些箭彷彿慢了無數倍似的。

他仿若閒庭信步,在無數箭之間悠閒的走動。

實際上。

不是箭的速度慢了,而是李雲的速度太快了。

所以,纔會出現這樣的景象。

毫無疑問。

射過來的箭,全被李雲輕易地躲過去了。

但是,那幾個人類可沒有這麼輕鬆了。

其中,死了一個,還有三個受傷了。

唯有兩人才毫髮無損。

能在這波襲擊下,做到毫髮無損,實力絕對不低。

李雲不禁將目光放在了那兩人的身上。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