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意思!”向秦帶着冷酷的笑容,他手中的長劍劍尖上突然多出了一層淡淡的光芒,彷彿劍延長了一截一般,繼續不停的攻向雲。

“劍罡!”寧雪梅和陳平等一衆七門五族的高層都站了起來,寧雪梅焦急的叫道:“趙特使,還不叫向秦住手,他都用出了劍罡了,這還是比武嗎?”

所謂劍罡,就是武者把真元灌注到自己手中的武器上,在劍上和長劍的金精之氣經過複雜的組合,形成的懸浮於劍外面的一種特殊的罡氣,這就叫做劍罡。劍罡威力極大,無堅不摧,特別是武者被劍罡直接傷害到會在身體裏殘留罡氣。這種罡氣會對武者的肉體造成很大的破壞,而且極難驅除,所以一般擂臺比武這種場合是不能用劍罡的。

趙特使不慌不忙的道:“寧宗主,稍安勿躁,我看林雲還有不少的潛力可以挖掘。在這種生死一線的情況下他的潛力可以更好飛發掘出來,而且我相信向秦會注意分寸的,不會真的傷害到林雲。”

“趙特使你怎地如此……”你寧雪梅氣極,一時都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口了。一旁的葉紫鳶趕緊把寧雪梅扶着坐下來,低聲道:“師傅彆氣着了,我相信林雲會沒事的。”

擂臺上,林雲和向秦還在追逐。

林雲在發現自己完全不是向秦的對手就放棄了硬碰硬的對抗,用自己的身法在擂臺上輾轉騰挪,打算覷準時機就跳下擂臺認輸。他還不相信了,自己跑到七門五族弟子中間去,向秦還敢下來追殺他。

向秦似乎也發現了林雲的打算,手中長劍帶着劍罡把林雲能退下擂臺的路都封死了,林雲只能在擂臺中間躲閃,而且活動的範圍也在逐漸縮小。

林雲如果用上自己的殺手鐗到也不怕向秦,運氣好甚至可以殺了他也不是問題,可是如今的情況在衆目睽睽之下他怎麼也不敢用出來。財不可露白這個道理他比其他人都懂,以前孫元爲了上古洞府裏的幾樣寶物就可以反目成仇,更何況現在林雲身上好多樣上古寶物?像修羅血戒、上古功法、幾個小神像等等這些寶物每一件都能讓人眼紅耳熱,就算七門五族還有無極聖宗這個超級勢力都會出**奪的,那時候天夢大陸雖大,卻沒有他的容身之地了。

當然,在生命受到危險的時候那也顧不了那麼許多了。

劍罡對武者的真元消耗是非常大的,也只有在武靈境界才能開始使用,如向秦這般武靈六品的修爲最多也就半柱香的功夫就能把真元消耗得七七八八。向秦很清楚這個缺點,所以在看到一時半會奈何不得林雲的時候就不得不把劍上附着的劍罡散了,以自己的修爲和武技去逼迫林雲。

林雲在看到向秦散去劍罡的時候頓覺壓力一鬆,一邊抵擋向秦的進攻,一邊找機會跳下擂臺。

“當”的一聲,向秦斬過來的一劍被林雲舉劍擋住,巨大的力量讓林雲騰騰騰的後退好幾步,握劍的右手虎口都震裂了。若不是天衍訣這個上古功法對肉身有溫養的作用,這一劍足可讓他把劍脫手飛出。

向秦把劍往前一劃,一道銳利的勁風呼嘯着撲向林雲,隨即又揉身追上,準備下一輪的攻擊。

林雲感到這次就是最好的脫離擂臺的機會,沒有阻擋向秦的這一道勁風,反而向後退。勁風及體,林雲把真元都集中在勁風所觸及的區域,在生命神殿的寶物倉庫得到的黑天軟甲雖然不會讓他受到外傷,震盪卻免不了,用真元可以有效減輕內傷。

林雲彷彿覺得自己的胸口遭到一記猛烈的拳擊,好在自身的真元化解了不少衝擊力,沒有當場吐血受傷。藉着這股勁風,林雲後退的速度猛然加快,幾乎以凌空的方式摔下擂臺,然後迅速的躲入了人羣之中。

向秦來到擂臺邊,他眼睜睜的看着林雲在自己劃出的勁風的幫助下逃離擂臺,林雲退下擂臺就意味着自己的任務失敗,這下他沒辦法向自己的師傅交代了。

林雲壓下自己體內翻騰的氣血,在臺下拱拱手道:“向兄修爲高深,武技精湛,林雲實在不是對手,佩服。”

向秦也着實對林雲感到有幾分驚歎,至少他在林雲這個年紀的時候修爲沒這麼高,武技也沒有這麼好,也不可能在自己沒怎麼留手的狀態下全身而退,神色複雜的道:“林雲,你很不錯,了不起。”說完轉身就走,回到趙特使身邊領罰。

百里慧擠到林雲身邊,拿出一個瓷瓶倒出一顆丹藥來,藥香撲鼻,“林大哥,你受傷沒有,把這一顆藥服下去吧,是很好的傷呢。”

林雲接過丹藥,就聽到寧雪梅清雅的聲音,“雲兒,你過來,嗯,把你身邊的那個女孩子也一起帶過來吧。”

林雲一愣,隨即想起自己現在是扮演的百花宗弟子,寧雪梅的徒弟,此時不過去的話就難免讓人起疑。所以林雲一把服下手裏的丹藥,帶着百里慧來到百花宗的一行人這裏來。

看到四周的人望着自己,演戲就要演得像,否則自己名譽是小,百花宗的信譽就要完了。一咬牙,跪下去磕頭道:“徒兒林雲見過師傅,數年未見,師傅依然風采如昔。”

寧雪梅很親切的把林雲扶起來,再給他把脈看了看,發覺只是氣血震盪,不是什麼大事,就放下心來。

“雲兒,這位姑娘是?”寧雪梅有些好奇的問道,據她們所知林雲並沒有什麼親密的女性朋友。

百里慧熱切的看着寧雪梅,百花宗是大部分女性武者都很嚮往的一個門派,她也不例外,“晚輩百里慧見過寧前輩,葉仙子。”

葉紫鳶喃喃的道:“百里慧?百里……”忽然說道:“百里姑娘,你莫非是飛羽城狂龍傭兵團的二小姐,中級符文師?”

百里慧沒想到百花宗的葉紫鳶竟然也聽說過她,激動的道:“嗯,嗯,我父親是狂龍傭兵團的百里博文,我也是個符文師。”

花清清插口道:“中級符文師很了不起嗎?”她自從百里慧來到這裏後就看她哪裏都不順眼,這時忍不住出口挑刺。

寧雪梅這纔想起,自己的這個徒弟似乎也對林雲有好感。百里慧就更不用說了,一個人跟着林雲來這裏,自然是關係匪淺。如今兩個同時喜歡上一個男子的女孩子見面,氣氛是怎麼也好不起來的,她現在有些後悔把百里慧叫上來了。

……

向秦來到趙特使的身前,低着頭跪下請罪。

趙特使難道的沒有生氣,把向秦扶起來道:“這次不怪你,我也沒有想到這個林雲是如此的難纏,我都低估了他,何況是你?”

向秦低聲道:“師傅,要不我找個機會把他給殺了,沒有人會知道的。”

趙特使冷峻的笑道:“現在七門五族的人都知道我要把林雲除之而後快,這幾天林雲如果出事,他們都會把這筆賬算到我們頭上,從而和我無極聖宗保持距離。區區一個林雲還不值得我們把整個七門五族的關係全部弄僵,他一個人再怎麼成長莫非還能把我無極聖宗怎麼樣?”

向秦心悅誠服的道:“師傅說道極是,徒兒知道該怎麼做了。”

趙特使點點頭,揚聲道:“林雲,你真的很不錯,這樣吧,我手中有一份天階的劍法春蠶劍法,放在我這裏也沒有多大的用處,現在我就贈予你,好讓你早日完善你的劍法。”說着取出一份薄薄的書冊,扔了過去。這一本書冊只有十多二十頁的樣子,非常的輕,趙特使在擲出去的時候彷彿是有人託着過去的一般。十多丈的距離就好像是在身前,一伸手就到了,顯示出了深厚的修爲。

別說是林雲了,就連寧雪梅、陳平和關仲達等人也是一頭霧水,剛纔還派徒弟把人家追殺得幾乎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現在馬上又贈送一份天階劍法。如此做派,實在是難以叫人理解。

林雲接過劍譜,翻看了一下,這的的確確是一份真的天階劍譜,沒有摻假。他也不知道這個該收不該收,擡頭看着寧雪梅,直接她沉吟了一會兒,緩緩的點了點頭。行禮道:“多謝趙特使對我關愛,這本春蠶劍法我就收下了,日後必定結草銜環以報大恩。”

吳小蓮焦急的低聲道:“師傅,你怎麼把這本劍法給哪個林雲了?那可是天階劍法啊!”

趙特使低低一笑,“爲師自有分寸,這天階劍法雖好,林雲只要一修煉,他自己的劍法永遠也別想大成!” “這一套春蠶劍法你最好不要修煉,否則你自己的劍法多半會止步不前。”寧雪梅翻看着趙特使送出的劍譜,凝重的道。


趙特使等無極聖宗一行人在第二天把上古典籍挑選好後就離開了,而其他七門五族的人也都紛紛離開了,百花宗內最後最剩下林雲和百里慧兩個外人。當然,在其他人看來是一家人。

寧雪梅的分析和他自己感覺的差不多,都是不適宜修煉這套劍譜,當下就道:“我也是這麼覺得的,寧宗主,我覺得這套劍法還挺適合你們百花宗的。這樣吧,這套劍法我就送給百花宗了。”

葉紫鳶連忙婉拒道:“這怎麼可以,無功不受祿,這套劍法雖然不適合你修煉,可是還是很珍貴的。”

林雲搖頭,一套不適合他修煉的天階劍法他還真沒怎麼在意,“劍法雖好,可是也得找適合的人修煉才能展現他的威力,百花宗內大多都是女子,正適合修煉它,寧宗主,葉仙子,你們就別推辭了。”

寧雪梅對這一套天階劍法也是很眼熱的,不過相對於和林雲這個潛力無窮的修好也就不值一提了。不過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她也就順勢收下了劍譜,對在一旁的百里慧和聲道:“小慧,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加入我百花宗?”

昨天百里慧和百花宗內的符文師探討了一天,覺得很有收穫,現在還在回味,聽到寧雪梅這麼一說就脫口而出,“我當然願意……”話說出口來纔想起自己的身份來,不好意思的低下頭,“不過我是狂龍傭兵團的人,恐怕不好吧。”

寧雪梅和善的笑道:“沒關係,小慧你加入百花宗不會影響到你在狂龍傭兵團的身份。這就相當於狂龍傭兵團就是你的孃家,百花宗是你的婆家,平時你住在我們這裏,也可以時不時的回去探親。有必要時,你可以帶着一些同門的姐妹回飛羽城幫助你的孃家,而且我們知道你已經有了一個師傅,不會強制你拜宗門內的人爲師,宗門內的書庫任你閱讀,還可以和本門的符文師探討。最後一點,本門除非發生緊急的事情,一般不會讓你做事的,你可以想去哪裏就去哪裏。當然,每個弟子每個月會發一定的修煉資源,這點也是不會少你的。小慧,你覺得如何?”

百里慧驚訝於寧雪梅竟然開出瞭如何優厚的條件,這簡直讓她無法拒絕。轉頭看着林雲,只要他同意她就會同意,如果他不同意,她也不會加入百花宗。

林雲看着百里慧徵求自己的意見,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其實任何一個男人遇到這種溫柔可人的女孩子都會覺得心裏很有成就感的。可是怎麼說好呢,林雲對百里慧確實有一點好感,但還沒有上升到喜歡這種程度。但是要把一個柔弱而且是喜歡自己的女孩子拋下這點他也做不到,所以他纔會帶着百里慧來到百花宗。現在看到百花宗有意招攬百里慧,而且他對百花宗的觀感也的確不錯,見到百里慧的眼神,點了點頭。

百里慧見到林雲也贊同,高興的道:“我願意加入百花宗,百里慧見過宗主。”

“好,好,”寧雪梅把百里慧扶起來,把自己手上的一枚晶瑩的玉石手鐲摘了下來,“小慧,這個手鐲是一件符文道具,我拿來也沒用,就送給你了,希望對你有所幫助。”

百里慧對這個手鐲愛不釋手,“多謝宗主厚賜。”

寧雪梅含笑頷首,心裏慶幸自己幸好沒有把花清清叫來,否則現在她還不得把一罈子醋都吃了啊!

葉紫鳶此時含笑說道:“林兄,不知道你有沒有這個意思加入我百花宗呢?”


“我?”林雲沒有想到葉紫鳶竟然開口邀請自己加入百花宗,他對百花宗的觀感是很好,可是從來沒有想過加入到這個以女子爲主的門派裏,“這恐怕不大好吧?”

寧雪梅接口道:“沒什麼不好的,你也應該知道我百花宗早已經開始招收男弟子了,而且現在天夢大陸上的武者都知道你是我百花宗的弟子,如果日後別人得知真相,對我百花宗,對你都不是一件好事。”

林雲沉思,的確也是這樣,現在就連霸無雙、雪無痕都知道他是百花宗的弟子了,更何況和他不熟的其他武者?爲今之計也只有假戲真做,真正的加入百花宗,考慮了一會道:“我可以加入百花宗,不過有幾個條件還望你們答應。”

寧雪梅微笑,“你說,只要我們能做到就會答應下來。”

“第一,我不會長久在百花宗裏住下,第二,我在百花宗內也就是掛一個名,如果沒有大事我不會參與的,第三,百花宗得幫我找一個人。”

林雲的這個條件除了第三條都很簡單,寧雪梅想都沒想的就答應下來,“可以,前面兩個條件就算你不說我也會這麼做的,至於第三條,就是不知道你要我們找人是找誰,有什麼明顯的特點沒有?”

百里慧也好奇的看着林雲,心裏有一些緊張,不知道他要找誰,是另外一個女孩子嗎?

林雲前些天在百花宗的擂臺上大出風頭,可是還是沒有見到自己的妹妹來認親,他都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如今也只好藉着百花宗的龐大的人脈和勢力去找了,深吸一口氣再吐出來,“我要找的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她是我妹妹,叫林菲。自從一年多以前失蹤以後我就再也沒有見過她,前些天在擂臺前的時候我彷彿看到了她的身影,可是,哎,估計是我看錯了吧……”

葉紫鳶眼睛一亮,“如果真如林兄所說,你妹妹就在當日的擂臺出現過,那麼她肯定是七門五族的弟子之一了。只要我們一一排查當日七門五族的弟子,就能查到她在哪裏了!”

寧雪梅點點頭,沉吟了一下道:“紫鳶說得有理,這件事就交給你去辦吧。嗯,本門一年多前好像也招收過一批弟子,紫鳶,你就先從本門開始查起。”

葉紫鳶行禮道:“是的,師傅。”

林雲見到自己最擔心的事情百花宗已經安排了最得力的人手去辦了,也不再猶豫,行禮道:“林雲見過宗主。”

葉紫鳶含笑道:“林師兄,歡迎加入百花宗。”

百里慧見自己剛纔的擔心只是多餘的,又看到林雲和自己成了同門師兄妹,高興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線,“太好了,林大哥,這下我們就是同門的師兄妹啦!”

寧雪梅舒了一口氣,終於把林雲這個潛力無窮的傢伙拉入了百花宗的大門,日後只要善待於他,將來宗門獲得的好處將不可勝數。對葉紫鳶道:“紫鳶,你去通知各位長老來百花殿來開會,我要把新收的弟子百里慧和林雲介紹給她們認識。”

葉紫鳶行禮道:“是,師傅,我馬上去通知。”


百花殿內,百花宗的各位長老已經就坐,她們已經知道了這次宗主開會的目的,百里慧和林雲已經成爲百花宗的弟子。

百里慧就不說了,中級符文師,而且是如此年輕的中級符文師值得任何門派不惜代價全力拉攏。而林雲的表現在前幾日擂臺上她們都是看見了的,不僅潛力驚人,而且自創的劍法連趙特使這個無極聖宗的人都讚不絕口,日後的成就不可限量。

不一會兒,寧雪梅、葉紫鳶在前,林雲和百里慧緊隨其後步入百花殿內,寧雪梅就坐後,指着林雲和百里慧道:“諸位長老,今天又有兩位優秀的弟子加入我百花宗,他們兩位我就不用多介紹了,相信你們對他們已經很瞭解了。”

寧雪梅和善的笑着,拉着林雲和百里慧道:“雲兒,小慧,我來給你們介紹一下我百花宗的各位長老。”

來到第一張桌前,指着端坐着的那個雞皮鶴髮,臉上皺紋密佈,看上去足有九十多歲的老太婆道:“這位是我百花宗的首席大長老易秀冰易大長老。”

林雲和百里慧不敢怠慢,行了一禮道:“見過大長老。”

易秀冰似乎年紀很大了,顫顫巍巍的擡了擡手,用沙啞的聲音說道:“很好,都很好……”

一般來說武者就算年紀很大了都不怎麼會出現易秀冰的這種蒼老得行動都吃力的情況,如果不是假裝的那就只有一個解釋,這位大長老的生命已經快走到了盡頭。

寧雪梅對這位大長老很是尊敬,有些埋怨的道:“大長老,都說了讓你靜養的,待會我會叫林雲和小慧去看你的。”

易秀冰笑了笑,滿臉的皺紋舒展開來,“不要緊,我這把老骨頭趁着還能動就得多走到走到,也順便來看看我百花宗新收的弟子。”


接下來寧雪梅又帶着兩人把其他的長老都認識了一下,好在百花宗的長老也不多,只有這麼十多個。讓人好奇的是,其中竟然有個男長老,聽了寧雪梅的介紹後才知道他叫甘超,是負責所有百花宗男弟子的長老。

介紹完長老後,林雲和百里慧又在寧雪梅和衆位長老的見證下拜祭了百花宗的列祖列宗,自此他們兩人就算正式加入百花宗了。 “林師兄,我已經排查了前幾天來百花宗的所有年輕女弟子,包括我們宗門裏,沒有一個叫林菲的年輕女孩子。”葉紫鳶有些歉意的說道,這幾天她的確沒有查到有這麼一個女孩子,覺得有點虧欠林雲。

林雲苦澀的笑了起來,難道那天真的是幻覺?頹然道:“知道了,葉師妹,辛苦你了。”頓了一頓又說道:“葉師妹,明天我就下山去遊歷了,嗯,估計沒時間去跟宗主道別了,麻煩你幫我說一聲。”


這幾天寧雪梅在得到那一份天階的春蠶劍法後就閉關參研,百花宗的大小事務都是葉紫鳶配合一衆長老打理的。

花清清驚訝的道:“林雲,你怎麼進了宗門才幾天就想着下山呀?!”林雲自從加入百花宗後,花清清就有事沒事的就往這裏跑,她覺得這幾天過得很愉快,突然一下知道他要走了,花清清忽然覺得自己的心裏少了些什麼,空落落的。

百里慧敏感的感覺到了花清清的威脅,所以這幾天她除了睡覺以外每時每刻都跟在林雲的身後,就是爲了預防花清清趁虛而入,此時聽到林雲要下山,立刻說道:“林大哥,我最近也要下山,不如我們一起吧。”

花清清看百里慧也是怎麼看怎麼不順眼,只要她們倆在一起氣氛就沒好過,當下跟着道:“林雲,正好我明天也要去遊歷,你跟我一起走,絕對讓你不虛此行!”

百里慧懷疑的看了看花清清,“花師姐,你都沒什麼遊歷的經驗還讓林大哥跟你走,這又不是什麼過家家,山下面很危險的。而且你還有傷在身,哪裏還經得起折騰?”

花清清瞪着眼睛看向百里慧,“你懷疑我?!”

林雲頭都大了幾圈,求助的望着葉紫鳶。

葉紫鳶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花清清和百里慧兩個女孩子和其他人相處都很好,可是獨獨看對方不順眼,一見面就互相拆臺。她只得拿出身爲大師姐的做派來,嚴肅的道:“你們兩個都別說了,你們誰都不許下山!”

林雲連忙點頭說道:“就是,我此次下山只是忙我一些私事,過不了多久我就會回來的。”說完就在百里慧和花清清的叫聲中狼狽而逃。

來到後山找了一個清靜的地方坐下,他覺得在和兩女相處的時候比和向秦打一架都還要累,可是拒絕的話又不知道該怎麼說出來。幸好有葉紫鳶這個擋箭牌,不是今天他休息囫圇着出來。

過了一會兒,葉紫鳶走了過來,嗔怪的道:“林師兄,你倒好,說一句就自己逃跑了,我在那裏安撫清清和小慧她們可把我累了。”

林雲笑着道:“這就叫能者多勞嘛!”

隨着林雲加入百花宗,和葉紫鳶等人相處也變得自在了很多。葉紫鳶會時不時的露出小兒女情態,林雲也會偶爾開開玩笑,他們就像變成了多年的好朋友。

“真的要走?”葉紫鳶關切的問。

“嗯,”林雲看着滿目的青翠,感嘆的說道:“我在這裏修爲和武技都不會快速的提升,只有去外面闖蕩、磨練纔有機會把修爲提高,順便看看能不能找到小菲的消息。”

葉紫鳶咬了咬嘴脣,“真的不考慮帶上清清和小慧?想必你也清楚,她們兩人都是很喜歡的,嗯,你喜歡她們中哪一個?”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