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透過昏黃的燈光,還能夠看到於樑這傢伙的大拇指已經高高的腫了起來。

對面的馬提咪看到這一幕之後,臉上的表情瞬間就變了。

“你這是要幹什麼呀?”

於樑尷尬的笑了笑。

“關鍵問題你房間這不是沒開燈嗎?所以不小心就變成這樣了,我的天呀……真的差點痛死我了!能自由說話的感覺真好。”

當於樑講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馬提咪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他。

“你今天怎麼來了?”

馬提咪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心裏似乎有點委屈,以至於說出來的語氣也有點委屈。

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頓時就更加心疼眼前這個姑娘了。


他輕輕對着馬提咪搖頭。

“真的非常對不起!之前是我沒有考慮到你的感受,我在這裏鄭重其事的給你道歉,而且我必須要告訴你,以後絕對不會再繼續發生這種事情了。”

對面的於樑就這樣一字一頓的說出了這句話,整個人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別提多麼嚴肅了。

當於樑講完這番話之後,馬提咪的嘴角抽動了一下。

“我知道其實有時候我心眼兒挺小的,但是……我真的看不慣這些,我是一個女人,就算我知道這是你的工作,而且是活命之後的喜悅,但我依舊覺得遊戲太過分了。”

馬提咪說到這裏,突然之間低下了自己的腦袋,整個人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別提多麼委屈了。

對面的於樑也看到了這一幕,嘴角微微抽動了一下,此時此刻竟然不知道該講些什麼纔好。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對着馬提咪輕輕搖頭。

“我知道你心裏是怎麼想的,這件事情確實也是我的錯,不過……”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就這樣一步一步走到了馬提咪的身邊,順勢就一把抱住了馬提咪。

對面的馬提咪也沒有掙扎,就這樣任由於樑抱着自己。

很明顯,其實馬提咪並不想掙脫開於樑的懷抱。

足足過去了許久,兩個人在原地一句話都沒說,似乎都在享受着這簡短的溫存。

“真的非常對不起!我已經知道錯了,之前確實是我不好,還希望你能夠給我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好嗎?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發生這種情況了。”

對面的於樑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完了這句話。

整個人的語氣極爲真誠。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馬提咪下意識擡起頭。

“你……你剛剛這句話的意思是……”

“是啊,雖然我還不知道以後的直播走向到底是什麼情況,但是請你一定要相信我,以後我不會再跟烏拉那個樣子了,我一定會和所有女人保持距離。”

於樑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出了這句話。

整個人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別提多麼嚴肅了。

當於樑講完這番話之後,對面的馬提咪嘴角抽動了一下。


說實話,馬提咪一開始僅僅只是因爲這件事情,所以纔會生於樑的氣。

現在既然於樑都已經這麼講了,馬提咪當然也就希望能夠順坡下驢。

想到了這裏,馬提咪輕輕點頭,一把就抱住了於樑。

“真的非常對不起!我知道自己不應該耍小孩子脾氣,可有些時候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於樑有些溺愛的摸了摸馬提咪的腦袋。

“傻瓜,你一天天都想什麼呢?你纔是這個世界上對我最重要的人,以後無論做什麼我都會依着你的,不過現在……總得可以告訴我那個小東到底是誰了吧?”

於樑說出來小東這兩個字的那一刻,馬提咪臉上的表情一下子就變了。

充斥着滿滿的厭惡之色。

“你還是別跟我說那個人了吧,那個人真的是夠噁心的!仗着自己在這裏有點勢力,一天天橫行霸道,這一次我回來也不知道走漏了什麼風聲,我已經很低調了,還是被人家找上門來了。”

於樑皺了皺眉頭。

“還真是沒有王法了啊。”

馬提咪長出了一口氣。

“我也是實在沒辦法,關鍵問題家裏還有我爸我媽,我也害怕萬一我要是想辦法整了他,到時候我爸我媽在村子裏的日子就不好過了,他們老兩口屬於那種打碎了牙往肚子裏咽的人,所以我不希望我爸我媽再爲我操心了。”

不得不說,馬提咪剛剛這句話確實讓於樑感動了不少。

儘管於樑早都知道,馬提咪確實是個孝子。

“難道就任由他這個樣子囂張下去嗎?我告訴你啊……有些時候你越忍他們就越囂張,就像現在這樣,我覺得你自己應該也是清楚的吧!”

對面的馬提咪輕輕點頭。

“可是我能有什麼辦法?於樑……咱們大家將心比心,我確實有些難受,但是我更希望我爸我媽不要再爲我操心了。”

於樑搖了搖頭。

“我還真不同意你這個觀點!” 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馬提咪微微一愣。

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他。

臉上的表情似乎有點奇怪。

“你剛剛這話是什麼意思?”

於樑攤了攤手。

“有些人就是這個樣子,你越忍讓着他,他越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誰,像這種過分的傢伙,完全沒有必要給他面子,明白我的意思了嗎?”

對面的於樑就這樣一字一頓的說出了這句話。

當於樑講完這話之後,馬提咪的嘴角蠕動了一下,似乎在平復着自己的心情一樣。

沉默了片刻之後,馬提咪輕輕搖頭。

“然後呢?那你說我父母應該怎麼辦?”

“要不然就徹底把那傢伙打趴下!要不然就離開這裏,反正咱們現在生活過得也挺好的,如果你父母要是願意去城裏,那我們就把他們老兩口接進去。”

於樑剛剛說完這句話,對面的馬提咪卻輕輕搖頭。

從馬提咪臉上的表情能看得出來,其實馬提咪還是挺無奈的。

“你以爲之前我沒有跟我父母講過嗎?他們就是不願意呀,要不然我早都把他們接過去了,她們說這輩子就想守着這個老地方,我也不好意思再繼續講什麼了。”

馬提咪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於樑輕輕點頭。

講句不好聽的,其實馬提咪父母這個做法,他自己也能夠理解。

畢竟人家就是不希望去其他地方,人老了一般都不喜歡亂動折騰。

這些應該是正常的。

“既然這樣的話,那可就沒什麼好說的了,只剩下了一個可能,如果你希望你父母能夠安心的在這裏住下去,那就必須要收拾小東!不要害怕他會報復,只要把他一次性收拾的讓他徹底害怕就知道了。”

對面的於樑就這樣笑呵呵地說完了這句話。

當於樑講完這句話之後,對面的馬提咪連忙搖頭。

“你說的這些根本就不可能,那傢伙原本就是這裏的村霸,而且像他們這種人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叫做害怕,你就算打他一頓,像這種傢伙也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說到這裏之後,對面的馬提咪長出了一口氣,臉上的表情看起來似乎挺無奈的。

於樑看到馬提咪這個樣子,連忙搖晃了一下自己的腦袋,這纔對着馬提咪輕聲開口。

“你就別想那麼多了,行不行?這個根本沒有什麼好講的,你就聽我一次吧,再怎麼說我也是你男朋友,我自然不會害你的。”

於樑就這樣一臉嚴肅的說完了這句話。

當他講完這話之後。

對面的馬提咪輕輕點頭。

“如果真的可以這樣子,那當然好了,我就是有點擔心而已……”

於樑笑呵呵地擺了擺手。

“哪來那麼多擔心啊?這個你就不用管了,我自己心裏有數!你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吧。”

於樑伸了個懶腰,臉上的表情看起來似乎挺開心的,他倒也沒有什麼其他的想法。

馬提咪講完了這些話之後,於樑就準備離開了。

“晚上你好好休息,明天如果那個小東敢過來鬧事,我必須得讓他好好長長記性,讓他也知道知道花兒爲什麼這樣紅!”

對面的於樑就這樣一臉自信的說出了這句話。

當於樑講完這番話之後,馬提咪一個沒忍住,噗嗤一聲就笑了起來。

也不知道這丫頭到底在笑些什麼。

只是於樑看着馬提咪這個樣子,確實也變得開心了不少。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的嘴角抽動了一下,轉頭就準備離開了。

只不過就在這時,身後的馬提咪卻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

“好不容易纔跟我說兩句話,你現在就準備走了是嗎?之前你把我害得那麼慘,你知道我爲你流過多少眼淚嗎?”


馬提咪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於樑頓時就變得尷尬了不少。

連忙摸了摸自己的腦袋,這纔對着馬提咪輕聲開口。

“我有點搞不清楚啊……你剛剛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呢?”


當於樑講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馬提咪輕輕搖頭。

“你好好待在這裏吧!今天晚上你必須要抱着我睡覺,你知不知道我已經很多個晚上都沒有好好睡過了,還是在你懷裏睡得安心。”

於樑聽到馬提咪這句話之後,臉上的表情立馬就變了。


連忙對着馬提咪搖頭。

“你開什麼玩笑啊?這可是在你家!你爸你媽都在下面睡着呢,我跟你一個房間,這要是被你爸你媽知道,還不得活剝了我的皮。”

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