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空安慰地拍了拍李敏的背。

抱了一會兒,倆人便立馬分開了。

李敏是好兄弟吳飛城的女友,林空是不可能有什麼非分之想的。

剛剛,倆人只是正常的擁抱而已。

“小空啊,我就知道你命大福大,不可能就那樣被郭炎慶給打死了。 陛下黑化后超難哄 ,讓我看看,傷着呢沒有?”

孫愛新見林空“復活”了,起初是驚愕了片刻。

見林空一刀秒了郭炎慶,她的心情則由驚愕轉爲慶幸。

有了林空的保護,自己又可以繼續活下去了。

於是,她立馬跑上來,扯着林空一頓關心的話語。

李敏見了,無語地撇了撇嘴。

隨後,李敏跑過去察看吳飛城。

吳飛城因爲傷勢太嚴重,所以仍然沉睡着。

林空也走了過來,主動背起吳飛城準備通過安全樓梯離開。

李敏忽然想起了一個關鍵性的問題:

“對了,你那個2級高手在哪裏啊?

外面全是郭炎慶他爸爸的手下,

一旦被他們知道郭炎慶的死亡,

我們怕是凶多吉少啊。”

孫愛新聽到此處,也不由地擔心了起來。

我把我未婚夫孵出來了 ,外加金霸王和郭炎慶,但是,孫愛新仍然不放心。

只有那個2級高手在身旁,才能令她安下心來。

卻不料……

林空卻自信滿滿地說道:

“放心吧,我可比那個2級高手厲害多了。”

冷青風曾經在河裏面,因爲靈氣之珠的事情,被林空嚇得待在河裏一動也不敢動。

不論是武力方面,還是智力方面,林空都要比冷青風強上好幾倍。


見林空如此自信,孫愛新和李敏就不好再說什麼了。

畢竟,她們弱的可憐,都得依靠林空這條“大腿”。

衆人默不作聲的,順着安全樓梯往上走去。

……

……

接下來,

讓我們把時間倒退到十幾分鍾之前。

也就是林空剛坐電梯下去的時候。

五樓,電梯口面前。

冷青風正在等待電梯升上來。

他背後的謝旺,原本和善的笑容,正在逐漸消失,然後換上一副漠然的表情。

憑着一個2級新人類的直覺,冷青風感到身後一陣寒意。

轉頭,便看見了面無表情的謝旺。

空氣中,瀰漫着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氛。

“你想幹什麼?”

處於保護自我的本能,冷青風不禁後退了一步。

雖然,謝旺的實力,大概是2級初期,比不上2級中期的冷青風。

但是,一股若有若無的壓迫力正從謝旺的身體上散發出來,然後,緊緊地籠罩着冷青風。

冷青風此時的感覺,就好像是一隻被大灰狼盯上的小綿羊。

不對勁!

有些地方很不對勁!

冷青風上下打量着謝旺,試圖找出這股危險感的來源。

“你體內大概是24縷靈氣,對吧?”

見冷青風一副老鼠遇到貓的緊張表情,謝旺的心中很是滿意,他慢悠悠地問道。

“你怎麼知道?”

靈氣數量,只要近距離接觸了才知道。

可是這謝旺從來沒有碰到我,卻能知道我體內的靈氣有多少縷。

接着,冷青風看向謝旺的雙眼,發現後者的雙眼似乎有點怪。

仔細一看,才發現謝旺的雙眼非常正常,只不過,他眼前的空氣卻怪異地扭曲地起來。

似乎是被某種力量給影響了。

難道,

這扭曲的空氣,是謝旺超能力造成的嗎?

那麼,謝旺到底擁有的技能到底是什麼呢?

“唐祕書,你過來一下。”

謝旺沒有立馬回答冷青風的問題,反倒是把大廳裏的祕書小姐叫了過來。

“謝專家,請問有什麼事嗎?”

祕書小姐對着謝旺甜甜地一笑,禮貌地問道。

“沒什麼事,就是確認一下,你下面……今天穿的是黑色,丁字形的,對吧?!”

謝旺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問道。

“你、你……謝專家你怎麼能這樣,討厭啦~”

被人說中了那種私密衣物,祕書小姐先是一陣羞憤之色。

但是,又礙於謝旺的權力和實力,她臉上的羞憤立馬轉爲了半推半就式的羞怯。

她只是個普通人而已,末世之中,她必須控制自己的脾氣,並且,還得極力討好上位者才行。

“哈哈,你走吧,沒你事了。”

調戲完祕書,謝旺揮揮手。

隨後,他望向冷青風:

“現在,

你應該明白我的超能力是什麼了吧?”

冷青風沉思了片刻。

這謝旺眼珠子面前的空氣都被扭曲了,以及他知道自己靈氣,並且他還能知道祕書貼身衣物的顏色樣式。

綜合這些情況,他便推測出了個大概,遲疑地問道:

“難道是……透視能力嗎?” 五樓,電梯門口。

謝旺讚賞地點了點頭:

“嗯,這樣看來,你還不算笨!”


“你找死!”

被罵了,冷青風自然怒目向相。


他體內的靈氣數量雖然實力超過了謝旺,但是謝旺卻給他一股危險的感覺,所以冷青風沒有立馬動手。

因爲跟着林空久了,他的性格逐漸謹慎了起來。

腦子也多方面思考了起來。

謝旺這傢伙,明明只是有個輔助戰鬥的透視能力而已,爲什麼他會如此自信呢?

透視能力,在評級上,最多也就是屬於B級的能力,比自己S級的【白雲之翼】,差了整整兩個檔次。

我的【白雲之翼】,可攻可防,還可以飛行逃跑,堪稱完美。

這樣一分析,我應該能吊打擁有透視能力的謝旺纔對。

可是,我爲什麼心裏會不自覺地忌憚他呢?

難道?……

冷青風想到了一種可能,這種可能讓他忍不住後退了幾步。


“你已經發現了嗎?胖子……哦,不對……應該叫你瘦子!”

看着冷青風惶恐的表情,謝旺再度擰開了保溫杯。

接下來,要戰鬥了,可沒時間補水了,所以,他舉起保溫杯,仰頭喝了一大口。

“果然,你不僅能看穿我的靈氣數量,而且還能看透我藏在衣服的翅膀。”

冷青風收攏的翅膀,逐漸伸展開來。

“噗噗噗……”

衣服的四處都崩裂開來,上面的扣子也紛紛“叮叮”地落下。

“譁~”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