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這時,東方小飛的電話再次響起。

“喂,你好。”東方小飛平靜了一下激動的心情,說道。

“東方小飛吧,我是長洲市委宣傳部張傳平。”

“張部長啊,您好您好!請問有什麼事嗎?”東方小飛問道。

“常委會剛剛通過關於在全市強制汽車尾氣淨化處理器的決議,李書記安排我跟你們公司,就合作的事情進一步協商。”張部長平靜的說道。

電話是免提的,衆人都把張傳平的話聽的清清楚楚,這下可真是開鍋了。

張傳平聽到電話裏傳來激動的歡呼聲、吶喊聲、嚎叫聲、女孩哭泣聲…….

“好的張部長,我明天到您辦公室,跟您談一下合作的問題,我這邊有點亂,先不跟您說了。”東方小飛掛斷電話,衆人一片歡呼!

這幸福實在來之不易,兄弟公司有救了,有希望了,衆人所有的期待,所有的心血在這一刻,都化作倖福的淚水。

就連大胖這個五大三粗的人,眼圈都紅了。

二妞更是趴在大胖的肩膀上,跟個娘們似的哭哭啼啼。

“今天晚上,咱們好好慶祝一下,瀋陽,去買幾瓶最好的香檳,今天晚上,咱們哥們兒不醉不歸。”東方小飛大聲喊道。

“好的老大,我這就去準備!”……

東方小飛下午沒有待在會所裏,而是回到了鯤鵬學校,因爲他知道,之所以這個方案能在市委常委會上通過,是李夢夢的功勞。

市委召開常委會之前,東方小飛已經無計可施,一個人呆呆的站在陽臺上,看着紛紛落下的雪花,融化在自己的身上,這個時候,東方小飛想起了李夢夢,她是東方小飛在這個世界上最放心不下的,醫生說還有兩年的時間,現在每個星期都得去醫院做一次檢查,每天都得吃一種特效藥……

當電話接通之後,小丫頭居然聽出了東方小飛的笑聲是裝出來的,一直追問東方小飛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儘管小丫頭不會什麼讀心術,但是東方小飛撒了幾個謊都沒成功,最後東方小飛只得把情況一五一十的跟李夢夢說。當他說到一個叫云云的女孩子時,李夢夢一下子樂了。

“大叔啊,你是真不知道假不知道啊,云云就是咱們班的楊美雲啊,平時我們打鬧的時候還云云的叫着呢。”

東方小飛急的直拍自己腦瓜子。立即讓李夢夢趕緊找到楊美雲,告訴夢夢無論怎麼樣都努力讓楊美雲說服自己老爸楊德清。

李夢夢掛斷東方小飛電話之後,東方小飛一直在等待李夢夢的消息。

大約過了二十分鐘,這個時間裏東方小飛度秒如年,要知道常委會已經在召開了,二十分鐘很可能意味着什麼都沒有了。

而李夢夢打來的電話也沒有告訴東方小飛成功的消息,只是告訴東方小飛,楊美雲答應說服老爸,至於能不能說服成功,那就不敢保證了。

東方小飛也就死心了。

可是沒想到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又一村。


回到鯤鵬學校,正好趕上課間,東方小飛趕緊回到班級,當東方小飛回到班級的時候,有些震驚,更有些說不出來的滋味。以前班級一下課,基本上是人聲鼎沸,車水馬龍,打鬧聲、說笑聲整個樓層都能聽到。

可是現在…….

班級裏面靜悄悄的,透過班級後門的特質玻璃,東方小飛看到班級裏面所有的同學都在地頭趴在課桌上認真看書,即使有個別同學走動,也都是找其他同學在問問題,而且聲音都極小。每個同學的臉上能看到的居然是對知識的那種渴望,上進的那種執着…..

東方小飛輕輕推開班級的門,“老師回來了!”不知道是誰突然大聲喊了一句。

同學們都被嚇了一跳,正要發作,就看到了站在門口的東方小飛。班級裏瞬間變成歡樂的海洋。

“老師,聽說你要不教我們了?是嗎?”劉思琪走過來擔心的問道。

“是啊老師,你可不能走啊,你放心我們一定在這次期末考試中給你爭光的。”說話的正是楊德清的寶貝女兒楊美雲,她也算是班上的尖子生了。

“老師不要走!”同學們紛紛走了過來。

東方小飛的喉嚨有些哽咽,也有些痛恨自己,這些天光忙着外面的事情,基本沒怎麼好好管理班級,基本上沒怎麼好好上過課,可是這些孩子還這麼體諒自己…..

“誰說我要走了?老師這不是回來了嗎?老師答應你們,一定會親手把你們送進大學的校門再走。”東方小飛激動的說道。此刻他不再考慮那麼多商場上即將面對的困難,此刻他就是一個老師,一個只想着眼前學生的老師。

同學們聽到東方小飛的話,一陣歡呼!此刻站在教室外面,正準備進來教課的張韻涵眼睛也溼潤了…..

下午的兩節自習課,東方小飛沒有讓任何老師進來講課,高二一班屬於東方小飛,這兩節課,東方小飛深入淺出,旁徵博引,非常高效率的把之前落下的幾堂課給補完了,雖然講的有些快,但是東方小飛講的卻都是重點,這都是東方小飛在茶餘飯後仔細研究過的,也是對應高考知識點講的。

兩堂課下來,同學們一個個感覺收穫特別大,課件的時候,有一些有點跟不上東方小飛節奏的同學拿着課本把沒聽懂的知識點跟東方小飛請教。也都全部解決掉了。

下午放學之後,東方小飛沒有繼續待在學校,而是帶着李夢夢和張韻涵一起打車回到了兄弟會所。因爲今天東方小飛說過,要好好慶祝一下的。

果然,當三個人回到會所的時候,會所裏面早已經張燈結綵,山珍海味、美味佳餚一應俱全,光是啤酒就準備了好幾箱,當然桌子正中央,還放着一大瓶香檳!


衆人聚齊之後,瀋陽把香檳遞給了東方小飛。

”老大,今天這麼好的日子,說兩句吧、”

衆人也都興高采烈的看着東方小飛,臉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兄弟們、老婆們,今天是我們兄弟公司渡過生死劫的一天,也是我們兄弟感情得以見證的一天,讓我們永遠都記住這一天,永遠都記住這一時刻,快樂屬於我們兄弟公司,屬於我們在場的每一個人!” 東方小飛今天沒有在像以往那樣嘻嘻哈哈,經過這件事,東方小飛感覺好像成熟了許多。也給了他很重要的一點人生啓示,那就是不到最後一秒鐘,都不要輕言放棄。

“爲了我們的兄弟公司,爲了我們永遠值得懷念的青春,讓我們盡情狂歡吧!”

隨着東方小飛的一聲大吼,香檳嘭的一聲打開了,幸福的香檳酒噴灑在房間裏的每一處,噴灑在每個人幸福的臉上。

衆人也都參與到搖香檳的行列當中,不會兒下來,所有人身上都滿是香檳酒的香甜……

慶功宴在愉悅的氛圍中進行着,可是在某棟別墅裏,氣氛就不那麼愉悅了。

“姐夫,你就眼睜睜的看着那個王八蛋在咱們長洲市賺大錢?那可是好幾個億的利潤啊。”一個男人手上纏着紗布說道。

“是啊劉市長,咱們不能便宜了那個東方小飛啊。”說話的正是統戰部的李愛國。

“哼!想這麼容易就在咱們的地盤賺大錢,想的美。”劉炳峯惡狠狠的把菸頭掐滅。

“姐夫,我有個主意,你看怎麼樣?”

“什麼主意?”

“過幾天不就是汽博會嗎?咱們可以這樣……這樣…..”

“哈哈哈哈哈”幾個男人發出陰險的笑聲。

第二天早上,東方小飛在溫柔鄉里還沒醒來,就聽到電話一直響個不停。

“這他媽的誰啊,敢破壞老子的好夢!”東方小飛罵罵咧咧的伸腿在旁邊的大胖身上踢了一腳。

昨天晚上東方小飛哪個女人的房間都沒去,而是留在兄弟的房間裏一直喝到兩三點鐘。好久兄弟沒這麼痛痛快快的喝一次了,就連酒量最大的大胖,都被喝趴下了,在東方小飛腳底下睡了一宿。劉偉乾脆就沒上了牀,趴在地上睡着。二妞也好不都哪裏,跟瀋陽勾肩搭背的在沙發那,身上在沙發上,二妞在沙發旁邊的地上。

屋裏到處都是酒瓶,一片狼藉……

“喂,誰啊?”東方小飛迷迷糊糊的接起電話說道。

“我是劉炳峯!”

“劉炳峯?”東方小飛喝的有點多,現在腦子還不清醒。

“長洲市市長劉炳峯。”電話裏劉炳峯明顯帶了幾絲不滿的語氣。

“哎呀,是劉市長啊,實在不好意思啊,昨天高興多喝了點,剛纔也沒聽清楚。”東方小飛故意氣劉炳峯。

“呵呵,沒什麼,的確是可喜可賀的事情,我這打電話也正要跟你道喜呢。”

“多謝劉市長關心啊,要不是劉市長幫忙,恐怕我們這個合作還沒法通過呢。”東方小飛故意敲打劉炳峯。

“老弟可別這麼說,當哥哥的很慚愧啊,不過雖然哥哥昨天沒有支持你,但是不代表哥哥把你忘了,你這就到我辦公室來一趟,我想讓你的產品在這次汽博會上也展覽一下,這樣能增加你產品的影響力。

“哦?”東方小飛一聽,怎麼都感覺劉炳峯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什麼好心啊。不過品一品,也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這樣吧劉市長,這兩天學校那邊比較忙,我就不親自拜訪了,免得再出現什麼亂子,我還是讓我兄弟過去吧。”東方小飛可不想給劉炳峯這個面子,對於這樣的小人,東方小飛都恨不得踢他個生活不能自理。可是現在自己身份不一樣,作爲商人,還是要把利益暫時放在第一位的。

劉炳峯是何等聰明之人,自然聽的出東方小飛的意思,不過他也不在乎東方小飛現在是否給他面子,什麼事都講究個大局觀,爲了計劃順利進行,必要的忍讓還是要做的。

“既然東方老弟那麼忙,那就讓你兄弟過來吧,具體細節的事情,我和他談。”……

掛斷劉炳峯的電話,東方小飛走到沙發旁邊,衝着躺在地上的二妞和瀋陽就是兩腳,把他們兩個踢的嗷嗷直叫。

又走到牀邊,衝着地上的劉偉和牀上的大胖踢了兩腳,劉偉嗷嗷直叫,大胖皮比較厚實,沒怎麼樣,繼續倒頭就睡。

東方小飛只得過去揪起大胖的耳朵,纔算把大胖弄醒。

“你大爺的,你他媽的有毛病啊,不知道哥們兒正做春夢呢?”大胖被弄醒之後生氣的吼道。

“是啊,你他媽的不睡覺,一大早上把我們弄起來,搞基啊?”劉偉也急眼了。

“睡你們個大頭鬼啊,以後公司忙起來,有你們睡的。”

東方小飛接着把剛纔接到劉炳峯電話的事情跟哥們兒幾個說了。

“對這件事你們怎麼看?”東方小飛征求兄弟幾人的意見。

“此中必有蹊蹺!”二妞故作神祕的說道。

“蹊蹺你大爺!這分明就是陷阱!”大胖踢了二妞一腳,然後說道。

“我也覺得劉炳峯不會對咱們那麼好心,可是我又找不出什麼不對的地方。”

東方小飛說出了自己疑惑。

“老四啊,我看咱們也就將計就計,咱們光在這裏猜也沒用,今天我和大胖過去找他談談,看他到底葫蘆裏賣的什麼藥。”劉偉關鍵時刻還是比較沉着的。

“幾個人紛紛點頭。

東方小飛吃過早飯,就帶着李夢夢迴學校去了。李夢夢昨天沒喝酒,東方小飛不讓她喝。氣的李夢夢一直大口大口喝飲料,結果上了一晚上的廁所。

“壞蛋大叔,昨天爲什麼不讓我喝酒啊,那麼高興的事也得算我一個啊。”李夢夢坐在車裏,嘟嘟着小臉說道。

“丫頭,醫生不是告訴過你了嗎?以後絕對不能劇烈運動,更不能喝酒。”

“是不是就因爲這個,你那天晚上纔不和我那個的……”小丫頭聯想還挺豐富。


“是啊,是啊,要不然我這個色狼大叔能那麼容易放過你這個小綿羊嗎?”說完東方小飛賊手就向着李夢夢的兩顆大白兔襲來。

“禽獸!”……

“大叔,你說我會不會死啊?”李夢夢突然冒出的一個問題讓東方小飛舉手無措,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纔好。

“嗯…….不會的,怎麼會死呢。”東方小飛吭哧癟度的說道。

“好奇怪啊,最近我總夢到自己要死了,每次都是你把我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說完小女孩有些傷感的趴在東方小飛的肩膀上沉默不語。

東方小飛心裏一陣難受!“傻丫頭,想什麼呢?你這麼古靈精怪的,閻王爺肯定不敢收留你啊。”這個玩笑說的苦澀。

不過聽到李夢夢耳朵裏還是十分開心,笑着說道:“壞大叔,我纔不會便宜你呢,以後我得好好折磨折磨你。”


“折磨一輩子!”東方小飛眼圈有些紅着說道,不過他是不會被李夢夢看出來的……

回到學校,東方小飛上完兩節課後,回到自己的辦公室。

發現自己的辦公桌椅都非常乾淨,明顯是被人收拾過了。“誰給我收拾的呢?張韻涵?”正在東方小飛腦子裏思索的時候,電話響了。來電號碼是大胖的。

“老四,我和老三回家了。”

“汽博會的事情談的怎麼樣了?”東方小飛關心的問道。

“也知不道這個劉炳峯到底賣的什麼藥,說打算在汽博會上給我們一個最大的展位,讓我們展出我們的淨化處理器。”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