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凡被警察帶走,夏夢一點做事的心思都沒有了,也不想回什麼公司,準備在警局門外直接等林凡出來。有大伯出手,她完全不擔心張彪那些警察敢把林凡怎麼樣。

夏夢還不知道林凡和段家相認了,因此還以爲林凡口中的大伯指的是夏雲虎,不過不管是夏雲虎還是段言清,都不是王金龍可比的。

姜振生聞言答應一聲,立刻發動車子朝着東城區分局開去。

林凡被張彪一行警察帶回東城分局之後,立刻就被審訊起來。

在審訊室裏,兩個警察將林凡反手銬在了審訊座椅上,隨即就站在了一邊,沒過多久張彪和王明就同時出現了。

“王少,等下只要不要鬧出人命,你想怎麼對付他都行,不過爲了以防萬一,等下教訓的時候,千萬不要落下什麼傷痕。”張彪舔着臉一臉諂媚的說道。

有個如此能夠抱大腿的機會,張彪自然是不可能錯過。要是搭上了王書記的線,他以後還不是官運亨通?想一想,張彪就忍不住一陣興奮。

王明同樣是一臉的興奮,終於馬上能夠一洗前恥了,想到等下林凡在自己面前被一通狠狠的教訓,甚至磕頭求饒的表情,王明心裏就一陣莫名的愉悅。

“這個我想張局長應該最有經驗了!”王明怕了拍張彪的肩,意味深長的說道。


王明沒少看過電影,知道電影當中審訊犯人的時候,爲人防止被人抓住把柄,會想出一些既能讓犯人不好受,又能不在犯人身上落下傷痕的辦法。

張彪身爲東城分局的局長,自然是對這些如數家珍,十分熟悉。

“那是!”張彪挺了挺胸道。

“剛纔在酒店你不是很厲害嗎?到了這裏,我就不行你還能夠翻天不成?”王明眼中帶着報復的光芒看着林凡說道。

他要將剛纔在包間林凡對他的侮辱統統給報復回來,今天不把林凡好好修理一頓,他這口惡氣無法嚥下。

“這麼說,你們是準備在這裏亂用私刑呢?”林凡看着兩人似笑非笑的說着,剛纔兩人之間的談話他聽的清清楚楚。


“是又怎麼樣,到了現在你還能夠笑的出來,你該不會嚇得腦子已經出現毛病了吧?”王明一臉譏諷的說道。

林凡卻是淡淡道:“我只是笑你馬上就要倒大黴了還尤爲不知。”

“大言不慚,我看你是真的腦子有毛病了,張局長。”王明冷笑一聲,看向張彪道。

“是王少!”

張彪點頭應了一聲,對着兩個警察示意了一個眼神。

兩人立刻會意,從審訊室的一處拿出了一本書,還有一把錘子。

王明眼睛就是一亮,立刻從一名警察手中奪過錘子,陰惻惻的說道:“讓我來,我要親手教訓這個傢伙。”

他並不準備站在一邊看好戲,而是準備親自動手教訓林凡。

一個警察直接將書放在林凡的胸前,王明眼中閃過興奮的光彩,一錘就是朝着書上落了下去。

這樣雖然造成的傷害大大減少了,但卻是直接避免了落下傷痕,不過次數多了,也會讓人感到胸口憋悶,痛苦不已。

不過,林凡卻是始終像是沒事的樣子,還一臉戲謔的看着王明道:“王少這是沒有吃飯嗎?能不能夠大點勁?”

王明頓時像是受到了極大的侮辱,臉上的神情一陣難看,他惡狠狠的揮着錘子,使出了吃奶的力氣,就連一邊的張彪和兩個警察都看的心驚肉跳,深怕林凡被打出一個好歹出來,但是讓他們疑惑的是,林凡的表情始終是淡定自若,就彷彿什麼事都沒有一樣。

這是怎麼回事?

三人都是一臉不解的想不通,他們可不會以爲王明只是做做樣子而已,那可是使了勁在真打啊!

沒過多久,王明就開始氣喘吁吁,再也使不出力氣了。

他將手中的錘子將給另外一名警察喘氣道:“給我接着打,我就不信他一點事都沒有,這傢伙肯定是在裝。”

這名警察卻是接過錘子暗自吐槽,這要是再裝,這忍耐力怕是已經超神了吧?連忍者神龜估計都比不過他。

心裏雖然吐槽,但是市委公子的吩咐他卻是不得不照辦。

“王少,你沒事吧?”張彪看着王明有些關心的問道。

“沒事,你這方法究竟管用不?我看這傢伙似乎一點事都沒有的樣子,還把我自己累個半死?”王明喘着粗氣說道。

他現在是實在沒勁了,原本是想看到林凡向他磕頭求饒的,但是情況似乎出現了一點偏差。

看來,電影裏的鏡頭很多都是誇大的成分,這種方法根本就沒有電影裏的效果。

“之前對付其他人的時候很有效啊?”

傅少輕輕吻:嬌妻,你好甜 ,同時一臉尷尬。

就在另一名警察也要精疲力盡的時候,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卻是響了起來。

王明一聽居然是自己的手機再響,趕緊摸了出來,看到手機屏幕上跳動着母親兩個字,不明白爲什麼自己的母親突然在這個時候給自己打電話,不過還是趕緊接通了電話。

可是手機剛一接通,就傳來了自己母親哭泣的聲音。

“明兒啊,你爸被人抓走了?”

“媽,你是不是糊塗了,我爸可是市委書記,誰敢抓他啊?”王明像是聽到了一笑話,臉上憋着古怪的笑意。

“是真的明兒,抓你爸的人是紀委的人,他們說你爸資金來路不明,涉嫌多項違規,現在該怎麼辦啊?”王明母親哭泣的聲音繼續從手機裏傳來。

“什麼?”

王明立刻大驚,揉了揉自己的臉,這才知道自己並不是在做夢,他的父親真的被紀委的人給帶走了。

王明突然如此大的反應立刻激動了張彪等人,手上的動作立刻停了下來,都是一臉疑惑的看着王明,剛纔他們似乎聽到了市委書記被抓了幾個字眼。

而就在這時,林凡突然一臉笑意的開口道:“王大公子,怎麼呢?是不是你爸已經被紀委的人帶走了?” “是你……”

聽到林凡這麼說,王明突然一指林凡,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林凡淡淡道:“我早就提醒過你了,要倒大黴了,可惜你只是把我的話當做耳邊風。”

王明頓時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他很清楚他父親的老底,這次被紀委的人帶走,肯定是玩完了,而他也將變得一無所有。

兩個警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張彪卻是一個人精,聽到兩人的談話,就猜到是怎麼一回事了,王明這是踢到鐵板了,這個叫做段飛的人背景要比王書記更大。

張彪只覺得自己雙膝一軟,險些就要跌坐在地上,原本以爲可以藉此討好王明抱上王書記的大腿,卻是沒想到會是這樣的一種情況。張彪有種悔不當初的懊惱,他趕緊是對着兩個發愣的警察吩咐道:“還愣着做啥,還不快給段少把手銬給解開!”

張彪此刻只想平息林凡的怒火,讓自己從這場漩渦中掙脫出來。

兩個警察趕緊反應過來,慌忙將林凡的手銬給解開。

張彪則是滿臉堆笑的看着林凡道:“那個段少,這都是誤會!”

“誤會?這種事你還是跟你的上司好好解釋去吧!”

林凡的話剛一落下,審訊室的大門就被人給打開了,就像是排練好的,林耀海帶着幾個警察走了進來。

林凡知道,大伯知道自己要被警察帶走,肯定會想辦法讓自己出去,而現在在東海能有這個能力的,便只有是張彪的頂頭上司,也就是市局的局長,兼政法書記的林耀海。

張彪一看自己的頂頭上司突然出現,頓時嚇了一跳,趕緊上前道:“林局,您怎麼來了?”

“張彪啊張彪,你還有臉問我爲什麼來了,你做了什麼事,難道自己不清楚嗎?”林耀海滿臉生寒的看着張彪道。

“林局,我……”

張彪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林耀海給揮手打斷,“將張彪和犯事的人員統統抓起來!”

“是!”

林耀海身後的幾個警察立刻應了一聲,朝着朝着張彪等人而來。

於是很快,張彪一行人就被林耀海帶來的人給帶了下去,包括已經失魂落魄的王明。

林耀海這才走到林凡身邊道:“實在抱歉啊,小飛,沒想到東城分局還有這樣的敗類,讓你受委屈了。”

“沒關係的林叔,畢竟不是每個地方您都能管的過來。”

“對了小飛,段部長和你是什麼關係啊?”林耀海突然問道,一雙眼神認真的盯着林凡。

林凡聞言一愣,想過之後,八成是大伯親自給林耀海打電話讓他過來處理此事,纔會讓他好奇自己和大伯的關係。

不過,林凡還不想將自己是段家人的身份說出去,於是笑着解釋道:“段部長和我岳父夏雲龍認識。”


“哦……”

林耀海並不知道夏雲龍的真實身份,雖然很奇怪夏雲龍怎麼會和段部長認識的,但也不好意思多問。

就這樣,林凡安然無恙的走出了東城分局,一眼就看到了門口停着的那輛熟悉的瑪莎拉蒂。

林凡朝着車子走了過去,夏夢正擔心林凡的安危,此刻見到林凡終於是出來,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事情已經處理好了?”夏夢打開車門下去,看着林凡問道。

“嗯,以後不會有人再找公司的麻煩了。”林凡回答道。

林凡雖然說得輕巧,但是夏夢聽明白了林凡的意思,有大伯出手,這位剛到東海不久的王書記已經完了。

“老婆!”在夏夢的發呆之中,林凡突然溫柔叫了一聲。

“嗯?”夏夢一臉疑惑的看着林凡。

但就在這時,林凡突然上前一步,緊緊抱住了夏夢的腰。

夏夢頓時就是一僵,想到車上還有馬永成和姜振生,立刻就是羞得滿臉通紅。

“還有人在呢?”

林凡卻是不管這些,只是在夏夢耳邊輕聲呢喃道:“老婆,我好想你!”

之前來不及和夏夢傾訴相思,這會兒只想好好的讓夏夢感受自己這麼長時間對她的相思之情。

沒有什麼情話,要比這樣來的更加動聽,夏夢也顧不得羞澀,緊緊的環住了林凡的脖子道:“老公,我也想你!”

直到一聲咳嗽打斷兩人的纏綿,這纔將兩人驚得分開。

“現在的年輕人還真是開放,不過小飛這裏畢竟是警局門口,你們兩個要親熱,還是回去的好!”

不知道什麼時候,林耀海已經站在了兩人不遠處。

兩人聞言都是一陣尷尬不好意思。

林耀海也不想不識趣,趕緊說了一聲自己有事,並讓林凡有空去自己家坐坐就揮手離開了,不一會兒就發動車子消失了蹤影。

“我們也走吧!”林凡說道。

“嗯!”夏夢點了點頭。

“馬兄弟,姜大哥,這段時間辛苦你們了,你們先回去休息,明天我在請你們到皇朝酒吧聚聚!”林凡對着車上的兩人說道。


兩人忙說不辛苦應該的。

現在林凡回來了,也就不用他們兩個一直保護夏夢了。

於是,也不好意留下來當電燈泡,趕緊下車離開。

“上車老婆,我們回家!”林凡對着夏夢說道。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