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輝一撇嘴,顯得很不屑:“你有,我就沒有嗎,既然你不打算以魔族的名義來解決,那我也沒必要陪着你玩了!”

“是嗎,那就讓你試試這三千年的天才彙集成的魔影有多強大吧!”王凱陰慘的笑着,臉上的表情都變得扭曲了。

“哼!”星輝沒說話,直接衝向了王凱,其速度比原先快了近一倍,王凱臉色一變:“你居然隱藏了實力!”

“現在才知道?準備死吧!”星輝的聲音飄忽不定,然後突然出現在王凱的面前,“破山!”星輝一聲大吼,右手上天地元氣匯聚成了一個拳頭,然後一拳打向王凱。

王凱臉色一變:“別得意!魔影亂舞!”一陣陰雲飄過,王凱身後的魔影動了,手上的虛影大刀砍向了星輝的拳頭,周圍的空氣好像都被這一刀給凝聚成固態,可見這一刀的威力!

星輝的一拳和王凱的一刀打在一起,刀碎,星輝的拳也消失了,兩個人各退三步,然後星輝繼續發動攻擊,而王凱也徹底的被星輝激怒了,當然他是害怕,狹路相逢勇者勝,一但被星輝給壓入了劣汰,那自己就輸定了!所以也拼上命跟星輝打在一起,下面的的海水被兩個人的戰鬥給一圈一圈的打散開,甚至有一些戰鬥的餘波擦落在海面上,海面直接被打出了一個又一個的大坑!

一拳接一拳打出,星輝完全不顧自己的消耗,因爲他記着伊月說的話,逼着龍皇出手,到時候就有理由出後,然後站在有利的一面上,其他的龍族就算是想動手也會因爲這是私人恩怨而有所顧忌。

王凱不斷地強撐着,可是現實情況卻讓他心驚膽產的,星輝的嘴角已經流出的鮮血,身上也出現了不少的傷勢,甚至還曾吐出幾口鮮血,不過星輝彷彿是完全不在意身上的傷勢,一個勁的想要置王凱於死地,各種殺招不斷地往王凱招呼,王凱只好照單全收,身上的傷勢比起星輝來說重的多太多了,而且是傷上加傷,戰鬥力衰減的很快。

第一次,王凱感到恐懼了,想要停下來可是星輝完全不給自己機會,此時的王凱有苦不能言,只能一個勁的憑着魔影扛下來,可是魔影也在不斷的變暗,隱隱有一種被星輝給毀滅的趨勢。

星輝越是進攻心中就越是暢快,現在的星輝恨不得大聲的狂喊,哪怕自己受了再重的傷,只要能把王凱給殺掉,那這些傷都不算是什麼,當即是越進攻越興奮,手上的力道也在不斷的加大,他知道自己這是運氣好,先是火山爆發把王凱給弄成了重傷,之後自己憑藉着巔峯的狀態才勉強能抗衡王凱,不過這不影響星輝心中的高興。

龍皇這個時候也在擔憂着王凱的傷勢,他感覺王凱和星輝在硬拼是一個局,等着自己跳下去,所以他不敢輕易的動手,不過王凱一但死了,那自己謀劃的就失效了,沒有了王凱的精血煉化,對於龍皇的進化也是很有影響的,所以這個時候在猶豫不決,雖然認爲葉辰拼不過自己,但是萬一有着什麼底牌呢,到時候一不小心在在葉辰的手裏,那就不好看了。

但是現在的王凱明顯的被逼入了下風,雖然星輝也受了很重的傷,但是比起已經渾身鮮血的王凱已經輕許多了,龍皇心裏不禁煩悶,看向不遠處正在看着星輝和王凱打鬥的葉辰等人,心裏更加煩悶了,誰想到這裏面居然能有一個這麼強的人,還恰好遇到了王凱受了重傷的時候,對比起來,龍皇都覺得王凱死是天註定的,不過自己要進化,就必須藉着王凱,可是王凱和星輝處於敵對的狀態,一但救下王凱,那肯定會得罪了葉辰,到時候得手的成功率是直線下降,因爲葉辰的速度實在是過於恐怖。

想了又想,龍皇還是決定先救下王凱,畢竟不救下王凱的話,那王凱就死定了,雖然沒有了王凱自己也能憑藉着吃掉葉辰進化,但是如果掌握了王凱煉化精血的方法,到時說不定能接連着突破呢,到時候自己就是龍族中的第一個進化成應龍的龍皇,會被龍族永久的載入史冊!

想到了這裏,看向葉辰眼光就更加的熱切了,葉辰感覺到了龍皇的眼光,順着眼光看去,龍皇的表情讓葉辰打了一個寒顫,但是隨後的龍皇的動作讓葉辰咧開了嘴,既然我是星輝的朋友,那就不可能讓你們打擾了星輝了!葉辰心想道。

昨晚莫名其妙的不能上網了,這張是昨晚的,求支持! 「爹!」凌浩看見凌蒼天趕來,也不管手中的凌威,一把就將之扔出,撞在一顆樹上。

「噗!」因為後背收到巨大的衝擊,凌威忍不出噴出一口鮮血。

「這是你乾的?」凌蒼天此時的眼神中既有欣慰又有期待,他實在無法相信,昨天還被凌威打斷手臂的凌浩,此時竟將凌威打得體無完膚,僅僅一個晚上,就產生如此的變化,這讓他很震驚。

「不錯,是我乾的,那傢伙該打!」凌浩此時的憤怒還沒有徹底消退。

「你實力恢復了?」凌蒼天再度追問道。

「嗯,大約恢復到淬體七重了。」凌浩看了看自己的身體,感受著身體上久違的力量。

「什麼!」除了凌蒼天外不管是凌清還是凌悅都頗為驚訝,在她們的認知中,他只是一個失去天賦的普通少年,只是她們的哥哥和弟弟。

可讓人無法相信的是,本應為普通少年的凌浩卻恢復了當年的光環,甚至超過當年,他的天賦註定不讓他,獨自平凡一生,眾人心中都這樣想著。

「看來凌浩哥的天賦真是不一般呢!」靈清那雙水靈靈的的大眼睛,有著不一樣的眼神看著凌浩。

「恭喜你啦!」凌悅那少女銀鈴般聲音在凌浩耳邊回蕩。

「謝謝!要不是凌悅姐這些年對我的照顧,我不可能有今天的。」凌浩由衷的感謝道。

「呵呵,凌浩,靈清走我們回去吧。凌悅你也早點回去吧,你爹在找你呢。」凌蒼天看凌浩此時此時氣息有點不穩定,就欲帶凌浩,靈清休息。

「知道了,五伯。」凌悅回答道。

「既然這樣,我們走吧…..」凌蒼天帶著凌浩,靈清朝凌浩房間走去。

這是凌悅仍站在原地,她的嘴裡輕輕說道:「凌浩,我喜歡你,你…知道嗎?」

……

幽靜的房間中,只有凌浩和凌蒼天,此時凌浩的氣息極為不穩定,體內氣血翻騰,凌浩的臉上,已經因為氣血的旺盛,變得滿臉赤紅。

「這應該是淬體八重進階的徵兆,我就不在這裡打擾你了,你要小心渡劫,有什麼事就喊我,我就在這隔壁。」凌蒼天面色凝重的走出這裡。

淬體八重,就是修鍊的分水嶺,完全是因為想要進入淬體八重就必須要渡過淬體劫,只有度過淬體劫,體內就會誕生一顆武種,這顆武種是凝聚武之源的核心,沒有武種,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休想凝聚武之源。

凌浩就正處於淬體八重的淬體劫中,他現在渾身燥熱,滿臉的赤紅變得更加猙獰,就連原本清澈的漆黑眸子此時也變得血紅。

「這次的淬體劫怎麼比我上次的強大,而且竟強大了這麼多!」凌浩驚訝的感覺到此時的淬體劫並不是普通的淬體劫,畢竟他以前就渡過淬體劫,並沒有這麼強大。

「這是淬體血劫!」一道蒼老的聲音帶著略微的詫異響起。

「淬體血劫是什麼?」凌浩的臉頰流下一滴紅色的汗水。

「淬體血劫是淬體劫中最為奇特的一種,它的特點就是讓渡劫人的氣血翻騰,從而達到由內到外的淬體效果,沒想到你竟然將這危險的東西召來了,千年以來死在淬體血劫之下的人可不在少數,真是有趣,那我就助你一臂之力吧。」

陣元雙手緩緩抬起,漸漸的一股清涼的氣息散發出來,在陣元手中竟有著淡淡的冰晶,在陣元手中,一股無形的霧氣在慢慢飄蕩。

「太古寒靈,永凍寒氣!」陣元的嘴唇微動,一股冰凍萬物的寒冷霧氣漸漸飄出。

「去!」陣元蒼老的手臂一揮,那漂浮在整個房屋中的永凍寒氣都朝凌浩涌去,寒氣彷彿擁有著生命,在凌浩身邊盤旋一圈后,便鑽入了凌浩的身體中。

突然出現在身體中的寒氣,讓凌浩那在淬體血劫中燥熱的身體湧現出一絲清涼,凌浩就要消失的意識,被這清涼的氣息再度喚醒過來,他的身體重新恢復了渡劫之前的樣子。

「淬體血劫,來吧!」凌浩大吼一聲,他的意識再度回到渡劫當中。

顯然這一次,凌浩有了經驗,他不再和血劫正面抗衡,而是躲著他,雖然肉體上的疼痛仍然存在,但他的意識並沒有受到傷害,只要意識存在,他就有翻盤的機會。


淬體血劫的攻勢突然變得更加強大,強大血氣讓凌浩體內的鮮血都有向外湧出的感覺,凌浩此時的身體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那原本精壯的身軀已經變得乾瘦,就猶如皮包骨一般,特別瘮人。


凌浩的呼氣也漸漸的稀薄最終完全消失,此時的他就猶如一個殭屍,如果這時有人看見肯定會以為眼前是一個死人,可其實凌浩的意識正在和淬體血劫僵持。

半個時辰過去了,凌浩除了身體赤紅之外幾乎沒有任何變化,他依然猶如殭屍一樣坐在那裡。

「咔!」凌浩的身體上出現了一絲變化,他的身體又再度變回了他以前的樣子,他的呼吸和他身體的顏色也都恢復正常,唯一不同的是所散發出的氣息,比以前強大數十倍。

「終於渡過了,這淬體血劫真難對付。」凌浩回想起剛才的痛苦,就不由的后怕。

「不錯,還有些天賦。」陣元的聲音從玉佩中傳出。

「我一直有一個問題。」凌浩突然說道。

「呵呵,我知道你想問什麼,其實我在著玉佩里是有原因的。」陣元的聲音中透著罕見的悲傷。

「什麼原因?」凌浩雖然聽出了陣元話中悲傷但依然有些好奇。

「我其實是被人追殺,因為重傷遇到一個女孩,是她讓我在這玉佩了養傷的。

「是…我娘?「凌浩聽到話中的小女孩頓時聯想起他娘,因為這玉佩是他娘給的。

「應該不是,我在這玉佩中沉睡數萬年,你娘不可能活那麼長歲數的,也許是你娘的先祖,到底是誰我也不是很清楚。」陣元的話中也帶著一絲疑惑。

「奧!對了,以後我在人多的地方不會現身,除非有特殊情況,我不出來時就這樣和你說話。」陣元突然說道。

凌浩其實知道陣元沒有肉體,所以如果被人發現,那可是很危險的。

「砰!」門一下子被推開。

「渡過淬體劫了!」進來的正是凌蒼天,此時他驚喜的看著凌浩。

「爹?」凌浩見凌蒼天突然進來有些疑惑。

「後天是凌家小輩的族比,你要去參加,到時候如果優勝的話還能得到一部三品武學。」凌蒼天驚喜的說道。

武學,是每位武者必須要學習的,武者力量的發揮就在於強大武學,越強大的武學會發揮出力量也更加強大。

雖然現在的凌浩用不著,不過他總有一天會凝聚武之源成為武者,所以這東西對凌浩可是必須得有的。


「好,既然族比後天開始,那我就先睡一覺吧!」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今天就是族比了,外面好像很熱鬧。「凌浩因為渡淬體血劫連睡兩天,現在終於醒來。

外面熙熙攘攘的聲音,凌浩知道今天族比,所以剛從床上下來,略作活動,就推開房門走了出去。


因為前些日子凌浩打敗凌威已經傳開,所以現在凌浩一出來就成了眾人議論的焦點,不管是下人還是從外面來看族比的都奇怪的看著凌浩,都紛紛談論著凌浩當時打敗凌威的場面。

凌浩就當做沒有聽到,自顧自的向凌家廣場走去。

凌浩從他爹口中知道,這次族比與以往不同,以往是在炎陽郡的生死角斗場舉行的族比,今年換成了在凌家廣場舉行,所以凌浩一出門就往廣場走去。

「你們看,凌浩少爺去的方向,好像是要去參加族比!」

「凌浩少爺恢復了以前的實力,這次肯定是族比中的一條黑馬。」

「是啊,是啊。凌浩少爺不愧是天才。」

下人們看著凌浩的背影,紛紛說道,凌浩實力的恢復,讓他們的態度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

……

廣場中心此時已經聚滿了人,在廣場之上有著一個高三米的看台,在那上面的分別是凌家凌蒼天和他的兄弟姐妹以及凌家族長凌霸。

坐在最中間的凌霸身上一身黑袍,臉上的刀疤為他增添了許多霸氣,此時他春光滿面,看著凌家的小輩們個個出色的表現,在其身旁一共坐著五個中年人,四男一女,最小的便是凌浩的父親凌蒼天,今天是族比,所以他們也都很高興因為能看到自己的子女在族比上展示著自己的實力,他們的心情也是很好,唯獨一個人,那就是凌家的刑罰長老凌威的父親凌蘭海,他陰沉的目光一直盯著凌蒼天直至凌浩來到廣場之後。

凌浩剛一來到廣場,就成了眾人的焦點,可見凌浩打敗凌威的事實傳的多麼迅速。


「凌浩!這!」凌悅看到凌浩后,舉起她白皙的小手喊道。

「凌悅姐,你也來了,你也參加族比?」凌浩看見凌悅在廣場邊緣走過去問道。

「我?咯咯…我怎麼可能,我實力不行,再說了我倒是想參加,可我爹不讓。」凌悅咯咯的笑了幾聲后說道。

凌浩想了想:「也對,凌悅姐,四伯就你這麼一個掌上明珠,怎麼可能讓你去參加這危險的比賽。」

「嗯,不過我哥凌輝要參加。」凌悅略作沉吟,然後說道。

「凌輝表哥,他要參加那我獲勝的機會可就渺茫了。「凌浩開玩笑的對凌悅說道。

凌浩其實對他表哥凌輝沒有什麼惡感反而有些好感,可能是出於凌悅的關係,凌輝對凌浩一直挺不錯的。

「你放心,我會叫我哥手下留情的。「凌悅也開玩笑的說道。

凌浩微微一笑,也沒有說什麼。

「吆……這不是凌浩『天才』嗎?」一道飽含這嘲諷的聲音傳了過來。

「怎麼,我比你強你不服氣?」凌浩回擊道。

說話之人是一個頗為妖異的男子,他是凌浩的另一個表哥,名叫凌故。

「你還真以為你打敗凌威那個廢物,就可以在我頭上撒野了,真是可笑。」凌故那陰陽怪氣的聲音引來不少人圍觀。

「怎麼,你想試試。」對於凌浩來說這點程度的嘲諷根本不算什麼,他在死神沙漠中的二十多年已經將他性子磨練的極其堅韌了。

「呵呵,看來你還是不死心,就讓你看看我的實力吧,可別嚇到尿褲子奧。」凌故的聲音聽著就噁心。

「我看你有多強,不會是小乞丐裝大款,擺譜吧!」

凌浩這話這話一出,圍觀的眾人紛紛鬨笑起來。

「笑什麼笑!凌浩好小子,別耍嘴皮子,手底下見真章。」凌故被凌浩的譏諷氣的不輕。

凌故面色陰沉,身體上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氣息。

「淬體七重!」不知道是誰突然喊了一聲。

「淬體七重,凌故少爺你到淬體七重!」

「凌故少爺天賦果然驚人!短短几天就又到淬體七重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