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所謂的封鎖,是全方面的。”

“好吧,反正很快就快到崇慶市了。”

車輛全速前行着,幾個小時之後,終於快要進入到崇慶市的區域。

視線之中,空曠的道路上突然出現了一道關卡。

鐵柵欄將道路封鎖了起來,荷槍實彈的軍隊駐紮在道路上,隔着很遠就示意過來的車輛停下。

與葉荒這輛商務車同行的還有一輛白色的轎車,兩輛車都在關卡前停下。

全副武裝的軍人示意車中的人下來,接受檢查。

過程中,那黑洞洞的槍口一直指着他們的鬧到。

從白色轎車中下來的是一家三口,對於眼前發生的事情有些茫然和害怕,畢竟這種被槍口指着經驗,可沒有多少人經歷過。


一家三口中的那個男人,鼓起了莫大的勇氣問道:“這,這位同志,發生了什麼事情啊,我們,我們只是回鄉下了一趟,怎麼這裏就突然封鎖了起來了?”

查明瞭身份之後,全副武裝的軍人說道:“這段時間,城裏面突然爆發了新的病毒,比幾年前爆發的埃博拉病毒還要厲害,一旦染上疾病必死無疑。所以整個崇慶市已經封鎖起來了,你們先去別的地方待一段時間吧。”

“什麼,什麼!?比埃博拉還要厲害的病毒!”男人回頭看着妻子和女人,心中被慶幸所佔據,還好他們前段時間回了一趟老家,很快疑惑又出現了,“既然爆發了這麼厲害的病毒,爲什麼電視裏面沒有報道?我們什麼都不知道就跑回來了。”

“少說廢話,快走!”

軍人晃動了一下手中的槍,那男子縮了縮脖子說道:“走走走,我們這就回老家待着去。”

說罷,男人待着一家三口回到了車上,調轉車頭,迅速的離去。

“你們,下來接受檢查。”軍人們對商務車中的葉荒等人說道。

“先下車吧執行官大人。”負責開車的安全局支援者說道。

三人下車之後,按照要求將身份證件拿了出來。

那支援者,將自己安全局的證件拿出來說道:“我們是安全局的人。”

一看到安全局的證件,這一隊軍人不約而同的放下了手中的槍,朝他們三人敬了一個禮,說道:“不知是安全局的諸位,這是要進去嗎?”

“恩,打開路障。”

“好的。”

這名軍人對身後的隊友們說道:“打開路障。”


路障打開,葉荒三人準備上車。

這時候,突然一輛軍卡從道路旁邊的荒野上開了過來,在那軍卡的後邊,是三個被綁起來的人,兩男一女,都穿着工作西裝,在他們的身邊還有一堆攝像工具。

軍卡停在了路障這邊,三個被綁起來的人被幾個軍人帶了下來。

看到這幾個人,駐紮軍隊中的隊長怒聲說道:“又是你們幾個!?給我將他們關起來!既然不安分,這次也就不用放他們走了。”

“你們想幹嘛,你們放手,我們是新聞記者,崇慶市裏面發生的事情,我們有責任有義務將事情的真相告知民衆!你們不能這樣做,你們不能夠封鎖消息!”

被帶走的時候,那女的不停的叫喊着。

“我要舉報你們,我要揭發你們,你們等着,所有在這裏發生的事情,我都會寫成報道在新聞中公佈出來,你們這種行爲是隱瞞欺騙民衆,你們會引起衆怒的!”

葉荒好奇的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隊長搖了搖頭,嘆了口氣說道:“還不是這羣沒事找事的記者,想盡各種辦法,企圖潛入崇慶市,弄到什麼獨家新聞。他們也真的是不怕死,就這樣衝進去,只怕馬上就會變成那些怪物們的口糧。”

說完之後,隊長才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轉念一想,這人是安全局的執行官,屬於有權限知曉情況的人,就算說漏嘴了也礙事。


“怪物?”葉荒皺着眉頭問道:“什麼意思?”

“抱歉,我不能在說更多了,您既然是安全局的人,進去之後想必很快就會了解情況了。”隊長說道。

葉荒點了點頭,也不再繼續追問爲難這名軍人。他換了一個話題說道:“難不成,所有通向崇慶市的道路,都被封鎖了起來?”

“是的,所有通向崇慶市的道路都被封鎖。火車和高鐵已經停運,或者轉向,航班也取消了,就連水運都被直接阻斷。”隊長說道:“現在崇慶市,完全就是一個封閉的孤城。”

葉荒往道路兩邊的荒野看了一眼說道:“那這些地方呢?也無法通過嗎?”

“這些荒郊野嶺之上都布好了電網,並派遣隊伍二十四小時巡邏,設置了很多道關卡。”隊長說:“除了這些不怕死的記者之外,倒也不會有其他人還不要命的往裏面衝。” 崇慶市佔地面積將近兩千萬平方千米,要將這一整座城給包圍起來,不允許任何人進入其中,需要花費多少人力物力財力?再加上被封鎖的這段時間,崇慶市基本上可以說是出於完全與外界斷絕一切來往的狀態,又會造成多少資金的損失?這所有的東西全部算起來之後的金錢,只怕是一個天文數字。

這還僅僅是財產的損失,如果裏面真的是爆發了什麼變故,那麼市民們的安全,纔是最值得擔憂的事情,人命是無價的!

葉荒迫切的想要進入其中瞭解事情的真相。

“辛苦你們了,如果城內的情況真有你們說的那麼糟糕,那麼請你們一定要看好這第一道防線。”葉荒對那駐紮的軍隊隊長說道。

“辛苦你們纔是,解決這個問題,就看你們安全局的了。”

葉荒鑽進了商務車裏面,支援者駕駛着車輛,快速的通過了路障。他們離開的時候,一衆駐守的官兵,紛紛朝他們離去方向敬了一個禮。

繼續往崇慶市裏面走過去,沿途還遇到了第二重,第三重的關卡,都是爲了防止有人闖入其中。但只要葉荒等人亮出安全局的證件,便可以順暢無阻。

莫約兩個小時候後,行走在崇慶市郊區的公路上,已經可以看到市區聳立着的高樓大廈。

此時,天色已經黯淡了下來,白晝與黑夜交接的時候,天色陰暗的讓人感覺到壓抑。

讓人感覺到奇怪的是,公路上並沒有多少車輛,只有寥寥可數的一些軍隊的車在來回的巡視着,這種情況,在他們進入市區之後,更加的凸顯了出來。

好好的一座繁華之都,一整條馬路上竟然找不到車輛,也看不到人影,放眼望過去一排紅綠燈寂寞的閃爍着,街邊的店鋪,步行街的大型商城全部都大門緊鎖,街道上廢棄的報紙和各種空塑料瓶子在冷風的吹掛之下,肆意的飛揚着,看上去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有人打掃,不少地方的垃圾堆砌在一起,將下水道都堵塞了起來,散發出一陣陣的惡臭氣味。

這裏……宛若一座空城!

人呢?車呢?曾經的熱鬧喧囂呢?怎麼統統都消失不見了?

“怎麼一個人都沒看到了?人都跑到什麼地方去了?”葉荒趴在車窗旁邊問道:“都去了什麼地方?”

“就算是晚上,人也不應該這麼少的吧?”李靈狐疑的看着剛纔他們車輛路過的一個酒吧。

那裏是她經常逃課過去廝混的地方,現在酒吧的霓虹燈還亮着,但是門口卻半個人影都沒有,也沒有聽到裏面有音樂傳出來。

“難不成都消失了?”

“不可能的,三百多萬人同時消失,絕對不可能的。”

崇慶市常駐人口有三百多萬,不可能三百萬人統統都消失了吧?沒有誰有能力做到這種事情,將三百萬人全部弄消失。

“走,我們去市中心看看。”

車輛停在崇慶市曾經的中心廣場上,這裏原本是最爲車水馬龍的地方,要是遇到上下班的高峯期,一堵就是兩個小時。最爲繁華的步行街也在這邊區域,夜晚的時候,很多年輕人都喜歡到這邊來放鬆遊玩,可以說晚上纔是這邊最爲熱鬧的時刻。

可是現在,就連中心廣場上也靜悄悄的,安靜的有些可怕。

“葉執行官,具體情況,我們先回安全局吧,到了安全局之後,會有人詳細告訴您的。”支援者說道。

葉荒點了點頭,正準備上車,卻突然看到前邊的一條小街上,有一個人影閃過。

“那邊有人!”李靈也看到了。

他們兩人相視一眼,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追了上去。

走進了小街上,人影就在前方走着,似乎是察覺到身後有人追了上來,這人影加快了腳步,走的急促了起來。

爲了追上這人,葉荒和李靈的腳步也逐漸加快。

一前一後,快速的穿過了小街,經過幾個路燈的時候,葉荒和李靈才發現,走在他們前面的是一個穿着長裙的女人,這麼冷的天氣,又是在這種詭異漆黑的夜晚中肚子行走的女人,發現背後有人跟了過來,也難怪她會加快腳步的往前跑。

“喂,站住,我們不是什麼壞人。”

葉荒喊了一聲,誰知那女人更加害怕了起來,拔腿就往巷子裏面轉了過去。

李靈白了葉荒一眼說道:“哪有壞人會對別人說自己是壞人的,我們快追上去啊,要真的讓她遇到壞人就不好了。”

兩人連忙追上前去,跑了一會走進了一個死衚衕裏面。女人發現自己沒有了前路,便停下了腳步,回頭一臉驚恐的看着葉荒和李靈說道:“你,你你們……求求你們,不要吃我,我的肉不好吃,放過我吧,放過我吧……”

正常發生這種情況,就算被誤會了,不也應該是劫財劫色嗎?爲什麼是……吃肉!?

只有怪物和野獸,纔會對人類的肉產生興趣吧!

“你在說什麼,我們都說了不是什麼壞人,只是看你一個人在這街上走,有些擔心你而已。“李靈走上前去,發現這女人面容嬌美,一雙眸子帶着晶瑩剔透的淚水,看上去楚楚可憐的。她心頭一喜問道:“姐姐你這麼晚了,怎麼一個人在街上走啊,還有這街上是怎麼一回事,空空蕩蕩半個人影都沒有。”

“你……你們不知道?”女人問。

“不知道啊,我們剛回崇慶市,對這裏所發生的情況一無所知。就納悶了,怎麼好好的一座城市,變成了這個鬼樣子。”李靈不解的問道。

“也就是說,你們不是那些吃肉的怪物咯?”女人好似還沒有放下警惕心。

“吃肉的怪物,那是什麼東西。姐姐你說的我一頭霧水。”李靈摸着自己的額頭問道。

“不是就好不是就好,只要你們不吃我的肉就好……”女人低着頭,突然間她的眼眸中閃過一道猩紅的光芒,那豐滿的紅脣也在瞬間裂開到了耳根,一口如同匕首一般鋒利的長牙暴露了出來,她朝着李靈的脖子咬了下去,大聲咆哮道:“那我吃了你!!!” 從一個楚楚可憐的女人,變成面目猙獰對李靈發起攻擊的怪物,只有短短一瞬間的時間。李靈根本就沒有反應的時間,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頭顱,被那怪物的尖牙覆蓋,下一秒……她的頭顱即將脫離脖頸。


“小心!”

千鈞一髮之際,葉荒暴喝一聲,在短短一眨眼的時間施展出了兩次大挪移功法。先讓自己瞬移到李靈的身邊,再帶着李靈瞬間從這怪物的最終逃離了出來。

嚓!

怪物的巨嘴閉合,咬到的卻只有自己的牙齒。葉荒已經帶着李靈退後了十幾米遠。

和葉荒一起經歷了諸多的危險之後,面對這種情況,李靈也迅速的恢復了平靜,她心有餘悸的拍着自己的胸膛,說道:“媽的,差點頭都沒了。”

“退後一點,這東西,有些奇怪!”葉荒站在李靈的身前,雙眸一瞬不瞬的盯着身前的怪物。

這怪物還在不斷的變化着,最開始只是頭,現在整個身子都變得奇怪了起來,一條條長滿着倒刺的觸手從身體的各個部位生長了出來。葉荒已經不是第一次面對這種怪物,看到這扭曲的東西的一瞬間,葉荒就猜測了出來。

這些怪物,都是注射服用了雷家殘破的破壁基因鎖導致的!

“殺了你,吃了你,只有吃更多的人,我才能夠進化,這是成神的道路,而你們都是祭品!!!”那怪物咆哮了一聲,便揮動着數十根觸手衝向葉荒。

“成神?”葉荒啐了一口,隨手往旁邊一招,一根自來水管便在真氣的引動下飛到了他手裏。“也不看看你現在,是一副怎樣醜陋的嘴臉!”

“殺了你啊!!!”

怪物衝了上來,速度十分之快。

葉荒帶着李靈迅速的後退,一個飛身跳到了巷子的院牆上。

“你在這裏躲一下。”葉荒對李靈說道。

“我不可以上去打打嗎?不是說我已經是什麼明勁了。”看到這些怪物,李靈非但沒有感覺到害怕,而是越發興奮了起來。

“你是明勁不錯,不過這怪物,力量只怕在暗勁之上。”葉荒說。

怪物衝了過來,爲了避免衝擊到李靈這邊來,葉荒只好正面抵擋。

碰!

葉荒和怪物撞在了一起,隔得距離很近,葉荒可以聞到從這些怪物身上散發出來的惡臭和血腥味。除此之外,它們身體裏面還散發出一種十分熟悉的味道……進化藥劑!

這些怪物,果然就是進化要進造成的!一切的罪魁禍首,依舊開始雷家!


“殺了你,我要殺了你,我要成爲神明……”怪物不斷的咆哮着,朝葉荒發動瘋狂的攻擊。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