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槍傲回頭看見一身白袍,帶著九天明月般皎潔笑容的風鎮天正在自己的身後手中握著的無極陰陽劍正在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你,什麼時候?」槍傲驚訝的問道。

「就在你想動的瞬間,我就動了。」風鎮天淡淡的說著,好似根本不是什麼難事。

「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沒有察覺到。」 還有人做半導體嗎 ,槍傲滿臉驚愕的問風鎮天。

「呵呵,認輸吧。」風鎮天不在解釋,反而對槍傲說讓槍傲認輸。

這槍傲聽后,又看了看自己的脖頸,那無極陰陽劍與自己的脖頸緊緊相連,只要自己稍微動一下,那脖頸就會風鎮天手中的那柄無極陰陽劍給割掉。

「我認輸。」槍傲衡量了一下,終於下了個決心,咬著牙說道。

當這話一出,風鎮天淡淡一笑,走到槍傲的身旁低聲說道「你不要以為你的風屬性隱藏的好。」

當這話一處,槍傲頓時睜大雙眼,滿臉吃驚,看向風鎮天。而風鎮天帶著淡淡的笑容沒有說話。

「你怎麼知道?」槍傲問風鎮天。

風鎮天則是淡淡一笑走向天劍山弟子那邊與眾位弟子閑聊了起來,雖然在擂台上,但是天劍山的眾位弟子皆是向前湧來,不是握手,就是獻花的。


「難道?」這時,槍傲突然想到一個連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情,那就是風鎮天不僅擁有了三種屬性,而且還擁有風屬性,算在一起那可是四種屬性啊。

想到這件事情之後,槍傲搖了搖頭苦笑著走下了比武台。

當槍傲走下比武台之後,便是與金槍宗的眾位弟子長老一同離去。 天刀門的眾人看到金槍宗的人正在緩緩的走下山,這讓那一隻沒有出手的天刀門的內門大師兄暗罵一句「一群廢物。」

雖然,天刀門的大師兄不知道槍傲為什麼直接走了,但是天刀門的大師兄卻是十分看不起槍傲。因為最後的時候槍傲直接認輸了。

這時,風鎮天在擂台之上高聲說道「喂,天刀門的大師兄你還來不來,不來就趕緊走吧,我們天劍山可是不供飯的。」

天刀門的大師兄雙眼帶著怒火看著風鎮天,此時風鎮天依舊帶著那九天明月皎潔的笑容看著他,隨後,天刀門的大師兄則是緩緩的站起身來「你很狂嘛小子。」

風鎮天笑著說道「狂不狂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沒有實力,像你們天刀門那樣既沒有實力,又十分張狂的人,我們天劍山可真是沒有啊。」

「來,讓我領教領教。」這時,天刀門的大師兄直接躍到比武台上,此時,天刀門的大師兄沒有絲毫的笑容,臉色非常的冰冷。

在配上天刀門大師兄的那帥的掉渣的面容,使得這位天刀門的大師兄就像是一尊神將一般。

「來吧,正好剛才的熱身還算不錯。」聽到風鎮天這樣說,天刀門的眾位弟子皆是噓聲一片。

「吹去吧,你與成姬比試的時候是熱身。你與槍傲比斗的時候還是熱身嗎?吹去吧。」

「天啊,你太能吹了,也對,你們天劍山的人都喜歡吹噓自己。」

然而,風鎮天對於這樣的質疑聲音,沒有絲毫的反駁,反而很是開心的說道「既然你們都這麼說了,那看看是你們天刀門喜歡吹噓,還是我們天劍山有實力?」

「莫要逞口舌之快。」這時,天刀門的大師兄冷冷的說道。

當天刀門的大師兄話剛落的時候,便是凌空躍起,提起大刀便是向風鎮天揮了過去。

風鎮天見狀心念一動,無極陰陽劍瞬間出現在風鎮天的手中,提劍便擋。

「嘡啷啷」

金屬般的撞擊聲再次響起,隨後,風鎮天用勁將這大刀彈起來,向後跳了幾下,負手而立。

而天刀門的大師兄依舊滿臉冰冷,毫無表情對風鎮天說道「不錯,反應還挺快,難怪金槍宗的廢物門都輸給你了。」

「閣下言下之意就是說你與那些廢物是同流合污?」風鎮天依舊用言語去刺激這位天刀門的大師兄。

「接招。」突然,天刀門的大師兄身上的氣勢陡然的爆發出來,那股鋪天蓋地般的火屬性也在一瞬間爆發出來。

此時,天刀門的大師兄身上的氣息竟然在武源三階,而且身上的氣息已經超越了武源六階,風鎮天感覺到這股磅礴的能量之後,也是微微的皺了皺眉。

因為他知道,這天刀門的大師兄應該擁有著三品半的戰力,要比自己的戰力強大不少,但是風鎮天卻沒有絲毫的懼怕,因為現在風鎮天的戰力已經無限接近逆天七品了。

逆天殺神第三式,可是通過戰鬥而增加自己的戰力,此時的風鎮天身上的氣息雖然比天刀門的大師兄弱。

但是,卻沒有弱上多少,隨後,風鎮天淡淡一笑「看看你有什麼招式可以讓我接。」話落,風鎮天提著無極陰陽劍負手而立,等待著這天刀門的大師兄進攻。

天刀門的大師兄,突然面目猙獰,隨即,身上的火光猶如鋪天蓋地一般瘋狂的旋轉起來,而在那火光當中竟然帶著濃濃的颶風。

很快在天刀門大師兄身前,出現一顆直衝雲霄的火焰漩渦。隨後,天刀門的大師兄雙手握刀向著這火焰漩渦揮了出去。

「火焰龍捲風。」

頓時,那本是通天的火焰漩渦在天刀門的大師兄揮刀的一瞬間,沖向風鎮天。

風鎮天見狀,心念一動,身上的灰色光芒也是散發著濃濃的氣息「破天拳。」頓時,風鎮天身上的氣息全都凝聚到這無極陰陽劍中。

風鎮天提著無極陰陽劍揮出,只見一隻巨大的拳頭,猛然出現,撞向那火焰龍捲風。

兩種武技碰撞在一起的同時,再次發生了驚天的爆炸。

「轟隆隆」

那恐怖的漣漪向四周瘋狂的蔓延,當到了擂台周圍的時候,擂台四周的結界在一瞬間爆發出更加璀璨的光芒,將這漣漪阻擋在內。沒有向四周蔓延。

「嘡啷啷。」

當這漣漪還沒有消散的時候,比武台上再次傳來了,一道道金屬的撞擊聲。使得眾人想看清楚是什麼狀況。

但是,由於漣漪太過龐大,使得眾人根本就看不清楚比武台上發生了什麼事情。

眾人只能依稀的看到兩道身影,從半空中落到擂台之上,從擂台之上又再次飛到半空。

漸漸的,當漣漪消散之後,兩道身影碰撞在一起,瞬間彈開,風鎮天依舊是帶著淡淡的笑容負手而立,那天刀門的大師兄還是那冰冷的面容,站立。

這時,風鎮天淡淡一笑說道「看來你們天刀門的真是愛吹噓自己啊。」

「放屁,難道你不是嗎?」這時,那天刀門的大師兄也是怒吼一聲。

「那你看看你自己的左臂。」這時,風鎮天嘴角露出一絲弧度告訴天刀門的大師兄。

然而, 再也不乖

雖然,沒有流血,但是卻可以劃破他的衣服,這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天刀門的大師兄轉過頭來看著風鎮天雙眼當中蹦出濃濃的殺意「火風神體。覺醒。」霎那間,天刀門的大師兄身體上散發出濃濃的火炎。

不僅如此,這火焰的周圍開始狂風亂舞,將這火焰吹的是四處亂飛,但卻只是在一定的範圍內,這個時候,天刀門的大師兄雙眼漸漸的了顏色。

一隻猶如火焰一般的紅色,一隻則是猶如風一般的白色,隨後身上的一道從腳底延伸到頭頂的風屬性將天刀門的大師兄纏繞起來。

在外面則是帶著濃濃的火焰,看著猶如從火焰當中走出來的神尊一般。 「火風神體?」這時,不僅天刀門的眾位弟子驚訝,就連天劍山的眾弟子與長老也是震驚,這火風身體可是有來歷的。

曾經在中州這個高手雲集的地方,便出現了一位火風身體,此人的速度堪稱一流,每次與人征戰的時候,皆是在瞬間擊倒敵人。

身法鬼魅,攻擊強悍,縱然是這個高手如雲的中州,也佔領了高手巔峰的一人席位。

但後來因為什麼原因從此消失不見。

然而,如今再次出現這樣的一位火風神體之人,這讓眾人皆是聯想到當初的那位使人聞風喪膽之輩。

「天啊,天刀門竟然收了一位火風身體為弟子。」

「看來天刀門真的要崛起了。」

「有可能會成為門內最強大的。」

這時, 腹婚 ,然而,風鎮天看到這火風身體依舊是帶著淡淡的笑容,因為他發現這位火風身體之人身上的火屬性與風屬性,只是上等資質而已。

他的火屬性比不上火炎,風屬性則是與羅飛相差不遠,這時,風鎮天想起了羅飛,已經這麼長時間每見了,不知道羅飛現在什麼樣了。

「小子,你讓我拿出了真本事,從來就沒有人讓我拿出這火風身體,看來你已經準備好受死了。」天刀門的大師兄冷冷的說著,彷彿眼前的風鎮天就是一個死人罷了。

但是回答他的並非是什麼暴雨般的攻擊與嚴厲的語言,而是輕蔑的一笑「呵。」

「去死吧。」這時,天刀門的大師兄也不在跟風鎮天廢話,身上的火風神光更加變得瘋狂起來。

一道道的火光當中蘊涵著狂暴的颶風,「風裂天地,火燃萬物。」霎那間,天刀門的大師兄身體內一股股磅礴的能練向外湧出。

一道道狂暴的風,彷彿把天地皆是撕裂,一股股濃郁的火炎把自己見到的東西皆是焚燒殆盡。


剛猛無比,速度極快的沖向風鎮天,雖然沒有具體的形狀,彷彿這整個比武台都是這招式,即便風鎮天身旁都是如此,風鎮天此時感覺到,那濃烈的颶風與那火熱的高溫。

「破天斬。」風鎮天心念一動,揮手一劍,一道斬擊應聲而出。碰到這道斬擊之後,風鎮天周圍的高溫與裂風,皆是瞬間消散。

好像在給這道斬擊讓路一般,然而這道斬擊根本沒有絲毫的停頓與減弱,徑直的沖向天刀門的大師兄。

天刀門的大師兄一臉錯愕,因為他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竟然被人家的一道斬擊給輕輕鬆鬆就把武技給破了。

這讓自以為是的天刀門大師兄如何接受,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這道斬擊,帶著濃濃的攻勢,直接沖向天刀門大師兄的頭頂。

當這道斬擊距離天刀門大師兄還有不到一米的時候,天刀門的大師兄神色凝重,因為他從這道斬擊當中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

就在這道斬擊馬上擊中天刀門大師兄的時候,天刀門大師兄彷彿化成了風一般,直接消失在這道斬擊的前面。

「轟」

斬擊撞擊在結界之上,爆發出一股磅礴的能量漣漪,然而俞長老看到這道斬擊之後,心中也是憾然,因為他完全沒有想到,風鎮天剛剛的那隨意揮出的斬擊,竟然如此強大。

就在這時,風鎮天身後突然出現一道狂風,隨即天刀門的大師兄出現在風鎮天的身後,手中握著一柄散發著白色與紅色的鋼刀。

向著風鎮天便是橫斜過來,是要將風鎮天攔腰斬斷。

但是,風鎮天則是神秘一笑,身體向前傾斜,就在這時,那鋼刀陡然將風鎮天攔腰斬斷,但是剛斬斷風鎮天的腰時,天刀門的大師兄猛然警覺,隨即向前沖了過去。

十分警惕的看著四周。

隨後,在天刀門大師兄原來站的地方出現一道身影,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你的警覺還真的很強大。」

天刀門大師兄沒有說話,只所以天刀門大師兄會知道危險,就是因為他感受到了風的移動,雖然很微弱,但是他去知道剛才風鎮天已經不在原地了。

所以,天刀門的大師兄才會向前掠去,否則的話,天刀門的大師兄剛才就已經輸了。

「你的身法很不錯。」天刀門大師兄凝重著雙眸對風鎮天說。


「呵呵。」風鎮天只是微微一笑,事實上剛才風鎮天運用的只是瞬間移動的第一式加第二式。

第三式根本就沒有用,這樣的身法雖然會給人一種出其不意的效果,但是只要對方警覺性高的話,那風鎮天根本就不會的手。

「瞬間移動,第三式。」霎那間,風鎮天猶如流影一般,沖向天刀門的大師兄,此時的風鎮天身體猶如分成成千上萬一般,一道道風鎮天的身影都在跟隨著風鎮天向天刀門的大師兄沖了過去。

即便是天刀門的大師兄也是驚愕萬分,雖然看著速度不快,但是沒走一步都會留下一道虛影,使得人措不及防,然而就在這時,風鎮天距離天刀門大師兄還有數米之遠。

天刀門的大師兄陡然感覺到胸口一疼,身體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的後退。

而就在這個時候,天刀門的大師兄定睛觀瞧,才發現,此時,自己的胸口有一隻拳頭,這突如其來的拳頭,是怎麼出現的,天刀門的大師兄都不知道。

隨後,天刀門的大師兄心念一動「風火鎧甲。」霎那間,天刀門的大師兄身體上的氣勢變得更加磅礴,然而就在這時,風鎮天的身影也是顯現出來。


隨後將自己的拳頭收了回來,因為他感受到這風火鎧甲中不僅擁有著龐大的能量,還帶有猛烈的攻擊。

所以,風鎮天才回來,為了就是看清楚,這風火鎧甲的到底有何用?

「你用的是什麼身法?」天刀門的大師兄再次問道。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