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對方知道徐飛的身份,那就多半感覺到了徐飛的魂力,而且對方也許本身也是惡魔。

“我……也是……放開……開我。”樂林還在試圖掙脫徐飛的控制。

“果然是惡魔作祟。”既然對方不是什麼鬼怪,那徐飛本來還微微擔心的心情就一下子放鬆了下來。

“你爲什麼來到人界?爲什麼要製造魔音?”徐飛手上微微鬆開了勁道,現如今,查明對方的身份和原因是關鍵。

徐飛手上勁道一鬆,對方就大口大口地喘氣起來。在喘了一會後,他才緩緩地說:“我叫繆澤爾,我本來是從煉獄逃出來的,爲了可以躲避煉獄的追捕,所以才附身在這個有明顯陰暗心裏的人身上。我做了徹底融合,但是一直不成功,所以我並沒有辦法完全控制這個身體。”

這倒引起了徐飛的興趣,顯然,這個惡魔做的事情是和徐飛家裏的惡魔完全一樣的事情。

“那你爲什麼要在這裏製造魔音?”徐飛重複着自己第二個問題。

“我都說了,我沒有辦法控制這個身體,這個身體就好像遊魂一般,他的意志力超乎了我的想象,大部分的時間裏,他的意志力會獨自行動,而我只能在他需要我出現的時候纔出現。”

“就好比需要你釋放魂力的時候?”徐飛針對性的問。

“沒錯,若是說融合,我覺得我反被他融合了纔對,你看現在,應該他出場的時候,他卻無影無蹤了。”惡魔繆澤爾無奈地說。

這個叫樂林的人融合了惡魔?那他究竟是怎麼做到的?徐飛也又可能融合惡魔菲利,這個其實他很關心。

徐飛知道自己的時間不多了,若是龍蕭和芮恩都趕到了,那就沒有可能盤問出自己想盤問的東西了,所以他必須要快。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登錄一起看文學網,支持正版文學 徐飛的手驟然鬆開了,惡魔繆澤爾或者說是人類樂林也一下子癱坐在地上。

“究竟你的融合哪裏遇到的問題。”徐飛冰冷地問出這個他很關心的問題。

“哼,如果他知道就好了。”樂林的口氣突然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混蛋,被這傢伙騙了。”徐飛一下子就發覺自己之前太輕易相信眼前的這個“惡魔”了,竟然那麼輕易就放鬆了警惕。

“看你的表情,你應該都已經猜出來了,其實並不是我和這個惡魔共用一個身體,而是他企圖同化我的時候,反被我鑽了空子,加上有我的女神在幫助我。所以,他已經完了。”樂林面露邪惡地說。

“原來如此。”徐飛知道自己必須鎮定下來,雖然在自己一個大意之下,不小心輸了一陣,但是畢竟眼前這個對手尚在自己的控制之下,若是硬要交手,徐飛覺得自己不至於落於下風。

“你是不是在魔音教室這個謎團特別感興趣?”樂林的表情看起來大有炫耀一下的態勢。

“這不明擺着,是你一直在搞鬼嗎?”徐飛決定採取欲擒故縱的辦法引樂林說出真相,所以徐飛明知道事情沒那麼簡單,卻故意說得很簡單。

“你以爲我有那麼大的本事,製造一個巨大的魔音結界?”樂林冷笑着迴應徐飛。

“我可不能肯定是不是不會。而且眼前的事實也是如此。”徐飛也裝着冷漠地回答。

“你聽!”樂林用手指了指外面。

徐飛耳朵裏塞着東西,沒有辦法去考證樂林讓他聽什麼,但是從龍蕭等人跟上來的節奏來看,魔音的效力還沒有散去。徐飛手剛纔想伸到耳朵裏去取掉耳機,突然悟出了樂林的第二個計謀。自己現在若是取掉耳機,那不等於讓自己暴露在魔音的攻擊範圍之內?樂林就是騙自己從新進入魔音的操控範圍,這纔有恃無恐。

“很棒的音樂。”徐飛裝模作樣地說,事實上,外面的音樂他一絲一毫都感受不到,那些聲音全部被達克的MP3格擋掉了。

“你真得很神奇,魔音竟然對你沒什麼影響。”樂林露出了一絲慌亂,或許他本來以爲徐飛是用什麼東西阻擋了聲音,所以才聽不到他的魔音的,但是徐飛用一次表演,讓樂林產生了錯誤的感覺。

徐飛現在知道自己面對的對手並不好對付了,他時刻都在算計着自己,讓自己在對話中不斷地犯錯,從而找到反敗爲勝的機會。

“很可惜,你的魔音沒有效果,所以,等待你的,只有地獄的召喚。”徐飛捏了捏拳頭,裝作要殺死對手的樣子。

“等一下,你真得不想知道這個魔音教室的真相?”樂林半拖延時間,半求饒地說。


“我知道,若是把你滅了,那這個謎團也就不存在了。”徐飛繼續在氣勢上壓制對方。

“徐飛,不能殺他,這裏面有蹊蹺,先想辦法把魔音結界給打破再說。”芮恩在魂力耳機那頭給出了這樣的指示,但是徐飛根本就沒有去理睬。對於徐飛來講,現在唯有拿住對方,才能更快的知道自己想知道的東西。

儲藏室內,徐飛揮舞的拳頭開啓了兩個人的戰鬥。

徐飛是手下留情的,他並沒有用任何的魂力,而只是單純的用拳頭面對對方。樂林的身手比徐飛想象中的要好得多,兩個男扮女裝的人就揮舞的拳腳一下子就在儲藏室裏廝打了起來。

畢竟樂林是融合了惡魔的意志的人,他的身體級別也達到了惡魔級別,雖然樂林看似十分瘦弱,但是一旦拉開架勢對攻的話,徐飛不使用魂力是沒有辦法輕易打倒對手的。

令徐飛意外的是,樂林也沒有使用任何帶有魂力技能的招數,他看似並不會使用魂力招數似的,只是單純的和徐飛比拼着拳腳。

拳腳相對,雖說徐飛一時半會佔不到上風,但是幾招過後,徐飛經過達克精心修煉這個優勢就體現了出來,現在的徐飛,在戰鬥經驗上,已經不會再是白紙一張,而面前的這個樂林,看起來對於戰鬥還是處在朦朧的階段中。



“這個人不會使用魂力,甚至不會使用自己的身體,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徐飛不覺得樂林在刻意隱藏着自己的力量,一個連魔音結界都刻意瞬間完成的人,又怎麼會連一絲一毫的魂力技能都施展不出呢?

但是事實就是這樣,無論徐飛把樂林逼到什麼樣的境地,樂林就是不露出哪怕一點有魂力,會用魂力的徵兆。

十幾招過後,徐飛已經確信自己已經控制住場面了,他原地掄起的掃堂腿犀利地掃到了樂林,隨後徐飛迅速欺身而上,趁着樂林沒有起身之時,一拳錘中倒地樂林的胸膛。

“啊!”樂林一記悶叫聲,隨後,徐飛一把抓住了樂林脖子,再次將他控制住了。

“快吧事情的來龍去脈給我說清楚吧。”徐飛死死揪住了樂林,隨後堅定地說。

“你那麼想知道,那好,隨我去魔音教室吧,讓我把所有的事情和你說個清楚。”樂林露着不甘心的眼神看着徐飛說。

徐飛知道也許對方還是有詐,但是若是不相信對方的話,那就找不到真相,而且,這個真相中,十分可能包含着怎麼融合惡魔的辦法,這是徐飛最想去查清楚的。

思量再三,徐飛覺得以自己現在的準備來看,樂林是對付不了自己的,再說,芮恩時刻在遠處警戒着,只要破掉魔音結界,劉興和文森也能幫到自己一把,於是徐飛決定冒一次險,帶着樂林返回一樓的魔音教室。

操場上,龍蕭,文森和劉興三人對於魔音結界的限制能力已經接近極點,他們現在只是苦苦掙扎而已,用自己的音調壓制魔音衝擊,這絕對不是一個長久之計。

當看到男扮女裝的徐飛脅迫着男扮女裝的樂林回到一樓的時候,所有的人都吃驚地看着眼前的一幕。樂林噁心的造型他們已經認出來了,但是徐飛他們依然沒有認出來,

徐飛沒有沒有辦法先去照顧文森等人,他當作沒看見似的,押解着樂林進入了魔音教室。魔音教室依舊是充滿着一股讓人難以言語的寒意,彷彿就好像進入了一個冰窖似的。

進入魔音教室後,樂林悄然地靠近了那架被刷成了深紅色的鋼琴,他溫柔地撫摸着鋼琴,就好像是撫摸着心愛的女子那般。

“十六年前,有一個才貌雙全的少女,曾經坐在這個鋼琴前,彈奏着美妙的曲子。”樂林不動聲色地開始了闡述着他的故事,“她沒日沒夜的練習,目標就是成爲整個臨海市,乃至全國最好的鋼琴手。”

徐飛知道樂林說的這個故事很可能和魔音教室的傳說有關,於是他也沒有打斷,任由樂林說下去。

“音樂教室要拆掉重建,這個過程,可能需要幾個月的時間。這個少女因爲知道臨時音樂教室可能因爲種種原因,沒有辦法大量的時間都向她開放,所以,在拆除原來教室之前,她練習得越發刻苦了。甚至就在拆除前一天晚上,她都還在這裏練習。”

“但是自從那天她來了這間教室後,她就再也沒有出現過。是的,失蹤了,就是來了這間教室後失蹤的,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裏,怎麼找也找不到。”

樂林一邊說,一邊依然用着充滿憂傷的眼神看着這架鋼琴。

“直到後來,我才知道,這就是魔音教室的開始。她死在了這裏,因爲他的琴聲打破了惡魔的護身的屏障,於是惡魔將他殺死,爲了掩人耳目,將她的軀體融成了血水,撒在了這架鋼琴之中。”

“這個惡魔,就是繆澤爾?”徐飛有的放肆地問。

“是的,繆澤爾,他爲了躲避煉獄的追捕,所以逃到了人界,他選擇了這個魔音教室,因爲這裏適合聚集能量,所以惡魔可以張開自己的結界,在這個區域裏面創建一個屬於自己的狹小空間,這樣就可以在這個結界型的空間裏休眠,由此混過在人界的那段時間。但是,那個女子打擾了他,她的琴聲打碎了這種結界,讓惡魔沒有辦法在這裏休眠,所以惡魔只能將她殺死,但是因爲自己尚在結界內的關係,所以沒有辦法離開這個區域,於是只能如此處理這個女孩的屍體。”

“隨後,惡魔怕事情最終被發現,所以還刻意在儲藏鋼琴的教室裏放了一把火,企圖燒燬了那架鋼琴,但是,鋼琴卻出人意料的逃過了劫難,幾個月後還原封不動地回到了這裏。”樂林越說人顯得越興奮。

隨着樂林的口述,鋼琴突然出人意料的煥發出陣陣血紅色的光暈,那種閃光炫目而又淒涼,讓徐飛感覺不寒而慄。

“那他又爲什麼會附身在你身上?”徐飛繼續糾集事情的關鍵點,展開追問。

“因爲,我是這個女孩的男朋友,爲了調查她失蹤的原因,我用盡辦法,求得了管理員的工作,於是,因爲看到我幾乎24個小時出現在這個教室的周圍,惡魔覺得可以附身在我身上了,這樣他可以繼續留在這裏,既不會被人發現,也可以一直創造結界,同時又防止了我萬一哪天查出真相來。”

徐飛琢磨着樂林的邏輯,樂林所說的似乎並沒有什麼邏輯上的漏洞,徐飛覺得可以相信,但是現在的樂林卻是怎麼逃脫惡魔的魔掌的呢?難道也如徐飛一樣,有那萬分之一的機會?

“你是不是想問我,既然被惡魔附身,我又怎麼會脫身而出,是嗎?”樂林看似已經看穿了徐飛的心思了。

“據我所知,惡魔附身失敗的機率,不到萬分之一,難道你就是那幸運兒?”徐飛緊接着問。

“不是我幸運,而是,我得到了某種幫助。”樂林悠悠地說,“就在惡魔準備進行徹底融合的時候,魔音突然出現了,魔音的結界將惡魔的意志全然打散,而我的意志卻被喚醒了,所以就這樣不自覺地,我反而替代了惡魔,獲得了他的力量。”

“這是小茜給我的幫助,是她在哭泣,她在用生命彈奏着這段樂曲,而我就是受益者,我不能讓她的意志就這樣消失。所以,每一個在魔音出現時靠近她的人,都要死,沒有其他的選擇,她們將用鮮血重新讓小茜煥發光彩。”

“混蛋!”徐飛憤怒地打斷了樂林的話,“你確定你的小茜是這麼想的嘛?他真得想一直留在這裏孤單的彈奏着鋼琴曲嘛?這只是你自私的想法,你想獨佔她的音樂,想獨佔她的記憶,想獨佔她留給你的思念。”

四周的氣氛一下子安靜了起來,因爲徐飛的怒喝,周遭除了徐飛的耳機裏還不斷詠唱着的歌曲之外,突然沒有了任何的聲音。空氣就好像一下子凝結了一般,將本該是安靜地夜晚徹底還給了在場的所有的人。

徐飛聽到了水滴聲,就好像是她最先開始進入魔音教室之時感覺到的水滴聲,只是這種水滴聲,不再是從二樓落下的了。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登錄一起看文學網,支持正版文學 水滴聲雖然清,但是每一滴都深深都讓在場的兩人聽得真真切切。場面產生了僵持,但是這種僵持並不是因爲兩個人內心互相的角力而僵持,而只是因爲兩個人此時此時都因爲陷入沉思的沉默而僵持。


樂林轉頭看着鋼琴,鋼琴的下面沾滿了掉落的水滴,白裏透紅,不知道從何而來。

“這是她的哭泣。”徐飛嘆息地說。

魔音已經消失,門外,零零碎碎的腳步聲接踵而來。文森,龍蕭,劉興先後步入了被稱之爲魔音教室的地方,看到的只是樂林彷徨地聽着鋼琴中掉落的水滴聲。

衆人看着眼前的場景,一時倒也拿不定主義應該怎麼樣,但是很顯然,樂林已經被制服了。龍蕭很吃驚,她本以爲徐飛男扮女裝的對象指不定會成爲下一個犧牲品,但是沒想到事情卻恰恰相反。

“啊!”樂林突然雙手猛抓住自己的腦袋,發出了撕心裂肺的叫聲。

他也許並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什麼,這十六年究竟在做什麼。魔音聽到了徐飛的呵斥,一下子失去了蹤影,樂林知道,徐飛說對了。

“他瘋了嗎?”龍蕭提防着樂林突然的暴走,已經擺出了準備制服對方的架勢。

水滴繼續在流淌,樂林的腳下,此時已經是一片水漬了,也許很快,水漬就會流到徐飛等人的腳下。

“徐飛,不能讓那個龍蕭抓住這個人。”耳機裏,芮恩傳來了指示。

徐飛還沒有換過神來,就看到窗外一團火球衝破魔音教室的玻璃窗,砸向了一旁的鋼琴。

所有的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了一跳,唯獨樂林沒有,此時,他變得異常的鎮定,他果斷地跳到了窗戶和鋼琴的中間,用自己的身軀死死地擋住火球攻擊的路線。

“快閃開!”徐飛忍不住大叫,但是爲時已晚。火球砸中了樂林,四散的火花散落一地,火花濺射到地下帶有紅色的水漬的時候,突然地上的水就好像變成了汽油似的猛烈燃燒開來,瞬間就把樂林和鋼琴包圍。

“是芮恩的攻擊。”徐飛做出了反應,但是已經爲時已晚了。

樂林還是做着張開雙手的姿勢,保護着鋼琴,任憑火焰把他和鋼琴無情的吞噬,也許,這把火早在16年前就應該被點燃,不然後面也不會有那麼多犧牲者的出現了。

“打119。”龍蕭一邊招呼着文森和劉興,一邊拉着徐飛退出魔音教室,雖然她還沒有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但是眼前這把火併沒有哪麼簡單,是肯定的。

徐飛被龍蕭連拉帶拽拖出了魔音教室,他看着鋼琴和樂林一起化成了灰燼,心中生現出無限的感慨。

樂林融合了惡魔,擁有了惡魔的力量,但是,他本身的意志卻出現了問題,也許他並不知道,惡魔的種子已經在內心中發芽,他的心卻已經是半人半魔。那徐飛會不會也面對這種情況呢?

“徐飛,徐飛,你還好吧!”芮恩裝模作樣地從教學樓裏跑了出來,他看似很關心徐飛似的一把摟住了徐飛的身子。

徐飛當然知道芮恩在演戲,他的表情依然呆滯,整個人看似好像遊魂一般。

“徐飛?你說他是徐飛?”文森走進一步,仔細端詳着男扮女裝的徐飛,看了好一會,纔好像看到外星人似的猛地後跳了一步。

徐飛並沒有回答,他只是帶着大家走到了教室外圍,他此時此刻並沒有想說話的念頭。

這團火苗絕對稱得上詭異,因爲看上去火光沖天的場景,竟然出人意料的沒有任何蔓延的跡象,甚至連距離鋼琴最近的那第一排課桌椅都沒有任何形式上的損壞,屋頂也只是被火苗燻黑了而已。

“這是庇佑嘛?”徐飛心想着,看着消防員衝進學校。

火其實並不是被消防員破滅的,應該說,當鋼琴和樂林的屍體被燒燬之後,火自然而然就熄滅了。這個奇怪的場景連見慣了大場面的消防員都沒有辦法解釋。

“龍蕭,你給我把這件事情解釋清楚!”在校門外伏擊的劉成咆哮得衝進了學校,看着把目光聚焦在魔音教室的龍蕭說。

“對不起,劉成警官,我會盡快向特殊事件調查委員會提交調查報告,至於能不能拿到這些報告,那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龍蕭的回答顯然是不會透漏任何的情報。

“我可沒有說這個案子就這麼瞭解了,在上面沒有下達結案報告前,我還會用我的辦法加以調查。”劉成留下了自己的口訊。

“當然可以,劉成警官,這裏在場所有的人你都可以調查,我的調查已經完了,至於你的調查是不是結束,那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龍蕭無情的撓了撓頭,看也沒看劉成,就自顧自地轉身準備離開了。


“徐飛,不介意的話,跟我把情況彙報介紹一下吧,我至少要能寫出一份報告對付上頭才行吧。”走到徐飛面前的龍蕭看了看徐飛,徐飛也合作的點了點頭,兩個人以及芮恩,劉興,文森一起進入了龍蕭的辦公室,現場就留給警察們善後了。

面對龍蕭,徐飛除了把所有有關惡魔的話題全部都回避開了外,其他所有的事情都如實和龍蕭說了,雖然去除了這下理由,感覺上會多少有些牽強,但是至少邏輯上還能說通。龍蕭出人意料的沒有追問,她只是抽着煙,一邊聽着徐飛的說詞一邊看着窗外。

“你是說,樂林一直守護着魔音教室,不讓任何的人在晚上接近那架鋼琴,就是因爲16年前那個失蹤的女生只有這個時間點會重新回來彈奏美妙的音樂,是嗎?”龍蕭針對着徐飛的供詞問。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