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藝卯默默點贊!

「嗚嗚嗚,她們一忙起來就沒時間關心我了……」

【我收回剛才的想法。】

看着這隻迫切的需求妹妹們關心的金泰妍,抬頭對着另一邊正在幫泰妍削蘋果的帕尼道:「帕尼,泰妍說要你安慰。」

帕尼看了看泰妍一副撇著嘴可愛的模樣,學着林藝卯的樣子站起來要把手放在金泰妍頭上。

林藝卯嚇得趕緊起身伸手抓起這傻妞的小手。

她手裏可是還握著水果刀的……

這要是出什麼問題了,少女時代為爭搶隊長位置互相殘殺的新聞明天就得見報!

好巧不巧的是。

病房的門忽然也被人推開。

「歐尼~我收工來看……」

林允兒獃獃的看着眼前恐怖的一幕。

帕尼歐尼手持水果刀向泰妍歐尼頭部刺去,藝卯oppa捨身抓住帕尼的手,阻止了帕尼歐尼行兇,而泰妍歐尼正在刀鋒的寒光之下瑟瑟發抖……

「啊!帕尼歐尼快住手!」林允兒衝進去,跟藝卯oppa一起抓住帕尼歐尼的手,然後一把將水果刀奪下來,一件不可思議的對着帕尼喊道:「帕尼歐尼你做什麼!!!」

帕尼:???

【我只想摸摸泰妍的頭啊!】

……

「怎麼了?」金孝淵也跟着後面走了進來。

「孝淵歐尼!帕尼歐尼要殺了泰妍歐尼!」林允兒急道,還拿着手中的水果刀在她眼前晃了晃。

「什麼?∑(;°Д°)」

金孝淵一聽,這還得了!

衝過去一把就將帕尼的手扣在背後,然後壓在床上。

「不許動!」

……

……

十分鐘后,允兒屁顛屁顛的給帕尼錘著肩膀,一臉諂媚的樣子讓她自己都不認識自己。

「歐尼,人家錯了嘛~剛剛是因為情況太緊急了,所以人家才擔心的嘛~」林允兒撒嬌道。

帕尼聽着允兒撒嬌,差點動了隱惻之心,但是一想起被孝淵別得生疼的手腕,她還是輕哼了一聲。

允兒見帕尼歐尼不肯原諒自己,烏黑的眸子靈性一動,神色哀傷的看着泰妍道:「唉,允兒聽見泰妍歐尼受傷,第一時間就趕過來想要給泰妍歐尼端茶倒水,沒想到……不過沒事,都是允兒的歐尼嘛~」

金泰妍淡淡的眉毛不自覺的挑了挑,看向帕尼的眼神中帶着一絲惡意。

林藝卯看着這一幕心裏感嘆。

也不知道允兒是從哪裏學來的一手茶藝……

……

……

因為得到了公司的許可,少女時代的其餘四隻也接二連三的趕了過來。

「泰妍吶。你怎麼這麼不小心,讓我看看,有沒有摔著腦袋。」崔秀英在泰妍的頭上扒拉着。

「呀!我腦袋好著呢!」泰妍不滿的打掉了崔秀英的手。

徐賢默默的用粗糙的手法給歐尼削了個蘋果,然後遞給了歐尼。

金泰妍看了看蘋果……忽然感覺有點牙酸。

【這,好像是今晚第三個蘋果了?】

……

sunny把林藝卯拉在一邊:「呀,是你把泰妍送過來的?」

「嗯,怎麼?」林藝卯點了點頭:「要感謝我嗎?」

「我帕尼說泰妍是洗澡的時候摔倒的。」sunny小眼睛泛光道:「怎麼樣?好看嗎?」

林藝卯是誰?怎麼可能被她這麼輕易的套話?

「沒有,我根本什麼都沒有看到。」林藝卯滿臉寫着正直兩個字,堪比徐賢。

「唉,那還真是可惜。」sunny一副很為林藝卯感到可惜的樣子,嘆了一口氣:「我記得泰妍那裏是光禿禿的……」

「嗯?」

主要是可看點太多了,林藝卯一時沒想起來,這仔細一回想…好像還真是!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白……

「呀!你還真看到了啊!」sunny見着林藝卯發愣,一臉不可置信!

「沒有!」

這時候承認無疑會被sunny抓到把柄,他可不想以後報仇讓sunny叫爸爸的時候,她拿出這件事來威脅自己。

「是嗎?」sunny一臉狐疑。

「只是覺得不可思議罷了。」林藝卯故作鎮定。

……

「呀,你們再聊什麼?快過來商量一下該怎麼辦。」這時,小奶音傳來。

聞聲,sunny再次上下打量了一下男人,轉身走了過去,林藝卯長舒一口氣也跟在了身後。

「什麼怎麼辦?」

病床前,少女時代七人人加林藝卯聚在一起,顯得稍微有些擁擠。

這種場景醫生見了保管喊爬。

「剛剛我給俞利打電話了,她說再過兩天就能拆石膏,夢想演唱會應該可以堅持住。」泰妍倒了,傑西卡接下話語權。

「真的沒問題嗎?」有人發出提問:「我記得醫生說這種傷得三到四個星期才能痊癒。」

「那是痊癒,只要沒傷到骨頭,一般一兩個星期就能勉強自由活動了好吧。」西卡白了一眼道:「屆時我們只有兩首歌,俞利稍微劃一下水應該沒問題的。」

其實這也是權俞利堅持要這麼做的,只能說她的身體素質過於出色,恢復能力很強,現在已經可以稍微的自由行走了,把石膏拆掉后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

「問題就在泰妍這裏……」

「我也可以堅持!」

「閉嘴!」

都知道人與人是不能一概而論的。

泰妍的紙片人體質是完全跟自律的俞利比不了的。

況且泰妍這是新傷,一個星期的時間綵排都無法正常參加。這麼重要的舞台,難到還要她坐輪椅上去唱?

不被罵死才怪!

金泰妍也知道自己可能上不了場,心裏一陣子失落。

「泰妍part(部份)的歌詞雖然不多,但是考慮到時間比較緊迫,又要重新編舞和分配歌詞,所以會比較麻煩。」傑西卡皺着眉道。

「你唱不就好了,之前我有別的行程缺席不就是你頂唱的我的part嗎?」泰妍抓着西卡的手,搖了搖。

「說得簡單!要不是泰妍你不小心,能有這麼多事嗎?」西卡嘴巴上這麼說,眼裏卻是濃濃的關切。

經典傲嬌。

「我有個提議!」允兒舉手。

女孩們同時看向她。

允兒得意洋洋道:「我們可以對口型啊,這樣只需要改動舞蹈部份了~」

說完,允兒得意洋洋的仰起頭,一副快來誇我呀的表情。

她覺得自己機智無比,這樣既解決了歌詞的問題,又能夠光明正大的對口型減少失誤。

「好像這個提議蠻不錯。」金孝淵也有些心動,術有專攻,本身少女時代就有唱歌唱得好的和舞台比較擅長的,自己只要安安心心跳好舞,那可是最好不過的了。

雖說有墊音,不過唱與沒唱和跑調與沒跑調很容易就能分辨出來。

「呀,這樣的舞台你們就別想了,到時候那麼多組合都會登場,你想我們少女時代被看笑話嗎?」崔秀英瞪了兩人一眼。

允兒吐了吐小舌頭,沒有反駁。

這可難整了…八名少女面露難色。

病房內陷入一陣詭異的寂靜。

……

「實在不行找人頂替唄~」這時,一個男人的聲音突兀的出現打破了安靜。

「找個人代替泰妍上場不就行了嗎?公司又不是沒人了。」

「到時候粉絲們都知道泰妍受傷了沒法參加,找個人頂替他們也能理解的吧?」

「我記得你們的舞蹈還是有很多別的組合的人會跳的。」

「這樣不就不用擔心重新編舞分配歌詞會麻煩了。」

「還能弄點噱頭出來提升提升熱度,何樂而不為?」

「再說,一個星期時間,就那麼幾分鐘的歌舞,就是一頭豬也得練會了吧。」

林藝卯抱着胸,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對哦!」少女們眼睛一亮,同時看向林藝卯。

林藝卯:???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