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瑞看不過去了,將那疊資料“啪”的一聲放在了趙思雨的桌面上:“你們說什麼呢?以爲我們稀罕來你們辦公室啊?”

趙思雨嚇得大氣不敢出。

文知夏見狀,連忙走了過來,朝着樊瑞說道:“你不稀罕,以爲我們就稀罕啊?好像我們巴不得你們來似的……”

文知夏話還沒說完,就被米可給攔住了:“知夏,你們少說幾句!”

文知夏馬上收了聲。

米可笑着走到了江曉彤原來的座位旁,說道:“閔雅啊,你來了之後就坐在這裏吧!這個位置好啊,一轉頭就能看到窗外的風景,能爲你寫稿子增添不少靈感呢!”

閔雅點了點頭,笑了笑,沒有說話。

舒顏帶着樊瑞和李冰將那些文件放在了閔雅的新座位的桌面上,然後轉頭對她們說道:“2205的姐妹們,今天閔雅要來和你們一起辦公了。以後,還希望大家能多多關照哦。”

舒顏話音未落,米可就附和道:“舒顏你放心,關照一定會的。不過呢,我倒覺得閔雅並不需要過多地關照,畢竟,她是個很有能力的人。以後啊,我估計我們還得讓她關照了。”

舒顏笑了笑:“也好。總之大家能好好地相處,互相合作,一起把工作做好,就比什麼都強。”

米可似乎正在興頭兒上,繼續說道:“我覺得呢,也不要覺得閔雅來2205是委屈她了。畢竟,她在2206這麼多年,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成績。並不是她沒有能力,而是她的能力沒有得到發揮。所以,現在她來了2205,我們一定會給她更多的機會。”

米可說到這裏,將頭轉向文知夏和趙思雨那邊,問道:“你們覺得是不是啊?”

“是!”文知夏和趙思雨就更事先練好了似的,異口同聲回答道。

舒顏笑了笑,沒有再說話。

待到舒顏走了之後,米可就走到了閔雅的身旁,一邊忙着幫她收拾文件,一邊說道:“閔雅你放心,你現在來到2205,我一定不會虧待你的。”

閔雅笑了笑:“謝謝。”

今天突然發生了這樣的變化,閔雅並沒有很快適應。

她一直在想,爲什麼會突然將她調到2205來。

文知夏和趙思雨明顯對閔雅不太歡迎,畢竟閔雅以前對她們的態度都不大好。

本想趁着閔雅剛來的時候,她們好好踩踩閔雅,殺一殺她的銳氣的。

卻不想,她這纔剛來,米可就開始哄着她,跟她套近乎,甚至是說好話。

米可的表現,她們有些看不懂。

於是,只得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默不作聲,各懷心事。

…….

舒顏回到2206之後,對江曉彤說道:“曉彤,你就坐到閔雅原來的位置上吧!”

江曉彤這纔將手推車推到了閔雅原來的座位前,說道:“謝謝舒主編。”

“以後大家都是同事,不必客氣。”舒顏道。

江曉彤笑了笑,對舒顏說道:“放心,我不會客氣的。不過舒主編,我真的非常感謝你這次成全了我,讓我來了2206……”

江曉彤話還沒說完,舒顏就一臉詫異地問道:“曉彤,你能來2206我們確實都很歡迎。但是,您剛纔說是我成全了您,是怎麼回事?”

舒顏這麼一問,輪到江曉彤詫異了。

她愣了半天,才低聲問道:“難道不是嗎?我聽米可說,是舒主編極力 要求我過來的啊?”

舒顏看着江曉彤那一臉的好奇,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好吧。”江曉彤像是瞬間明白了什麼,擡手撥了撥額前的頭髮,說道,“不管我到底是怎麼來的2206,現在還是來了。只要離開之前的環境,我心裏就是開心的。”

說罷,朝着舒顏笑了笑。

舒顏雖然早就認識江曉彤,但是對她的瞭解並不多。

她只知道,江曉彤有後臺,不聽指揮。她也知道,米可一直不喜歡她。

雖然江曉彤的名聲一直不太好,但是舒顏並不會太在意。

在這雜誌社,因爲人云亦云以訛傳訛的事情真的太多了。

所以,越是這樣,她越是會冷靜地慢慢觀察,選擇相信自己的眼睛。

…….

當天晚上下班之後,閔雅正準備離開,就被米可給叫住了。

“閔雅,我有點兒事情想要和你談談。”



“什麼事?”米可問道,隨即將包包放在了辦公桌上。

米可在閔雅座位旁邊坐下,緊接着問道:“今天來2205,感覺怎麼樣?還習慣吧?”

閔雅點了點:“不管怎麼調,都是在雜誌社。只是……這次調動,有些意外。”

米可一聽,馬上皺起了眉頭:“意外?閔雅,調動這件事,舒顏事先沒跟你溝通過?”

閔雅搖了搖頭,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米可,等着她說下文。

米可道:“其實把你調離2206辦公室這個想法,是舒顏最先提出來的。我一直以爲她事先跟你溝通過,原來…….”

米可欲言又止。

閔雅聽到這裏,心裏有多難受,可想而知。

一直以來,她都那麼信任舒顏,將她當做自己最好的朋友。

哪怕是後來她聽信了米可所說的一些話,對舒顏有了一些看法,但是心裏也依舊把她當做朋友。

沒想到,她現在竟然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閔雅正在憤憤不平,米可就連忙安慰道:“不過你也別太難過,舒顏這麼做應該也有她自己的考慮。你剛纔也說了,不管調到哪個辦公室,都還是在雜誌社。所以,都一樣。”

閔雅雖然心裏依舊不太舒服,但是仍然笑着點了點頭。

“這樣吧,今天晚上我請你吃飯,算是爲你接風,怎麼樣?”米可說着,就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閔雅頓了頓:“還是改天吧!今天……我家裏有些事情,要早些回去。”


米可想了想,說道:“也是,你是當媽的人了,不像我,光桿司令一個。既然這樣,我就不強求了,以後有空再說。”

“謝謝。”閔雅說罷,拎着包走出了辦公室。

剛走到電梯口,就遇到了舒顏。

閔雅裝作沒有看到她,想要避開。

然而,她剛一轉身,就被舒顏給叫住了:“閔雅……”

閔雅怔了一下,然後回過頭來,笑着說道:“這麼巧?”

舒顏按下了電梯,像往常那樣跟她說道:“電梯馬上就到了,你快過來吧!”

閔雅猶豫了片刻,走到了舒顏的身邊。

兩個人一起進入電梯之後,舒顏就問道:“今天去2205還習慣吧?”

閔雅點了點頭。

舒顏接着說道:“這件事,真的太突然了。今天下午剛上班,許總就召開了會議,說起了調辦公室這件事。我即便是想要爭取,都沒有餘地。”

閔雅聽到這裏,擡起頭看着舒顏。

從舒顏的表情來判斷,她並不像是在說謊。

但是轉念一想:這麼多年來,舒顏都是這樣,永遠不會將內心的情緒暴露在臉上,永遠也猜不透她到底在想些什麼。

閔雅道:“其實,換個環境也好,這並沒什麼大驚小怪的。倒是你,我走了之後,可能很難再有人像我之前那樣擁護你了。”

閔雅說罷,朝着舒顏笑了笑。


閔雅言語中的弦外之音,舒顏是能聽得明白的。

但是,這個時候,她說什麼都沒用。

“也是,我們倆關係一直不錯,也一直都在同一間辦公室。現在分開了,也並沒有什麼不好。你看現在,我們還是好朋友,不是吧?”舒顏說罷,伸出手來拉了一下閔雅的手。

閔雅沒有迴避,臉上依舊帶着淡淡的笑。

但是她知道:她和舒顏之間,再也回不到從前了。 這幾天,沈茵在“童話裏”住得很開心,至少每天都能見到肖珃。

但是,不管怎麼開心愜意,她都沒有忘記自己此次來的目的。

所以,她特地約了寧馨,想要去碧波園一探究竟。

寧馨一下班就把車開到了碧波園,沈茵按照約定時間到達,然後兩個人一起坐車進入停車場”蹲點兒”。

舒顏今天下班還算準點兒,她將車開到碧波園停車場的時候,完全沒想到會有兩雙眼睛盯着她……..

當舒顏從車上下來之後,寧馨壓低聲音對沈茵說道:“伯母,你看——就是她!”

沈茵朝着舒顏看去,瘦高個,皮膚很白,一頭烏黑的長髮讓人頗有好感……..


“她……真的生過孩子?”沈茵一邊打量着舒顏,一邊低聲問道。

寧馨回答道:“這還有假?我是親眼看到的!伯母,現在的女人就算生了孩子,也不一定能看得出來。”

兩個人正說着,舒顏已經鎖上了車門,打算上樓。

沈茵連忙問道:“她到底住哪裏,你知道嗎?”

沈茵想要看個究竟。

寧馨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們可以跟着她上去……..”

寧馨說到這裏,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連忙改口道:“伯母,要不您先跟她上去吧?她見過我,也認識我,如果我也跟在一起,肯定會引起她的懷疑的。”

沈茵有些猶豫。

寧馨繼續說道:“伯母,現在表哥已經和她同居了。而且,在我們沒有找到充分的證據之前,表哥也不會輕易說出來的。我真的擔心表哥越陷越深啊!如果到那個時候,伯父能受得住嗎?”

沈茵聽到這裏,終於坐不住了:“我跟她上去看看。”

“好。”寧馨隨即便打開了車門。

沈茵下車後,三步並作兩步追上了舒顏 。

舒顏看到沈茵的那一刻並沒有太在意,更沒有起任何疑心。

兩個人上了電梯之後,舒顏按下了十樓的按鈕,見沈茵一直沒有按樓層號,笑着提醒道:“請問您去幾樓?”

沈茵頓了頓:“十樓。”

舒顏不禁蹙眉。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