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陽拍了拍身上的塵土,拿出了腰間的哪個鑄星模塊。

想打造成鑄星神器,除了模塊以外還需要天山寒鐵,九泉冥水,蒼龍之血。

這幾物和那陰陽玄冥草幾種東西一樣,都是神物。

想到這裏林陽嘆了口氣,又將模塊收好。

這時候霓裳一步步走了過來,林陽也轉過了頭。

看着霓裳眼中帶着幾絲珠痕後,林陽一愣,可是下一秒霓裳就衝了上來撲進了林陽的懷裏。

林陽呵呵笑了笑,摸了摸霓裳的頭,其實林陽將一切都看在眼裏。

霓裳想爲他渡靈,林陽也看的一清二楚。

“謝謝。”

林陽說完這一句後,霓裳渾身一顫接着從林陽的懷裏抽了出來。

隨後霓裳咬緊了玉脣,臉色通紅,也意識到自己的失態了,可是林陽也不在意,將小蜥蜴繼續粘在自己的身上後,就要離開。

霓裳看着林陽的背影有着一些複雜。

“喂,再不走,我們就走了!”

霓裳聽聞跺了跺腳,隨後化作了小白狐蹭蹭蹭追上了林陽。

等到林陽回到唐家的時候,天已經矇矇亮了,已經有着不少家族子弟在大院之中練功打坐。

“回來啦,老弟。”

唐雨寒這時候從一側冒了出來,一臉得不好意思。

或許還是在因爲昨晚唐水柔之事。

但是林陽笑了笑,並未在意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什麼時候可以走。”

“快了,明天就要開始家族會比了,兄弟,一切全都仰仗你了,我們要讓那唐空看看,我唐雨寒的人,不會比他差!”

林陽點了點頭,接着轉身走進了自己的閨房。

剛一進去他就看到了唐水柔一臉悶悶不樂得坐在他的牀上,看到林陽進來後趕忙把頭扭到一邊。

林陽無奈的嘆了口氣,接着走向了一邊端起了桌子上的水喝了一口!

唐水柔此時都快氣炸了遙想她唐家小公主,誰對她不是畢恭畢敬的,可是如今這個男人對她居然一眼都不看,令她好是生氣!

“那邊哪個姓林的!本小姐在這裏坐着你看不到嗎?”

“哦。”

林陽說完轉過身就要離開,他實在是不想和這個大小姐爭理。

“哇呀呀!你給我站住!我要和你單挑!!”

唐水柔說完從牀上坐了起來,伸出小粉拳對準了林陽的後背砸去。

可是林陽好像背後長了眼睛一般,一把握住了這小手,但是因爲太過用力,唐水柔直接嚶嚀了一聲,接着眼圈一紅就要哭了出來。

“兄弟!我…。”

這時候唐雨寒剛好從屋外走了進來,看到面前的一幕後一愣。

因爲林陽正攥着唐水柔的手,而唐水柔一副哭啼啼的樣子,令人好是心疼。

“雨寒哥!他欺負我。”


唐水柔說完哇的一下大哭了出來,撲進了唐雨寒的懷裏,但是眼神卻時不時看向林陽,帶有着笑意。

唐雨寒也看向了林陽,但是後者只是攤了攤手後,唐雨寒也明白了幾分,隨後就開始哄起了唐水柔。

哄了一會後,唐雨寒找了個藉口將唐水柔支開,隨後坐在了桌子上,臉上充滿了憔悴。

“其實水柔並不是我唐家之人,她是當年我們從外面撿到的棄嬰,那時候她才幾個月大而已,而我們唐家也是除了我母親一直沒有一個女性,所以從小到大水柔就被我們嬌生慣養的,才形成了這種性格,但其實她是個好孩子。”

林陽點了點頭,唐水柔本性確實不壞,不然的話也不會聽從唐雨寒這羣人的話,來找林陽。

“不說這個了,兄弟,我剛剛得到了消息,那唐空似乎勾結了另外幾大世家之人,想要在這一次家族會比之上,剷除我父親爲首的黨羽,之後他來做族長。”

林陽聽聞皺了皺眉頭,隨後開口道。

“你父親和老爺子知道這件事嗎?”

唐雨寒搖了搖頭。

“不知道,這也是我安插在別的世家裏的棋子告訴我的,我也不敢告訴父親,不然我怕他真的會做出什麼衝動的事,兄弟,我這一次只能靠你了,你一定要贏啊!”


林陽點了點頭,和唐雨寒相視一笑。

入夜林陽坐在閨房內,打坐修煉,可是突然他的房樑之上傳出了噠噠噠的聲音,林陽也聽到了猛地睜開了眼睛,穿好了衣服。

根據這聲音林陽粗略估計,是三個人,氣息不凡,實力應該和林陽差不多!

林陽眯着眼睛,隨後冷笑了一聲,關閉了檯燈隱藏在了角落。

接着屋頂之上一塊磚瓦被打開了,幾雙眼睛看着下面沒什麼動靜後,一個接一個跳了進來。


剛好三個人。

“奇怪,爲什麼沒人…。”

“你小點聲,這次唐空吩咐我們來暗殺林陽震懾唐家,做的漂亮點!”

幾人點了點頭,隨後紛紛從腰間拿出了匕首,在這房間輕聲踏覓了起來。

而林陽此時藏在角落裏無奈的笑了笑。

自己這麼掉價嗎?就派來了三個內動境初期之人?!

可是這三個人雖然等級低微,但是身體的氣息卻是很平穩,令林陽感覺到這股神氣似乎是。

暗影?

果不其然那三人沒一會就徹底陷入了黑暗,即便是林陽也只能通過捕捉氣息來確定他們。

沒想到唐空居然找到了暗影之人想要來暗殺自己。

但是這三人的暗影應該不過是剛入門的萌新罷了。

若是高級一點說不定林陽真的會中招。

… 隨後林陽暗自冷笑了一聲,這羣人既然來了,那麼想走就不是那麼容易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那三人在這房間內搜索了不知道了多久,可是連一個人影都沒有,這三人倍感奇怪又聚在了一起。

“怎麼回事?難道說消息是錯的?我們走錯房間了?”

“不可能啊,那唐空親口說的就是這裏的,怎麼會沒人呢。”

這三人還在議論紛紛的時候,突然啪的一聲周圍就閃起了光亮,這三人直接被嚇了一跳,隨後各自背靠背在了一起。

“老三,快走,報告老大任務失敗了!”

其中一個人聽聞咬着牙點了點頭,隨後對準了房頂整個人蹭的一下就跳了上去。

“來了還想走?”

房間內傳出了一道冷哼,啪的一下那個人撞在了一個空氣牆之上,腦袋之上直接出現了一個血包。

這三人連忙聚在了角落裏,虎視眈眈得看着周圍。

“媽的,誰告訴我這林陽只不過是一個內動境後期入門而已,說我們三個初期之人對付他都能綽綽有餘!”

“別埋怨了,拿起武器,毀掉周圍的燈光,潛入黑暗等待時機,伺機逃…。”

這人話還沒說完,突然間就被一團火焰包裹在了身體,剩下的兩個人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的時候,這人就化成了一灘灰燼。

剩下的兩個人咬了咬牙,隨後拿出了腰間的匕首,對準房間內的燈光來源嗖嗖兩聲,扔出了匕首。

接着房間內又一次陷入了黑暗,兩個人也消失在了房間之內。

“黑暗是你們最好的朋友,也是令我們最頭疼的東西,但是我卻對暗影這方面有着不少的瞭解,想讓你們顯形很簡單。”

這句話說完房間中央浮現出了一個人影,正是林陽。

“大言不慚,我還真想知道你能怎麼讓我們顯形!”

林陽聽到這句聲音後呵呵笑了笑,繼而閉上眼睛。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房間內的時鐘,嘀嗒嘀嗒得響着。

突然林陽猛地睜開了眼睛,手中浮現出了一團火焰,對準了房間內的四個角落,唰唰唰扔了出去。

剎那間涌起了沖天的火光,再一次將整個房間點亮。

“你以爲這點亮光就能讓我們顯形嗎?我還真是高估你了。”

“或許不能,但是,足夠了!”

林陽這句話說完,看向了房間的一處陰暗之地,一滴汗水啪嗒一下掉落在地。

林陽咧開嘴笑了,整個人蹭的一下衝到了那邊的角落,一拳揮了出去。

一個人直接吃了這樣一拳,顯出了真身,隨後砰的一聲巨響,身體便直接砸在了牆上。

火焰,乃五行之尊!

接着林陽轉過頭,一個人影站在他的背後拿着匕首,正要刺向林陽的心口。


可是林陽這一回頭,這人直接怔了一下,而林陽直接一腳踢出去,這人在房間之內猶如鯉魚躍龍門一般的降落,啪嗒一下砸在了地上。

這兩個人到最後都不知道林陽是怎麼發現自己的。

但其實原理很簡單,雖然兩個人融入了黑暗,但是畢竟他們也是人,並不是暗影!

是人就一定會有呼吸,這兩個萌新還不會控制呼吸,再搭配房間內灼熱的溫度,兩人的體味和喘息聲無比的濃重。

林陽鬆了一口氣,這其實也只是他運氣好罷了。

若是這幾個人學會了收斂氣息之術,或者說能將林陽拉入結界,那麼僅憑林陽一人,說不定還真的會有些危險。

這也是天地最神奇的地方,每一種神屬都有各自的優勢和劣勢。

這時候大門啪的一下就打開了,一個人猛地衝了進來。

“兄弟!怎麼樣!沒事吧!”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