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逍遙拱手笑道:“承蒙冥帝大恩,易家感激不盡,我代表易家族人謝過北冥盛情!”

“哈哈哈!好好,那你準備何日動身啓程,寡人爲你踐行!”冥帝朗聲笑了起來,起身拉着易逍遙的手腕,徑直向後殿走去。

“恭送冥帝!恭送逍遙王!”大殿之上,衆人齊聲高呼,聲音滾滾浩蕩,連綿不絕!

北冥國都外,易逍遙一干人等拱手辭別,冥帝親自站在宮門前送行,大雪已然停下,驕陽如火,片玄便將地面上的皚皚白雪融化一空,但易逍遙知道,或許在深宮內的某個角落,那裏少有陽光照射,想必小院的積雪還沒有融化,那一舞的風情,易逍遙永遠無法忘懷。

閣樓上,紫菱透過窗沿遙望着外面已然漸變的天色,書桌上一隻大肥兔和一隻小肥兔慵懶地熟睡,紫菱輕輕撫摸着大肥兔的腦袋,莞爾一笑。。。

易逍遙突然拱手道:“冥帝,逍遙有一事相請!”

冥帝微微皺了皺眉,笑道:“請說!”

易逍遙沉吟了一下,繼而搖了搖頭“罷了,我能做的卻不是我該做的,就此拜別!”

就在易逍遙轉身剎那,冥帝的密音緩緩鑽進易逍遙的耳朵裏:“寡人知道你想說什麼,那是深宮中的一方淨土,不會有任何人敢再染指!”

易逍遙回頭朝冥帝笑了笑,在衆人愕然不解的目光下,轉身而去——

“吼——”“吟——”

小老虎的龐大身影劃破虛空,緩緩降落在易逍遙的身前,而風老頭乘騎的金色蛟龍也隨之趕來。

北冥帝國以北三百里,一處巨大的山峯之巔,一虎一龍緩緩降落,易逍遙沒有下到地面,詫異地向着小郡主笑道:“小丫頭怎麼了?不想去我的新家看看麼?”

這幾天不常見,但見小郡主的臉色微微有些清瘦,話音落下,易逍遙更加疑惑了。

小郡主聞言緩緩低下頭,易逍遙一怔,卻見她的臉頰不經意留下兩行熱淚,不知爲何,易逍遙心頭一揪,他從未見過小郡主哭過,更加不會想到會有這一幕出現,咂了咂嘴,燦燦笑道:“小丫頭又想到什麼捉弄我麼?”

“去你的!”小郡主含淚反駁道,緩緩擡起頭,哽咽道:“這些天我一直不敢說,但我再不說恐怕就沒有什麼時間了,易逍遙,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嗯?”易逍遙葛地收斂笑容,如果這個世界上有什麼事能將這個瘋丫頭削瘦一圈,那麼這件事一定不是小事,望着風老頭略顯尷尬的臉色,易逍遙皺眉道:“出了什麼事?”

小郡主遲疑了一下,含淚道:“六脈學院的老院長就是我父親,他。。。”

在狂牛等人震驚的目光下,小郡主將老院長被困暗黑玄界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訴易逍遙,易逍遙沉默片刻,隨之苦笑道:“就算我可以進入暗黑玄界,但你們認爲那傀儡真帝會輕易讓我進去麼?天罡象脈,七脈強者!我在人家面前連個屁都不如,這個事。。。”

風老頭爲難地道:“此事也只有你能做到,就連葉玄大長老也沒有什麼辦法,小郡主這孩子一心想去西域救出老院長,但。。。唉!”

易逍遙笑道:“就她那兩下子也得救得了啊!但我家仇未報,我是不會安心離去的!”說到最後,易逍遙的臉色逐漸沉了下來。

風老頭望了一眼已經泣不成聲的小郡主,嘆道:“我可以感應到我的肉體在慢慢的遭受暗黑氣息侵蝕,若是老院長保不住我的肉體,說明他們自己也快撐不住了,所以最多再有三個月的時間,久了,老夫的肉體盡毀倒是在所不惜,但老院長他。。。”

“夠了!風爺爺你別說了,他不願意去我們不要再勉強他,我們自己去,就不信沒有他我救不出父親!”小郡主突然梨花帶雨地哽咽道。

易逍遙遲疑了一下:“你們。。。你們現在就走麼?”

風老頭點頭道:“天地二老已經動身,我們約好十日後在西域紫天城會合,紫天城,便是傀儡真帝的地界!”

“風爺爺,我們走!”小郡主嘟着小嘴,伸手拍了拍蛟龍的腦袋,一道颶風破空而起,金色蛟龍冉冉升起——

望着逐漸掠入虛空的金色蛟龍,易逍遙皺了皺眉,突然長聲道:“等我一個月!不過。。。那三個條件可是要抵消一個喲!”


蛟龍背上,小郡主突然破涕爲笑,向着下方笑罵道:“臭逍遙你想的美——”

“吟——”

蛟龍騰空而去,眨眼消失在天際。。。

狂牛嘿嘿一笑:“大哥你就認栽吧,你這也算是千里之外爲紅顏啊,嘿嘿!”

“放屁!”易逍遙白了狂牛一眼,笑罵道:“這是要去拼命的,再說那瘋丫頭什麼時候纔會變成知書達理的紅顏啊?”

最後那句話狂牛沒再接,易逍遙倒像是給自己說的,怔了怔,小老虎頓時沖天而起,身似流光風雲電,一閃百千丈,再閃便消失在茫茫天際的盡頭。。。

PS:今日第一更送到! 眼看著武雲虎越走越近,楊恆正要捏碎令牌的時候,看到劉明和吳振將對手解決之後同時朝著武雲虎攻去。

「你們兩個何必為了一個和你們不想乾的人如此拚命,只要你們現在住手,就是我們武家的恩人,以後定有重謝。」武雲虎一邊抵擋劉明和吳振的攻擊,一邊開始誘惑兩人。

「哼,你當我們和你一樣是背信棄義的小人,今天只要有我們兩個人在,你就休想再動楊少爺一根汗毛。」吳振的語氣中充滿了不屑,但卻很堅定。

聽了吳振的話,楊恆心裡感動的有些鼻酸,和他一起生活十幾年的楊家人會在他背後放暗箭,兩個以前和他沒有任何交情的人居然會為了他命都可以不要。這兩種感覺之間的落差,他自己都無法形容。

金色令牌一直被楊恆僅僅的握在手上,他一直在看著三人打鬥,如果劉明和吳振任何一個人有危險的話,他都會毫不猶豫的把令牌捏碎。

武雲虎通靈境的修為本是通過外力提升,真實的實力只是比一般的開竅境修士厲害一點,加上他之前和鬼煙宗的弟子戰了許久,此時也就是一個普通開竅境修士的實力。

劉明吳振雖然之前也和人交過手,但是消耗並不大,加上兩人又是練體,對上武雲虎之後穩穩佔據了上風。

過了一盞茶時間,武雲虎被劉明一掌拍中,然後落荒而逃。

為了防止再有類型的情況發現,楊恆也不敢再留在峽谷療傷,讓劉明吳振兩人扶著自己走出了峽谷。

出了峽谷之後,楊恆發現他們被傳送出來的地方是離枯木森林幾十里遠的一個小山脈,離灰冥礦山只有兩天左右的路程。

三人沒做停留,朝著灰冥礦山的方向趕去。

回到灰冥礦山,楊恆把劉明吳振二人介紹給吳管家,自己在房間里開始閉門療傷,他的仇家任何時候都可能不找上門來,不恢復實力就只能等死。

不做你的替身寵 。到第四天的時候就已經痊癒,實力也恢復了巔峰,修為還小有長進。

四天之後,楊恆從房間里走出來,看到礦山上大部分的人都站在他門口。

「我沒事,大家都散了吧,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去。」楊恆知道這些人都在關心他的傷勢,所以一出來之後他就大聲說道,好像是在宣布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那些礦工一陣歡天喜地之後就散了,留下了吳管家,楊軍,劉明和吳振還站在那裡。

再看到楊軍,楊恆才知道之前的擔心是多餘的。

「你什麼時候從神人遺迹中出來的。」楊恆走過去對楊軍問道。

「我被傳送進去之後不久就遇到了張家的人,他們也知道我是灰冥礦山的,一直追著我殺,無奈之下只好找個傳送陣出來了。」楊軍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好像在說一件糗事。

「那你出來的時候是被傳送到了哪裡?」楊恆接著問道。

「枯木森林裡面,距離我們進去的那個地方不遠。」楊軍如實答道。

楊恆沒想到楊軍居然被仇人救了一命,如果楊軍出來的晚一點的話很可能已經死在了鬼煙宗弟子手裡或者神人殿的三級殺陣里。

和幾人寒暄一陣之後楊恆把劉明和吳振叫到了自己房間里。

灰冥礦山的環境並不太好,楊恆怕劉明和吳振心裡會失望,打算再給他們一次選擇的機會,所以開口說道:「我和楊家的關係估計你們也知道,我現在就生活在這這個礦山,這裡的環境你們也看到了,如果後悔當初做的決定的話,現在可以離開,以後要是有事,依然可以來找我。」

「修鍊之人又豈會在意這些,我們做了決定就不會改變了,還希望楊少爺不要嫌棄我們才好。」劉明立即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用虔誠的語氣說道。

「對,我們看重的是楊少爺你這個人,跟其他無關。」吳振也站起來說道。

「好,那我們灰冥礦山歡迎兩位加入。」楊恆說完之後拿出自己的練體之法給兩人參考,他修鍊的練體之法雖然品級不高,但是比一般的卻要好很多,劉明二人一陣感激之後就離開了楊恆的房間。


在任何時候,楊恆都不會讓自己閑下來,他現在迫切的需要提升自己的實力。所以在劉明二人走了之後,他把在神人殿里得到的玉石拿了出來。

作為神人殿里被隱藏的最好的東西,應該也是神人殿里最珍貴的東西,對於裡面記錄的東西他還是很期待。之前一直沒有機會查看,現在有時間了,他打算看看裡面到底記錄了什麼東西,連九陽神人都看的這麼重。

九陽神訣:否極泰來,陰陽滅萬物,陽,滅之極致,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玉石里記錄的就是這個名為九陽神訣的戰技。

把這篇口訣全部讀完之後,楊恆才知道九陽神訣戰技要靈人境界的修士才可以修鍊。第一層是施展三個太陽,第二層施展六個太陽,第三層施展九個太陽。

被一個神人看重的戰技,必然是超越了靈級存在。威力自然就不用說了。

這個九陽神訣有點類似於冰火兩儀練體神訣,先將火屬性的靈氣引入體內,按特殊的方式運行,存儲在體內。再用體內修鍊的靈氣按這個方式運行,這些靈氣的溫度會便的極高,然後把這些溫度變高的靈氣調出體外,凝聚在一起,形成一個類似太陽圓球,用來禦敵。

這整個過程對修士的靈氣操控能力和身體素質要求極高,因為引入體內的火屬性靈氣溫度越高,九陽神訣發揮的威力就越大,身體素質不高的話,在引氣入體的時候很可能會傷到自身根本。對靈氣操控能力不強就根本無法將靈氣聚集成一個圓球,反而會全部潰散。

楊恆對靈氣操控能力和身體的素質完全沒有問題,他所缺少的就是引入體內的火屬性靈氣。只要解決這個問題之後,他就馬上可以開始修鍊九陽神訣。 “天階高級巔峯!”當唐闊的實力爆發出來之後,朝野他們頓時全都愣住了,之前唐闊的實力可是跟他們一樣,天階初級,可是現在居然一躍成爲了他們最強者,這還怎麼打啊。

“天階高級了不起了啊,接我一招!”朝野看到他們的鬥志變得低起來,頓時冷哼一聲,緊接着他身上的氣勢也毫不保留的爆發出來,天階高級的實力跟唐闊的氣勢交相輝映,卻是不分軒輊。

感受到朝野的氣息,所有的人頓時精神一震,當下便跟隨着朝野繼續朝着唐闊攻去。

“哼,找死!”看到這些人悍不畏死,唐闊的嘴角頓時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緊接着他手中的偃月長刀卻是轟然落下,一道帶着無盡威勢的刀鋒卻是狠狠的衝出,魔焰在這個時候更是瘋狂爆發出來。

面對這各個大陸的天才,唐闊不敢有一絲託大,或許自己的實力比他們要強,但是小心駛得萬年船,人數多,啃也能啃死他。

秦家兄妹此時卻也抽出了自己的武器,雖然他們兩個的實力還沒有突破天階,但是在這個時候卻也能起到牽制的作用。

一時之間,整個高臺之上都是刀光劍影,靈氣翻飛,而黃莉他們三個卻是目瞪口呆的看着混戰在一起的唐闊他們,一時之間沒有他們什麼事兒,他們倒也樂的清閒。

唐闊以一己之力擋住了這些人的攻擊,而秦家兄妹卻是在後面偷襲成功,玄冥大陸的兩個人在他們兩個的攻勢之下,卻是直接被震飛了出去。

“我倒要看你能擋住幾次攻擊!” 三分野 ,朝野卻是冷哼一聲,手中的長劍卻是點出數百道劍花,狠狠的朝着唐闊全身刺去。

剩下的那些人卻是分出一個天階初級強者去對付秦家兄妹,雖然秦家兄妹的實力不強,但是偷襲的話,他們也吃不消。

“我們去幫他們!”黃莉看到這裏,知道自己不能再袖手旁觀,唐闊畢竟救了自己兩次,自己不能不領這個情,雖然這個混蛋那啥了自己……

黃莉身形一閃,手中的長劍卻是朝着他們之中實力最強的朝着後背刺去,剩下的那兩個人也緊跟在黃莉的身後,黃莉攻擊哪個人,他們兩個便緊跟着攻擊那個人。


感受到後背傳來的攻擊,朝野頓時暗罵一聲,沒有絲毫的猶豫,身子一轉,手中的長劍揮出,擋住了黃莉他們三個的攻擊。

“跟我戰鬥還敢分心,真是找死!”朝野這麼一轉身,卻是空門大露,唐闊雙腳狠狠的在地面上一踏,緊接着他整個人便沖天而起。

“亂潑刀法,致命一擊!”唐闊的實力在經過靈力灌頂之後,達到了天階高級,可以說是一步登天,而他的亂潑刀法卻是能夠施展第六式了,必須要在這裏解決掉這朝野,所以一上來他便使用了第六式。

只見唐闊手中的偃月長刀散發出一道道漆黑的光芒,緊接着唐闊整個人挾着無盡的刀勢,狠狠的斬落。

“啊……”雙面受敵,朝野卻是暴怒,手中的長劍轟然升空,緊接着他整個人的氣息卻是變得飄忽不定,而空中的那把長劍卻是瘋狂的旋轉起來,每旋轉一圈,長劍上的氣勢便強盛一分。

唐闊的攻擊落下來的時候,那長劍卻是驟然一閃,狠狠的撞擊在唐闊的偃月長刀之上。

“鏘……”長劍和偃月長刀撞擊,一陣陣金鳴聲傳來,那無人控制的長劍瘋狂的攻擊着唐闊的偃月長刀,可是任由它如何攻擊,偃月長刀卻是狠狠的朝着朝野斬去。

“我認輸,裁判,我認輸!”朝野知道,自己的實力跟唐闊差的太多了,就算是集合這麼多人的實力,也沒有辦法將唐闊給擊殺。

面對唐闊的強勢攻擊,朝野非常明智的選擇認輸。

早就等在一旁的洪濤卻是驟然閃現進去,看到唐闊還朝着朝野斬去,洪濤的眼中寒光猛然一閃,一掌狠狠的拍出,沒有去救那朝野,而是朝着唐闊拍去。

這是必殺的一掌,既然這朝野給自己了這麼一個機會,那就不要放棄。

感受到自己受到威脅,唐闊卻是面色一變,這洪濤的實力恐怕跟破軍差不多,沒有絲毫的猶豫,唐闊手中的長刀卻是狠狠的轉向,迎着洪濤劈斬而去。

“轟……”實力的差距卻不是技巧能夠彌補的,在洪濤這毫無保留的一掌之下,唐闊整個人卻是被狠狠的轟飛了出去。

而洪濤的面色也一變,因爲他的手掌卻是出現了一道血淋淋的傷口,一股讓他都非常難受的氣息侵入到了他的體內。

“裁判,這好像不太公平吧!”秦楚戈臉色有些不好看,這洪濤明顯是偏袒這朝野啊,這一掌之下,就算唐闊的實力增強了,卻也絕對不是洪濤的對手啊。

“哼,對方已經認輸了,他還要出手,老夫只是維持秩序而已!”洪濤將自己的雙手給隱藏在長袖裏面,然後淡淡的說道。

他就不信這唐闊還能從自己的掌下逃生,剛剛那一掌就算同爲神魂境強者也沒有人敢去硬接啊。

“嗖……”就在這個時候,一道灰不溜秋的身影卻是出現,可不正是剛剛被洪濤轟飛出去的唐闊嘛。

“唐兄,你沒事兒吧!”秦楚戈卻是飛快的來到唐闊的身邊,而秦夢瑤也扶着唐闊。

“真是命大啊!”看到唐闊居然還活着,洪濤卻是有些失望,不過他相信,被自己拍擊了一掌,對方肯定沒有再戰之力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