樑北搖了搖頭,“不管用。”

“那怎麼辦?”林洛忽然有點慌了。

若是生死狀不管用,督察辦要說他惡意競爭的話,還真可能直接取消他的參賽資格。

就算不取消參賽資格,也很可能重賽。

那樣的話,顧詩詩基本再無晉級的可能。

樑北咧嘴一笑,“生死狀不管用,我管用。”

“你在督察辦的人面前也能管用?”林洛訝異道。

樑北眉頭一挑,“督查辦又怎麼了?他們不一樣的也是人。況且我樑北身爲龍武的一員,不比督察辦級別高?”

他來這裏做主考官,也只是順便兼職而已。

以主考官的身份他確實要受督察辦管,但是以龍武成員的身份,督察辦還管不到他。

整個華國,能直接處置龍武成員的,也只有寥寥兩三人。

督察辦的人顯然不再此列。

“真的嗎?”林洛有些將信將疑。

主要是被樑北坑過一次後,龍武在林洛心中的形象就驟然下降。

實在不剩什麼逼格。

“你等着他就知道了,督察辦的人估計看到這羣強行提升上去的三級武者,都不想再搭理他們,哪裏還會要求重賽。”

督察辦的宗旨是幫助天才公平公正的比賽,而不是去扶持廢物,浪費天才的時間。 督察辦的人來了。

和樑北喝了點小酒,又撤了。

全程就象徵性的問了幾個關於林洛的問題。

對於林洛,他們同樣是有些好奇。

至於顧詩詩,他們也沒多說。既然樑北都同意讓顧詩詩晉級,他們也不想多摻和。


對於督察辦的人來說,顧詩詩這個普通人晉級和那羣強行提升上去的三級武者晉級差不多。

反正都沒啥用。

督察辦審覈通過之後,林洛和顧詩詩也該前往省會白沙市青年堂了。

整個市區選拔賽時間很短,三日之後就會選拔完畢。

等到十月十號,就會開啓第二階段的選拔賽。


目前賽制還沒有公佈,也是爲了考驗參賽者的隨機應變能力。

樑北還需要繼續鎮守雲海市。

林洛和樑北告了別,登上前往白沙市的高速列車。

身爲天寧省人,林洛從小到大卻從未去過省會城市白沙市。

白沙市是一個二線城市,也是天寧省最繁華的城市。

近些年,白沙市發展迅速,隱隱有晉升一線城市的意味。

一旦白沙市晉升一線城市,官方投入的資源也會再度增加,這對於整個天寧省都是有大益處的。

省城人民也都盼望着白沙市能早日躋身一線城市的行列。


雲海市到白沙市的高速列車很快,一個小時後,兩人便抵達了白沙市。

兩人提前來到白沙市也是爲了先熟悉一下這座城市。

下了列車,他們便帶着樑北頒給他們的晉級證明前往省會青年堂。

青年堂是官方爲了廣大優秀青年建立的。

每一個地級市都有一座青年堂。

當然,像省會城市的青年堂要遠比其他地級市的青年堂規模更大。

省會青年堂內,有一塊巨大的電子屏幕。

往年,這上面會羅列天寧省各個城市人員晉級的名單。

但現在比賽纔開始,除了雲海市外,其他城市分區的名額都還沒有確認完畢。

於是,林洛和顧詩詩的名字在上面顯得格外亮眼:

雲海市林洛,晉級用時:1秒

雲海市顧詩詩,晉級用時:2秒

當兩人走進青年堂,看見自己的名字時,也是一愣一愣的。

他們顯然也沒想到,官方竟然會有這種操作,這不是給他們拉仇恨嘛。

顧詩詩的臉都有些發燙,她本來就不是靠自己的實力晉級,結果佔據了天寧省第二的名頭。

還好電子屏上沒有公佈她的真實境界,不然她得羞愧地找個地縫鑽進去。

趁着現在沒人,兩人趕緊到窗口先報到再說。

他兩不知道的是,早在他們進入青年堂的那一刻,工作人員就已經將注意力全部放到了他們身上。

畢竟,兩個人的晉級是史無前例的快。

擺明了的作弊。

兩人來到窗口前,將晉級證明交給工作人員。

“你兩就是林洛和顧詩詩?當真是我見過的第一奇才。”工作人員忍不住吐槽,話裏話外都流露着一股鄙夷之意。

“不敢當。”

林洛不卑不亢的回道,也懶得和這些工作人員較勁。

能在省級青年堂做事的,多少在這裏有點關係,他沒必要一來就得罪人。

不過,他這番回答落在工作人員的耳裏,就是不一樣的意味了。

這分明就是狂妄的表現。

她收過晉級證明,嗤笑道:“你倆晉級這麼快,希望淘汰的時候別也這麼快。”

林洛眉頭一皺,他已經讓步了。

結果這個工作人員還是咄咄逼人。

自己晉級快和她又有什麼關係?當真是莫名其妙。

“不勞您費心了。”

“我不費心,我只是希望比賽公平公正而已。”工作人員繼續回懟。

這話幾乎已經是已經指明兩人是作弊了。

林洛十分納悶,這工作人員和自己什麼仇什麼怨?這麼喜歡懟自己?

哪怕自己是作弊,她當做看個笑話不就行了。

林洛糾結,心裏也氣不過,正準備再爭論時,忽然瞥見門口又一道身影走了進來。

來這裏的肯定都是晉級人員。

如今離比賽過去才五六個小時不到,就有人晉級了?

他和顧詩詩是特例不算,其餘城市分區應該沒這麼快纔對。

“雪姨,我晉級了,我第一名。”

那道身影興奮的衝了進來,嘴裏不斷的叫喊着,像拿到滿分試卷的孩子一樣。

不過,當他看到林洛和顧詩詩的時候,頓時就愣住了。

“怎麼還有人比我晉級更快?”

他喃喃一句,看向正在工作窗口處的雪姨。

見到男子,雪姨尖酸刻薄的臉才轉換成慈祥的笑容。

林洛好像明白了,感情這剛進來的男子是這個雪姨的晚輩。

本來雪姨是希望男子能拿全省第一的,結果中途被林洛截胡了。

“難怪對我如此怨恨。”林洛心中明悟。

這就像是自家兒子本來能夠考上京都大學,結果被一個人用作弊的方式擠了下去,任誰都氣。

不過,林洛雖然能夠理解,卻也不想忍氣吞聲。

因爲站在林洛自己的立場,他也沒有錯。

男子一來,雪姨不想和林洛二人繼續爭執,便將兩人信息錄入系統之中,遞給兩人各一張‘第二階段的門票’。

“你們走吧。”

她輕喝一句,看向林洛的眼神,依舊帶着深深的怨恨。

男子似乎非常失落,剛剛他飛奔這裏,並沒有注意到電子屏上的內容。

直到遇見林洛,他纔回頭看去。

電子屏上第一名和第二名的位置已經被佔據。

很顯然就是眼前的一男一女。

林洛打量了眼前的男子,這個男子似乎年齡比自己還要小,可能只有十八九歲的樣子。

但是他的武者境界卻與自己不相伯仲。

看來這個世界上天才還是很多的。

兩人擦肩而過,男子看着雪姨,眼神愈發的委屈。

“以牧別傷心,你永遠是雪姨心中的第一名。他們兩個不過是作弊而已,等到二階段選拔賽,你一定能拿到最後的晉級名額。”雪姨安慰着。

眼前的這個男子是她收養的孤兒,名叫蘇以牧。

蘇雪這一生未婚,父母也早就離開人世,蘇以牧是她唯一的‘親人’。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