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紫嫣雖然不清楚宋思思和羅布的關係如何,但聽到自己有這麼一個校友時,不禁也感到了一些詫異。

不過,冷靜的東方紫嫣讓人更容易想到一尊精雕細琢的塑像,不管遇到什麼事情,她幾乎都不會露出那種反應過激的表情,她看向羅布的眼神,永遠都是那麼的平淡,沒有柔情似水,但她卻總樂意把手放到羅布的魔爪上。

如果不是東方紫嫣擁有一個發育較好的胸部,羅布甚至也忘了她是個漂亮的女生。她那種寵辱不驚的氣質,既誘人,也拒人。

羅布問東方紫嫣是否見過宋思思,東方紫嫣搖頭說沒有,好像在她的世界裡面,除了那些努力接近她的人,壓根兒就沒有其她的人存在,儘管宋思思同樣很美,但貴為南外校花的她,又怎會去關注別的美女。

羅布從黑狼那裡要到了宋思思的班級、電話和寢室號,遞給了東方紫嫣,東方紫嫣看了一眼,說:「很巧,宋思思和我住在同一層樓,當中隔了五個寢室。」

頓了下,東方紫嫣又凝視著羅布問:「我們現在去找她嗎?」

羅布點了下頭,回頭便吩咐黑狼送自己二人到南外去。

紅狼和黑狼都覺得有些莫明其妙,紅狼甚至還好心地對羅布提了個建議:「老大,你帶著東方姑娘這樣的絕色美女去找思思,她恐怕會很不高興的……」

黑狼忙也?忙也附和道:「是啊,老大,泡妞不是這樣泡的……」

羅布瞪了兩人一眼,冷道:「在你們眼裡,難道我就只會泡妞?」

紅狼和黑狼同時愣了下,均心道:你為了追那個上官玲兒,都快不擇手段了,現在居然說得這麼虛偽。

兩人又會意地露出了個笑意,似乎在說:哦,明白了,可能是故意做給東方紫嫣看的。

於是,「懂起了音樂」的兩個傢伙,馬上轉換了思維,紅狼笑著說:「泡妞只是老大的業餘愛好,老大年輕有為,上進心很強。」

黑狼點頭哈腰道:「對,對,對!老大的學習成績非常好……」

太陽,這話分明就是說給東方紫嫣聽的,羅布下意識地瞥了眼東方紫嫣,卻看見她驚奇地望著自己。

「羅布,你為什麼要去讀書?」

東方紫嫣忽然問出這個問題時,羅布有些發獃,他倒不介意告訴東方紫嫣真相,自己是為了追求上官玲兒而去讀書的,但是,東方紫嫣眼中並沒有那種戲謔的神色,而是滿臉的驚訝。

一向鎮定自若的東方紫嫣,居然露出了這樣的神色,羅布突然反應過來,心下忖道:莫非東方紫嫣知道自己不是普通凡人?

羅布淡定地和東方紫嫣四目相接,故意道:「古人說,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這個理由夠充分吧?」

紅狼和黑狼都爭先恐後地拍著馬屁說,老大有文化,志向遠大,將來是個做將軍的料。

東方紫嫣卻淡然道:「羅布,你又不是普通人,難不成你還想在這裡升官發財?」

「人總得有追求。」輕描淡寫地應了句,羅布心下卻有點吃驚,東方紫嫣這樣說,想必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心下不禁有些好奇,她幾時看出來的?難怪我能夠從她寢室裡面輕易把她勾出來,原來是她主動上勾的。 賢者的無限旅途

這樣一想,羅布就不得不重新審視東方紫嫣了,如果她真看出了自己仙人的身份,說明她一定也不是個普通人!那自己必須得提防她,誰知她是不是天上四小霸王在凡間培養的姦細!

羅布繼而又想:剛才她在那屋中表現得很柔弱,會不會是假裝的?她到底有何目的?

剛想到這裡,東方紫嫣居然又問了句:「羅布,你為何會追求這種身外之物?」

聽到東方紫嫣這樣問,羅布心裡就更加清楚了,不過,羅布不相信東方紫嫣真能看出自己的真實身份,除非她本身就是個神仙。


謹慎地看了東方紫嫣一眼,羅布敷衍道:「只要有樂趣的事情,我都願意去嘗試一下。」

注意,老子在嘗試,不是真在追求!

東方紫嫣怔了怔,似乎也沒想過要去反駁羅布,所以,她不置可否地抿了抿嘴,沒有作答。

黑狼逮住空檔問羅布:「老大,你既然想找宋思思,為何不把她叫回來?」

羅布答:「我是她的殺父仇人,她不會聽我的。」

黑狼愣住,忙又訕訕道:「不如我打個電話把她騙回來,你看如何,老大?」

羅布搖了下頭,說:「不用,你把我送到南外去,我直接去找她。」

這時,紅狼摸出一個嶄新的手機遞給羅布,說裡面已經存了他的號碼,還有黑狼、宋思思、甘珠、上官玲兒和陳菲兒的電話!

真看不出來紅狼這廝,他明明長得五大三粗牛高馬大,居然又心細如髮!

上了車,東方紫嫣把羅布剛才那頂假髮從包里取出來,遞給他說:「你先戴上。」

羅布知道戴上假髮進出女生宿舍才更方便,於是,他一句話也沒推辭,把假髮套在了頭上。

黑狼從反光鏡中第一眼看見戴著假髮的羅布時,眼裡頓時冒出萬分驚異的目光,方向盤沒把穩,差點衝進了人行道裡面。

羅布叫他小心一點,他居然舔著嘴皮問:「老大,你到底是男的還是女的?」

羅布罵道:「你大爺的,這麼沒營養的問題,你居然問得出來!」

黑狼慌忙陪著笑說這是個玩笑。

東方紫嫣卻白了羅布一眼,用手肘輕輕地碰了他一下,嗔道:「哪有你這麼粗魯的人?就不能斯文一點嗎?」


爆幾句粗口就不斯文了?這什麼邏輯?

黑色大奔很快駛進了南外的校門,下了車,東方紫嫣拉著羅布,低聲問:「宋思思如果真被凶物上了身,那我們怎麼辦?」

羅布一咬牙,冷漠道:「如果那凶物不肯出來,就只能把宋思思和凶物一起幹掉!」

東方紫嫣微擰了下眉頭,頗有深意地問:「羅布,你真那麼絕情,捨得殺了她?」

羅布忙解釋說,自己和宋思思沒多大關係,連朋友都談不上。

東方紫嫣沒有和羅布在這個問題上爭辯,又問:「我們如何殺得了那個凶物?要不,你取一件仙家兵器出來如何?」

「仙器?」羅布愣了下,答,「我沒有。」

東方紫嫣點頭道:「你要是有仙家兵器,那才奇怪了。」

不知她這話是什麼意思,好像在說,自己不是仙人,所以沒有仙器嗎?還是在說,自己無法把仙器帶到凡間來?

東方紫嫣說得較為模糊,羅布瞅了她一眼,見她一臉平靜,好像根本沒問過什麼似的,但羅布卻忍不住了,沉聲問:「你到底是什麼人?紫嫣。」

東方紫嫣淡道:「我是個修道之人。」

「你究竟在修道還是在修仙?」


東方紫嫣反問:「兩者之間有區別嗎?」

羅布答:「有。修道的終極目標未必是成仙,但修仙卻一定是向著成為神仙那個目標努力。」

東方紫嫣嗯了聲,似乎贊同羅布的說法,不待羅布繼續發問,她又搶先叮囑道:「等會兒找到宋思思的時候,你先別說話,估計她也認不出現在的你,讓我去試探她。」

羅布答應下來。不多會兒,兩人順利進入了女生宿舍,東方紫嫣的美貌曾經一度不近人情,幾乎沒有一個男人可以單獨和她說上三分鐘,因此,一旦她和男的走在一起,自然就會成為爆炸性新聞,而現在,羅布扮成了美女,東方紫嫣反倒沒那麼吸收旁人的目光了。

上了樓,羅布正準備催促東方紫嫣去敲宋思思寢室的門,東方紫嫣卻把羅布拉進了她的寢室。

甜甜不在裡面,空蕩蕩的寢室裡面只有羅布和東方紫嫣兩人。

羅布剛想把假髮摘下來,東方紫嫣又伸手拉住了他,淡定道:「在沒有殺死那個凶物之前,你應該和我二十四小時監視這裡,以防止那凶物出來害人。」 羅布微怔了下,和東方紫嫣四目相接,覺得這個主意不錯。於公來說,自己的確應該這樣做,畢竟那凶物是因為自己疏忽而放出來的;於私而言,目前住在女生寢室,倒還真比去看上官玲兒的臉色有趣得多。而且,這種機會千載難逢,如果不是那個凶物的原因,自己想賴在這裡,也不可能。

想到上官玲兒,羅布卻又暗嘆了口氣。

東方紫嫣詫異道:「你不樂意嗎?」

羅布忙說:「樂意,只是我晚上住哪裡呢?」

東方紫嫣從容道:「你可以和我住,也可以和甜甜住,前提是,我們三人必須統一口徑,不能對另外兩個同學暴露你的身份。」

「我和你一起住!」直視著東方紫嫣美麗的大眼睛,羅布心裡悸動了下,且又發現東方紫嫣聽到自己這樣說時,居然神色未變,不知她緣何如此鎮定?

羅布又掃了眼另外兩張整潔的小床,心裡突然有種期待,以前在仙界的時候,很難和那些仙女挨在一起,即使自己變幻成女的,也能被她們一眼認出來,而今天,自己居然有幸和四個美女一起住!更讓人爽得要死的是,還可以和東方紫嫣這樣的大美女擠單人床,真他媽的幸福到姥姥家了!

東方紫嫣從床上摸出一把兩尺來長的桃木劍,冷靜道:「羅布,走,我們現在就去會會宋思思!」

「等等!」羅布並起手指,在東方紫嫣的桃木劍上抹了下,說,「你這把劍拿來趕鬼倒也有點用處,如果用來消滅凶物,恐怕就毫無意義了!」

輕嘆了口氣,東方紫嫣說:「我沒有更好的兵器……」


東方紫嫣的眼中閃出了一絲無奈之色,羅布心裡忍不住為之一動,便說:「我以後幫你煉一把厲害的靈器!」

東方紫嫣審視著羅布,問:「以我師父的境界,她也很難煉出一把厲害的靈器,難不成你的境界比我師父還高?」

羅布心道:我在仙界的時候, 蜜愛寵婚:總裁的心尖萌妻 ,又豈會把靈器放在眼裡?

但是,自己貯存在鎖魂仙符中的仙靈力都拿來改造身體去了,現在別說煉製仙器,即使煉製靈器,只怕也很難辦到。

忽然間,羅布又想到了一個問題:爹娘執意讓帶著記憶到這凡間,難道真是讓自己躲避仙界的強敵嗎?他們會不會是故意找理由讓自己下凡歷練一番呢?

東方紫嫣見羅布發獃,誤以為自己猜對了,忙說:「你不必自責,你的好意我心領了……」

這話自然是說羅布煉不出靈器來,但羅布卻胸有成竹地抬起頭,傲然笑道:「區區一把靈器,又怎能難得了我?」

東方紫嫣詫異道:「羅布,你能發出三昧真火嗎?」

「我現在發不出來,不過,我可以用召喚符咒來召喚三昧真火!」羅布心下卻道:三昧真火算什麼,我在仙界只使用五昧真火,當然,凡間沒有五昧真火。

東方紫嫣驚訝道:「羅布,你真能召喚到三昧真火嗎?你這是開玩笑吧,三昧真火本是由自身的法力凝合而成的,你怎麼可能召喚到?」

羅布一臉壞笑道:「只要這裡有人使用三昧真火,我就能把它們召喚過來。」羅布這樣說,還真是有根據的,當年他在天上時,經常用召喚符咒來搶奪其他仙人的五昧真火。

東方紫嫣搖頭說:「我不信。」

羅布一本正經道:「我們先去看看宋思思那邊的情況,回頭我再召喚給你看。」

東方紫嫣點頭應了聲好,把那柄桃木劍放回床上,回身拉起羅布,說:「如果凶物真在宋思思體內,我們卻也無法把它制服,只能小心一點,避免打草驚蛇。」

羅布說:「我先畫張封印符咒出來,實在不行,就先把凶物暫時困在宋思思體內。」

東方紫嫣奇道:「羅布,你不是不會畫封印符咒嗎?」

羅布答:「複雜的封印符咒我的確畫不出來,但簡單的還是可以試著畫一下。」

東方紫嫣嘴角滑過一絲難得的笑意,似乎認為羅布在吹牛。因為所有的符咒中,封印符咒是最複雜的,必須一邊畫符,一邊把自身的法力加持進去,法力越大,封印符咒就越厲害。

羅布何嘗不知道這一點,只是由於體內仙氣有限,在這個靈氣稀少的凡間,靈力就像窮人家的米,用一個少一個,所以,他就算能夠畫出強大的封印符咒,也不敢畫。

出門時,羅布腦中突然閃過一個靈光,我何不用召喚符咒召喚一些靈力過來呢?

想到這裡,羅布大喜過望,連忙叫東方紫嫣把紙和筆拿出來。

東方紫嫣知道羅布想畫符,心下非常好奇,忙問羅布需要什麼樣的紙筆。羅布說隨便什麼紙筆都無所謂,畢竟東方紫嫣也拿不出畫仙符的那種特殊黃符紙和紅符紙。

把紙筆擺在了窗邊的木桌上,東方紫嫣問羅布準備畫什麼符。

羅布如實道:「我先畫一張召喚靈符,希望能夠召喚到一些法力,藉以畫出一個封印符咒。」

東方紫嫣驚奇地望著羅布,緊張地問:「羅布,你想偷別人的法力?」

羅布狡黠地笑道:「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我這不過是順手牽羊罷了,能叫偷嗎?」

東方紫嫣眼中閃過一絲熱切,輕聲說:「不管算不算偷,反正你取些靈力過來,也只是為了畫封印符咒,最終卻是為了封印凶物,即使真算偷,那你也是個俠盜。」

羅布拿著筆,心下暗道:管他媽的什麼偷不偷,只要能召喚到別人的法力,那老子就發達了。

略加思索,羅布轉頭又叫東方紫嫣把寢室的門反鎖回去。

東方紫嫣會意地點了下頭,還建議說把窗戶也關回來,因為召喚別人的法力怎麼著也算是種偷竊行為,還有一點,倘若被甜甜等人進來看見,她們在不能理解的情況下,還有可能認為自己二人是妖怪。

因此,東方紫嫣把門窗都小心謹慎地鎖緊了,還順手把窗帘拉了回來。

整個寢室的光線十分暗淡,羅布滿意地點了下頭,大筆一揮,飛快地畫出了一個召喚靈力的符咒出來。

東方紫嫣對於符咒的理解十分淺顯,她完全看不懂羅布畫出的蝌蚪狀符號,雖然不知道羅布畫出的這種符咒到底有沒有用,但東方紫嫣的眼中還是流露出了傾慕之色。


東方紫嫣前二十年只佩服過她師父,所以,能夠讓她敬重的人,少之又少,羅布算是第二個。

召喚靈力的符咒比普通的召喚符咒要複雜很多,而且,這張召喚符咒的好壞,直接關係能召喚到多少靈力,所以,羅布畫得很細緻,希望點活這張召喚符咒后,可以召喚到更多的靈力。

當然,召喚靈力的多少,還與這附近是否存在那種功力高深的人有著直接的關係!

但是,這裡又有個問題,如果遇到功力太強的人,吸收他的靈力就好像打游擊戰一樣,一旦被他抓住了靈力逃逸的痕迹,那就可能被他抓住偷竊靈力的人。如果遇到功力太低的人,可能又吸收不了多少靈力,因此召喚靈力符咒能夠召喚到多少靈力,有時就要看運氣的好壞了。

羅布曾經在仙界召喚過別人的靈力,知道個中風險,所以,他畫出這種召喚靈力的符咒時,就格外小心。

畫好了召喚符咒后,羅布又仔細地檢查了一遍。

東方紫嫣不知道這些情況,自然就不覺得有風險,還以為真正的召喚靈力符咒可以把別人的靈力信手拈來。而她更感興趣的,卻是想知道羅布如何點活它。因此,東方紫嫣一直目不轉睛地盯著召喚符咒,心裡卻在猜測羅布下一步會做什麼。

她萬萬沒有想到,羅布突然對著召喚靈力符咒吹了口氣,那符咒上面的符號立刻閃動著星星點點的光芒,彷彿一個個跳躍著的蝦米!

帝國老公無限寵 ,這張符咒便飄到了空中,跟著就緩慢地旋轉起來。

此時的羅布,正一臉凝重地望著空中旋轉著的符咒,如同一個虔誠的信徒望著一隻飛舞的小鳥。

大概半分鐘過後,符咒旋轉的速度便加快了數倍,在光線暗淡的寢室中,漸漸地就變成了一個光環,光環的四周還溢出了一根根靈力線條,直接投射進了牆壁中。

東方紫嫣又驚又喜,正想讚歎一句,她忽然又驚駭地發現,光環上發出的靈力線條,其中有幾根竟意外地鑽進了她的身體,倏地一下,瞬間又倒掠了回來,同時帶出了一道微弱的白色柱狀光芒!

東方紫嫣頓時生出一種被抽空的感覺,身體竟有些乏力,身體搖晃了下,立時跌坐到了床上。

她緊張地望著空中還在旋轉著的靈力符咒,雙手下意識地交叉擋在身前,不過,那些激射出來的靈力線條,卻沒有再抽取她體內的靈力。東方紫嫣懸著的心這才放了下去,而她再次看向羅布的眼神時,竟又多了分敬畏之色。

羅布卻微皺眉頭,卻有些失望地搖了搖頭。

東方紫嫣不解道:「羅布,你這個召喚符咒十分霸道,直接就搶走了我體內不少靈力,難道你還不滿意嗎?」

羅布瞥了東方紫嫣一眼,又指著在空中旋轉的召喚符咒,正色道:「召喚到你的靈力還遠遠不夠,最多只能說明這個召喚符咒沒有畫錯罷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