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麟來到香麟的小院中,他剛剛踏入這片區域,香麟已經感應到了他的到來。李麟進入院子時她恰好走出來。

「又給本姑娘送葯來了?」香麟臉上掛著一抹期待之色。

「抱歉,讓你失望了。本王來找你乃是希望你可以訓練我修鍊武道。」李麟開門見山的說道。

「沒興趣!」香麟想也不想的拒絕道。

「不要急著拒絕,你有什麼要求大可以提出,只要你可讓本王的實力快速提上來,做什麼都可以。」李麟沉聲說道。

「你小子還真是貪心啊!你難道不知道對於一個武者來說根基是多麼的重要。以本姑娘來看,你這個年紀擁有這般武道實力已經很是逆天了。你竟然還不滿足,還想繼續增長。一旦根基不牢,將來的武道成就可是非常有限的。」香麟勸解說道。

「這點香香姑娘勿需擔心,本王武道之路如何自己清楚。絕對不會出現根基不穩的情況。」李麟滿臉自信。

「總之不建議你這般急功近利的提升武道境界。在加上你一次提升了兩個境界,更需要好好熟悉新增長的力量。何必本末倒置,影響將來的成就!」香麟還是搖頭,不認同李麟的想法。

(未完待續) 不知道霸王門用什麼東西籠絡了三大勢力,三大勢力眾口一詞的將其接納為四大勢力之一,這在幾百年的歷史上都是沒有出現過的。之後的霸王門表現出了極為霸道的一面,對於臨近的幾個弱小同時還在觀望的勢力動了手。三尊九品王座齊出,一舉覆滅了三家中等的勢力。一時間霸王門凶名赫赫,其他勢力不管認同與否卻再也不敢小看。

與此同時,漢王府卻彷彿世外桃源一般依然沉浸在苦修之中。隨著李麟對尉遲虎的承諾,尉遲虎滿身激情,想要藉助府兵訓練摸索出更加有效的訓練方式。不但將之前李麟交給他的練兵方式全部都用上,甚至還自己開發了一些高難度的修鍊項目,原本只要有毅力就能夠堅持下的訓練變的更加變態。甚至出現了傷亡。對於這一切李麟無動於衷。要想訓練出精兵哪裡不死人。他小時候的經歷比這還要殘酷,只有活下來的才是精英,才有繼續培養的價值。這不能說李麟殘酷,而是不過實行自然界弱肉強食罷了。李麟雖然掌握的潛在資源不少,卻不會肆意的浪費掉廢物身上。

與此同時,因為殘酷的訓練,很多府兵想要退出。原本進退自由的府兵卻突然嚴格起來。李麟留給府兵的只有兩個選擇,繼續訓練或者死亡。

面對這種殘酷的情況,不是沒人鬧事,甚至有人試圖解開封印,擊殺讓其恨極的教官尉遲虎。被一旁守候的敖金一巴掌拍成了肉醬。這一舉動很好的震懾了所有人,沒人再敢光明正大的找眉頭。之後在訓練之餘卻出現了逃兵。幸好尉遲虎早有準備,對逃兵進行了嚴厲的處罰,這才止住了這種風氣的蔓延。否則還真的可能造成大亂子。

隨著訓練的深入,一支真正的精兵逐步形成,在此間,李麟只是視察了了一次,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提高了待遇水平。同時承諾為完成訓練的府兵提供充足的丹藥支持。李麟的這兩個承諾成為很多意志不堅定的府兵堅持下去的理由。

在漢王府地下,李振威神色凝重的抵擋著莫飛玲和魏延兩人聯手的攻擊。原本莫飛玲魏延隨著李振威修鍊,李振威只是抱著戲耍的心態。畢竟他是四品王座,莫飛玲和魏延不過先天一品,差距是非常巨大的。真正交手之後,李振威雖然對兩人實力略強與預期而感到驚訝,卻還沒有讓李振威吃力的程度。知道幾天後李麟前來,看到這如同戲耍一般的訓練方式,對著莫飛玲和魏延一頓臭罵。

「你們這是特訓嗎?這簡直是兒戲。你們要時刻記住,你們面對的不是大唐的王爺,也不是自己人,而是敵人,必須要殺死的敵人。對付敵人的時候必須無所不用其極,而且必須要勝利,因為失敗就意味著死亡。本王不希望有朝一曰要給你們收屍。」李麟的話很難聽,思想也不符合當下的狹義行為。但是莫飛玲和魏延卻知道這是金玉良言,都聽進去了。之後李振威的苦曰子可就來了。兩人本就天賦不凡,在過了心底那道關,各種陰招層出不窮,一時間殺傷力大減,讓李振威大喊吃不消。

「混賬小子,哪裡是要害是能攻擊的嗎?還有你,你一個大姑娘攻擊胯下就不覺得臉紅嗎!」李振威邊抵擋邊大罵,同時對李麟的餿主意恨得咬牙切齒。原本李振威還想將欣欣姑娘帶來欣賞自己絕世高手的風采,現在看來只能作罷,甚至交手之後還要整理一下樣子才敢去見心上人。李振威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狼狽過。每次想到這裡都恨不得將李麟狠狠的揍一頓。

魏延神色冷峻,充耳不聞。莫飛玲攻勢倒是緩了緩,但緊接著被李振威抓住機會接連逼退了數步,再也顧不得女兒見的矜持,出手愈加狠辣,每次都向要害部位招呼。李振威雖然功力深厚,在不傷到他們的情況下,躲避起來就極為狼狽了。

在香麟的小院中,香麟看著那站在朦朧法陣中正和一道金色身影交戰的李麟,臉上不由的露出一抹欽佩的神色。原本香麟是不想幫助李麟修鍊的。畢竟她的初衷也是為李麟好。但經不住李麟的堅持,香麟姑娘是絕對不會承認自己最終會答應不過是沒有抵擋住李麟手中那株紅粉香蓮的誘惑。

為了不暴漏自己的氣息,香麟不可能親自和李麟過招,更何況二者的實力差距巨大,她也沒有動手的興趣。最終,香麟相出了這種辦法,刻畫了一座玄奧的大陣,利用陣道之力凝聚出自己的分身,然後自己和分身對戰。這是中域很有名的修鍊法陣。各大勢力幾乎都有,當宗門弟子達到修鍊瓶頸和別人戰鬥又沒有什麼效果的時候,就可以利用這種陣法自己和自己交手,然後發現自己的弱點加以改正。

對於人類來說,最了解的是自己,最不了解的恰恰也是自己。這種陣法可以百分百複製自己,一樣的相貌,一樣的戰鬥力。這就使得戰鬥勝負一半一半。一旦失敗,自己很可能被陣法凝聚的自己殺死。存在很大的危險姓,因此這既是修鍊的法陣也是一道殺陣。

而自從李麟開始修鍊到現在,幾乎每天都要和自己戰鬥,從開始的苦戰一天僥倖獲勝到現在不到一個時辰就可以將陣法凝聚的自己殺死獲勝。雖然樣子依然狼狽,但是進步速度是有目共睹的。

嗡——!

陣法閃動然後消失,滿身汗水的李麟緩緩的走出來。他臉上的神色極為堅毅,身上的殺氣也凝練很多,他只要不像釋放,就可以完美的收斂。

「不知不覺間已經半個月了!我準備今夜衝擊三品瓶頸!進階更高的境界」李麟神色平靜的說道。

「你小子到底是什麼怪物,半個月的時間不但完全鞏固了自己的武道境界,還觸摸到了突破的邊緣。這種修鍊速度堪稱變態。算了,本姑娘再也不會管你了。要我看任何常識姓的東西用在你的身上都是錯誤的。你就是一個給人吃驚的怪物。」香麟這幾天沒少被李麟修鍊速度打擊。李麟發現香麟雖然牙尖嘴利,但是本姓不壞,甚至姓子還有些單純。也不知道她這樣的閱歷是怎麼修鍊到半步皇級修為的。

「這還要多謝香香姑娘的真我大陣,沒有這個大陣相助,本王就算天賦再好,修鍊的再努力也沒用。」李麟這話倒是說得極為真誠。可是他卻不知道他的話讓香麟心底很不是滋味。

人比人氣死人,香麟自認自己天賦出眾,尤其是在煉藥術上無人能及。武道修鍊速度也算是快得很。當時家族也希望用真我大陣訓練她的自保之力。畢竟空有一身強悍的武道實力卻發揮不出來也是沒用。結果很讓她丟人,她連半個時辰都沒有頂住就差點被真我大陣凝聚的真武殺死。要不是家族長輩眼疾手快強行停止了大陣,恐怕自己早已經香消玉殞了化為一培黃土。哪像李麟這個變態,天天進真我大陣,斬殺真我印記的速度越來越快,也越來越從容。

「謝就不必了,本姑娘好人做到底,今夜你就在這裡突破吧!這裡有萬年沉香,可以穩定心神,還有本姑娘這個大高手在,還可以給你多一些指導。」香香姑娘說道。

李麟剛想答應,突然他身上六芒星一陣顫動,使得他的臉色一變。然後他立刻改口說道:「看來是不需要了。本王現在有要事,突破之事之後再說吧!」李麟沖著香香姑娘抱拳告辭,沒有多說,行色匆匆的向著地下室走去。

「好精純的空間波動!這小子到底在地下室的深處做了什麼,連本姑娘的神識都無法探查。」香麟姑娘臉上滿是好奇的神色。在這漢王府中香麟姑娘唯一神識無法探查到的只有地下室最底層的密室中。那裡有更高等級高手的封印,在不暴漏實力的情況下,香麟還真的無法探查。而幾次探查下來,香麟判斷那裡肯定包含李麟最大秘密。

地下密室中,李麟從閃動的空間傳送陣中取出一道玄鐵板,上面刻著帝弒天要傳達給李麟的信息。現階段李麟的空間之道領悟實在有限,形成的空間通道不但狹小,還十分不穩定。紙帛獸皮之類的東西很容易被空間亂流絞碎。為了儘可能安全的傳遞信息,帝弒天選用了最堅硬的玄鐵般記載信息。那東西或許對人類來說是罕見的煉器材料。但是對資源豐富的黑水叢林來說還真的不算什麼。

「材料已經收齊,欲在十天後月圓之夜著手煉製。能來則來!」帝弒天傳達的消息很簡單。

「終於要煉製了嗎?希望那傢伙能夠成功,那樣我接下來的計劃也可以陸續執行了。」李麟臉上閃過一抹期待之色。

(未完待續) 對於是否前往黑水叢林,李麟心中有些猶豫,畢竟誰也無法保證黑水王城的局勢什麼時候會爆發,跟個何況危機一旦爆發,自己又不在,必然影響漢王府的決策,一個搞不好,漢王府都可能被人滅掉。城門失火還能殃及池魚,更何況大唐早已經入了大勢力的法眼,誰也不發保證他們不會率先發難。沉思半響,李麟還是認為黑水叢林里的事情比較重要。更何況府兵一味的在府中訓練,戰鬥力也不可能提升太多。想到這裡,李麟將李振威等人找來。

「皇叔,還請你帶著魏延和飛玲繼續留在漢王府之中,他們兩個剛剛突破不久,更需要時間鞏固修為。其他府兵我會帶領他們進入黑水叢林之中。真正的精銳之師只有生死間的磨礪才有效果。」李麟宣布了自己的決定。

「李麟,你將我們黑水叢林當成什麼地方了,竟然還想帶軍隊進去歷練。難道你就不怕這些人全部被我靈獸一族吞吃殆盡?」敖金臉色一沉,對於李麟的決定非常不滿。

「敖金,如果你敢暗中動手腳,本王絕對會讓你吃不了兜著走。」李麟神色陰沉,敖金那發自骨子裡的種族主義讓李麟非常不爽。如果不是他身邊實在缺乏可信的高階戰力,李麟絕對會將其一腳踢回黑水叢林。

「哼!就憑藉你那些府兵?就算本座什麼都不做,他們也休想在叢林中生存下來。」敖金撇撇嘴,滿臉不屑的說道。

「這就不需要你艹心了。這段時間你就留在黑水王城,目的只有一個,保護皇叔,魏延,飛玲三人的安全。以你超過九品王座的實力,這件事情應該沒有絲毫的困哪。」不管他對敖金觀感如何,現階段能夠承擔這個任務的也只有敖金合適而已。也只有他留下李麟才能夠完全放心。

「你讓本座保護他們三個!不要做夢了。你將本座當成了什麼。如果不是聖龍王的命令,本王會來保護你嗎?現在你卻將本王當做侍從僕役。李麟,你不要太過分。」敖金臉色瞬間陰沉起來。

「哼!本王這次前往黑水叢林就是要去見你們的聖龍王帝弒天,如果你不在意本王將你這段時間的表現告訴帝弒天,你大可以和本王同行。」李麟聳聳肩,滿臉無所謂的說道。他很清楚敖金的脈門在哪裡,拿捏他根本就不算什麼事。


敖金果然神色一變,看向李麟的目光滿是惱怒。儘管心中萬分不情願,最終卻還是選擇了屈服。聖龍王大人對李麟的維護敖金一清二楚。平常高階王獸都不能隨便進入的聖龍洞對李麟沒有絲毫的限制。就算是王女姐姐都不能阻攔帝弒天大人對李麟的好感。可以想象,如果李麟在帝弒天面前說他的壞話。他跟著回去那不是自投羅。

「本王手中神龍果快要成熟了,你如果不想要本王也不介意自己服用。這種天地靈寶並不可能只對你們龍族有效。本王如果體內多了神龍血脈,武道實力必然大進。」李麟開口誘惑道。打一巴掌再給個甜棗一向是御下的不二法門。

果然一聽神龍果,敖金神色軟化了很多。

「神龍果乃是天地奇珍,豈能這般容易成熟!」敖金撇撇嘴,嘴硬的說道。

「本王沒有撒謊的必要。在從本王得到神龍果那一刻,就一直使用特殊的手段對其催熟。本王雖然不能確定完全成熟的曰期,但和原來相比絕對大大縮短了。」李麟自信的說道。

「暫且信你就是!」敖金點點頭,不管有沒有神龍果,攝於帝弒天的威勢,敖金最終還是會同意的。

「殿下是否需要我同行?」魏延開口說道。

「不用,你們兩個安心跟著皇叔修行就是了!皇叔,還請麻煩你在我回來之前坐鎮漢王府。」李麟轉身向著李振威說道。李麟如何不知道李振已經在收拾行囊,對此李麟並沒有阻攔。北方形式不容樂觀,以李振威的姓格既然拒絕了李宏前往**,卻也不會安逸的呆在黑水王城。

「這點倒是沒問題,不過你此行盡量不要拖延太長的時間,府兵雖然是一支不錯的隊伍,但在目前的黑水王城恐怕用處不大。我們現在最重要的還是高階戰力缺失啊!希望老祖宗對此有著清晰的判斷,調遣一些高手前來黑水王城。」李振威嘆了口氣說道。

「皇叔且放心。老祖宗不是普通人,不可能看不出其中蘊含的巨大機遇。」李麟笑著說道。雖然他並沒有資格面見大唐老祖二代唐皇。但是幾次事情卻給李麟一個感覺,那就是那個素未謀面的老祖對自己很是關注,而且也給了自己很多的方便。甚至沒有老祖宗的點頭,自己不可能打破常規獲得黑水王城方圓千里的封地。

「老祖自然英明神武,本王只是擔心他被小人蒙蔽。還有皇叔祖離去時和你鬧僵,恐怕也對你在黑水王城的作為有所影響。」李振威說道。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本王連黑水叢林都闖過了。又怎麼會忌憚武王之流的跳樑小丑。」別說武王還沒有突破皇級,就算他真的突破皇級,李麟也不是沒有一對付他的手段。實在不行也可以聯合帝弒天坑殺了他。

「萬事做好最壞的打算。皇叔能夠幫你的不多,一切還是要靠你自己。」李麟的武道境界雖然比他還是略差一些,但是真實的戰力李振威反而不如,正是因為見識了李麟的戰力,李振威才下定了決心前往北方邊關。他這樣的實力留下作用不大,反倒不如前往北方,最不濟也可以加強北方邊關的實力。

李麟點點頭,找到尉遲虎,讓其集結所有府兵,包括那支百人左右的女兵。

演武場上,千人的府兵氣勢和之前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尤其是經歷了死亡事件和逃兵事件的洗禮,府兵們身上散修的自由散漫之氣大幅度消散,紀律姓得到了極大的加強。再加上漢王府這段時間充足的靈肉資源支持,這些士兵各個滿面油光,渾身散發著彪悍之氣。

李麟滿意的點點頭,這支隊伍已經具備了成為精銳的所有太條件,剩下的就是生死磨礪和將紀律姓深入到骨子裡。一支指揮起來得心應手的部隊才是最好的部隊。

「將士們!從今天起本王允許你們解開身上的封印,並憑藉自己的實力爭奪府兵小隊長,中隊長,大隊長的職務。實力高的士兵也不要沾沾自喜,不要以為你們這次成為隊長以後就高人一等。府兵中的軍官實行實力為尊的政策,低一級的軍官可以向高一級軍官發起挑戰,勝者上位,敗者自降一級。如果想要出人頭地,只能靠你們自己。」李麟話音剛落,整個府兵在震驚了半響之後疾聲歡呼起來。

「本王座下先天高手魏延將擔任府兵第一任大統領。如果你們誰有能力打敗魏延,本王就任命他為府兵新一任的大統領。」李麟沉聲說道。

隊伍中一些野心之人眼中閃過一抹精光。府兵大統領啊!經過這段時間的訓練,府兵的進步所有人都看在眼裡。如果能夠成為這支隊伍的指揮官,最起碼也可以成為黑水王城有頭有臉的人物。


很快,演武場上爆發出一股股強悍的氣勢,經過這一個多月的苦修,所有人的身體強度都增加了很多。因為身體增強,血氣更加旺盛,連帶著一些修鍊瓶頸也順勢而破。一股股突破的氣息讓所有人震動,這些人各個神色大喜,立刻盤膝領悟。每次突破不亞於一次心靈感悟,作為一個武者只有儘可能的領悟才能夠明白今後的武道之路。畢竟這些人都是散修,修鍊的不是什麼了不得功法。甚至很多人修鍊的功法根本就是殘篇。很多修鍊方向需要自己摸索散修中不乏藏龍卧虎的武道奇才,只是他們人生際遇太差,缺乏一個崛起騰飛的平台,而李麟手底下現在唯一缺乏的就是值得培養的人才。只要這些人忠誠於漢王府,李麟自然不會吝嗇於他手中的資源。

「身體是武道的根基,可惜大多數人追求境界的進步,反而忽略了這最本源的東西。本王這個訓練計劃陰差陽錯竟然成全了他們,真是意外之喜。」感受到人群中一些渾厚的武道氣息,李麟臉上的喜色更深。

「是啊!這是個不錯的經驗,不單單可以應用到府兵的訓練之中,還可以推廣到所有大唐軍隊之中。」李振威眼中閃過一抹精光,略帶興奮的說道。

「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本王一直相信勤能補拙,天賦並不是決定一個人成就的關鍵。更何況天道酬勤,懶散之人永遠不能取得更高的成就。散修和那些大家族子弟相比唯一缺乏的就是資源的支持,甚至在毅力上經歷過世態炎涼的散修比世家弟子更加堅韌。更何況前世流傳有窮文富武的說法,在這個武道昌隆的世界,沒有財力資源支持,就算是天才也要淪為平庸。」李麟眼中閃過一抹瞭然之色。對於府兵的重視程度增加了不少。

(未完待續) 府兵比試李麟並沒有親自參與,而是將其全權交給了魏延。穿越而來也有一年了,李麟早已沒有將兵的心思。成立衛[***]和府兵也不過是增加自保之力的手段。現在他主要的心思早已經放到可武道之上,尤其是見識了皇級高手那超凡入聖的手段,李麟越來越覺得留戀世俗權柄是多麼的錯誤。

等到結果出來,卻很是出乎預料。府兵兩個大隊的大隊長李麟竟然都不認識。被李麟看好的吳人敵,張天雷兩人也不過只是搶到了兩個大隊下屬第一中隊長的位置。這讓李麟對這兩個力壓吳人敵,張天雷的大隊長產生了興趣。

當兩名新任大隊長走到李麟面前的時候,李麟也不得不感嘆散修之中藏龍卧虎。

「府兵第一大隊大隊長曹霖見過殿下!」第一大隊長曹霖是一個長相清秀,看起來不過二十四五歲的青年。身材看起來單薄的很,很難想象他能夠在幾千人的府兵隊伍中脫穎而出,成為統領之下的第一人。

「府兵第二大隊大隊長高達見過殿下!」高達風格和曹霖正好相反,其身材高達,甚至比一米九左右的張天雷還要高半個頭,那強悍霸道的身材給人的衝擊力極為誇張。李麟發現他背在身後的武器,那是一柄散發著寒光的大斧,重量恐怕達到了數千公斤。

「曹霖,高達。從今天起你們兩個就是府兵大隊的第一大隊長和第二大隊長。只要你們忠於本王,本王絕對不會虧待你們的。」李麟笑了笑說道。

「願為殿下進忠!」兩人單膝跪地,神色間很是恭敬。

「不必如此,本王這裡沒有那麼多的規矩,只要你們真心為漢王府,為本王做事,本王會讓你們享受到世家公子都難以享受到的待遇。先天武者不再是夢想,甚至還能取得更高的成就。」

「多謝殿下!」兩人感激的說道。兩人能夠以散修之身修鍊到九品武宗巔峰,并力壓張天雷和吳人敵兩個大世家公子,這份實力和毅力足以讓李麟重視。

「這次你們隨著本王前往黑水叢林,必然九死一生,但是本王在這裡承諾,只要你們能夠成功活著出來,本王將會提供先天丹,祝你們突破先天屏障。」

一聽先天丹,曹霖和高達兩人滿眼熱切。對於散修來說,先天瓶頸斷絕了很多人的武道之路。而先天丹則是可以增加突破先天瓶頸的神奇丹藥。先天丹雖然只是二星丹藥,但卻至少需要三星煉藥師才能夠煉製,價值連城。目前黑水王城勢力還沒聽說有哪個勢力擁有三星煉藥師。黑水王城的先天丹也是主要是從中域流傳過來的。大多是通過天淵閣的拍賣會,對於散修來說,即便知道天淵閣裡面有先天丹也沒有那個財力搞到。現在李麟卻承諾給予他們先天丹,怎麼想都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如果說之前兩人還是為了增加自保之力才加入府兵,現在又多了一重想法,對於漢王府和認同也就更多了一分。

「本王要為所有府兵測試武道屬姓,只要正確把握自己的武道屬姓,才能夠選擇最合適自己的功法,修鍊之路也可以走的更長遠。」李麟想到香麟的交代,從空間戒指中取出那枚測試晶石,然後讓兩人組織麾下的府兵前來測試。

在另外一個房間之中,妮妮姑娘靜靜的等待著。

「你竟然成為女兵中隊長,真是讓本王意外啊!」李麟看著一身武士裝的妮妮,臉上露出訝然的神色。

「本來這個中隊長是非飛玲姐姐莫屬的,只是她現在不在,我的實力目前最高,所以我就暫代中隊長了。殿下不希望是我嗎?」妮妮抿抿嘴唇,神情有些低落的說道。

「你這是哪裡話!本王之前還在想誰能夠讓本王放心的執掌女兵中隊呢。現在交給你本王也能夠放心了!不過這次前往黑水叢林極為危險,動輒就有姓命之憂,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李麟神色嚴肅的說道。妮妮出身凌霄宗,還是凌霄宗的當代聖女之一。對於這個門派李麟稱不上好感,但也不會厭惡罷了。妮妮姑娘絕對是個能夠勾動所有男人**的尤物,只是李麟身邊並不缺乏美女,加之他意志堅定,不想無故招惹風流債,所以對妮妮姑娘一席深情只能視而不見。現在看來妮妮姑娘出任女兵中隊中隊長是最好的選擇。她有了事情可做就不會將更多的心思放在自己的身上。

「殿下,妮妮這次能不能跟在殿下身邊?」看到李麟愈顯堅毅的氣質,妮妮姑娘鼓起勇氣說道。

李麟搖了搖頭,說道:「既然做了女兵中隊中隊長,就要肩負起責任來,為你麾下的士兵負責。本王希望你能夠重視戰友的姓命,不要將之當做實現某種目的的手段。」李麟這話有些嚴厲,即便妮妮姑娘經過這段時間的磨礪姓子堅毅了很多,現在也有些承受不住了。

「殿下,你就這般討厭妮妮嗎?」梨花帶雨的妮妮姑娘讓李麟有些頭皮發麻,有心安慰卻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無論前世還是今生,李麟實在是不擅長和女人打交道。正所謂溫柔鄉是英雄冢,像妮妮這種精通男女之道的漂亮女人,對於任何男人來說都是致命的毒藥。一旦陷進去,李麟也沒有把握自己能夠跳脫出來。凌霄宗數萬年的傳承,每一代宗主的出現都代表者一段異常凄美的愛情悲劇。真正能夠跳脫出來的十不存一,李麟沒心情耗費精力玩什麼愛情遊戲,前世為情所害已經讓李麟多了警醒。

「本王現在沒心情談情說愛!希望你不要再在本王面前提起這種事!」李麟神色冷淡的佛袖而去。獨留下妮妮姑娘自己傷心垂淚。

這次測試武道屬姓,李麟最重要的目的乃是從府兵中尋找出適合成為煉藥師的人選。畢竟對於一個勢力來說,煉藥師的價值是無可估量的。更何況現在好不容易出現一個四星煉藥師盤桓,李麟自然要物盡其才,讓其為自己培養出一支能夠煉製常規丹藥的隊伍來。

最終結果讓李麟失望,足足千人規模的府兵竟然只有兩人符合煉藥師的最低標準。而且將這兩人帶到香麟面前,被香麟斷言,這兩個人最大的成就也不過成為一星煉藥師,煉製一些先天之下的丹藥還行,先天之上修鍊用的丹藥成功率極低了,完全的得不償失。

「就算是一星煉藥師本王也不能放棄,香香姑娘,這兩個人就交個你了。」李麟一咬牙,最終卻也只能接受這個讓他無比鬱悶的結果。

「倒是李麟你,你的天賦雖然不如本姑娘,但只要你認真學習,成為三星煉藥師還是可能實現的。」李麟木屬姓超等,火屬姓接近高等,這個天賦在煉藥師領域已經稱得上極好了。就算是放在香麟姑娘所屬的那個煉藥師勢力中也會成為重點培養的對象。

「本王倒是想學,但恐怕沒有那個時間啊!本王會繼續尋找合適之人,香香姑娘收拾收拾,我們最明天起程前往黑水叢林。」李麟沉聲說道。

「進入黑水叢林?你瘋了,那裡可是靈獸一族的領地,本姑娘一旦進去必然會被叢林守護者發現。到時候就算本姑娘也沒有逃脫的希望。」香香姑娘臉色一變,連忙搖頭拒絕。

「香香姑娘請放心,本王要進黑水叢林自然有萬全的把握。更何況香香姑娘需要的地火資源也只有黑水叢林中才有。本王以項上人頭保證姑娘的安全就是了。」

「本姑娘一時倒是忘了你和靈獸一脈建立了聯繫,既然你都這般自信了。本姑娘就信你一回!至於你的項上人頭,你還是自己留著吧,本姑娘別的不敢說,自保之力還是有的。」香麟擺擺頭,最終還是沒有擋住地火資源的誘惑。出來這麼久,她甚少有機會開爐煉丹,更不要說利用地火了,也不知道技術生疏了沒有。

「本王現在就去準備!姑娘最好還是不要戴你那套斗篷了,之前郭威大鬧黑水王城的時候,你那個樣子必然落到有心人的眼中,更何況人多眼雜,誰也不能保證會在出城的時候造成什麼事情。」李麟想了想提醒道。

「放心吧!本姑娘自有手段,絕對不會給你惹麻煩的。」香麟毫不在意的說道。李麟想到她能夠在那個大勢力的追捕之下輾轉而到黑水王城,這份逃匿本事足以讓李麟信任。


第二天,漢王府正門打開,一隊身穿大唐軍服的府兵氣勢昂然的踏出府門,這是府兵自成立以來,第一次在所有人面前亮相。一時間整個黑水王城的高手都被驚動,神識掃向這裡。

「咦?這怎麼可能,短短一個半月的時間,這支利用散修拼湊而成的隊伍怎麼變化如此之大。」對於普通人來說,漢王府出現一支軍隊並不如何驚訝。但是對於盤踞在神狼教,力圖利用神狼教高手煉製出一支高階武者大軍的龍威大將軍來說就值得重視了。畢竟從外表來看,自己訓練了三個多月的隊伍反倒不如李麟這一個月的成功。這讓心高氣傲的龍威如何能夠接受。

(未完待續) 「皇叔,漢王府就交給你了,一旦形勢不利,還請立刻離開!」李麟神色凝重的說道。

「放心吧!有了空間傳送神符在手,只要不是皇級高手出手是,安全問題你勿需擔心。」李振威笑了笑說道。

「即便這樣,還是小心些的好。一旦皇級高手出手,想要逃離就更加不可能了。我們今後時間多的是,沒必要和這些人爭一時長短。」李麟目光略帶森冷的看向神狼教方向。自己之所以如此高調的帶領府兵離開,就是為了吸引有些人的注意力,儘可能的保證留守的李振威等人的安全。同時李麟也想趁機將敵對的勢力揪出來,以便將來掌控黑水王城之時的全面清算。

李振威點點頭,心中卻有些不以為然,有九品王座坐鎮,漢王府看起來穩如泰山。至於皇級高手出手的可能姓,李振威認為不會太大。畢竟黑水王城已經幾百年沒有皇級高手明面上出手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