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房間裏面,有蕭龍,王全,林紫陽,圖菲,畢忠,雷劍,雷道,雷火等八人!白雪在臥室裏正在照顧金靈兒。

接着蕭龍把自己跟林紫陽在南郊區所發現的降頭師的據點事情說了一遍,然後言道“老畢,現在事態非常緊急,也顧不了那麼多了!我的意思非常簡單,現在馬上布制警力,將南郊敵人據點方圓兩公里之內全部封鎖!堵死他們可能逃躥的各個個路口,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放心大膽的,在明天白天跟這幫人來個最後決斷!”

畢忠點了頭,並不在意誰來作指揮,不過只見面露難色的說道“行是行!可是我怕時間有點不夠,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們的手裏的警員人力即使出全部出動,恐怕也沒有足夠人手啊?”

“人不夠可以調動軍隊!你沒有那個權力,我們雷神閣有!一個營的兵力夠不夠?”雷火環視衆人,然後非常有底氣的說道,看到他拉風的樣子,蕭龍很是不爽,蕭龍也不知爲什麼,他總覺得眼前的雷火,好像搶了他什麼東西似的,看見他就想上去狠K他一頓。

“一…一個營的兵力?真的能行嗎?”畢忠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接調動一個營的兵力,畢忠想都不敢想,畢忠原以爲自己的權力就已經很大了,可是跟人家雷神閣的人比起來,真是差的不是十萬八千里。

雷火點了點頭,鄭重其事的說道“雷神閣的人從來不講空話!一個營的兵力,隨時可可以調過來!”

有了一個營的正規部隊加入,畢忠的信心大增,言道“好!雷火你馬上去調部隊,我去組織警力人員!剩下的,至於怎麼去解決敵人的事情,就由蕭龍你看着辦吧!反正我們也幫不上忙!”畢忠算是親眼見識到靈異界的人有多麼讓人不可思意了,也只有靈異界的人才能對付靈異的人!除了用槍之外,畢忠想不到還有什麼辦法傷到靈異界的人!

畢忠走後,蕭龍跟雷劍還和雷道商量了一下,最終蕭龍打算跟着林紫陽悄悄的施展遁術進入小院地下,然後將白雪然和唐雨迪救出來,之後由雷劍,雷火,雷道三人,負責正面作戰!雷劍沒有任何異議答應了下來,然後站起身離開了,而在雷道離開的時候,偷偷多了我兩眼一眼站在蕭龍身的林紫陽。

雷神閣的人走後,王全問道“龍哥,我們天門要不要出人參入這次行動?”

這個問題,蕭龍也一直有考慮,天門現在剛剛在鄭州站穩腳根,仍然要以壯大自己的實力要緊,目前蕭龍還不想招惹其他的敵人!既然雷神閣的人在,就讓他們對付那批來歷不明的降頭師吧!

“不!這次我跟林紫陽只負責救人,至於其他的嘛,就讓雷神閣的人去辦好了!”蕭龍正想借此機會,看看雷神閣的人,究竟有多麼厲害!


王全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我明白了龍哥!回去之後我會讓兄弟們努力訓練!目前我們已經一千內堂弟子了!整整一千人都通過了百關煉體陣,內堂弟子的平均戰鬥已經增加到了六百七十五!同時前來投入天門的武者越來越多了!外堂弟子都有將近兩千人了!”

聞言蕭龍嚇了一跳,沒有想到天門的發展,遠比自己的設想還要快!說道“好!這些天辛苦你了!我希望一個月之後,我們天門的內堂弟子平均戰鬥力能達到七百!”

王全信心十足的說道“沒有問題!龍哥,自從上次血戰中,因實力和怯戰原因讓我們損失很大的剌激下。再加上龍哥你的新門規,現在天門內部的兄弟們,都跟打了雞血似的玩命的訓練,生怕實力落下了別兄弟們看不起。再也沒有人怕修煉受傷,怕流血了!”

蕭龍拍了拍王全的肩膀,然後又聊了一陣,然後王全才起身離去,現在整個天門的擔子都壓在了王全的身上,王全是名副其實的大忙人!

“龍哥哥!剛剛那個老頭兒好像好現了我的身份!”林紫陽目露寒光的說道

蕭龍微微一笑道“我知道!雷道修道幾十年,看出你身份的這點本事他還是有的!不過你放心,雷道不會對你不利!相信我,他不會!”蕭龍的信心很足,因爲蕭龍知道雷道不是那種不分青紅皁白亂殺一氣的二貨道人,天地生靈生在世間皆有定數的道理,雷道絕不比蕭龍明白的少。

“哦!”既然蕭龍都這樣說了,林紫陽便再沒有多問,她對蕭龍就是這麼信任。

蕭龍起身準備小睡一會,養精蓄銳準備明天跟林紫陽救人,突然感覺到背後寒風襲來,下意識的回頭望去,只見圖菲正如發現獵物似的流氓,慢慢的向自己走來,蕭龍下意識的捂住胸口問道“你…你想幹什麼?”

“嘿嘿…我想幹什麼?你還不知道嗎?別要抵抗了,今天晚上你就乖乖的陪我吧!”說完圖菲三步並兩步走,一步並作半步行,衝上前來,將蕭龍按倒在了沙發上面,然後發出得意之色。

“圖菲你究竟幹什麼?不…不要啊,我…我…我老婆在臥室睡覺呢,姑奶奶,咱換個地方成不?”

“換個地方幹什麼?白雪依那裏我已經搞定了,放心吧,她已經接受我了,今後我就是你的老婆了,應該是三老婆!嘿嘿…不過這並不重要,誰讓姐就喜歡你這小子呢?哈哈…林紫陽?你還愣着幹什麼?一起來啊!不然你想等到什麼時候?”

“這….好吧!圖菲姐你先上,我去洗個澡先!”

“喂喂…你們兩什麼情況?我纔是男人好不好?”

兩個小時之後

圖菲跟林紫陽兩個身材和容貌都堪稱絕色的美女,正一人裹着一條浴巾,滿面紅暈,一臉滿足與幸福之色。

“圖姐,你也是第一次啊?”

“當然了,你以爲姐是什麼人啊?今後我們就是姐妹了,今後有事給姐說,咱們以後就是一牀上睡覺的女人了,要跟親姐妹們一樣!”

“恩吶,圖姐,幸虧聽你的話了,早點下手了,屋裏真的還有一個啊?”

“當然了!如果我們再晚下手,說不定就要排老四老五了!”

當事人蕭龍,躺在沙發上看着兩朵嬌豔血花,本來他剛剛經歷所有男人都夢寐以求的時刻,可是他總覺得自己好像被**了似的。哭哭啼啼的說道

“你們…你們兩個要對倫家負責,不然倫家沒臉見人了…” 第二天十點左右

南郊區降頭師所藏身的小院,方圓兩公里之內的所有的交通幹道都已經被封鎖了,就連周圍的村民都已經被緊急疏散了。

然而此時小院裏的降頭師們還都沒有任何察覺,主要是他們按插在警方內部的臥底已經被拔掉了。有關於警方內部動向他們是毫無瞭解。降頭師們正小院裏美美的睡大覺呢。這不是他們大意,而且是他們有恃無恐,因爲小院四周都已經被他們設下了降頭,不管任何凡是有生命的物體進入小院四周都會中降頭。

不過這些降頭師們做夢也想不到,此時正有兩個人施展遁術從地下,慢慢的向着小院而來。蕭龍跟林紫陽爲了安全起見,兩人直遁入將近一百米的地下,這樣便可以有效的躲避降頭師在地面上所設置的降頭了。

“龍哥哥!你是什麼時候學會遁術的?”林紫陽好奇的問道,只見蕭龍運用五行遁術之土遁得心應手,不比林紫陽差到那裏去。

蕭龍微微一笑將身邊的土沙推到一邊,然後說道“嘿嘿,也是最近才學會的!怎麼樣?紫陽四老婆感覺到白雪然的存在了嗎?”

林紫陽是殭屍,而殭屍對人類有着非常強的感知,林紫陽言道“感覺到了,白雪然應該就在我們上面!”


蕭龍言道“好!我慢慢的上去,千萬不要驚動上面的人!”林紫陽點了點頭,然後跟向地上行去,只見林紫陽和蕭龍兩人在地下就像只魚兒似的,可以自由遊動。

沒有多久,林紫陽在地下輕聲對蕭龍說道“龍哥哥,我頭頂上面,我只感覺到了白雪然一人的體溫,可能肯定上面是方關押白雪然的地方!”蕭龍點了點頭,然後慢慢的先從地下冒出來,此時蕭龍才發現周圍竟然是一個不大的地下室裏,此時只見白雪然正被綁在一張椅子上,也許是太累了,白雪然竟然安靜的睡着了,蕭龍趕快上前,並沒有叫醒白雪然,而是解開繩子,直接將她交給林紫陽。而白雪然睡的非常熟,動都沒有動一下。

“龍哥哥,你要幹什麼去?”林紫陽見蕭龍把白雪然交給自己,並沒有跟自己一起回去的意思,不由出聲問道

蕭龍輕聲說道“你先把白雪依帶出去,我去救唐雨迪!”本以爲唐雨迪和白雪然會被關在一起。可惜事與願違,事實並非如此,蕭龍只有冒險去救唐雨迪了!

林紫陽不情願的說道“龍哥哥,唐雨迪跟我們什麼關係?龍哥哥爲什麼要冒險救她?”

“這個…呵呵,這個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等等我回去再告訴你!”說完蕭龍生怕林紫陽再追問似的,二話不說,遁入到地下開始小院地下尋找唐雨迪的下落。

然而蕭龍將幾個地下室都找了個遍,卻連唐雨迪的影子都沒有發現!


難道唐雨迪已經被殺了嗎?蕭龍心中不由暗暗想道,不過蕭龍覺得對方既然沒有對白雪然怎麼樣,估計也不會對唐雨迪下殺手,費那麼大的勁將唐雨迪抓回來,然後草草殺掉?這顯然不合乎情理。於是蕭龍猜想,唐雨迪可能根本不在地下室,而被帶到了地下室上面。於是蕭龍慢慢的從地下鑽了出來,最後蕭龍決定冒險一試,一定要找到唐雨迪的關押地點,然後救出她。

打定注意之後,蕭龍慢慢的順着地下室向上走去,到了樓層口看到了一個人,準確的是說一個降頭師,只見此人身穿黑衣黑褲,頭帶衣罩兒,就像一個黑色的幽靈,只見他手裏正逗弄着一隻不知名的甲殼蟲,此時一心逗弄手裏的甲殼蟲他,根本沒有發現危險已經悄悄的向他走來。

看門降頭師突然感覺腳下一緊,接着連不及叫喊就被拉進了地下,接着一記重拳將他擊打在他的咽喉之上,喉骨頓時碎裂,只是掙扎了幾下,這名看門的降頭師就已經一命嗚呼了。蕭龍換上他的衣服,然後大搖大擺在從地下室走了出來。

剛出地下室,就看到上面通道里又有兩個人,兩人割開自己的食指,擠出鮮血,滴進瓶子裏,這兩個人聽到地下室的門被打開的聲音,頭也不擡,因爲他們根本不會想到,地下室門的人,此時已經不是他們的同伴了。

其中一個高個子言道“蠱甲,你小子怎麼從下面上來了?壇主可是說了,一定要看好那個絕陰八字女人!”

蕭龍言道“怕什麼?反正有地下室的入口被咱們守着,還怕那妞兒從地下打洞逃走不成嗎?”

“蠱甲你小子什麼時候變的滑頭了?不過你小子說的也是!”高個子繼續住身前瓶子裏滴血,蕭龍走上前去一看,瓶子裏全是如蛆狀的蠕蟲,整整一滿瓶子,正在瘋搶高個子滴出來的鮮血呢!蕭龍知道對方是在進行飼蟲,每個降頭師都是以自己的血來餵養蟲子的,只有這樣訓養出來的蟲子才能跟他們心意相通。每成功訓養出一種蠱蟲,降頭師都要花上很長的時間來完成。

蕭龍慢慢的從手腕上取下黑玉鐲意控其變化成棍,然後蕭龍悠悠言道“剛剛我發現裏面有一條暗道,竟然能通向其他地方。”

“什麼?有這種事?暗道能通到那裏?”兩個降頭師下意識擡頭問道,然而他們兩看看到卻是一雙滿殺氣的眼睛,只見眼睛的主人,冷冷說道“通往地獄!”

砰砰…黑玉杖飛速砸下,兩個降頭師的頭頓時被蕭龍砸成了爛西瓜,紅的白的濺了蕭龍一身。兩個降頭師也吭都沒有吭一聲就掛了。


黑玉杖中金光一閃,小悟空自己從裏面跑了出來,看到地下兩個**都流出來了,頓時捂着眼睛言道“太殘忍了,主淫,你怎麼可以這樣殘忍吶?”

“小悟空你怎麼出來了?”蕭龍驚問道,小悟空嘻笑道“這血腥驚險滴事情,小悟空絕不能錯過!”說完小悟空跳到兩個降頭師的屍體前,開始傳說中的摸屍。別說小悟空還真從兩降頭師的屍體上弄到了兩隻瓶子,不用想,裏面裝得一定是蟲子。

地面上

一個滿身是血的降頭師,突然在邊跑邊聲嘶力竭的叫喊道“不好了,敵襲!有人襲擊了我們…快來人吶….”

頓時整個院子裏就炸開了鍋,大白天有敵人襲擊!

很多人都紛紛的從屋子裏跑了出來。這時好多人都圍住了那個滿身是血降頭師,七嘴八舌的問他,敵人在那呢?不過那個全身是血的人突然兩眼一翻就暈過去了。

“他受傷了,快!快帶他去見壇主!”周圍的人七手八腳的將那個降頭師擡去找壇主。

一間陰暗的房間裏面

五行門的那個壇主,還有他最得力的兩個手下,蠱蟲和蠱蛇兩個陰沉的降頭師,此時三個人的臉上都露出變態式的狂熱目光。

唐雨迪此時被綁在一張椅子上,動彈不得,嘴巴被膠帶死死封住,看到那個張着一張死魚臉的五行門壇主手裏拿着一把尖刀,一步一步的向她走來。 恐懼,不解,不甘等等表情從唐雨迪的臉上浮現,她很想問問這些人抓自己做什麼,可惜她的嘴膠帶粘住了。

“嘿嘿…嘎嘎…”五行門壇主嘴裏發出陣陣得意的怪笑,明晃晃的尖刀在唐雨迪的眼前游來游去,言道“唐小姐,我們暗中觀察你已經很久了!唐小姐可能還不知道吧?你身上的血液是真正的木行血!也許你不知道,每個人自從生下來之後,血液裏的屬性都不一樣,多數的人血液都包含一到兩種屬性,有的可能更多!每種屬性在血液裏所佔的比例也大不一樣!例如,金木兩種屬性共存者,金可能點到百分之八十,木可就會站的少一少,這樣的人對於我們來說是沒有用的!而你就不一樣的,你的血裏只有一種屬性,那就是木屬性,百分之百的木屬性!哈哈… 夢境塑造師 !也許你很好奇,我們要你的血液有什麼用?不過…我不能告訴你!好了,你知道的事情已經夠多了,唐小姐可以放心上路了,我得會下手一定會非常快的,讓你感覺不到半點痛苦!”說完五行門壇主對蠱蟲甩了甩頭,後者會意,拿着一隻很大的玻璃瓶上前。不用說那是裝血用的!

死亡向自己一步步走來,唐雨迪拼命的掙扎着,可惜奈何全身被綁在椅子上,那裏是她這個手無寸鐵,而且戰鬥力只有十的女人所能掙開的呢?

就在唐雨迪以爲自己就是要被對方殺死的時候。突然風迴路轉,房間外面驚起一片騷亂,有的重重的砸響了房間門,五行門壇主眉頭一皺,喝道“什麼事?蛇蠱去把門打開!”

“是!”蠱蛇應了一聲,然後上前將房門打開,只見一大羣人,擡着一個全身是血的降頭師走了急爭忙忙的走了進來。,見到壇主之後紛紛跪拜。

“壇主,出事了,這位兄弟被敵人打傷了!”

“敵人?那裏來的敵人?敵人在那裏來?”

“壇主,這個人從衣着上看,是守在地下室的蠱甲,可能是那裏出了情況吧?”

“什麼?廢物!!敵人怎麼摸進來的你們都不知道?快!快!快跟我去地下室,如果八字絕命女出了半點差錯,咱們誰也別想活命!快跟我走…”那壇主聞言大吃一聲,暴跳如雷,命令所有人跟他一起去地下室。

房間裏面頓時變的冷清了下,只剩下唐雨迪和那個全身是血的降頭師,唐雨迪終於暫時可以鬆上一口氣了,此時她心裏突然非常想念一個人,那個總能將她氣的暴走的傢伙,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那個傢伙竟然走了她的心裏,揮之不去。

就在這時,那上的那個降頭師,眼睛動了動,睜開眼睛之後,先是跟小偷似的向四周望了望,然後一個靈活的反身從地站了起來,此時在看,他身上的除了一身鮮血顯得有點疹人罷了,他根本就像沒有受傷似的。

看到這詭異的一幕,唐雨迪嚇呆了,直到眼前的人摘下面罩,一張猥瑣笑臉出現在自己眼前之後,唐雨迪突然纔有如獲重生的感覺。

“小迪迪,你家爺們兒來救你了!嘎嘎….”蕭龍!除了蕭龍別人說不出這麼**的話來,蕭龍這一招魚目混珠成功的讓他找到了唐雨迪的位置,其實這個計謀是在底下室時,蕭龍就已經想出來的,蕭龍的本意是想,給上面的降頭師報錯誤的消息,讓他們陣角大亂,待他們都去地下室捉敵人的時候,自己趁機好在各個房間裏尋找唐雨迪,然而沒有想到的是瞎貓碰到死耗子,那些人竟然直接把自己送到了唐雨迪關押的地方。

二話不說,蕭龍急忙爲唐雨迪解開身上的繩子,撕開粘在嘴上的膠帶,頓時哭的泣不成聲,言道“你…你怎麼纔來啊?我…”蕭龍趁機大佔便宜,懷大美人兒,不停的摸着人的光滑的後痛,還自美其名曰,安慰!

“好了! 當撒旦遇上小魔女 ,這裏兇險萬分,我們先離開這裏再說!”蕭龍抱起唐雨迪就準備施展遁術離開,然而就在此時,突然外面從走進來一個人。

誰也沒有想到是,來者竟然是去而復返的是蠱蛇,看到蕭龍要救走唐雨迪,蠱蛇飛快的衝了過來,大喝道“大膽,你是什麼人?”同時從腰間下一條布帶,伸手從裏面抓來了把毒蛇,扔向蕭龍跟唐雨迪兩人,只見這些毒蛇全身黑紫色,一看就知道是含有劇毒的毒蛇!

“小心!”蕭龍將唐雨迪擋在身後,快速取出一張火靈符•黑,快速的念出咒語“九天在上,敢請神靈,焚邪燃魔,火龍助陣,火德星君聽我令,即放火龍助我陣,玉皇大帝急急如律令!”

一條怒目火龍從天而降,盤繞在蕭龍身前,口噴四丈赤炎,飛射而來的毒蛇在赤炎之下,頓時變成了一條條燒焦的黑炭落到了地上,毒蛇再毒,也是有生命之物,怎麼能抵擋得了赤色的天火呢?

看到自己的毒蛇被對方輕易殺死,蠱蛇不敢輕易再出毒蛇了,這些毒蛇,可都是他花費了很多心血訓養出來的。

“你究竟是什麼人?”蠱蛇怒目而視,冷冷問道。蕭龍拍了拍額頭,一副被你打敗了表情,言道“當然是敵人了?你不會連這個都不知道吧?”

“我問的不是這個!”

“那是那個?”

“我問的是你是什麼人?”

“我說過了,我是你的敵人呀?”

“混蛋!”

“八嘎!”

“我殺了你!”

“我幹你老木!”

蠱蛇在蕭龍無恥之下,頓時被激怒了,只見從身後抽一把彎細的長刀,上面藍光悠悠,可見是淬了劇毒的,飛速向蕭龍衝了過來,然後蕭龍卻動也不動,一臉比中了五百萬大獎還要開心似的笑容。

“受死吧!”說是遲來,那時快,蠱蛇一刀眨眼之間就已經到了蕭龍的眼前,然而就在蠱蛇的刀快要落下之後,突然從蕭龍懷裏發出一聲,讓蠱蛇大腦裏像被放進了一塊燒紅了烙鐵似的。

“鬼哮…吱~~~~”

咣噹。蠱蛇手中的彎刀頓時掉落到了地下,痛苦的捂着腦袋在地上不住的反滾!

趁他病,要他命,蕭龍喚出黑玉杖,運用全身的力量集於棍中,狠狠的向着蠱蛇的頭部飛速砸下,就在蕭龍覺得這一棍必會將蠱蛇砸死於杖下之時,突然一條粗如手臂的綠色藤條飛快的爬了過來,將地上的蠱蛇飛速拉走到了一邊。

轟…蕭龍這一杖將地面砸出了一個大坑,卻並沒有砸中蠱蛇,關鍵時刻蠱蛇被人救走了!

蕭龍感覺到一個戰鬥力超過自己的人正向自己快速的移動在而來。蕭龍感覺這到這個人的戰鬥力應該在二千五以上,整整高出自己五百多戰鬥力!不能硬碰硬,絕對不能!

蕭龍二話不說,快速閃身走到唐雨迪面前,將其抱起,快速施展遁術準備逃走,唰…眨眼之間蕭龍人已經不見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