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總,不是我不做,而是因爲這件事情實在是……”

“十五萬。”

李文突然間的擡高價格讓張原更是爲之一驚。

“李總,這真的不是錢的問題。”

李文再一次打斷張原的話:“二十萬怎麼樣?”

價錢整整提高了一倍,面對這種天價般的好處,張原最後選擇妥協。

“雖然這件事情需要冒一定的風險,但也不是什麼不能做到的事情,這件事情我做了。”

張原的表現李文並沒有太多意外,像他們這種無所事事的人,最需要的就是錢來支撐自己混吃等死,所以無論是如何難以做到的事情,只要錢開到位,都一切不是問題。

“好,稍後我會把地址發送到你的手機上,記住,這件事情無論如何都要成功,否則不要說錢,我根本不會放過你。” 張原點了點頭:“請李總您放心,這種事情雖然是第一次做,但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我一定會完成的很好。”

“希望你做的會和你所說的一摸一樣漂亮,我不想讓人知道我在這裏,你先離開吧。”

在和李文告別之後,張原便心滿意足的離開,對於李文答應要給自己的二十萬,可以說是唾手可得。

看起來張原是爲了錢做事,實際上扮演的只不過是一個在可憐不過的角色,而最終的受益者仍是李文。

看着張原離開的背影,李文邪惡的笑了起來,自言自語說道:“總有人會爲眼前暫時的利益而被遮擋住雙眼,他們不知道的是,自己一直都在扮演着獵狗的角色,只有真正的獵人才會在最後出現。”

一想起盧寶和沫沫等人被自己的手段弄進警察局後,李文便更加控制不住自己臉上的笑容。

“王富啊王富,沒有想到你這麼快就替盧寶做事,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選誰不好非要選擇盧寶,不僅要搭上自己,還要搭上自己的老婆,想想我都替你覺得感到可悲。”

由於甜品店所發生的事情很意外,所以王富根本沒有時間打電話告訴自己的老婆所發生的事情。

沒有得到消息的老婆看了一眼掛在牆上的時鐘:“平常這個時候王富都應該回來了,怎麼今天會這麼晚,難道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想到這一點,難免變的後怕起來,於是便拿起電話,按下王富的電話號碼,但得到的卻是關機的提示聲音。

“王富究竟怎麼回事?不行我要出去看一看。”

就在王富老婆剛準備離開的時候,忽然傳出了敲門聲,第一時間便以爲是王富回來了,於是連詢問是誰都沒有問,直接打開門。

“今天怎麼了,你怎麼會……”

還未等王富老婆沒有把話說完,就被闖進來的張原野蠻的用手捂住她的嘴巴,縱然她拼命吶喊,只能聽到沉悶的呼呼聲。

張原後腳一提便將門關上,謹慎的看了一眼環境,見並沒有其他人,這才鬆了一口氣。

“沒有想到你家竟然會這麼窮,比我想象中的還要窮。”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王富的老婆嚇的晶瑩的淚水在眼睛內部打轉,可想而知這件事情對於她的衝擊。

巡視一週之後,張原兇狠的看着王富的老婆質問道:“你家的錢都在哪裏,告訴我,或許我還會放過你!”

王富的老婆在口中一陣支支吾吾,張原根本沒有辦法聽清楚一個字。

在放開其嘴巴之前,張原說道:“我可以鬆開你的嘴巴,不過你要答應我不要隨便亂喊,否則我會對你不客氣!”

王富的老婆連連點頭,在得到迴應後,張原緩緩拿走自己的手。

放開的一霎那,王富的老婆也很聽話,可在張原的手徹底鬆開後,突然大叫起來,“來人啊,快救命啊!”


“媽的!”

憤怒的張原直接踢出一腳,將其踢倒出去,頭部正好磕在鋒利的桌角上,鮮血順着頭部流淌出來,意識也越來越變的模糊起來,最後昏倒在地上。


張原這才意識到自己闖了大禍,急忙將王富的老婆攙扶到電動輪椅上面,可惜的是仍然左搖右晃,最後勉強靠在椅背上。

在收拾的時候,張原不小心碰掉了放在櫃子上面的盒子,刺耳的聲音讓他破口大罵,當看到盒子裏面的東西時,他露出了笑容。

盒子裏面裝的不是別的正是王富家的積蓄,張原清點一番,只有五千多塊。

“真是一對窮鬼,真是想不清楚這樣的兩個小人物怎麼會招惹到李總?誰管呢,蒼蠅再小也是肉,我現在就送你上路。”

張原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將已經慢慢變冷的王富老婆推出去,而是看了一眼樓上和樓下,畢竟剛剛的喊叫聲很大,說不定會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不過他的擔憂明顯有些多餘,這裏位置偏僻,所居住的人也比較複雜,如果不是迫在眉睫的公共事,這裏的人就不會主動出面解決,對於喊叫聲就好像沒有聽到一樣,這種聲音聽起來也是見怪不怪,歸結於夫妻吵架。

這種環境對於張原來說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他鬼鬼祟祟地擦掉所有的蛛絲馬跡之後便將輪椅推下去,伴隨着陡峭的樓梯,原本坐在輪椅上的人直接掉頭倒了下去,週轉幾番後便撞在牆角上,看上去和失足掉下去一樣,一場意外。

張原很是自豪的看着自己的壯舉,心中十分滿意,最後志得意滿的離開,到達了和李文之前約定好的見面地點。

爲了防止其他人發現自己的真實身份,李文特意帶了一副墨鏡。

“事情都做好了?”李文輕抿一口咖啡問道。

“都已經按照李總您所交代的做好了,相信誰也看不出來這是人爲所做的。”

李文從包中拿出一個文檔袋來,推到張原的面前道:“這是答應給你的二十萬。”

張原一臉得意的笑容,剛準備收起來,李文的手就放在了文檔袋的上面。

李文的舉動讓張原臉上的笑容瞬間變的僵硬起來:“李總,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不用緊張,答應給你的好處我是不會少給你的,只不過爲了安全起見,我希望你在拿到這筆錢之後立刻離開這裏,只有這樣我纔會把錢給你。”

張原有些詫異,絲毫不清楚李文爲什麼會說出這樣的話,最後看在錢的面子上,還是選擇答應,“沒問題,我會離開。”


李文這才鬆開自己的手,並且將剩下的最後一口咖啡喝下,隨後站了起來,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

“記住你剛剛答應了我什麼。”

說完,李文便結賬離開,剩下張原一個人坐在椅子上。

在李文離開之後,張原便急忙把錢收了起來,這二十萬得到的簡直太簡單了,簡單的讓自己有些不太相信。

“哼,我親愛的李總,我當然會離開這裏,只不過在還需要在這裏浪一下,哈哈。” 從如龍公司離開的任雪也來到了甜品店,遺憾的是甜品店早已經被提前鎖上,沫沫的電話無法打通。

由於注意力全部放在電話上,所以任雪也沒有提防身後,當聽到從身後傳出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時,任雪已經被強制擡上了停在一旁的商務車上,隨即揚長而去。


被擄上車的任雪原本想要奮力掙扎離開,上車後看到坐在自己對面的人時,便放棄了打算。

張志強表情嚴肅的說道:“任雪,不好意思,用這種野蠻的方式和你見面,只不過情況緊急,還希望你能夠諒解。”

從張志強認真的表情上任雪就已經意識到事情有些奇怪,也沒有追究下去:“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先離開這裏再說,開車。”

在張志強的命令下,車子漸漸行駛離開,後面尾隨着兩輛車。

任雪看着跟在車後的兩輛車,頗爲欣賞的看了張志強一眼,這兩輛車正是張志強所安排的保險手段,爲的就是防止發生其他的意外。

經過二十分鐘的車程之後,張志強一行人將車子停在了一個廢棄倉庫前面,任雪很是懷疑的走下車,不知道爲什麼盧寶會帶自己來到這樣一個偏僻的地方。

也許是看穿任雪內心的擔憂,張志強解釋道:“不用害怕,這是我的地盤,我們進去再說。”


進去後的任雪發現不僅張志強的手下人在,就連負責一直保護譁子母子倆的李二也被邀請過來商談事情。

雖然說這是任雪和李二第一次見,任雪並沒有感覺到絲毫的陌生,也相信能夠在這裏相聚的都是盧寶的心腹,不需要任何的擔憂,所以在簡單的問好後,任雪便率先切入正題。

“其實我之所以會突然來找沫沫是因爲發生了一件讓人意想不到的事,那就是盧寶因爲侵吞公款的事情被抓了起來。”

這個消息一出,滿座皆驚,每個人的臉上都寫着難以說明的沉重。

任雪在短暫停頓後繼續說道:“所以我纔會在第一時間趕過來,爲的就是想要告訴沫沫這件事情,沒有想到甜品店今天會關門這麼早。”

張志強將話題接了過來:“其實甜品店並不是提前關門,而是發生了其他事情。”

“發生了什麼?”任雪吃驚道。

隨後張志強便將自己所知道的有關於沫沫和王富被抓走的事情一字不落的告訴了任雪等人。

這件事情讓原本就心情沉重的其他人如同遭受晴天霹靂一樣。

李二問道:“我記得寶哥交代你保護好沫沫,既然你知道的那麼清楚,爲什麼沒有在第一時間站出來?”

“大哥,你以爲我不想嗎?抓走沫沫他們的可是警察,就算我再想不開的話,也不會傻到和警察過不去,而且我總覺得這件事情發生的太過於匪夷所思,怎麼會這麼巧沫沫和王富會被一起帶走,依我看,這件事情絕對沒有這麼簡單。”

張志強的分析給任雪提了醒,任雪捏着下巴沉思道:“我倒覺得張志強猜測的很有道理,先是盧寶在公司出了事情,如今又變成甜品店出了事情,如果說這兩件事情之間沒有任何聯繫的話,這絕對是不可能。”

心思縝密的張安發表了看法:“我同意任雪的說法,不如我們先從最開始縷一縷好了,老大在公司裏有沒有什麼死對頭或者仇家?”

“如果真要說的話還真有,只不過盧寶曾告訴我這個人他控制的很好,絕對不會對自己造成威脅,可是事情發展到這一步,除了他之外,恐怕找不到另外的人,讓我想不清楚的還有一點,憑他的能力應該不是盧寶的對手,會不會有其他人從中協助他?”任雪沉吟道。

“這個問題的答案我們就無從得知了,任雪,我看老大的事情就交給你好了,至於甜品店的事情交給我來處理,到時候我們再交流結果。”

張志強的安排立刻引起了李二和張安兩個人的反對:“你們都去做事那我們兩個人怎麼辦?”

“李二,你還是保護譁子母子兩個,我擔心這夥人的下一個目標會是他們母子;張安你隨時待命,需要你的時候我會通知你。”

李二和張安對視一眼,雖然說心中很是不悅,但也只能無奈答應下來道:“現在看來也只有這一個辦法了,大家小心行事吧。”

在商量完計劃之後,張志強親自開車送任雪回家,張安和李二兵分兩路返回。

在回去的路上,張志強問道:“我看對於老大被抓的事情你似乎有着其他的想法,不知能否告訴我?”

張志強左右也是自己人,所以任雪也沒有遮掩下去。

“不錯,能對盧寶下手的除了我剛剛所說的那個李文外,還有一個人,只不過我不確定這個人是不是和我想的會和李文狼狽爲奸,所以我還需要驗證一下才知道事情的結果。”

“你想通過什麼方法來驗證?”

任雪說道,“這一點我倒是沒有想清楚,不過我是不會畏懼的。”

在兩個人談話期間,車子已經到達目的地。

任雪一邊摘下安全帶一邊說道:“謝謝你,胖子,注意安全。”

張志強並沒有立刻開車離開,而是將任雪喊住。

聽到聲音的任雪轉過身子問道:“怎麼了,是不是我有什麼東西落在你的車上了?”

一向坦率的張志強在此時變的猶豫起來,支吾一秒鐘後回答道:“那倒不是,只不過是想讓你小心一點。”

說完,張志強便很是慌張的開車離開,差一點撞到前面的車。

這一幕恰好被尚未離開的任雪看在眼裏,不禁爲之一笑,也沒有將張志強的叮囑太過於放在心上,向着樓上走去。

與此同時,沫沫和王富兩個人也被帶到了警察局,由於前面還有幾件案件需要處理,所以沫沫兩個人便被暫時關押起來,在這裏,他們出乎意料的看到了盧寶。

“沫沫,你怎麼會在這裏?” 沫沫也同樣心存疑問,將事情告訴了盧寶,盧寶開始思考起來。

由於是自己貿然動手所以纔會連累沫沫也被抓進來,所以王富有些愧疚的說道:“對不起,是我魯莽纔會造成現在的局面。”

盧寶不僅沒有責備王富,反而笑了起來,誇獎說道:“你根本也沒有做錯,爲什麼要道歉呢?”

“可是我……”

“沒有什麼可是,倘若不是你,那些人根本不會善罷甘休,沫沫也不會安全無恙,相反你做的非常優秀。”

盧寶的話讓王富深受感動,更是堅定了追隨盧寶的決心。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