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獸人在看到了自己的人被打得這麼慘之後還想上來幫忙的,但是泰達米爾突然揮出了一刀,與葉辰的那殺戮劍意不同的是,泰達米爾的一道充滿了霸絕天地的氣勢,那霸絕天地的其實直接讓獸人萎了,一刀在手,千鈞避退,泰達米爾手中握着一把大刀對着獸人,獸人居然沒有一個敢上前一步。

很快,薇兒就憑藉着九幽祕術輕鬆地收拾掉了黑袍人,虎王的眼角一抽,這個女人深不可測!虎王第一次對自己的實力一點信心都沒有了,黑袍人的實力不算是弱的,就算是虎王想要收拾他也要耗費一番力氣,但是這黑袍人居然輕鬆的被收拾掉了,再想想薇兒那詭異的法術和神妙無比的攻擊方式,虎王突然覺得自己以前有些坐井觀天了,而看看一旁從未出手的伊月,虎王就是再傻也知道這個女人也絕對不一般!都是跟在葉辰身邊的人,怎麼可能一般呢。

於是場上的目光就全都留在了葉辰和比蒙巨獸的身上,這個時候,葉辰衣服的身前的那一塊已經被鮮血給染紅了,那些鮮血有自己的,也有巨獸的,但是自己的要多一些,再看看比蒙巨獸也還不到哪去,原本威風凜凜的比蒙巨獸現在渾身都是創口,憤怒的咆哮着,不斷地揮動着兩隻巨大的手臂想把在眼前不斷地晃悠的葉辰給拍成肉醬,發狂的樣子讓葉辰也不敢前進,比蒙巨獸以力量著稱,而且生命力極其頑強,只要不是心臟破碎或者是腦袋脖子被打斷,其他的傷痕只能讓他更加狂暴!


葉辰也不敢大意,一旦被比蒙巨獸給碰到,就算是被蹭到也是要傷筋動骨的,再加上現在不是葉辰的巔峯,身前被比蒙巨獸給用力的轟擊了一下已經受了不輕的傷,多少影響了葉辰的速度和反應,所以兩個人就這麼幹耗着,時不時的葉辰上前偷襲一下,讓比蒙巨獸變得更加狂暴,然後就等着比蒙巨獸力竭之後上前殺死他!

願望是美好的,但是現實卻是殘酷的,就在比蒙巨獸接近力竭的時候,異變發生了,比蒙巨獸朝天狂吼,身上的氣勢不落反增,狂猛的氣勢將已經接近了比蒙巨獸的葉辰硬生生的震飛出去,一股狂暴嗜血的氣息瀰漫開來。

葉辰皺了皺眉頭,現在不太好辦了,現在這個狀態的比蒙巨獸比原先的氣勢強了不止一倍,現在想要搞定它真的要費上好大一番功夫了,而這個時候的葉辰沒有看到被伊月和薇兒擒拿住的黑袍祭祀露出來的詭異的笑容,笑容一閃而逝,除了他沒人發覺。

現在黑袍祭祀在強忍着笑意,他知道這是比蒙巨獸進化了,原本這隻比蒙巨獸就是比蒙中的王者,如今又進化了!這代表着這隻比蒙巨獸有了超越神級的實力了!在他看來比蒙巨獸殺掉葉辰不過是擡擡手的事情。

葉辰眯着眼睛看着正在發生變異的比蒙巨獸,身上的傷勢慢慢的複合,被葉辰拔掉的毛也漲了出來,而且還比以前更加的光亮了,體型也近乎翻了一番,變得更加威猛了,感受到了比蒙巨獸身上的氣勢在不斷的暴漲,葉辰心頭狂跳。

取出人道劍,輕彈一下,清脆的劍聲傳遍的整個戰場,輕輕嘆了口氣,慢慢的閉上眼睛,這個時候葉辰彷彿跟劍融爲了一體,不分彼此,身上也突然爆出一股凌厲的氣勢,就像是一把劍,要斬破蒼天,周圍的人凡是帶劍的人全都震驚了,他們手中腰間的劍在顫抖!像是遇到了劍中的皇者!

伊月猶豫了一下,招呼了衆人一聲,然後慢慢地撤退,葉辰是一個戰鬥狂人,他不會允許有人加入自己的戰場,除非他是敵人!

周圍的人慢慢的退開,給一人一獸留下足夠大的戰鬥空間,而在所有人都退開之後,葉辰也終於放開了,無邊的殺戮之意瀰漫,一片肅殺的氣息,血腥殺戮,葉辰睜開眼睛,眼睛已經變成了血紅色了,似是浴血修羅一般,渾身的戰血都已經沸騰了,而且這一次比以往的時候都要沸騰的厲害多了,一股莫名的力量出現在葉辰的身體裏面,雖然很小,但是葉辰還是感覺到了,那是凝聚在血脈中的力量!

在葉辰的氣勢凝聚到了巔峯之後,比蒙巨獸也結束了他的晉升,剛勁的肌肉讓葉辰看的極爲鬱悶,當然也只是鬱悶,對峙了一會之後,比蒙巨獸先動了,現在他表現出來的速度完全跟身體不成正比,葉辰嘴角勾起一絲邪笑,笑中帶着一絲血腥。

啊!

葉辰大吼一聲,髮絲亂舞,手中人道劍猛然劃出一道血紅色的巨大劍氣,先發制人,但是後發也可以先制!在比蒙巨獸還沒到葉辰身前的時候,葉辰的劍氣已經到達了比蒙巨獸的身前了,血紅色的劍氣像是一隻嗜血的猛獸。

比蒙巨獸大吼一聲,忽然身體爆出了一道金黃色的光芒攔下了這道劍氣,然後舉起拳頭迅速的朝着葉辰的身前砸了過來,拳風中隱隱帶着風雷的聲音,周圍的空氣好像也被這一拳給抽乾了,被這一拳砸上,葉辰不死也是重傷!

看着這個拳頭,葉辰身體突然後退,像是不受力一般,躲過了這一拳,然後以極其刁鑽的角度此處以前,劍尖出劍氣凌厲,葉辰雙眼微眯,突然加速,人劍合一。

比蒙巨獸一擊未成,然後又是一拳砸向刺過來的人道劍,碩大的拳頭帶着萬鈞之力砸過來,眼中嗜血的光芒不斷地閃爍,似乎在他看來這一拳足以把葉辰打成肉末。

咫尺天涯!

葉辰口中輕喝一聲,然後就出現了極其詭異的一幕,比蒙巨獸的拳頭在接近了人道劍之後居然停下了一瞬!雖然只有一瞬,但是也足夠葉辰閃過這一拳了,而葉辰脫手飛出,扎進了比蒙巨獸的肩胛骨,然後一道血腥的劍氣猛然爆發,險些把比蒙巨獸的一隻肩膀給切下來,但是就算是沒能夠切下來,也讓這隻手臂暫時的失去了戰鬥力了,比蒙巨獸缺少了一隻手臂讓葉辰感覺壓力大減,只剩下一隻手臂的比蒙巨獸就像是隻有牙或者是隻有爪子的老虎,已經失去了很大的戰鬥力了!

就在葉辰準備繼續進攻的時候,比蒙巨獸大吼一聲,然後一隻腳提起來,然後再用力的往地上一踩,葉辰臉色凝重,無數的土塊夾雜着兇猛的力道飛了過來,葉辰武仙步頻頻的踩出,來閃避這些來勢兇猛的土塊,再看看臉色兇殘的比蒙巨獸已經衝到了葉辰的身前了,然後在葉辰閃過了一拳,但是卻沒能閃過第二拳,本來已經失去戰鬥力的拳頭也以不小的力道砸到了葉辰的身上,好在這是手臂的力道已經不大了,沒有讓葉辰受很重的傷,但是受的傷也不算輕。

慢慢擦乾嘴角的血跡,又咳出一口鮮血,才感覺胸口好受多了,一咬牙,身形在不斷的變換這,突然踩上空中,然後詭異的出現在比蒙巨獸的手臂上,一腳踩下,那一腳踩下,天空都好像是震了一下,一聲巨大的轟鳴聲爆開,比蒙巨獸的手上被踩出了一個血洞! 「對不起,我回來晚了。」凌浩氣喘吁吁的說道。

「凌浩哥你跑哪去了?名額爭奪賽提前了,今天就在舉行,我大姐王美玲已經過去了,你怎麼還在這裡。」馨兒說道。

「什麼!名額爭奪賽已經開始了!在哪裡,快帶我去!」聽馨兒所說,凌浩略微慌張,他可不想對馨兒失約。

「咯咯,凌浩哥那我們趕快去吧,晚了就取消名額了!」馨兒掩嘴輕笑,上前一步將凌浩的手輕輕一拉,就和凌浩離開了這裡。

「馨兒姐姐,等等我啊!」見凌浩和馨兒離開,凌清連忙喊道,小腳丫撒開丫子向凌浩跑去。

??????

生死台周圍,圍滿人群,都是來看著瀾滄學院名額爭奪賽的,不過比起台下的熙熙攘攘,在生死台之上可謂是在老頭子混戰。

「王林兄,你近來可好啊?」劉家家主雙手相抱,面容看似和善的問道。

「呵呵,劉青老弟啊,當年…算了不說也罷,也罷…」提及此事,劉家家主劉青的面容就會有一絲殺意掠過,不過轉瞬即逝,而反觀王林,蒼老的面容,也是多了一絲憂傷。

此時吳家家主吳極,一拳向王林轟來帶著凜冽的拳風,喝道:「老王頭,接招!」

「吳老頭,幾年沒和你交手,你是不是皮痒痒了!」王林袖袍一揮,拳風化解,一指生風直刺那吳極手臂之上。

「慢!你們打架怎麼不叫上我!」一席黃袍,一看便知那是黃家家主黃嘉祥。

黃嘉祥眼中精芒閃過,手中由拳變掌,一掌拍出直逼吳極,王林二人。

這時又有一人突然從生死台之下掠上來,大喝道:「哈哈!多少年和你們這群老小子干仗了!」

「呵呵,李白!沒想到你也來了!幾年不見,你是不是到哪裡消遣去了!」王林轉頭對先前那掠上生死台的李家家主李白喊道。

「這些年我實力精進,早就把你們這些老頭超越了!」李白大喝,雙手攤開,一股強橫的氣息從他身體中爆發出來。

「元武境六重!李家家主又突破了!」台下眾人感受的李家家主的氣息,紛紛驚嘆的說道。

「你看,那王家的王林,氣息也在攀登!還有那吳家,黃家…氣息都在上升!」

「什麼,他們實力竟都如此強大!不愧是老一輩的強者!」眾人紛紛驚嘆道,一時間在生死台上,不是小一輩在爭奪名額而是老一輩在自由混戰。

王林袖袍掠過,雙指呈金黃之色,散發著淡淡的危險氣息。

「哈哈!王老頭你連你們王家絕學金剛指都祭出來了,看來我也不能落後!」那李家家主李白話落,一道閃光從手掌掠,紅色的氣焰波動,熾熱的氣息從中散發而出。

「氣焰殘掌!」李白手掌帶著淡淡火花,向王林暴露而來。

「李白休得囂張!接我吳家絕學,龍捲腿!」腿風呼嘯,似是龍捲一樣與李白氣焰殘掌相撞!

就在這時,黃嘉祥爆喝一聲:「劉老弟!接招!」

黃嘉祥向劉青攻來,拳拳生風,凜冽風卷直逼劉青。


劉青嘴角微微微翹,露出詭異的弧度。

「陰毒爪!」劉青手指向里彎曲,指甲突然變成偏向陰紫一般的顏色,帶著濃濃的毒性。看似平常實則可怕!

「看!我爹的絕學!陰毒掌。」劉凌以及眾多五大家族的小輩都坐在生死台之上的一座看台上。

「呵呵,我爹也不是吃素的!」一名黃衣少年,他便是五大家族之一黃家的小輩黃兆成。

「吳婭,你看爹的龍捲腿,好像又精進了。」說話之人是五大家族吳家小輩吳羽。

「哥,爹的腿法的確有精進了,不過李伯父的氣焰殘掌好像很厲害。」說話如銀鈴一般,赫然便是吳羽的妹妹吳婭。

「那是當然我爹的氣焰殘掌,那可是經過數十道靈武境級別的魔獸獸火淬鍊的,威力自然不一般!」一白袍少年不屑的說道,這便是李家小輩李自成。

「呵呵,美玲姐,馨兒怎麼還沒有來!」劉凌目光一轉看向坐在一邊的紅衣少女,火辣的身姿,衣著暴露,劉凌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問道。

「對啊,還有那個叫凌浩的小弟弟,他好像是馨兒的男朋友啊,長得不錯啊,怎麼他也沒來么?」吳婭也是轉過頭看著王美玲問道。

「那個…我也不知道,他來了沒有。」王美玲略微尷尬的笑道。

突然,台下一陣喝彩,看台上的五大家族的小輩們看向台上,瞳孔微微一縮。

「那不是,趙龍嗎?」吳羽眼睛微眯說道。

「是趙龍沒錯啊!不過他怎麼在台上和我爹那些老輩混戰起來了。」王美玲略微驚訝。

「砰!」生死台上,突然想起一陣悶哼,塵土飛揚,戰鬥太激烈了!

「呵呵,小輩趙龍速速下去,免得我們老輩傷著你。」吳極看向趙龍說道。

趙龍雙手相抱,恭敬的說道:「各位前輩,我皇族小輩趙龍向你們老輩討教一番不知可否?」

此話一出,生死台下引起軒然大波,小輩挑戰老輩的確多見,不過從沒有人見過,武脈境的小輩竟敢挑戰元武境的老輩,畢竟那整整一個境界的差距在那裡擺著,就算是超級天才也不敢如此放肆。

「休得放肆!」一陣強橫波動的喝聲從生死台下響起。

「爹…爹!你怎麼來了?」趙龍隨聲望去,看見一個老者赫然便是他爹趙匡胤。

「龍兒下去吧,你這幾位伯父可是和爹一樣厲害,你對付不了的。」趙匡胤說著,腳步向前一跨,掠上生死台。

聞言,趙龍眼神微微黯淡,先前凜冽的戰意消散而去,他看向五大家族小輩聚集的地方,然後向那裡走去。

與此同時,凌浩和馨兒正在往生死台這裡趕,凌浩抱著馨兒,腳下紫芒大盛,一陣紫色幻影向生死台繼續趕去。

生死台之上,那幾個五大家族的家主也都還在混戰,那站在旁邊的趙匡胤先是微微一笑,然後一腳跨出,面色一變大喝道:「都住手!幾個糟老頭子大打什麼架,今天是小輩們的名額爭奪賽,不是你們的老頭群毆賽!」

聞言,五大家主紛紛住手,畢竟人家趙匡胤乃是荒蠻王長的皇族,掌控者荒蠻王朝,所以他的面子還是要給的。

見五大家主住手,趙匡胤轉過身來,說道:「今天是五大家族的小輩名額爭奪賽,大家都知道瀾滄學院是整個大陸上最好的學院,而如今我們荒蠻王朝得到瀾滄學院的三個名額,一個已被瀾滄學院的導師給了王家家主王林的義女藍馨兒,所以還剩下兩個名額,現在這兩個名額需要五大家族遺迹我皇族所爭奪,第一名一個名額,第二名一個名額。」

話音剛落,在生死台一邊突然一陣騷動,一陣紫芒掠過。

「好快的速度!」趙匡胤微驚,還沒等他看清楚那紫芒就以停在了他的面前,說道:「呵呵,對比起,我叫凌浩代錶王家參見這名額爭奪賽。」

「嗯?」趙匡胤看向王林,想確認一下凌浩是不是代錶王家參賽。

王林點點頭,不過他的目光並未看向趙匡胤而是看向凌浩,具體的說應該是看向凌浩懷裡的馨兒,王林低聲說道:「馨兒,你…」

聞言,馨兒回過神來,因為凌浩速度太快所以她一直閉著眼睛,不過凌浩停了下來他睜開眼睛。


先是看見凌浩,然後頭一偏看見了王林最後發現自己竟在大庭廣眾之下捲縮在凌浩懷裡,頓時俏臉紅彤彤的,就連耳根子都通紅通紅的。

「凌浩哥,快放開我!「馨兒害羞的嬌喝道。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不知是身上的傷還是血腥味激發了比蒙巨獸的兇性,咆哮着把那隻沒有受傷的手臂甩了過來,但這個時候的葉辰卻已經消失了,又是一腳,這一腳比剛纔的那一腳還要重,再次踩在了那隻被踩過一次的手臂上,這一腳直接踩斷了比蒙巨獸的手臂!一隻碩大的手臂落到地上,葉辰眼神凜冽,不在乎被踩斷的手臂,閃過比蒙巨獸的再一次的攻擊,然後身形一閃,出現在比蒙巨獸的腳掌上,第三腳踩下去!

踩下去的時候,葉辰手上也動了,手指如刀,在空中刻畫着什麼符印,然後符印聚齊一股強大的勢朝着比蒙巨獸壓了過去,比蒙的身體顫了一顫,然後腳背就被葉辰的第三腳給踩到了,血肉四濺,比蒙巨獸的腳背硬生生的被踩爆了!

比蒙巨獸慘呼一聲,雖然他不懼怕受傷,只要頭心臟還連在一起他就不會死,但是這不代表着他沒有知覺!而相反他感覺更加的敏感!如今被葉辰給一腳把整個腳背給踩爆了,那疼痛的感覺是相當的那啥,所以就情不自禁的吼了出來,不過這劇烈的疼痛不僅沒有讓他感覺到害怕反而更加的興奮了,攻擊也更加的狂暴!

第四步踏出,葉辰手上運力,一上一下,第四步踩向了比蒙巨獸的膝蓋,弒蒼手也打出,然後在比蒙巨獸還沒有發應過來的時候,身上就已經受了兩處重傷了,膝蓋被踩爆,一時沒有適應身體向一旁側倒,而弒蒼手則打在了比蒙巨獸的胸口,胸骨斷裂的聲音傳了出來,胸前的肉也被打碎,露出了在裏面彈跳的心臟,受了這麼重的傷,比蒙巨獸並沒有顯露出疲態,相反的還變得更加瘋狂了,就算是葉辰也不得不爲比蒙巨獸的變態的身體讚一聲。

不過葉辰沒有絲毫的大意,現在施展的這步法名爲逆武九步,從武仙步中經過千錘百煉取出來的九步,稱得上是攻殺大術,而且因爲武仙步飄渺不定的特性,這九步顯得鬼神難防,而且這九步一步比一步更加強大,完全是把葉辰的精氣神完美的融合在一起,然後藉助步法施展出來,甚至還可以施展出超越原本水平的力量!這也是武仙步獨步天下的一個因素,當然,這九步也不是那麼好施展的,首先他對一個人的身體要求的異常的嚴格,有了強悍的身體承受住了那些狂暴的能量才能施展,不然還沒等踏到別人,自己的腳先爆掉了就不好了,其次還要這個人有頑強的意志,這九步沒有頑強的意志是不能發揮出最大的力量的!

而這兩點葉辰都具備了!首先葉辰的身體在武驚天的淬鍊和在入世中的戰鬥中慢慢地在強化,身體素質已經達到了他目前所能達到了制高點了,至於葉辰的意志,這是在武驚天最後操練葉辰的時候格外關注的,也練就了葉辰強大的意志,但就算是這樣,葉辰現在也沒能力施展出完整的逆武九步,勉強也只能像現在這樣踏出第四步,如果硬要葉辰踏出第五步,那除非是在極度危險的情況之下,而且就算是極度危險也要保證第五步踏出能踩死對手,否則葉辰說不定會因爲脫力而被對手輕鬆的滅殺,這種可以稱得上是逆天的招式不是現在的葉辰所能施展出來的!

所以因爲這些原因,葉辰並沒有踏出第五步,而是在踏完了第四步之後就停下了,轉而以武仙步配合各種攻殺祕術來跟眼前的比蒙巨獸來戰鬥,比蒙巨獸被葉辰的逆武九步中的前四步給傷的不輕,一條腿加上一條胳膊都沒了,雖然以後可以長出來,但是有沒有以後還說不好呢,葉辰受的傷也不輕,所以現在的局勢還是很迷茫的,誰勝誰負還不好說。

左手握生,右手握死,生死拓印;一手弒蒼天,弒蒼手打出;日升月落,山河永昌,日月山河印!葉辰打出了弒蒼交給自己的三大祕術,倒不是葉辰不想用逆武道中的祕術,只是那些東西都太過強大了,往往都會引起天地異象,所以葉辰也不敢用上,至於弒蒼交給自己的這幾個完全都是弒蒼盜版過的,當然弒蒼手是正版的,只不過現在的葉辰還沒有那種一手弒蒼天的狂妄的氣勢,也就相應的沒有那份威力了。

就算是如此,這三大祕術的攻擊也是相當恐怖的,至少在同階的人的眼中,葉辰的這三大祕術就代表了這個境界的最強的攻擊,不過葉辰一直不這麼認爲,他一直感覺還有什麼地方不對,不過他想不出來,索性也就不想了。

比蒙巨獸被給卸掉了一條腿和一隻胳膊之後並沒有倒下,而是放出了更加狂妄的氣勢,一股兇戾的氣息撲面而來,張開血盆大口狂吼一聲,真的不少人的耳朵都嗡嗡響,甚至一些普通士兵直接被震吐血了,葉辰臉色一白,他離着比蒙巨獸最近,受到的震動也最大,現在的葉辰已經有些壓不住傷勢了,畢竟胸前已經受過兩次重擊了,再打一會葉辰恐怕自己就先敗了,但是葉辰不允許自己失敗!這是一個武者的驕傲。

眼神凌厲的看着揮舞着大拳頭的比蒙巨獸,深深地吸了口氣,眼神逐漸變得堅定,殺戮劍意他從來沒有放開過,,而現在他想要試一試這真正的殺戮劍意究竟有沒有武驚天說的那般狂妄,在那一刻,原本那個處事不驚,閒看流水的葉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個殺氣沖天的殺神,手中的人道劍顫鳴不斷,蹭蹭蹭的聲響不斷地從周圍傳出來,凡是佩劍的人都驚奇地發現他們的劍居然都懸浮在空中,而且劍柄朝上,劍尖朝下,劍身微彎,似是在朝着葉辰鞠躬!

所有人都被這個奇怪的顯現給吸引了注意力,在這其中,只有寥寥幾個人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泰達米爾若有所思的看了葉辰一眼,葉辰對於殺戮劍意的領悟實在是出乎了他的意料,在葉辰身上他忽然知道了自己的路要怎麼走了,伊月和薇兒只是淡淡的看了這些劍一眼,然後就將注意力又重新的放回場上,既心疼又擔憂的看着葉辰,眼睛一眨都不敢眨,生怕錯過了救援葉辰的時機。

這些劍在停滯了幾秒之後就果斷的飛到了葉辰身邊,葉辰手中的人道劍斜指,而飛過來的那些劍居然像是長在葉辰的人道劍上一般,如果不看那些各異的顏色,甚至就會覺得葉辰是拿了一把碩大無比的巨劍!長數十米,寬數米,後一米多,唯有葉辰手中的人道劍的劍柄還是正常的大小,但是看起來十分的怪異,所有的人都被這個場面給弄懵了,這麼大的一把劍,這還要怎麼揮舞,能揮舞得動嗎?這是雖有人心中的疑惑。

不過葉辰卻感覺不到重力,現在在他的心中只有兩個字:殺戮!尤其是眼前的這個朝着自己不斷的跑來的巨大的野獸,然後大劍猛然揮舞一下,立斬比蒙巨獸,無邊的威勢,所有的人都看呆了,那一劍無物可擋,大有殺盡天地萬物的氣勢!而且那一劍也沒法阻擋,大巧不工,重劍無鋒!雖然沒有劍鋒,但是劍上的重量足夠彌補了沒有劍鋒的缺憾。

比蒙巨獸似乎也知道這一劍很危險,但是因爲少了一條腿活動有些不便,想閃躲卻有些力不從心,雖然避過了身上的要害,但是還是被劍給擦到了,直接切下了一塊肉來,而就在比蒙巨獸剛剛閃避完之後,葉辰卻又巨劍橫掃,氣勢威猛,如同狂風掃落葉一般,地上都被葉辰這一劍給帶起一層土朝着比蒙巨獸罩過去,比蒙巨獸突然跳起,跳向了空中,閃過了這一劍,但是就在它力竭的時候,葉辰的第三劍又掃了過來,比蒙巨獸就在這個時候身體忽然急速變小,身上的氣勢也逐漸減弱,知道他的身形縮的跟葉辰差不多大小之後才停下,而這個時候他已經能操控自己的身體漂浮在空中了,閃過葉辰的第三劍,但是他的好運也就此爲止了,第三劍剛完,第四劍緊接着就跟上了,然後是第五劍,第六劍,第七劍,第八劍,第九劍。

從第四劍開始被打中之後,比蒙巨獸就沒能夠逃過剩下的五劍,九劍劈完,無數的劍突然散開,然後直衝衝的插到了地上,露出半截劍身和劍柄在外面晃悠,人道劍也在九劍劈完之後直接回鞘,葉辰用完這九劍之後就感覺頭腦有些昏脹,然後就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一頭栽下來,不過令葉辰奇怪的是這次居然沒有暈過去,反而感覺一股莫名的力量在自己的身體中慢慢的壯大!這個現象讓葉辰有喜有憂,感覺很彆扭。

比蒙巨獸在中了六劍之後就不再動了,直到落地的時候,突然從他的身體內部竄出了留到劍氣,分成六個方向,把比蒙巨獸切開! 「好!既然人已經來齊了,那就抽籤吧,抽中相同數字的為一組進行爭奪。」趙匡胤看了看生死台上五大家族以及皇族的小輩,從納戒中拿出一個一個手掌大小的小圓筒說道:「你們一共八人分為四組,輸者喪失名額爭奪權,以此類推直至決出第一名和第二名。好了,開始抽籤吧!」

趙匡胤將圓筒放在地上,站在一旁看著台上的凌浩眾人。

吳羽首先向圓筒走去,抽出一章圓形標籤。

之後凌浩等人紛紛都抽取的一張圓形標籤,凌浩拿到標籤,手心微涼從圓形標籤之上浮現碧綠色的光暈。

「呵呵,這五大家族果然是底蘊雄厚,就連抽籤用的標籤都是靈玉做的。」凌浩握著手中的標籤,感嘆著五大家族的底蘊。

「呵呵,這叫底蘊,你還沒見過世面,外面那些超級大族,個個都抵得上這小家族千百萬個!」陣元出聲道。

「大族…」凌浩在想馨兒會不會是外面那個大族的,不過凌浩的想法轉瞬即逝,因為他現在面對的是瀾滄學院名額選拔賽,只有先把這名額搶到手,才有機會知道馨兒背後到底有怎樣的強大勢力。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