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寒聽到這番話,臉上浮現出意味深長的笑容,腳尖點地身影閃爍。

既然已經打完了,那就要換一種風格。

他來到倒地的尤如霜面前,伸出有力的手臂,溫聲說道:

“妹子傷得重不重,沒事吧,來,讓我扶你起來。”

笑容很是燦爛,給人一種很溫暖的感覺。

尤如霜見到他的這番動作,瞪大了眼睛,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周圍的人們更是驚呆了,我的天啊。

這個傢伙現在的表現,簡直就和剛纔判若兩人啊。

妹子爲什麼會有事,你難道不應該是最清楚的嗎?


林寒見到眼前的少女沒有反應,伸出的右手懸浮在空中。

場面略微有些尷尬。

不過沒有關係,妹子並沒有拒絕,看來還是比較矜持啊。


OK,這種事到底應該是男生更加主動一點的。

想到這裏,林寒也不等待她的迴應,手臂用力向前一拽。

好似是霸道總裁附體一般,將這位妹子猛的拉起來。

就是中途發生了一絲意外,可能是林寒用的力氣稍微的有點大。

再加上尤如霜沒有反應過來,只聽見“咔嚓”的一聲。

妹子的臉色呆滯,白皙纖細的手臂無力地垂下。

感受到一陣鑽心的疼痛後,瞬間便發出刺耳的尖銳叫聲。

啊!

林寒同樣也愣住了,撓了撓腦袋,着實有點不好意思啊。

他覺得自己有必要解釋一下,自己這真的不是故意的。

但是剛走了幾步,便見眼前的少女一副驚恐的樣子。

強忍着右臂脫臼的痛苦,撒開腿便向着遠處跑去。

她一定要遠離這個傢伙,這簡直就是個精神病啊。

太恐怖了,嚶嚶嚶。

林寒見狀搖了搖頭,這就沒有辦法了。

看來這位名爲尤如霜的妹子害羞的不是一點點啊,沒事我可以理解。

什麼時候等妹子鼓起勇氣,再給她一個溫暖的懷抱吧。

和上臺的時候一樣,林寒氣定神閒地走下擂臺。

觀戰的衆人此刻都是嘴角抽搐,簡直就是無FUCK可說。

這位兄臺,能不能認真一點,這可是五國爭霸的決賽啊。

您是來搞笑的嗎?

而這個時候,皓陽帝國的至強天驕。

身穿蒼藍袍子,一雙眼睛幽黑深邃,體型挺直的林錦程臉色十分難看。

甚至於,臉上遮掩住他顏值的那幾個痘痘,都開始膨脹起來。

他深吸一口氣,溫聲細語安撫好受驚的尤如霜。

讓妹子坐在一旁好好休息,隨後轉過身面色嚴峻,眼裏閃爍着猛烈的怒火看向林寒。

你這個傢伙簡直欺人太甚!

當着我的面欺負我看上的妹子,實在是太過可惡了。

瑪德,越想越來氣。

林錦程覺得自己需要做點什麼。

“林寒!”

他怒聲咆哮,一腳跨出瞬間來到少年的面前。

冷聲說道:“你這麼做,分明就是不把我放在眼裏!”

林寒看着眼前突然冒出來的傢伙,歪了歪腦袋。

神情很淡然地問道:

“不好意思,容我冒昧地問一句,您算哪根蔥?”

林錦程聽到他的這番話,氣得都快要原地爆炸了,胸膛起伏不斷。

手指顫抖的指着林凡,語氣很是難以置信地問道:

“你竟然連我也不認識?”

說實話,他的內心現在其實有點傷心。

雖說自己的實力沒有大楚帝國的風清河厲害吧,但怎麼着吧。

好歹也是皓陽帝國的至強天驕,未來有望踏上武道巔峯的俊傑。

現在你當着衆人的面,故意說不認識我?

這話說的是不是太氣人了。簡直就是一點面子都不給我啊!

林寒一臉無所謂的樣子,他其實內心也很覺得莫名其妙。

自己說得明明都是真話,只不過你們不愛聽而已。

這位兄臺,不是我想要氣你,我是真的不認識你啊。


他的記性一向不太好,能夠記得那個風清河都已經很不錯了。

“兄弟不好意思啊,我這個記性是真的不行,一般的龍套真的記不住啊。”

林寒臉上的神情很誠懇,認真地解釋道。

林錦程聽到他的話程怒火熊熊燃燒,拼命地捂着自己的胸口。

他都怕自己被氣得心梗,龍套,你竟敢說我是龍套?

我他麼要把你打成肉泥,不然老子就跟你姓!

場面開始劍拔弩張,兩股無形的威壓彷彿在相互碰撞。

這個時候,皓陽帝國的另一名天驕穆玉華見勢不妙。

快步上前來到林錦程的身邊,勸解說道:

“林師兄冷靜啊,這裏是爭霸的現場,除非雙方是在擂臺上,否則是嚴禁天驕們進行私鬥的。”

林錦程聽到她的話,深吸一口氣,開始恢復冷靜。

穆師妹說的很對。

怎麼回事,平日裏心平氣和的我竟然被他氣成這樣。

冷靜,冷靜,不要跟這個傢伙生氣。

他在心裏不斷地重複說道。

林寒嗤笑一聲,忽然間眼裏閃爍着亮光。

他現在距離這個傢伙很近,不得不說。

這位天驕臉上的痘,有點多啊。

想到這裏,他覺得有必要提醒一下,於是大聲說道:

“我說大兄弟,你這養氣功夫實在太差了,而且臉上的青春痘有點多啊,聽我一句勸,千萬別憋着,該發泄還是要發泄的,不然這些痘痘,是會越來越多的。”

臥槽,你他麼的竟然還敢咒我?

林錦程聞言,原本壓下去的怒火蹭地上漲,甚至已經快要爆表了。

他生平最恨別人提起臉上的痘痘,要不是因爲這個,自己的桃花運能這麼少?!

此刻,

現場的所有人都已經傻眼了。

這個雲夢帝國的至強天驕,不光修爲強橫,嘴上功夫更是很有意思啊。

但你這麼的囂張,嘴吐連珠,就真的不怕被人給打死嗎?

林錦程竭力壓下心頭的怒火,冷冷說道:

“到時候擂臺上,定要將你斬殺!”

林寒聽到他的話嘿嘿一笑,破口大罵道:

“兒砸,這話就有點差輩了,除非你親自提頭來見我,不然爸爸可是會生氣的。”

臥槽可以啊。


提頭?提着自己的頭,這話說得有點意味深長啊。

衆人簡直都無法形容這位雲夢帝國的至強天驕了,看向他的目光中。

透露着一股崇敬,彷彿是在說,大佬你牛逼。

林寒瞬間化身爲祖安人,感覺還不錯。

怪不得總有人在現實世界裏唯唯諾諾,網絡世界重拳出擊呢。

他現在倒是有點理解了,這種罵人的感覺就是爽啊。

而且這個世界的人有點淳樸,罵人的本事並不是很厲害。

他覺得很有必要爲這些人上一課。

天不生我林小寒,噴道萬古如長夜!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