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是商業家族,跟自己的關係很牢靠,至於王家,就算了,被自己勒索了兩次,恨自己還恨不過來呢。

閆家,這可算是一個強大的家族,在商業上無法與李家王家比肩,但是,在軍政這一塊,閆家的力量不可小覷。秦少傑覺得,可以藉助這個沒腦子的閆家大少,再跟閆家更進一步的接觸一下。

在家靠父母,出門靠朋友,現在自己在京華的事業做的很大,向閆家這樣的家族,自然是多結交一些的好。

想了想,秦少傑打定注意,便說道。“起來吧,我可以替你求情。”

“啊,真的嗎?”閆闖聽秦少傑答應了下來,頓時從地上爬了起來,驚喜的問道。

“可以,但是不是現在。”秦少傑說道。

閆闖聽秦少傑說不是現在,臉色就是一變,作勢又要跪下求饒。卻被秦少傑拉住了。

“放心,我說過會幫你求饒就會做到。現在,你先把人家的車錢賠了,然後晚上等你爸下班回家後,我跟你一起去。”

閆闖一聽秦少傑要跟着去,頓時心情就大好。聽剛纔他打電話,似乎是跟自己老爹關係很好,有他在,自己就不用受皮肉之苦了。

“好好,我賠,我賠。”閆闖說着,飛快的跑回車裏,緊着着,手裏拿着厚厚的一疊鈔票又跑了回來。

“司機師傅,對不起,我錯了。這是賠你的修車錢。”閆闖不由分說的,就把錢塞到了司機手裏。

“大……大哥。”

“行了,別叫我大哥,我沒你大,叫我秦少傑就行了。”秦少傑說道。

“那可不行,秦大哥,我就得叫你大哥。”要說這閆闖,也不是太傻,能跟自己老爹關係這麼好的,那身份也一定不簡單。得巴結着。

至少,目前得這樣。還要靠他說情呢。

PS:提前更新了,下午的兩章,也是提前更新,而且是一起都傳上來。最近後臺有問題,實在不敢弄定時。 閆豐華並沒有跟着閆家老爺子和他兩個弟弟住在一起,他是軍人,住的自然也是京華衛戍區的軍區大院。

雖然有秦少傑跟在身邊,但閆闖開車進入軍區大院的時候,還是不免有些害怕。閆豐華的脾氣在整個衛戍區都是出了名的,不管是對手下的兵還是家人,都很嚴厲,閆闖從小就沒少捱打,但也就是小時候,大了以後,閆豐華多少也給他留了點面子,可今天他這事做的,卻是讓閆豐華氣的不輕。

想想小時候捱打的過程,閆闖的就心驚膽顫。

越野車七拐八拐的在一個二層小樓前停了下來,等到勤務兵把大門打開後,閆闖才把車開了進去。

秦少傑跟着閆闖下了車,纔開始打量起來。

跟中南海里,燕龍騰的一號院差不多,但是,房子卻少了一份古典特色。院子也明顯沒有人家的大。

“小闖,你怎麼回來了,還不趕快去你爺爺那躲一躲。”說話間,一個年紀大約五十歲左右的女人從小樓裏走了出來,急急忙忙的對閆闖說道。由於保養的好,看上去也就三十七八歲左右,還是風韻猶存。

“媽,我,我爸他回來了嗎?”閆闖有些害怕的問道。

“還沒回來,不過快了,你到底做了什麼事,讓你爸那麼生氣啊。”女人看了看手錶說道。“剛纔打電話回來,說如果你要是回來,讓我看住了你。”

這女人,就是閆闖的老媽,閆豐華的妻子,常雪瑩。

“沒,沒什麼,媽,這是我的朋友,我爸也認識的,跟我爸關係不錯。”閆闖敷衍了兩句,指着秦少傑介紹道。


“啊?”常雪瑩由於擔心兒子,剛纔一直沒注意到閆闖身邊還站着一個人。經閆闖這麼一提醒,才發現自己失禮了。

“阿姨,你好,我叫秦少傑,可以算得上是閆政委的同事吧。”秦少傑笑着說道。

“你好,你好,小秦,我叫你小秦可以吧。”常雪瑩連忙說道。“來,屋裏坐吧。”

既然有客人來了,常雪瑩也不好再問閆闖什麼,趕快邀請秦少傑進屋裏坐,又急急忙忙的跑去泡茶。

秦少傑還沒來得及喝上一口水,就聽到外面傳來一陣汽車的剎車聲,緊接着,皮鞋踏在地上的聲音就由遠而近……閆豐華回來了。

“閆闖,你個小王八羔子,滾出來。”剛一走進客廳,閆豐華那威嚴的大嗓門就響了起來。坐在秦少傑對面的閆闖頓時就嚇了一個激靈,差點直接從沙發上出溜到地上。

“小王八羔子,你還有臉回來,你看看你今天都做的什麼事情。”閆豐華走進客廳,看到閆闖坐在沙發上,頓時就氣不打一處來。說着就解下皮帶,衝着閆闖走了過來。

“老閆,別動手,別動手,孩子有什麼錯,好好說不行嗎?”常雪瑩剛洗完水果放在茶几上,就看到閆豐華手裏拎着皮帶,氣勢洶洶的走了過來,連忙跑了過去,攔住了閆豐華勸道。

“好好說?這混蛋玩意兒做了什麼事情你不知道?有空去網上看看。”閆豐華是氣的不輕,推開常雪瑩就走了過來。

閆闖是嚇的都快尿褲子了,看着閆豐華手裏的皮帶就不停的哆嗦,若不是秦少傑在旁邊,他估計早就撒丫子跑了。

“閆叔,有話好好說,別動手啊,公共場合打孩子,對小孩子心理會造成影響的。”秦少傑見該是自己出場的時候了,趕快站起來說道。

“哎?少傑,你怎麼來了。”閆豐華剛纔只顧着想解皮帶去抽閆闖,根本沒發現客廳了還坐着一個人。看到秦少傑來了,有些驚訝的說道。

“呵呵,閆叔,我不來,估計他就得退層皮了。”秦少傑指了指坐在沙發上如坐針毯,而且一直不由自主打哆嗦的閆闖。

“這混蛋玩意,退層皮都是輕的。”閆豐華狠狠的看了一眼閆闖,又把皮帶系回了腰間。

“呵呵,閆叔,我不是跟你說了麼,我已經打了他一大嘴巴了,你也就別動氣了。再說,他不是也知道錯了麼。”秦少傑笑道。

“他什麼貨色我還能不清楚。”閆豐華看着閆闖,語氣有些不善。“狗改不了吃屎。”

“行了,行了,閆闖,你還不給閆叔道個歉。”秦少傑看着閆闖說道。

“爸……爸,我,我錯了,我,我以後再也不了。”閆闖顫抖着,小心翼翼的看着閆豐華說道。生怕閆豐華再抽出皮帶來教育他。

“滾到樓上去。”既然秦少傑都給求情了,閆豐華也不好再說什麼。

“還不快上去。”常雪瑩見自己的丈夫鬆口了,也趕快推了一把閆闖。

閆闖這才反應過來,感激的看了一眼秦少傑後,就如兔子一般的,飛快跑回了自己的房間。

“少傑,讓你見笑了。你怎麼來了,那邊的事辦完了?”閆豐華看着閆闖跑的沒了影子,纔對秦少傑笑了笑說道。

“辦完了,呵呵。”秦少傑喝了口茶水,說道。“這不辦完事兒打車準備回去麼,就遇到這事兒了,就順便過來看看。”

“你不說這事兒還好,那個混蛋玩意兒,就是不讓人省心。”提起閆闖,閆豐華還是有些生氣。

“今天也就多虧是你,要是換成別人,指不定這小王八蛋要惹出多大的亂子呢。”

“對了,首長找你什麼事情?”此時客廳裏就剩下他跟秦少傑,閆豐華好奇的問道。雖然他知道,這屬於機密,但是,還是忍不住好奇。


“這個就說來話長了。”秦少傑嘆了口氣說道。“你知道那個組織吧?”

“組織?哪個組織?”閆豐華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等到反應過來,才小心翼翼的四處看了看。

“走,我們去我書房裏說。”

秦少傑看着閆豐華那小心的模樣,就跟做賊似得,有些好笑。但還是跟着閆豐華上了樓,走進了他的書房。

不大不小的書房,除了一個裝滿書的書架,一張辦公桌和兩張椅子以外,就再也別無他物。而牆上的一排排軍功章,和一張張的舊照片,再加上一把不知道什麼年代的戰刀,卻引起了秦少傑的注意。

“呵呵,這都是過去的事了。”閆豐華見秦少傑看着牆上的那些照片,笑了笑說道。眼神裏瞬間閃過一絲落寞。

PS:兩章一起上,稍候…… “你……你是說,首長讓你領導那個組織?”閆豐華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

這太讓人驚訝了,秦少傑纔多大,滿打滿算,才二十歲。但是,首長爲什麼要讓他領導那個組織呢?

閆豐華能坐到這個位置上,也就意味着,他能瞭解到一些不同層面的東西。這些對於普通人來說,是祕密中的祕密,但是對他們這些身處要職的人來說,多多少少都會知道一點。


想了半天,閆豐華才問道。“難道,你也是?”

秦少傑無奈的笑了笑。“閆叔,既然話都說了,我也不瞞你了。沒錯,我也是修行人。”

“難怪了,真的難怪了。”閆豐華驚歎道。“可是,我不明白,你看起來就跟普通人沒什麼兩樣,怎麼會是修行人呢?”

這個問題,秦少傑還真不好回答他。

“不說這個了,閆叔,對於這個組織,你瞭解多少,能跟我說說嗎?”秦少傑把話題轉移到這個組織上。

果然,閆豐華一聽秦少傑說起這個組織,也就不再糾結剛纔的問題。組織了一番語言,才緩緩說道。

“你也知道,我們都是唯物主義者,從來不相信這些鬼啊神啊之類的,但是,他卻的的確確的存在。”說到這,閆豐華掏出一根菸,點燃後狠狠的吸了一口,才繼續說道。“這個組織具體是什麼時候成立的,我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這是一個獨立的部門,沒有名字,沒有代號,也不經常出動。少傑,你認真的回答我,是不是要發生什麼事情了。”

秦少傑一愣,這閆豐華,果然厲害。在中南海的時候,燕龍騰老爺子也是這麼說的,可是,就連他也不明白,燕老爺子說的究竟是什麼意思。

搖了搖頭,秦少傑才說道。“閆叔,實話說,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要發生什麼,但是,首長確實說,要讓我領導那個組織。”

閆豐華以爲秦少傑不肯說,也就不再糾纏這個問題,笑了笑說道。“少傑啊,看來我還真是小看了你啊,哈哈,沒想到,你年紀輕輕,職位就要超過我了啊。”

“啊?閆叔,你這話我怎麼聽不明白了?”秦少傑被閆豐華說的一愣。

“據我瞭解,你現在是上校軍銜吧?”閆豐華問道。

“是啊。”秦少傑疑惑的問道。“這不是還比你低一級呢嗎。”

“哈哈,你小子。”閆豐華指了指秦少傑,說道。“首長既然讓你領導那個組織,也就是說,你以後有自由出入中南海的權利了,想來,估計明天,你就能接到新的認命,而且,你至少這個級別。”

閆豐華說着,指了指自己肩膀上的那一顆金豆豆。

“什麼?”秦少傑驚了“閆叔,你是說,我會提升爲少將?”

開什麼玩笑。秦少傑打死都不相信,自己能當將軍。自己這上校的軍銜,還是因爲完成那兩件特殊的任務,才破格提拔的,就算特別行動處的處長秦賀,也纔是跟他平級。


“當然了。”閆豐華見秦少傑不相信,便解釋道。“那個組織雖然沒有名字,但卻是最神祕的組織,直接聽從一號首長的命令,你既然要做他們的頭,怎麼可能不給你升職,雖然你還年輕,但是,你可是屬於特殊人才。”

說話間,閆豐華都發現自己有些嫉妒,自己當兵三十多年了,才熬到這個位置,這小子,年紀輕輕,就快跟自己平起平坐了。

“啊,這也升的太快了吧。”秦少傑驚訝的說道。

“你小子,少得了便宜還賣乖了。我都快嫉妒你了。”閆豐華指着秦少傑笑罵道。

嫉妒?你嫉妒的毛線啊。秦少傑鬱悶的想道。就算是少將又怎麼了,你手底下衛戍區有幾萬人,我這呢,雖然說神祕一點吧,但就那麼小貓小狗七八隻,我這跟光桿司令有什麼區別啊。

而且,修行人,你又不知道,他們一個個都跟有精神病似得,知道的會明白我是他們的頭兒,不知道的還以爲我是這羣精神病的老大呢。

“好了,咱不說這事了,少傑啊,晚上你可得留在這吃飯啊。”閆豐華笑道。

……

秦少傑最終還是留在了閆豐華這裏吃晚飯,抽空給艾曉慧打了個電話,讓他們等一等自己,自己保證七點之前趕過去。


“小秦,你多吃點。家裏很少來客人,你跟老閆這麼熟,就不要客氣了。”常雪瑩熱情的給秦少傑夾着菜,讓秦少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呵呵,是啊,少傑,你就不要客氣了。”閆豐華也笑道。

只有閆闖,坐在他老媽身邊,叼着筷子,眼珠在秦少傑和他老爹之間滴溜溜的打着轉。

“看什麼看。”閆豐華看到了閆闖的眼神。嚴肅的說道。“就你這不成器的玩意,多跟人家少傑學學。你看看,人家年紀比你還小五六歲,你知道人家現在是什麼職位嗎?”

“我告訴你,估計明天,人家少傑就又要升職了,你知道不。少將,知道嗎?職位跟你老子我一樣了。”

閆豐華看着閆闖教訓道,可對他這兒子,實在是有些無奈。

閆闖對這些軍銜什麼的沒興趣,只對官大官小有興趣,聽他老子這麼說,也沒覺得有什麼。但是常雪瑩卻不同了,她本身也是出自軍人世家,要知道,和平年代,想要升的這麼快,那基本是不可能的。所以,對秦少傑也有些好奇。

“小秦,你是在哪個部隊的?”

這個,秦少傑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有些事情,可以對閆豐華說,但卻不能對他的家人說。

好半天,秦少傑纔開口說道。“神盾局,局長。”

“噗……咳咳。”閆豐華沒想到秦少傑會弄出這麼一句,差點讓他被米飯給噎着。

神盾局?那是個什麼單位。

其實秦少傑也就是隨口胡說的,他看過《鋼鐵俠》那部電影。那裏那個獨眼的黑人大叔,不就是神盾局的麼,他手下也都是些奇人,想了想,跟自己這個部門差不多,所以,秦少傑也就隨口說了出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