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場。”

“哥們,你不是來參加錢家的婚禮的麼?”出租車司機啓動了車子,笑問道。

“昂,有點急事,所以得走。”錢多多點頭答應。

“伴郎?”

“恩,伴郎。”

錢多多靠到了桌椅上,長舒了一口氣,這尼瑪真險,就差一點,差一點就要被逼良爲娼了。

出租車路過錢家大門的時候,錢多多特意把身子壓了下去,等走過之後才直起身,他將手機拿了出來,將電話打給了楊志。

“去機場?”

“我們現在回去?老大,你到黃市了?”楊志問道。

“昂,我現在還在京城呢,去機場吧,還來得及。”錢多多吩咐了一句,便掛斷了電話,昨天石敢當和南宮霸天說的話他都記在了心裏,連他們這種人都暫時不能搞清楚崔家被滅門的原因,那楊志和冷鋒留在京城也就不能打探到什麼有用的消息了。

此時是上午的九點五十八分。

錢家!

司儀站在禮堂的舞臺中間,手持話筒,高聲喊道:“有請新郎新娘入場!”

同時鞭炮齊鳴,禮堂內坐着的三百多人統一的將頭轉向門口,恭候新郎新娘的入場。

一秒鐘過去了……

十秒鐘過去了……

一分鐘過去了……

新郎新娘還是沒有入場,主持人也有些傻眼,再次吶喊:“有請新郎新娘入場。”

三十秒鐘又過去了,衆人還是沒有看到新郎新娘,坐在前排的三位千金此時就已經按捺不住了,起身跑出了禮堂。

“大家等一下,可能是新郎新娘有些緊張。”主持人連忙解釋道。

衆人都很納悶,此時的兩人在幹嘛?

兩人在幹嘛!錢多多正在去機場的路上,錢靜玉正站在剛纔站的地方,主持人的話他都聽到了,可是不見錢多多她又不能去。

“這都半個小時了,多多怎麼還沒有回來?婚禮已經開始了!”錢靜玉臉上全是焦急,目不轉睛的盯着錢多多離開的那扇拱門:“你倒是快點啊,爸爸那麼多朋友都等着呢!”

“小玉玉你幹嘛呢,快點啊。”她的三位姐姐跑了過來,催促道:“你在這裏幹嘛,快點。”

“多多不見了。”錢靜玉急的都快出來了:“他說他去上廁所,可是這都去了半個小時了,怎麼還不來。”

三女咂舌,個個瞪大了眼睛,連忙吩咐傭人去廁所尋找錢多多。

禮堂內很安靜,雖然新郎新娘沒有及時到場,所有人還是不敢多做議論,即使自己是多麼貴的貴人,在錢四軍面前,除了一號首長,其餘人幾乎連個屁都不是,你是高官,你地位高又怎樣,你的產業能覆蓋全國,甚至遍及整個地球?

你能獨自供養起一個軍隊?

你這一年能爲國家做出多少有意義的事情呢?

除了一號首長,在場的所有人都沒有錢四軍的能力大。

安靜之時,湯伯走到了錢四軍面前,跟錢四軍咬了一下耳朵。

錢四軍當即站了起來,面向衆人。

“新郎新娘確實是有點太緊張,大家稍等一下,我去看一下。”

錢四軍說完之後就匆匆跑出了禮堂,所有人都意識到此事並沒有那麼簡單,但又不敢多做猜測。

錢四軍走到錢靜玉身旁的時候,錢靜玉正蹲在地上哭,錢靜翠,錢靜瑤,錢靜玲都在安慰她。

“他什麼時候離開的。”錢四軍板着臉問道。

“爸,多..多多走了半個小時了。”錢靜玉早已淚流滿面,泣不成聲。

半個小時!

肯定早已跑出錢家了。

“是誰告訴他的。”做事一向穩重的錢四軍此時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憤怒,衝着四女大聲嚷道,他不相信錢多多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能走出錢家的迷宮,肯定是有人告訴了他走出的方法。

四女互相看了一眼,一時間並沒有明白這句話的意思。

“算了。”

錢四軍嘆了口氣,他知道現在也不是說這些的時候,他走上到錢靜玉旁邊,將她摟在了懷裏,心平氣和的說道:“老爹肯定會給你找到他的。”

“爸.多多走了。”錢靜玉直接撲到了錢四軍懷裏,失聲痛哭。

“姐姐,你不要哭了,你今天是新娘,再哭就不漂亮了。”

“姐姐,哥哥肯定會回來的。”

給她扯婚紗的金童玉女也開始勸起了錢靜玉。

此時的錢四軍心亂如麻,眼下錢多多肯定是跑出去了,這婚肯定就結不成了,在京城這麼多貴人面前,自己這次是丟臉丟大了。

不行,這個婚必須得結,錢多多也必須得找到。

錢四軍眼珠滾動了一下,擡手把湯伯叫來:“你現在讓人全城搜捕錢多多,另外,你趕緊給我找一個和錢多多身形差不多的人來,現在只能讓人替補了。”

“爸爸.?”錢靜玉擡起頭,錯愕的看着錢四軍:“我不要嫁給別人,我就要嫁給多多。”

“恩,嫁給多多,你一定嫁給多多,爸爸會幫你找到他的。”錢四軍輕拍着錢靜玉的腦袋說道,隨後將目光看向湯伯,又大吼了起來:“還愣着幹嘛?快去。”

“是,老爺。”

湯伯走後,錢四軍就一直在安慰錢靜玉,給她商量先找個人替補,可錢靜玉就是不聽,非要找到錢多多,在場的所有人,都是心急如火,廢了好大的功夫纔將錢靜玉給說服。

現在錢多多跑了,一時半會肯定找不回來,並且這個婚要是不結,錢四軍以後的臉面往哪放?所以只能先找一個人替代新郎了,反正又不洞房,除了錢家的人,還沒有人見過新郎的模樣。

五分鐘之後,一個和錢多多身形差不多的錢家保鏢被找來,錢四軍立即讓化妝師帶着他去換衣服。


新郎沒有即使到場的消息已經通過電視直播傳遍大江南北,所有正在看電視的人民都在密切關注這件事。

就連坐在出租車內的錢多多都知道了,他從車載電視上看到了錢家婚禮的情況,他感到很慚愧,很內疚。

等替補的新郎換好衣服之後,錢四軍便快步跑到了禮堂內,告訴主持人新郎新娘已經準備好了!

“有請新郎新娘入場。”

主持人再次高聲吶喊,衆人再次將目光看向門口,注視着一對新人的到來。

錢靜玉挽着那位和錢多多身形差不多的帥比走進了禮堂,在衆人的注視下走上了舞臺,面向大家。

支持人開始主持婚禮的進行,婚禮的整個過程,錢靜玉臉上都掛着笑容,但所有人都看的出來,這不是幸福的笑容,這笑容是勉強的。

“小兩口吵架了?”一號首長探過身子小聲的問道。

“畢竟還都是小孩紙嘛,這麼多人看着,應該是太緊張了,就剛纔,兩人都緊張的不敢進來了。”錢四軍裝出一副哭笑不得的樣子,在心裏將錢多多十八輩祖宗給罵了一遍。

“緊張,可以理解。”一號首長笑了笑:“不是誰都像你一樣厚臉皮。”

“哈哈。”錢四軍也笑了起來,坐在他身旁的譚語柔輕輕推了他一下,然後用眼神瞥了眼舞臺上的兩人,意思很明顯,怎麼換人了?

錢四軍嘿嘿一笑,給譚語柔使了個眼色,後者便就沒再說話。

從錢家到機場還是有一段距離的,此時的錢多多還在出租車上,他通過車載電視看完整個婚禮過程,隨後得出了一個結論。


錢四軍現在肯定連殺了自己的心都有。

婚禮結束之後,以將近中午十二點鐘,錢四軍安排衆貴賓在錢家進行午晏,而他則是被錢家老一輩的人叫了過去。

“怎麼搞得?新郎怎麼換人了?”三叔拿着柺杖衝着錢四軍大吼。

“三叔,錢多多跑了。”

“新郎都給整跑了,還結什麼婚。”三叔舉起柺杖朝着錢四軍腦袋上就是一下子,力氣還挺大,在神州,或者在全世界,能敢這麼對錢四軍的人估計也只有他一個了。

錢四軍不急不躁,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說道:“三叔,你放心,我一定把錢多多給找回來。”

“趕緊去,臭小子,還好你聰明,弄了個替補的出來,不然咱們老錢家的面子都讓你給丟光了。”

錢四軍咧了咧嘴,轉身離開。 128.

當午。

錢家的人幾乎全部出動,包括錢四軍自己的部隊,上萬名軍人,已經全部從軍區出發,來到了京城,封鎖了京城所有出口,將京城圍得水泄不通。

他們都在尋找一個人,一個在婚禮當天逃跑的錢多多。

並且這次行動還是隱祕的,除了一號首長之外,沒有人知道這是錢家派出來的部隊,並且還有一件事,就連一號首長都不知道,錢多多到底是誰?和錢家有什麼關係,能讓錢家如此興師動衆。

錢多多雖不需要進京,但在到達的機場的時候,還是遇到了很多便衣軍人,之所以錢多多知道他們是軍人,只是因爲錢多多可以從身姿和走動上辨認。

錢多多下了出租車,楊志和冷鋒已經在機場內等待,他瞥了眼那些人,裝作若無其事的往機場走去,剛走幾步,就有一個人擋在了他面前。

“先生,請出示一下你的身份證。”

“你是什麼人,爲什麼要我出示身份證。”錢多多明知故問道,要是別人經過,這些人還有可能不攔,但是自己經過,這些人肯定就攔了,誰讓我穿的這麼華麗呢。

擋在錢多多身前的這人從懷裏掏出一張證件,上面赫然寫着野狼特戰隊,至於名字,錢多多倒沒興趣去看,將手伸進口袋,從兜裏掏出身份證遞給了特戰隊的這人。

這人接過看了兩眼之後就將身份證還給了錢多多,他們接到通知,攔截一個叫做錢多多的人,現在面前這個年輕人身份證上的名字是雷公,那自然就不是自己找的人了。


“謝謝你的配合。”

“沒事。”錢多多將身份證收好,微笑着點了點頭,隨後走進了機場。

楊志和冷鋒已經在機場內等待,見錢多多進來,兩人立即圍了上去,楊志圍着錢多多轉了一圈,感嘆道:“老大,今天你結婚啊,穿這麼華麗,這衣服得值不少錢了吧?”

錢多多看了眼勞力士,已經是下午的一點多鐘,也不時間跟他們廢話,直接走上了售票口,買了三張飛機票,然後在大廳內等待兩點的飛機起飛。

他的眼神一直在等着周圍的人,他知道錢四軍肯定會全城尋找自己,他必須儘快離開京城。

快兩點的時候,三人登機,飛機起飛之後,錢多多將腦袋靠到後背上長舒了一口氣,飛機已經起飛了你總不能再逼良爲娼了吧,即使你能耐再大,你能讓起飛的飛機返航?

開玩笑。

一時間,錢多多的心情暢快了很多,來京城短短四天的時間,竟然發生了這麼多事情。

還真是人長得帥了到哪都能遇到麻煩。

“老大,你怎麼還沒回去?”憋了一個多小時沒說話的楊志,到了還是將心中的疑問問了出來。

“別提了!我特麼發誓以後再也不來京城了。”錢多多苦着臉說道。

“老大,你這幾天幹嘛去了?還穿這麼昂貴的衣服,還有你這個手錶,勞力士的吧,你是不是做鴨子去了。”

“性質差不多。”錢多多皺起了眉頭,那樣子要多無奈就有多無奈。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