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這樣的話,那麼我就是用我們自然一族的祕法,將我自身的實力轉移給你,由你藉助我的力量來使用一次光系魔法,我想這樣的話,我們的勝算就會增大許多。不過你放心,這個魔法對你一點傷害都沒有,不得不說自然一族還是有一些值得我去學習的地方。”

雪兒回過頭看着大家,大家回以雪兒的是鼓勵的目光。

“那麼我們開始吧。”雪兒對着就加米娜說。

雪兒坐在地上,加米娜來到雪兒的面前,雙手放在了雪兒的頭上,雙手漸漸的出現一圈圈銀白色的光圈,雪兒的周圍出現了一個古老的法陣圖案。

“自然的精靈呀,親聽我的傾訴吧,從彼方而來,引領我的力量,以自然一族的誓約爲引,破開塵世的喧囂,迴歸於自然的懷抱,以我的力量,寄宿於彼的身體,甦醒吧,塵封的力量,在我的面前綻放出你的光彩吧!”

下一刻,雪兒身邊的法陣破裂,雪兒慢慢的升起,一團團耀眼的光芒從雪兒的身上散發而出,這個場景與周圍的黑暗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一些在空中飄蕩的亡靈在這道光芒的照射下,漸漸的消失不見,一些無法獲得重生的靈魂,在這道光芒的照射下,重獲新生那個,在消失前,對着雪兒跪拜,以此來表達自己的感謝。

許久之後,光芒漸漸的散去,雪兒緩緩的降落,此刻的雪兒彷彿給人一種神聖不可侵犯的感覺。

“真是沒有想到,你會和我的力量這麼完美的融合,看來是上天註定要你們幫助我破除這個困擾我千年的詛咒。我謝謝你們的到來,無論是否成功,我都永遠記得你們。”說完對着衆人行使了尊貴的禮儀。

“別說這些了,接下來就是我們大顯身手的時候了。”雪兒看向那座大殿,一股強烈的氣息爆發而出。 “你們先好好的休整一下,咱們只有這一次的機會,如果這一次的機會沒有把握住的話,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我也說不好。”加米娜面色凝重的對着衆人說。

“雪兒,等一會你就是用你自己最強大或者你知道的最強大的光系魔法,因爲我剛纔給你的力量,足以你釋放你原有魔法的基礎上的威力的十幾倍了。” 雪兒對着加米娜點點頭,示意自己明白等會怎麼做。

加米娜負責監視對面的動靜,而其餘的人則盤坐在地上,抓緊時間的進行恢復狀態,因爲接下來將會是一場惡鬥。

就這樣,過去了一個小時,衆人都恢復到了巔峯的狀態。亞特上來就將自己的雷神戰愷穿在身上。

“雷神戰愷,沒有想到這件戰愷會落在你的手裏,不過以你現在的實力還是無法徹底的使用它,畢竟現在的雷神戰愷還不是一件完整的戰愷,它還缺少兩件核心的東西,如果沒有這兩件東西,你即使最終可以和它完美的融合,那也只能發揮出它十之三四的力量罷了。”

亞特聽到這句話,心裏面竟然沒有失望,而是興奮。因爲亞特原本就覺得自己的戰愷已經很厲害了,結果這還只是自己戰愷的部分力量,這怎麼能夠叫亞特不開心,不過亞特還是想知道那核心的部分是什麼。

“那我到底還缺什麼核心的部分?”

“王者頭盔以及雷神的最終兵器,雷霆戰斧。雷神的魔力全部寄存在頭盔內,而自身的絕學以及招式都在雷霆戰斧裏。即使沒有戰愷,只有這兩樣,你也會比身穿戰愷強大。”

衆人聽加米娜這麼說,都對亞特以後的實力而感嘆,如果亞特以後真的能夠找到這些東西,那會有多麼的強悍。

慕雪將瑪智之星召喚出來,在自己的手中慢慢的凝聚成當初使用的火神之弓,而火神之弓的核心就是瑪智之星。

“瑪智之星,好懷念的人呀,看來瑪智姐很看好你,竟然會把這個都交給你,不過想來瑪智姐已經消散於天地之間了。真是可惜了。”

就在加米娜嘆息的時候,一道聲音從慕雪的嘴裏發出。“我最真摯的朋友呀,在這一刻,希望你可以出現在我的面前,與我共度面前的難關。”說完,慕雪的頭上出現了一個火印,而這個火印就是當初卡薩雷斯留給慕雪的,叫慕雪在危機的時候召喚他時候可以使用的。

下一刻,一道火紅色的身影,帶着濃濃的硫磺氣味從大地深處衝了上來。

“慕雪,看來是遇到社麼麻煩了吧,不然你不會召喚我的。”

“卡薩雷斯,你還活着,這次由你的話,成功的機率會大一些。”

“加米娜,是你呀,你不會是打算告訴我這就是神之谷吧,這裏和當初的差別真的太大了。不過既然當初你的主人和我的主人交情不錯的份上,我就幫助你吧,不過你要告訴我這裏到底怎麼了。”

“這裏現在是一片詛咒之地,而我們現在的任務就是把詛咒解除,既然你來了,那麼等一會你和我想辦法把主人的坐騎黑澀和暗夜禁衛給控制在一起,之後由雪兒施展光系魔法,試着將他們淨化,唯有這樣,纔有機會將他們的詛咒解除,我們纔可以進入大殿,解除整片山谷的詛咒。”

“行,就聽你的,你說怎麼樣就怎麼樣。慕雪,一段時間不見,沒有想到對大姐的力量可以掌控到這個地步了,連火神之弓都凝聚出來了。看來大姐的眼光真的沒有錯,你這個繼承人真的不錯。”卡薩雷斯看到慕雪現在的表現,心裏面感到非常的欣慰,也打心裏高興。

“加米娜,等會那些禁衛就交給你了,黑澀就給我了,好多年沒有和它交手了,這一次就讓我和它在打一次,既然變成了骨龍那個,那麼痛疼對於它來說就不算什麼了,終於可以好好的打了。你們其餘的人保護好雪兒就行了。”

衆人聽着卡薩雷斯的話,點了點頭。

“加米娜,走吧,別磨蹭了,趕緊動手吧。”說完,手中九節鞭出現,對着地上一揮,刷一下就衝了出去。

“還是這麼毛躁,你們等會跟上來就行,看準時機再釋放,雪兒,我們只有一次機會。”說完也衝了過去。


“黑澀,這麼久了,終於可以和你再打一次了。”


不過骨龍黑澀沒有迴應他,只是怒吼,對着阿薩雷斯就打了過去。卡薩雷斯突然在此刻變得巨大無比,一隻手就握住了骨龍的尾巴,下一刻就將骨龍扔飛。不過骨龍畢竟也是身經百戰。很快就在空中穩住身形,再一次對着卡薩雷斯爆轟而出。卡薩雷斯一次次的對着骨龍轟擊,不過骨龍就是沒有感覺,不畏懼死亡的對着其衝。

在看,加米娜,雖然加米娜將自己的部分力量暫時的轉移到了雪兒的身上,不過還是勉強應付的過來暗夜禁衛的攻擊。不過具體能夠堅持多久就不知道了。所以雪兒必須抓緊時機。

卡薩雷斯周身的火焰越來越強烈,顯然卡薩雷斯在拼命的對付。不過骨龍也不是好對付的,就那具堅硬無比,不知道疼痛的身體也不是吃素的。雙方一直在呈現膠着的狀態。

而加米娜則沒有什麼好運了,從開始的勉強應付,到現在的被動,甚至還會被對方的攻擊打到,加米娜現在的樣子比較狼狽不堪。

卡薩雷斯也發現了加米娜開始堅持不住,於是掉過頭想要幫助她,不過就是這一下就被骨龍抓住機會了,骨龍一擊巨尾掃過卡薩雷斯的後背,卡薩雷斯被這一擊打的發怒,可是卡薩雷斯沒有回頭,而是趕緊的來到加米娜的身邊,一鞭子將那些禁衛抽到骨龍的一邊。

卡薩雷斯此刻暴怒,身上的火焰再一次狂漲,以爲這個,周圍湖泊裏的水都開始蒸發。

“火焰中妖異的精靈,颶風中飄逸的精靈,在此刻,卡薩雷斯以自己之名,希望藉助於你們的力量,履行我們之間曾經的約定吧。隕石之塵埃。”

話音剛落,數百顆不同程度大小的隕石對着那些禁衛攻擊而去,不過禁衛也不是吃素的,一個個都在施展自己的攻擊,一顆顆隕石就這樣在他們的面前破碎。不過就在衆人以爲這個魔法就要支持不住的時候,又是一輪隕石從天而降。

“卡薩雷斯的聲音響起,”我的這個魔法總共有三輪攻擊,每一次的攻擊數量都是先前的一倍,最後一輪攻擊的數量是三者總和後的三倍。” 那頭骨龍好像也發現了不對勁,於是也要趕過去幫助,就在這個時候,卡薩雷斯再一次的施展魔法,試圖拖延住骨龍。

“劃破天際,金色的雛鳥,以熔岩中的火焰作爲你成長的載體,衝破成長的時間,劃破空間的阻礙,在涅槃中一次次的重生,最終綻放你雄壯華麗的身姿,出現吧,我曾經的奴僕,不死鳥。”

一隻巨大的不死鳥盤旋在空中,和骨龍糾纏在一起,一道道粗大的火焰吐在骨龍的身上,骨龍的身上發出了漆黑的痕跡。

在卡薩雷斯的攻擊下,暫時拖延住了禁衛和骨龍。

加米娜的手中出現了一個白色的光罩,手一甩,將禁衛和骨龍全部罩在裏面。

“雪兒,趕快,我們只有這麼一次機會,抓住這個機會!”加米娜趕緊的對着雪兒喊道。

下一刻,雪兒的身上發出了一道耀眼的金色光芒。照亮了這片山谷。 雪兒在皓陽衆人的陪同下,來到戰鬥的中心位置 ,當衆人剛一來到這裏的時候,就被那一股股的熱浪弄的頭暈目眩,沒有想到只是在這裏溫度就這麼的讓人難以忍受,如果當自己真的在戰鬥的最中心的話,那高熱的溫度還不直接就將自己給熱死。

看着天空激烈的戰鬥,如果那不是骨龍,而是沒有被詛咒的巨龍,那麼現在的場景就是龍鳳合鳴。

不死鳥雖然也被骨龍一次次的重創,可是因爲自己處在火焰中,所以一直有着火焰來爲自己重生,不死鳥的尖叫聲非常的尖銳,好像有着一股永不服輸的氣勢在那對抗着面前的骨龍。

反觀禁衛,在第二輪的隕石之塵埃的降臨時,禁衛就已經開始有些手足無措了,不過畢竟他們前世是禁衛,所以在領頭的禁衛的帶領下,很快就展開了有效的防禦,第二輪進攻很快的就被完全的抵擋,眼看着第三輪進攻就要來了,如果不能夠在第三輪的時候將他們打敗,那麼就算是卡薩雷斯也沒有辦法徹底的抵擋,畢竟卡薩雷斯的實力還沒有完全的恢復。

“你們別再那裏呆呆的看着了,趕緊的呀,不然等一會死的就是我們了!”卡薩雷斯對着衆人怒吼道。

衆人看到不死鳥漸漸的落入下風,而卡薩雷斯的魔法也漸漸的沒有什麼效用,所以現在唯一的希望就在雪兒的身上。

此刻的雪兒出奇的鎮定,沒有絲毫的膽怯,靜靜的看向面前的一切。

雪兒靜靜的誦唸自己的咒語。“王者之靈呀,傾聽我的召喚。九天之上的聖靈呀。聽從光明女神的召喚吧。到達光明大陸的彼岸。祈求你們可以傾聽我的禱告,將貧苦的人民寄予希望之光,對於邪惡的敵人,迎接他們的將是最爲殘酷的天降之光。毀滅與重生。而我需要你們的力量來改變這一切吧——守護的聖靈。”

雪兒的咒語已經完成,一片巨大的金色光幕從天而降,光幕中好像還有一道身影,不過看不清,只是看見那道身影的是一位女性,給人一種高貴的感覺。

“光明女神,這是怎麼回事?”卡薩雷斯和加米娜同時發出了疑惑。當他們看到雪兒的時候,這個疑惑打消了,取而代之的是震驚,因爲他們看到此刻的雪兒沐浴在金色的光芒之下,背後的身影真是天空的那道虛影。

“雪兒是光明女神在人間的權利行使着?還是雪兒使用的是神降術?這些孩子真是一個個的都看不透。”這是卡薩雷斯和加米娜一起說出的話。

光幕中灑下無數道金色的光芒一道道的照射在大地,照射在禁衛的身上還有骨龍的身上。霎時間。禁衛以及骨龍還有周圍的一些花草等都在往外面冒出濃濃的黑氣。禁衛以及骨龍的身上的黑氣尤爲的濃烈,看來這千年的時間裏,他們被詛咒侵蝕的不清。

一道道黑氣試圖和金色的光芒進行抵抗,可是黑氣就猶如看到剋星一樣,來多少就消失多少。每一次的淨化都會給禁衛以及骨龍帶來很深的痛苦,一道道撕心裂肺的咆哮聲從他們的嘴裏發出。禁衛手中的劍全部掉落在地上,雙手捂着自己的身體,跪在地上,之間黑氣噴涌。

骨龍的樣子和他們也差不多,同樣的痛苦的嘶吼聲響徹整片山谷,山谷石壁上,不斷有撞碎的落石掉落下來。而這些碎石都是骨龍的頭部撞下來的。

光幕中的虛影微微的看着下方,對着衆人微微一笑,雖然看不清虛影的容貌,但是衆人的心裏面覺得她一定非常的漂亮。

知道光幕整整的維持了半個小時,而被這道光幕覆蓋過的地方的草木都變回了原來的樣子,重新的恢復了原來應有的容貌。禁衛以及骨龍的嘶吼聲漸漸的消失不見。

漸漸的。光幕散去,雪兒出現在衆人的面前,不過此時的雪兒身上好像有一層金色的光輝,更加的襯托出了她的美麗。

在看着禁衛以及骨龍,全部靜靜的躺在地上,一動不動。“這是這麼了,他們不會死了吧。”林飛對着加米娜說。

“再等一會吧,這樣的情況我也沒有見過,或許等一會就好了也說不定。”加米娜也有些拿不準的對着其餘的人說。

等了一會,地上的禁衛動了一下,慢慢的,十二個禁衛全部都起來了,包括骨龍,也再一次的站了起來。

“謝謝你們將我們從千年的詛咒裏面解脫出來,這千年的時間裏,我們一直活在自責和痛苦之中,我們的手上沾染了許多無辜人的鮮血。不過,我們從詛咒裏解脫出來,但是很快就要徹底的消散於天地間了。”

“薩米亞,你終於醒過來了,我是加米娜呀,還記不記打我,還有黑澀,你們還記不記得我?”

此刻的加米娜非常的激動,因爲大家終於甦醒過來了,終於恢復神智了。

“加米娜,真的是你嗎,沒有想到千年的時間,可以再一次聽見你的聲音,真的是太好了。詛咒想必也是你解開的吧,這些人也是你的朋友們吧。你要好好的謝謝他們,沒有他們或許我們還是詛咒之力所掌控的惡魔呢。”

“薩米亞,甦醒過來就好,放心吧,你們的仇終於一天我們會給你報的。”

“卡薩雷斯吧,這一次也多虧你了,真是謝謝你了。沒有想到鬥了那麼就的我們,最後你會不計前嫌的來幫助我,說來真是慚愧。”

“加米娜,你們一定要救救主人,主人的詛咒應該更爲的強烈。這些朋友,我在這裏代表暗夜十二禁衛懇請你們一定要救救主人。”說完十二個人全部跪拜而下,就連骨龍也一起的對着皓陽衆人行禮。

“我們的主人,奧法,是暗夜的掌管者,所以我們暗夜精靈追隨於其左右。當時的主人帶領着我們暗夜精靈走向了最爲輝煌的一代。不過災難就是千年前發生的,天地大戰,種族同心對抗外敵。而主人則被當時的最強者邪皇施加了詛咒魔法。按理說主人是掌管暗夜,對於詛咒有着一定的抵抗,可是那個魔法不知爲何,主人一點反抗的餘力都沒有。而主人在封印自己之前將族人都轉移走了,而我們由於和主人最親近,所以理所當然的受到了詛咒的侵蝕。”

加米娜看着面前的月輝谷,彷彿又看到了當時的一切,那青山綠草的景色,可是這一切現在全部都沒有了。

“加米娜,主人說了,只有解開詛咒,這裏纔會有辦法恢復到原來的樣子,所以一切都託付給你了。大殿裏面還有主人曾經使用的神器——暗夜法杖。主人說了,如果你還會回來,那麼就把神器再找一個主人,這是主人最後的囑託,現在交付給你了。”說完,十二禁衛以及骨龍變成了一堆無法移動的骨頭了。千年的詛咒,在今天終於解脫了,對於他們來說這是最好的歸宿。 暗夜權杖,是暗系法師夢寐以求的法器。如果有這樣一件法器在手的話,那麼面對比自己高一級的法師,也可以有百分之百的機率逃跑,在同等級地 敵人面前,可以說幾乎無敵。因爲不排除有一些人也有一些強大的法器。不過這個法杖最大的好處就是吸收暗元素的速度是平常的兩倍,並且低於自己實力的魔法可以達到瞬發。

試着想一下,如果是一名法神手持暗夜權杖發動魔法,那麼在魔法的施法速度上就佔有了很大的優勢。強者對戰,一秒有的時候都是決定勝負的關鍵,所以這件法器可以說是比較逆天的存在了。


大家聽着薩米亞在最後的一刻希望大家可以解除詛咒的這個願望,衆人心裏面的想法就是即使拿不到暗夜權杖,也要完成他們最後的心願,畢竟這個心願是他們渴望看了千年所希望看到的結果。

“不過還是希望大家可以小心一點,畢竟那是主人使用過的東西,既然主人都中了詛咒,那麼說不定連暗夜權杖也沾染了詛咒也說不定呢,大家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加米娜提醒大家,心裏面還是擔心大家直到現在的努力都白費掉。

“皓陽,你再和大家商量一下,這一次我就不勉強你們,由你們自己來決定。”加米娜看着皓陽等人,說出了這樣的話

“我們要不要進去呢?”皓陽面帶微笑的看着衆人,從皓陽的面容感覺皓陽一點沒有因爲即將到來的危險而感到擔心。

其實皓陽知道大家的心裏和他想的應該是一樣的,大家都想進入這座千年前的大殿裏看看,更爲重要的是大家的心裏面想的是希望可以得到那件暗夜權杖,這樣對大家後面的魔法大賽增添成功的機率。

“要去,這麼好的機會是絕對不可以放過的,再說了,那個暗夜權杖如果我們能夠拿到豈不是很好,有了它我們今後的探險又會多了一個保命符。那不是更好,子起碼對於大家的安全是很好的保障。”修斯說出了大家心裏的話。

“我們決定了,我們要進入大殿,不光是爲了解除詛咒,我們也有信心成爲暗夜權杖的新主人,所以我們要去。”皓陽看向加米娜。

“真是一些執着的傢伙,不過執着也不是錯。”加米娜的心裏其實早就纔出了他們心中的想法,只是沒有好意思的說出來,其實加米娜知道皓陽等人的目標是暗夜權杖。

加米娜走到大殿的前面,看着古老而帶着滄桑感的石門,心中不禁又微微的酸了一下。

加米娜手慢慢的貼在了門上,之後嘴裏不知說着什麼,一道銀光自石門緩緩的釋放出來,形成了一個六芒星。轟的一下,大門打開,撲面而來的確實無數的灰塵。

渾濁的空氣中含有大量的灰塵。普通的視力在這樣的環境裏是無法看清大殿裏面的具體情況。

加米娜因爲有着精靈的血統,所以精靈的夜視可以替加米娜解決這個問題,不過皓陽他們就不行了。

爲了讓皓陽他們可以儘快的適應大殿裏面的黑暗環境,加米娜讓皓陽等人站在大殿的入口處,等待裏面的灰塵可以儘量的消散一下,然後由加米娜帶領他們進去。

“怎麼樣,現在可以進去了嗎?”加米娜問着皓陽等人。

“恩,還可以,加上我們自身精神力的感知,差不多可以應付,我們走吧。”皓陽回答了加米娜的話。

加米娜因爲擔心這裏面會有什麼意外的情況,所以在衆人的身體周圍施加了防護罩。

就這樣,大家在佈滿了青苔、佈滿了殘巖斷壁的通道里面,前進,速度進行的很慢,因爲怕會發生什麼意外的情況,還擔心會有什麼陷阱,就這樣,大家摸索了幾個小時,終於看到了一點光亮。

“加米娜,你確定這裏是暗夜之神奧法的大殿,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屍體,而且全部都變成亡靈了?”皓陽看到面前數不清的東西,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就連卡薩雷斯這樣的看到大殿裏面的那密密麻麻的都擠滿了的死屍,那數量都有上千了,可是沒有腐爛,真的有些奇怪。

可是這裏是主神的大殿,怎麼可能出現這麼多的殭屍,排除這裏曾經出現過亡靈法師外,真的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看這些屍體上面詭異的青綠色就知道,一定是中了黑暗系魔法和亡靈魔法,而面對這樣的局面,只有光系魔法師纔會有辦法解決這樣的問題,可是雪兒的魔力還沒有復原,加米娜也不能再借助雪兒的力量,單單的憑藉這些人的力量,不太容易對付眼前的一切。

才僅僅的剛進入大殿,就遇到這樣的問題,可是真的不太好辦。

“就在皓陽等人着急的時候,皓陽注意到一點不同的事情。皓陽一直看着這些殭屍,發現這裏有這麼多的殭屍,按理說非常的擁擠,可是沒有一個殭屍有絲毫離開原地的意思,好像這裏面有着什麼東西壓制着他們。

皓陽朝着後面看,看到那裏好像有着什麼東西,而在那裏,殭屍的數量最少,好像還有殭屍在那裏守衛着什麼一樣。有的殭屍試圖過去,可都被靠近那裏的殭屍驅逐出來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