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主宰大人,那麼,我也出發了。”薩羅說道。

“去吧,這些低級的力量我提不起興趣,如果暴風主宰的情報可靠,也許,會等到那個有趣的小子,聽說,德西內爾就是被他打傷的,時空之力,哈哈哈哈,吞噬了後我一定可以超越主宰。一旦發現那小子,立刻彙報!另外,埃辛那個傢伙一旦出現,也要彙報,我知道他還沒死,我要親自吞噬他。”惡魔主宰興奮的說道。

“是,那麼,主宰大人,就讓我給他們送點‘希望’吧!”說着,薩羅的身影消失在虛空中。

“嗎的,我們還有希望嗎?告訴我,我們還有希望嗎?”威廉教皇看着山下密密麻麻小黑點般的惡魔大軍,就連平常注意形象的他都忍不住開始大罵。

“真的沒想到,這些該死的惡魔族第二批進攻竟然就出動如此的數量,開始還好,大部分都是小惡魔,現在卻是大量的惡魔戰士還有一些惡魔行者……”教皇身邊的守護者之一,聖光有些無奈的說道:“也許,埃辛大陸真的會滅亡吧!”

“唉,不知道山崩和布蘭德利大人那批人什麼時候能回來,還有雷雲小子,若是能把那個什麼逐日島的人拉來援助那就再好不過了。”說話的是弓手公會的會長老布里埃爾,這些資深強者此時臉上都帶着深深的苦澀。

這幾人此刻正站在聖山祭祀大廣場最邊上向着山下望去。

時間追溯到五天前,以守護者帶領的種族聯軍成功的抵擋了惡魔一族的第一批進攻,這批惡魔族的入侵者以小惡魔和少量惡魔戰士爲主,大概有五十萬,雖然數量巨大,但是他們的實力卻實很低,在早有準備的情況下,聯軍只花了十天時間就將他們全滅。

這些惡魔正是在死亡沙漠中心地帶建立了惡魔傳送門,雖然實力強大的惡魔完全可以憑肉身來穿越埃辛大陸的自然屏障,但卻要耗損一部分實力,並且那些惡魔王者以下的惡魔都無法穿越,這惡魔傳送門有四個惡魔尊者守護維持,源源不斷的小惡魔從們中出現。

雖然傳送門的位置在埃辛大陸上不是祕密,但現在他們卻無能爲力,幾天前,當第四隻突擊隊在死亡沙漠全滅後,大部分人都放棄了摧毀傳送門的想法,要知道,這些突擊隊中都有神級高手存在,但卻輕鬆被全滅。

放棄繼續突擊傳送門的原因還有一個,因爲只要有惡魔尊者在,他們隨時還能建立起新的傳送門。最後,所有人都開始專心對付這些低級的惡魔。


然而,這些惡魔族的入侵者僅僅是炮灰般的存在,在惡魔族的體系中,他們的數量是最多的,一個5級職業者就能與之對抗,第一批的進攻由於惡魔的數量太多,人們放棄了大量的領地,他們紛紛集中在幾個擁有天險的大勢力來抵抗,以降低聯軍的損失,聖山就是其中之一,其它的還有聖索菲亞魔武學院,北大陸的巴爾雅迪斯帝國和獸人帝國。

不得不說,直到此時,埃辛大陸上所有的種族才真正意義上的聯盟,彼此間相互支援。就在小惡魔剛剛出現的時候,提利亞爾帝國竟然還出兵準備佔領東龍帝國邊境的一個地區,值得諷刺的是,這批隊伍被越來越多的小惡魔給全滅……

而提利亞爾帝國甚至沒能抵擋三天就損失了主力軍隊,無奈之下,提利亞爾的德利王帶領殘餘力量投奔聖山,之後沒多久,東龍帝國也被攻佔,大部分殘餘也一起投奔聖索菲亞魔武學院。


至於其他的帝國還有一些小國家,紛紛投奔距離最近的大勢力,聖山和聖索菲亞魔武學院。也就是說,整個埃辛大陸,大部分的土地已經被惡魔族佔領。現在還穩穩把守的只有四個地方。聖山,聖索菲亞魔武學院,巴爾雅迪斯帝國,獸人帝國。

眼下,聖山上的聯軍力量剛剛打退了一批惡魔戰士爲主力的惡魔軍隊,全滅惡魔戰士十多萬,領頭的惡魔行者也都被滅殺。但結果不到半天時間,又是一批十幾萬的惡魔戰士包圍了正面……

上一站聖山高級職業者雖然損失的不多,但是連續作戰消耗很大,這些天,很多人甚至都沒能好好睡上一覺,一批批的抵擋惡魔族,就算是鐵打的也該疲倦了。

“教皇大人,這次就由我帶隊出戰,7級以上職業者就不要參戰了,讓他們恢復恢復,主力就用聯軍中5級6級職業者爲主,另外我再帶上一些聖級強者。”聖光向威廉教皇請命。

威廉點點頭說道:“也只好這樣了,讓強者們好好恢復一下,這一次的進攻主力仍然是惡魔戰士,應該沒多大問題,那麼你就帶領聖山上五萬聯軍去滅掉他們,要小心!”聖山的種族聯軍自然而然的由威廉教皇指揮,說起來威廉在指揮上也還不錯。

看着聖光下去後,威廉看向身邊其他勢力的一些強者嘆道:“如果就這麼耗下去,我想,埃辛大陸危險了。” 第二百七十章 窮途末路


“殺啊!”

“衝啊!”

“爲了生存!”

“驅逐惡魔!”

聖山下光明城的大門打開,五萬強者組成的聯軍在光明教會守護者聖光的帶領下向着惡魔族的真諦衝了過去。光明城是聖山的屏障,依山而建,三面環山一面是通道,這裏確實是易守難攻的好地方。

此刻大量的人衝出山腳下的光明城,各種顏色的鬥氣,還有魔法護罩,一時間看起來很是壯觀,單單聲勢來說,這五萬人比任何一個帝國最強的軍隊要強上不少,但是他們也有一個問題,那就是雜!是的,大陸上正規軍隊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剩下來的聯軍中大多數都是各路強者組成。

相比於團隊作戰配合,他們之間更擅長單打獨鬥,頂多就是一些小範圍的配合,比如某某傭兵團,某某隊伍等等,這就造成了一個情況,那就是實力的浪費,個體的強大往往得不到最合理的發揮。

不過這也沒辦法,畢竟已經到了大陸生死存亡的關頭。

反觀對面的惡魔一族陣營,他們整整齊齊的排列着,最前方的已經不再是低級炮灰小惡魔,而是惡魔戰士,他們的身形已經接近普通人類。

他們的目光只有死寂一片,沒有任何表情。是的,相比於感情豐富的人類,他們不知畏懼,不知痛苦,他們只知道兩個字,那就是毀滅!正是毀滅主宰!負責製造惡魔族的主要目的,看起來,他們纔是真正的軍隊。

終於,在種族聯軍陣營接近到他們數百米的距離後,惡魔陣營後方一個陰森森的聲音響起。

“毀滅!”

惡魔族陣營動了,他們沒有喊殺聲,沒有武器,身上也沒有五彩斑斕的鬥氣,魔法護罩。但他們整齊的推進,那種壓迫式的毀滅氣息卻相當巨大。

若是從上方看去,一大片慘綠色的方塊和五顏六色的方塊正在互相移動,眼看就要接觸到一起,只是,慘綠色的方塊明顯要大一些。

“殺!”

當第一個聯軍戰士揮刀砍向惡魔戰士後,一場大戰就此開始。說起來,個體實力還是聯軍要佔着優勢,短短數秒,惡魔陣營前排幾乎都被消滅,綠色的血液漫天飛舞,伴隨着的還有少量的鮮紅血液。

聖光不停的給聯軍加持各種強化魔法,就算是真神級的他,也不可能一次性完成,連續數道魔法纔將整整五萬人全部強化一遍。

接着,聖光大喊一聲:“遠程魔法轟炸!”

聖光開始向惡魔族陣營中央釋放大範圍的極限光雨術。由於兩個陣營剛剛相交,還可以利用大範圍魔法進行無差別攻擊,不必考慮自己人的損傷,但隨着戰局的深入,就不能這樣做了。

在他還有幾個聖魔導師的帶領下,一些魔法職業者不停的向着惡魔族怎英中央釋放大範圍魔法。

一時間,火焰風暴,暴風雪,環形閃電,大地之怒,狂風龍捲等不同的強烈魔法出現,只相當於人類6級職業者的惡魔戰士雖然身體強度大大強於聯軍,但是等級差距確實致命的。惡魔陣營中央瞬間被這些魔法轟出了一個大缺口,只是,下一刻,缺口又被填補……

“數量太多了,聖光大人,用禁咒吧!”一個聖魔導師大聲喊道。

“不,現在還不是時機,我們面對的都是惡魔族中最弱小的存在,萬一我們耗光了魔力,他們的強者出現怎麼辦,給我繼續殺,向後方給我釋放大範圍魔法!”

聖光說的不無道理,如果早早的就耗光力量,短時間內又無法恢復,這時候惡魔族的更強大的如惡魔行者,惡魔近衛出現,他們又該如何對敵呢!

只是幾輪魔法狂轟,就讓惡魔陣營後方減員一萬多,可惜的是,當魔法師們還想繼續大範圍魔法的時候,兩軍已經完全戰在一起,混戰,純粹的混戰,這種情況下再魔法轟炸很有可能誤傷自己人,於是,大家只能放棄大範圍攻擊。找機會用小範圍的魔法或者單體魔法來戰鬥。

無論是喊殺聲,還是慘叫聲都只有人類發出。這些低級的惡魔戰士竟然一點聲音也不發,他們的利爪可以輕鬆撕開對手的肉體,就算是6級的白金強者擁有鬥氣護體,同時被數只惡魔戰士攻擊也只有被分屍的命運。

一個白銀盜賊突然出現在一個惡魔戰士背後,匕首寒光一閃,惡魔戰士的頭顱就凌空飛起。他還沒來得及興奮,就感覺身體一涼,接着,他在自己的胸前看到了兩隻醜陋的利爪,下一刻,他就被這利爪分屍了。

甚至一個戰士已經全身傷痕累累,他的大劍由於砍殺太多的惡魔戰士已經揮斷,畢竟惡魔戰士的身體很強硬,此刻他正在揮舞着帶着鬥氣的拳頭拼命的攻擊惡魔們,他的傷痕不斷增加,鬥氣卻不斷減弱。

當他被惡魔的利爪攔腰看成兩半的時候,他的上半身竟然緊緊的抱着一個惡魔戰士的脖子,把剩餘鬥氣用在嘴上,平明的撕咬着對方的脖子,竟然在死之前把這個惡魔戰士的頭顱生生咬掉……

戰鬥,無比慘烈。說起來,再慘烈的戰鬥,只要有贏的希望,人們就會不知疲倦的去進行,哪怕付出自己的生命,這些戰士的想法都很單純,有的是爲了保護自己的愛人,有的是爲了死在惡魔手下的親人報仇,有的是爲了保護家園,甚至有的單純看惡魔不順眼,不管什麼原因,他們都是戰士,真正的戰士……

只是,山上遠遠觀戰的的人們看到戰況,心中越來越沉重,照這樣下去,他們還能抵擋幾次進攻?他們還能堅持多久?也許,那個人回來的話,擁有英雄王傳承的那個人回來的話,能夠扭轉情勢! 染上惹火甜妻

“雷雲!”

另一片戰場,戰鬥同樣激烈,大羣的惡魔戰士們已經越過了湖水,衝向聖索菲亞魔武學院的半島嶼。

學院中的聯軍以學員爲主,還有不少前來投奔的人,比如東龍帝國,蘭斯帝國,還有別的小王國。

聖索菲亞魔武學院最大的依仗就是半島外的那一層巨大的防護罩,但就算那強悍無比的防護罩在惡魔族不停的進攻下,又能堅持多久呢。相比於聖山,這裏的聯軍力量要小得多。

爲了保護最後一道屏障,除了後山的方向,其他人紛紛衝出大護罩之外抵抗渡河而來的惡魔戰士。

空中,兩頭金色巨龍一大一小不停的噴吐着龍息,正是琪琪和娜娜,她們的攻擊最強,每一口龍息都會帶走不少惡魔戰士的生命,但這又如何,遠處湖水中密密麻麻的惡魔戰士證明這他們的數量……

副院長迪拉森帶着一些高級的學員們不停的擊殺上岸的惡魔戰士,月光的召喚獸地獄雙頭犬已經力竭,攻擊也不如開始犀利,賽琳還在爲受傷者治療者,只是,她的身軀已經開始顫抖。

副院長雪莉爾雖然也消耗巨大,但她的雷電魔法攻擊還是非常犀利,每一次發出都能殺死不少惡魔戰士。

雷雲曾經的學員,年輕的召喚師們也在努力的戰鬥,他們那青澀的臉上還帶着淡淡的恐懼,但卻沒有一個人後退。

“不,那亞斯!”一個帶着眼睛渾身是血的少女看着不遠處從天衰落的雷電鷹,痛哭着撲上去,這少女正是雷雲的學員,希娃。

“那亞斯!”希娃痛苦着,最強的召喚獸火蜥蜴已經戰死了,這隻雷電鷹是陪伴希娃時間最長的召喚獸,此刻也已經光榮戰死……

“啊!該死的惡魔!”希娃回過頭看向還在不停登陸的惡魔們,雙眼充滿了怒火。

下一刻,希娃不要命似得釋放着冰錐術,這個魔法有些低級,但三四發集中的話還是能殺死惡魔尊者的,希娃一邊大叫,一邊拼命的攻擊,竟然還緩緩的向前移動。

“不要,希娃!快回來!”

看到心上人向着惡魔陣營移動,龍宇大吼起來,立刻控制着身下的坐騎,一隻比他以前蛤蟆吉更巨大的蛤蟆向着希娃衝去。

可惜,他看到了令他慘痛無比的一幕。

“哦?小丫頭挺厲害?戰鬥中晉級?味道一定不錯!”

隨着這道刺耳的聲音,希娃忽然發現自己的身體懸空了,脖子緊緊的被什麼東西卡主,由於她的眼睛也在戰鬥中遺失,她只能模糊的看見,面前的應該是一隻惡魔。只是,下一刻,她就失去了直覺。


“不!希娃!啊!啊!啊!”龍宇親眼目睹自己的心上人被一隻身體超過人類的惡魔抓住,一隻手就捏斷了她的脖子,竟然大口大口的喝着她的血液……

龍宇在這一刻瘋狂了,他雙眼通紅的大吼道:“蛤蟆成,殺了他,殺了那個惡魔,聯合攻擊!”

“住手龍宇,回來,那是惡魔近衛,該死的,惡魔近衛都出現了。”月光看到這一幕立刻大叫起來,只可惜還是慢了一步,幾近瘋狂的龍宇竟然燃燒了全身的魔力,騎着大蛤蟆的他加速衝向那個惡魔近衛,那可是堪比聖級強者的惡魔近衛啊!

只是,速度加到極致的龍宇和他的蛤蟆留下一道殘影,下一刻,燃燒全身魔力的龍宇竟然已經把那個惡魔近衛撞成碎片……

不過,龍宇和他的蛤蟆也衝到了惡魔堆中……甚至,後方的人們隱隱聽到龍宇的慘叫……

“該死的,撤退,所有聖級以下職業者撤退恢復!聖級以上強者堅守。”龍傲大聲吼道。

可惜,就算加上附近投奔的勢力,聖級以上強者人數也不過二十,他們畢竟不是鐵打的,也會疲憊,而且這個數量實在是太少了,面對無窮無盡的惡魔族,難道真的要被毀滅嗎?

龍傲身後的少年少女們心中呼喊着一個名字,也許那時她們最後的希望。

“雷雲!” 第二百七十一章 人間慘劇

雷雲呆呆的看着懷中的屍體,眼神中充滿巨大的痛苦,即使是他早就知道結果,但卻無力改變……剛纔的景象還歷歷在目,雷雲永遠不會忘記。

強大無比的藍色時空之力漸漸的吞噬了灰色毀滅之力。是的,雷雲領悟到了第四階段,也就是創造。毀滅之力可以完全毀滅任何,但是,雷雲的時空之力卻可以把被毀滅的時空重新創造,一模一樣的創造,時空之力完全的壓過毀滅之力。

戰鬥並沒有持久,在外界看來,就是一瞬間,雷雲的藍色就完全淹沒了雷嘯風的灰色,但身在戰鬥之中的雷雲像是經歷了萬年的煎熬,因爲,每一次吞噬毀滅之力,那就是在吞噬他的父親啊!


最終,當代表毀滅的灰色完全被代表時空的藍色吞噬乾淨的時候,雷嘯風倒下了,和別人不同,自從修煉了毀滅法典,他的身體完全靠毀滅之力才能活着,而他還沒有達到生生不息,無限循環的階段,所以,當雷雲把所有的毀滅之力吞噬,也就是他真正死亡的時候……

雷雲抱着自己的父親,他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他想哭,但是卻哭不出來,他感覺到很憋屈,他的心就像是被一股力量生生憋住一樣,明明呼吸着,卻感覺不到呼吸,明明心跳着,卻感覺不到……

雷嘯風的眼神漸漸虛弱,但卻比剛纔多出了一樣東西,那就是感情,真摯的感情,父子間血濃於水的感情,他擡起那暗灰色的手臂,輕輕的撫摸着雷雲的臉頰。

“小云啊,我想這樣摸着你都想了好幾千年了,終於實現了,但我的心卻越來越變得沒有人性,只有毀滅……咳咳!”

“老爸……”

“小云,其實,自從你媽媽死後我就找不到活着的價值,所以我纔開始痛恨,我想要毀滅他們,直到我學了毀滅法典,咳咳,才發現自己的心已經完完全全的被控制了,即使我想停也停不下來,我知道,你媽媽一定不想看到我這樣,可就算是想死,我也死不了,我不能毀滅自己,呵呵……很諷刺吧,我完全被毀滅法典控制了!虧我以前還經常,咳咳,經常叮囑你要堅持,要有毅力,咳咳,居然自己都……咳咳,被兒子看到我這麼沒用,真的很丟人啊”

“不!老爸,你是最好的,不!不要死,我要復活你,是的,我能做到,我能把時空還原,對,我能夠讓時空回溯,我能復活你。我能做到……答應我,復活吧好嗎?”雷雲的淚水終於掉了下來。

雷嘯風的眼神忽然變得嚴厲起來,他略微提高了聲音說道:“就像你剛纔復活那個女孩一樣嗎?住口,咳咳咳,難道你還想看着我再死一次,或者讓我來毀滅你們所有人?既然你的能力已經如此強大了,應該知道主宰之力是,咳咳,它不可違背,就算你復活我,那麼我還是會被毀滅……咳咳咳咳,毀滅之力,控制我,還是會……咳咳……還是會,還是會毀滅你們啊!”

雷嘯風說着說着,聲音漸漸的弱了下來,他深深的喘了口氣接着道:“小云,讓老爸安息吧,你能有如此能力,我也放心了,對抗那些所謂的……主宰吧,把他們……咳咳,擊敗,我要去見,你媽媽了,也許,她會罵我這麼沒用……咳咳,逐日島……的強者們,在靜香他們的帶領下,會成爲你的助力……去吧,我的兒子,能在最後見到你,真好……可惜,沒能親眼看見孫子的出生……咳咳咳咳,真的,好……遺憾,那幾個女孩,都不錯,好好照顧她們,男人就……應該,別,向……我一樣,咳咳咳,咳咳咳,連你的,咳咳,……媽媽……都保護不……真實……真實……”

這一刻,雷嘯風撫摸雷雲的手也無力的落下,他的眼睛已經緊緊閉上,同時,他的身體開始變淡,緩緩的開始飄散……

“不,不……不,求求你,不,主宰,主宰們,幫幫我,我不要他死,老爸,不……”嘶啞的吼聲傳到每個人的耳中,所有人都沉寂在深深的悲哀之中。

靜香緩緩走上前,仔細的注視着雷嘯風消散前的容貌,輕輕的說道:“雷嘯風是個好男人……”

後邊的卓如冰與豔華還有莉莉絲已經抱在一起痛哭,其他人也都在低聲抽泣着,甚至連老牛都雙眼含淚……這,就是一副人間慘劇……

當雷嘯風完全隨風消散後,雷雲還保持着原先的姿勢跪在那裏,口中不停的說着:“不,不……不……”

不知道過了多久,雷雲的嗓子已經完全嘶啞了,他的嚎叫終於停了下來,但他的心卻不能。他擁有着強大的時空能力,他可以復活自己的同伴,他可以改變未來,可他偏偏無法救回自己的父親……

雷雲身後的靜香輕輕嘆了口氣,她拿出神楽鈴輕搖幾下,一股柔和的光芒立刻籠罩着雷雲,這是靜香的流派古神典中的靜心術,可以有效的平和心神,可以單體施放也可以大範圍施放。

果然,半晌後,雷雲長長的嘆了口氣。他站起身子,仰天看向蒼穹,口中喃喃的說道:“我會做到的!”聲音雖小,但卻透露出不可動搖的決心。

“雷雲,下一步你打算怎麼辦?你準備怎麼安排逐日島的人們?”靜香問道。

雷雲回過頭來,看了眼靜香,然後在不遠處衆人臉上一一掃過,然後他說道:“我希望逐日島的人們都可以去埃辛大陸上繼續生活,畢竟,埃辛大陸地大物博。”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