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二人就乾脆揮舞著銀行卡在該世界大肆遊玩起來,把各種娛樂活動體驗了一遍,玩得不亦樂乎,經常一天就砸出上百萬美刀,總而言之就是買買買——沒辦法,有錢就是任性。

期間兩人還遇到過不少亡靈和亡靈誕生之地,便順手將那些東西解決了,以兩人的實力,要解決這些東西易如反掌,沒有一丁點壓力。

結果,全世界的亡靈誕生地和成名已久的亡靈都遭了秧,讓外界為之震驚,紛紛尋找起二人。可奈何二人來去無蹤,又從不現身,使得外界根本找不到他們。

大約三個月後,將全世界的名勝古迹都遊玩一遍的二人有些膩了,便回到東京住下,其中劉峰正式開始執行清理亡靈禍亂的任務,而小紫一個人待在家覺得無聊,就想找點事來做,她在網上翻找了一下后,最終決定去打工。

不過,考慮到這個國家的色狼和變態普遍多,自己的美貌又有些驚世駭俗,小紫又不想隨便找一家店,就乾脆現在自己看上的店面逛一逛,看看裡面的老闆和員工如何。

結果,一連幾家店都讓小紫不滿意,她不禁有些喪氣,覺得是不是要自己開一家店。可是她是來度假體驗生活的,又不想浪費太多時間去經營,於是就糾結了。


這一副煩惱的樣子讓不少人都投來了滿懷**的目光,畢竟小紫太漂亮了,屬於傾城傾國的級別,走到哪都能引發轟動。

這不,很快就有所謂的星探上前熟絡,希望小紫能成為他們名下的藝人,還有不少帥哥俊男跑來搭訕,只是最後都被小紫用各種各樣的辦法給打發了,期間都是笑臉迎人,讓人沐浴春風,也讓更多的人被她迷住了,甚至還包括女人。

面對這種情況,四個地痞互相看了看后,就帶著不懷好意的目光走上前將小紫的去路擋住,小紫見狀一怔,露出迷人的微笑道:「四位,可以讓一讓嗎?」

一眾地痞讓這一笑和嫵媚的聲音弄得骨頭都酥了,當下就色心大起,其中一人道:「嘿嘿嘿,美女,看你一直東張西望的,不知道你是想去哪啊?」

小紫的笑容更加嫵媚了:「咱確實有事,不過,咱不認為諸位能幫上忙,所以還請諸位讓一讓。」

地痞毫不在意道:「嘿嘿,別這麼說嘛,我們可是好心幫忙的。」

「對啊對啊,小姐,就讓我們幫你吧……」另一名地痞說著就向小紫伸出了邪惡的右手。

小紫見狀,美麗的雙眼眯了起來,透射著危險的氣息,而旁人見狀,不少人都想上前幫忙解圍,可那四個地痞中兩人投去凶神惡煞的眼神后,就全部退縮了。

當所有人都以為小紫無法避免被地痞騷擾時,一個突兀的冷清聲音響起了:「真是的,為什麼到哪都能見到白痴?」

這個聲音讓在場眾人都是一愣,緊接著,還沒等人們反應過來,其中一名地痞就被一腳踹中,整個人都如斷線風箏般飛了出去,直至飛出五米后才一頭撲街在地。

驚變一幕讓所有人都驚愕了,繼而齊刷刷轉頭向出腳的人看去,卻見一名十六七歲,留著遮住半邊臉的偏分流海,穿著黑色執事服的美少女很瀟洒的將抬起的腿收了回去。

其集美貌與英氣於一體,乍看之下還沒什麼,但仔細看后就讓人印象深刻。

「你丫幹什麼?」地痞反應過來后,頓時露出凶神惡煞的表情。

英氣美少女冷冷說道:「沒什麼,只是遇到了礙眼的東西,所以一腳踢開而已。」

地痞們聞言面色一變,繼而勃然大怒,當即向美少女沖了過去,而美少女處變不驚,用熟練而瀟洒的動作將地痞們的攻擊躲過,再一人一腳將地痞踹飛,整個動作又帥又快,讓旁人看得驚呼不止,連叫『好厲害』。

唯有小紫面色不變的保持著微笑,並用饒有興緻的目光看著美少女:「真有趣,這個世界的非人者嗎?而且,似乎是人類自己製造的。」

這番話只有小紫自己聽得見,而在她喃喃自語的同時,美少女已經把地痞們解決完了,而地痞們例行慣事的留下狠話后就連滾帶爬的跑路了。

美少女似乎有所依仗,對地痞們的狠話毫不在意,而是轉頭看向了小紫,待她看清小紫的樣子后,本就是美少女的她都忍不住露出了驚艷之色,這能讓任何女性自慚形穢的美貌與氣質實在讓人提不起一絲抵抗力。(未完待續) 「多謝你出手相助,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小紫面露微笑沖英氣少女道。

英氣少女聞言一怔,似受到對方的氣質影響般,下意識回答道:「我、我叫霧島董香。」

說完這話后,英氣少女就是一愣,不明白自己為何會在一個陌生人面前輕易說出自己的名字,這不服她的性格啊。

小紫看著因失態而錯愕的霧島董香,笑容更甚道:「原來是董香醬啊,咱叫八雲紫,剛剛搬到東京不久。」頓了頓,她看向一旁那店名叫『古董』的咖啡廳道,「這是董香醬打工的店吧?不知咱是否可以進去喝杯咖啡呢?」

「呃,請便。」霧島董香完全被小紫牽著鼻子走了,只能愣愣的給予回答。

當下,小紫就踏著優雅的步伐走進咖啡廳,而霧島董香則迷迷糊糊的跟著走回咖啡廳。


直到這時,圍觀群眾才反應過來,一時間很多人都面面相窺,而其中一些人則興沖沖的跑進咖啡廳,似乎想繼續觀賞美女。

古董咖啡廳是一家有點歷史的店,雖然很多東西已經翻新,但還是難掩其歲月的痕迹,只是店面乾淨整潔,反而讓其有一種家的氣息。

在店內除了霧島董香外,還有其他的店員,而店長是一名面色和藹的白髮老人,小紫一進去,對方就沖她露出親切的微笑,眼中雖然帶著驚艷,卻沒有其他男人那種**和激動。

小紫禮貌的沖對方回禮一笑,然後在店內眾人驚艷的目光中走到店內一角坐了下來。

霧島董香則跟著上前。拿出一份點菜單道:「請問您想要點什麼?」

小紫當即接過菜單,在上面點了一份咖啡與甜點,在送還回去時還說了聲謝謝。禮儀完美的讓人無法挑剔,配合那身氣質和紫色連衣裙,活像個從故事中走出來的完美貴族大小姐。

霧島董香不禁對小紫露出了艷羨之色,大部分女孩子都有個公主夢,如今看到夢想中的公主形象活生生出現在面前,她也不禁生出少女情懷了。

不過,這種情緒並沒有保持太久。霧島董香很快就恢復過來並轉身去為小紫弄東西,沒多久小紫要的咖啡和甜點就拿了過來。

在那之後,小紫一直待在店內。優雅的享受著咖啡與甜點,當然,期間還多點了許多,否則也吃不了多久的。

這種情況下。小紫也為古董店帶來了比平時多幾倍的客流。不少人為了多看她一會,就一直待在店裡不走,並買了許多東西,讓古董的店員忙得暈頭轉向。

直至深夜時,客流才散去,而霧島董香見客人沒剩多少,不禁鬆了口氣,目光也不禁投向了依然在喝咖啡的小紫。

與店長交流了一下眼神后。霧島董香上前禮貌的說道:「八雲小姐,請問您還要坐多久?抱歉。我並不是想趕您走,而是我們快要歇業了。」

小紫聞言,笑眯眯的沖霧島董香看了過去,也不答話,抬起右手打了個響指,頓時,店內剩下的客人像著了魔般,渾渾噩噩的留下錢離開了。

詭異的情況讓店內所有人都是一驚,霧島董香下意識後退數步並一臉戒備的看著小紫。

小紫則拿起咖啡杯優雅的喝了一口:「別緊張,咱對你們沒有惡意,因為……」說到這,她的氣息變了,金色的瞳孔投射出絕不輸於人類的金色暗光,「咱,也不是人類。」

這番話讓咖啡店的人全都一驚,而在這同時,他們都感受到了一種下級生物面對上位生靈的渺小感,提不起一絲反抗情緒。

面對這種情況,店內的人互相看了看后,那名店長老者走上前道:「您好,尊敬的強者,不知您來找我們有何目的?我並不認為像您這樣強大的存在會對我們這群喰種感興趣。」

「原來如此,喰種啊,我聽過你們的事,一種與人類相似,卻以人類屍體為食,誕生於極東之地的特殊生物。」小紫的笑容越發有深意,「而且,還是人類製造出來的,只不過人類已經忘記為何要製造出喰種,而喰種也對自己的出生與未來感到迷茫,從過去那專門清理死屍的清道夫變成了襲擊活人的野獸。」

聽完小紫的話,一種食屍鬼都是驚愕無比,緊接著除了店長之外,其他食屍鬼都變得很激動,霧島董香更是急忙問道:「你這話時什麼意思?難道你知道我們是怎麼誕生的?你知道我們到底是什麼嗎?」

小紫笑眯眯的看了霧島董香一眼:「多少知道一點,在這個世界上,存在著名為亡靈的東西,它們從死去的人類身上誕生,與人類爭鬥了數千年。而後來東瀛之地為了對抗層出不窮的亡靈,一個古老的家族率領他們的家臣一起完成獻祭儀式,轉化為吞噬死屍,擁有強大力量,可以與強大亡靈正面對抗的生物,那就是喰種。而事實證明,喰種是對抗亡靈的好東西,它們吞噬帶著怨恨的死屍,可以避免誕生出新的亡靈。又用自身強大的力量與亡靈對抗,成為人類對抗亡靈的中堅力量,守護了東瀛之地一千多年。」

說到這,小紫停了下來,並拿起咖啡繼續品嘗,她知道,眼前的這些喰種們需要時間好好消化一下。

待喰種們差不多消化完這些信息后,小紫才繼續說道:「本來東瀛之地自古以來就戰亂頗多,到處是死人,喰種們的生存空間很大,雖然不受歡迎,卻和人類還算相處融洽。可惜最近百年戰亂減少,人類的觀念也開始改變,對非人者的否定和排斥日益增加,再加上人類本身研究出了各種對抗亡靈的辦法,讓東瀛之地的喰種逐漸失去了生存空間,最終在各種因由下不再被人類接受,雙方終於從千年來的盟友變成了仇敵,喰種與曾經守護的對象成了死敵,而很多喰種也在仇恨影響下開始殘殺活人并吞噬屍體,逐漸

讓這種野獸般的行徑成為了喰種的本能。到了現在,已經沒有多少喰種能夠保持往西的作風了,甚至連生存空間都被壓縮在東京市的一小部分地區。」

這番話說完后,咖啡店內的人都陷入沉默,臉上紛紛露出驚愕、詫異、不信等複雜的神情,而小紫也不多說,繼續含笑喝著咖啡。

過了許久,店長才開口道:「八雲小姐,不知你為何要告訴我們這些事?我想你應該沒有理由要對我們說吧?」

小紫笑眯眯的說道:「不,有理由哦,咱想找份輕鬆又不會太麻煩的工作,在咱的丈夫外出期間打發一下時間。」

眾人聞言一怔,不由自主的脫口道:「丈夫?」

「對啊,咱的丈夫。」小紫笑眯眯的抬起左手,其無名指上戴著一枚晶瑩剔透的純白之戒——代表一世誓言的婚戒。

當小紫在無聊打發時間的時候,劉峰也在東瀛之地清掃著亡靈的聚集地,他以絕對的實力碾壓一個又一個的亡靈聚集地,而且這些亡靈聚集地全是一些隱蔽無人的,外界也不知道其存在,即便知道也不敢貿然討伐。

但這些事對劉峰來說不是問題,他的實力擺在那,又有世界意識支持,哪怕亡靈再強,藏得再隱蔽,遇到他也只有被碾壓一途。


這一日,劉峰又來到新的亡靈聚集地,一個叫皆神村的地方,這是一個在地圖上已經消失的村子,被衝天元氣與陰氣包裹,任何電子設備都無法監測其存在,肉眼也無法看到。

只有接近村子后,才會受村子里散發的怨氣和陰氣影響,步入村子裡面,而進去之後,即便是強大的除魔師都難以全身而退,裡面的亡靈太過兇猛,並且還聯通著地底黃泉,可以說是一個亡靈之國。

不過,對劉峰來說這不是問題,他直接闖入了皆神村,然後什麼事都不幹,就是優哉游哉的前進,途中遇到不少兇惡的亡靈,但沒有一個敢襲擊他,基本都是遇到就跑了。

雖然這些亡靈都是沒有多少自我意識的傢伙,但它們還有本能,本身就實力強大,又滅殺無數惡靈的劉峰就像亡靈殺手,亡靈們大老遠察覺到他的存在就會躲的遠遠的,使得他周圍兩百米內見不到一個亡靈。

面對這種情況,劉峰樂得清閑,反正他的目的只是摧毀催生亡靈的東西,而不是亡靈本身,待催生亡靈的玩意被解決后,這些亡靈自然會化為最純粹的靈體與天地融為一體。

當然,無論什麼時候,一個世界總是不會缺少作死的傢伙,雖然劉峰遇到的傢伙已經死了——劉峰步入皆神村大約二十分鐘后,來到了一個巨大的古宅中,然後一個扭曲的白色惡靈出現了。

此惡靈身上纏繞著紅色的繩子,面目猙獰,身上的怨氣實質可見,顯然在死前遭受過慘無人道的折磨,所以對生者充滿怨恨,起碼也是個a-級的惡靈,屬於放到外界就會引發腥風血雨的傢伙。

這個世界將惡靈分為f、e、d、c、b、a、s七等,其中s級屬於傳說,有記載的不到五個,並且都消失了,估計只有等2012世界末日時才會出現。

所以現階段最強的就是a級亡靈了,而這類亡靈的數量極少,一般都要一群頂級除靈者聯手才能應付。


如果這個惡靈遇到的是其他除靈者的話,指不定會弄出血流成河的場景,可惜的是它遇到了劉峰,而且還作死的跑來襲擊劉峰,於是它就成了作死的典範。(未完待續。。) 看了一眼向自己衝過來的惡靈,劉峰冷哼一聲紫色的巨影浮現在他身後,並伸出骷髏巨手將惡靈一把抓住。

定眼一看,那個紫色的巨影正是須佐能乎!

雖然失去了輪迴眼,但劉峰並未丟掉輪迴眼的力量,事實上,他返回本體后,就用魂力將輪迴眼的力量完全重現,並且不需要把眼睛變成非主流殺馬特,只需一個意志就能做到。

由於聖魂之力在這個世界過於強大的關係,劉峰很少動用聖魂世界修鍊的力量,基本上都是用月世界里學會的。而饒是如此,他依然能碾壓這個世界,實力上的絕對差距讓他可以用一小部分力量解決絕大部分敵人。

就像現在,劉峰不過是用出須佐能乎的初級形態,便將惡靈死死抓住,令其動彈不得,而在下一刻,他便控制須佐能乎用力一捏,將惡靈捏得灰飛煙滅。

須佐能乎本就是能量體,對靈魂物質有無與倫比的殺傷力,所以對付一個貌似強大的惡靈,只需輕輕一捏便夠了。

當惡靈飛灰后,整個皆神村內籠罩的死靈之氣都散去不少,可見剛才的惡靈是將皆神村變成這樣的罪魁禍首之一。

與此同時,惡靈最後的意志經驗形成了一段虛幻的景象,劉峰看了看發現這是惡靈身前經歷過的事,或者說是在這個村子里經歷的事。

其是從外地來到村子的學者,一心做自己的民俗研究。剛開始的時候。他與村中的人相安無事,可是有一天,村子里的人凶神惡煞的把他綁了。原因是他的男學生帶走了村子里的一對雙胞胎。他們似乎要用雙胞胎進行什麼儀式,來鎮壓藏在皆神村地下的虛——通往黃泉的通道。

當雙胞胎被某個男的帶走後,村子里的人憤怒不已,自然而然將仇恨轉嫁到他身上,並將他作為祭品來鎮壓虛,而要讓他做祭品,就必須要讓他承受巨大的折磨。從而產生無窮無盡的怨氣。

於是,在承受了難以言明的折磨后,他被活生生扔進了虛中。後來虛還是失控了,大量亡靈之力爆發,席捲了整個皆神村,而他也化為惡靈復活。與另一個惡靈一起講皆神村內的人全部殺光。

那另一個惡靈。就是當初逃掉的雙胞胎之一,其沒能逃掉,並最終還是成為祭品,被扔進了虛裡面。

幻象到此結束,劉峰看完之後,知道自己要對付的是什麼了,當下前往了虛所在的地方,一個巨大的地下洞窟。

由於劉峰湮滅了a-級惡靈的關係。如今皆神村除了那名成為祭品的少女惡靈外,其他惡靈都不敢出現在他面前。而少女惡靈卻一直沒有出現。也不知道在哪,所以他一路暢通無阻的到了虛之洞窟。

但剛一到洞窟門口,劉峰就聽到洞窟深處傳來聲響,他心頭一動,當即閃身沖了進去,很快就到了一個巨大的宮殿處,這裡有許多古代東瀛式的神道建築,而周圍則站著一群神情獃滯且一動不動的亡靈。

在洞穴中央盡頭,劉峰看到一個正方形的巨大坑洞,那裡散發著濃郁的死氣,顯然下方有著海量的髒東西,而如果劉峰猜得不錯,那就應該就是虛之坑洞了。

在虛之坑洞前面,一名身穿校服的短髮少女正拿著一個古樸的膠片照相機與一名身穿和服的少女惡靈戰鬥,那古怪的戰鬥方式讓他不禁愣了愣。

定眼一看,那照相機里竟然有著龐大的靈力,其靈力通過相機技能直接轉化成除靈能力,使其能對亡靈造成有效傷害。

「還真是天下之大無奇不有。」劉峰笑了笑,倒是沒有急著出去,因為他發現人類少女雖然是普通人,卻可以和惡靈斗得旗鼓相當。

而惡靈雖然猛,卻無法對抗照相機。而且她似乎附體在另一個和人類少女一模一樣的少女身上,那名少女一直在用自己的意志與惡靈對抗,防止惡靈對人類少女下殺手。

若非被附體的少女牽制,人類少女縱然有神奇照相機,也早就被惡靈給害了。

隨著時間推移,不斷被攻擊的少女惡靈撐不住了,最終伴隨著凄厲的慘叫與附體的少女分離,並連連退到虛之坑洞的邊緣。而被她附體的少女則軟軟倒在了地上,拿相機的人類少女則緊張的呼喊姐姐二字並衝上前查看被附體少女的情況。

定眼一看,這兩名少女長得一模一樣,顯然是雙胞胎。

頓時,劉峰明白兩名少女為何會出現在這裡,並且能活到現在了,顯然是此地的亡靈故意為之。因為要鎮壓虛之坑洞,就必須要讓雙胞胎自相殘殺,當其中一個被另一個親手殺死的時候,兩人的感情與情緒就會交織在一起,形成巨大又特異的怨氣。

這種時候將死掉的那個拋進虛之坑洞的話,虛之坑洞就會受其影響,暫時陷入平靜,直至幾十年後才會再次變得不穩。

幾百年來,皆神村裡的人通過這種殘酷的祭奠方式將虛之坑洞一直鎮壓著,直至幾十年前作為祭品的雙胞胎逃跑,最終只有其中一人被抓回來后,村民無法之下就直接弄死了抓回來的那個,試圖用錯誤的方式鎮壓虛之坑洞。

可惜錯誤始終是錯誤,這種祭奠方式非但沒起作用,反而激化了虛之坑洞的怨氣,導致虛之坑洞提前爆發,怨氣瞬間吞噬了整個皆神村,令此地變成一片鬼蜮。

此時,惡靈少女怨恨的看了雙胞胎一眼后,眼中一下子流露出絕望、期盼、失落和瘋狂的氣息,最後張開雙臂道:「既然你又要拋棄我,那就所有人都一起去死吧。」

惡靈少女說完,便向後倒進了虛之坑洞內,而拿相機的人類少女有心阻止,卻心有餘力不足,只能眼睜睜看著惡靈少女落進虛之坑洞。


下一刻,被附

體的少女蘇醒過來,她看著自己妹妹的臉,下意識說道:「澪,我們……」

剛一說到這,虛之坑洞就震動起來,肉眼可見的黑色怨氣開始從坑洞里冒出。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