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隨著韓羿的身體一次次的破而後立,這些神性的精華正逐漸的揮發而出,滲透進韓羿的每一寸血肉,改造著他的身體,這才是殺生武帝傳承中所說的——洗經伐髓!

若是韓羿此次能夠熬過天劫,那麼他的身體強韌,必將更上層樓,甚至超脫九血武體的境界,甚至就連天資根骨也將大為不同,築下真正完美的修武根基!

隨著時間的慢慢推移,天空之中的劫雲已經由原本的覆蓋千里,變成只有百里大小,不再有雷霆劈落,但其中的威壓卻是越來越盛,令韓羿升起一種沉重之感!

他知道,這一次的天劫已經到了盡頭,接下來的,將是最後一劫,也將是最強的一劫,若能扛過,自己海闊天空,否則,終將毀滅於這天地意志之下!

然而經歷了之前的種種之後,面對這最強的一劫,韓羿反而沒有了開始之時的凝重之意,血肉模糊的臉孔之上透出輕狂,平靜地望著天空劫雲,揚聲大喝:

「武者橫行天地間,頂天立地,天劫何能滅我?」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韓羿的話語聲震長空,在遠山之間隆隆回震,天空之中劫雲翻滾更加劇烈,似乎因為韓羿這不敬的話語更加震怒,風起雲湧,旋轉成一個巨大的風雲漩渦,漩渦之中,一道凄艷如血,只有手指粗細的血色閃電霹靂而下!

這道閃電雖細,然而它出現的一瞬,頓時令韓羿感受到了一股心驚肉跳之感,之前所有的天劫,跟眼前這一道血色閃電相比,根本就不值一提,他真切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

只不過,面對這足以將他毀滅的血色閃電,韓羿眼中閃過瘋狂:「既然你想要將我毀滅,不如讓我來將你收服!」

怒吼一聲,韓羿伸手一點,頓時體內的雷印被他引出體外,懸浮在他指前三寸之外!

吸收了之前大量的天劫之雷之後,此時的雷印已經無比凝實,電弧閃射,宛若鋼鐵澆築一般!

霆烈掌雖然只是靈階功法,但是通過霆烈掌修鍊出的這道雷印,卻是能夠隨著吸收天地之雷逐漸進化,吸收的天地雷霆越強,這雷印的威力也就越大,當年那開創霆烈掌的強者,便是憑藉雷印逆天,破入造化之境!

而天地萬雷之中,最強之雷,莫過於天劫之雷,因此,面對著這欲將他毀滅才降臨之下的血色劫雷,就連韓羿心中,都是燃起了火熱的貪心!

「你想要將我毀滅,我也想將你收服,為我所用!」

在別人看去,這個想法幾近瘋狂,甚至想都不敢想,天劫之雷代表天地意志,誰人敢收,誰敢執掌?!

然而韓羿修鍊太玄經,走逆天之路,是與上天爭造化,就連自己的命都是從蒼天手中逆奪而來,區區劫雷,有何不可?!

當那血色閃電劈在韓羿雷印之上之時,那銀色的雷印頓時轟然震顫,散發出一股股瘋狂吸力,吸收著這道劫雷之力。

然而,在天劫那毀滅性的力量之下,這道烙印卻是太過脆弱,僅僅是抵擋了三息,便是裂縫滿布,轟然崩潰,化成一團略帶血色的霧氣散開,被韓羿收進眉心之中!

血色劫雷再無阻礙,狠狠地劈到了韓羿的身體之上,韓羿渾身血肉頓時炸開,生機之火幾乎徹底寂滅,甚至就連意識,都是在那劇烈的震蕩之下漸漸模糊,幾欲消散!

韓羿狠狠地咬了咬舌尖,不讓自己意識消散,體內的生機重新燃起,而他的意識,則是迅速地沉入了眉心之中,操控著那團雷印化作的霧氣,迅速吸收著體內殘存的劫雷之力!


劈出了最後一道劫雷之後,天空中的劫雲似耗盡了最後的力量,滾滾散去,轉眼之間恢復晴空萬里!

溫暖的陽光照射而下,照耀在那一片被天劫肆虐狼藉的山林之間,照耀在那一具渾身焦黑,幾乎寂滅了生命的軀體之上。

半晌之後, 我靠玩微信修仙

漸漸地,這具身體的顫動越來越大,體表的死皮全部剝落,露出一具強韌健壯,隱泛光華的無暇寶體!

若是韓羿能夠看到自己此時的樣子,一定會大吃一驚,因為在打通奇經八脈並且經歷雷劫淬體之後,韓羿已經脫胎換骨,甚至就連體型都已產生改變,由一個削瘦少年,變成了一名精悍青年,肌體生輝,自具一股懾人心魄的力量。

甚至,就連他的臉龐都已經改變,原本韓羿雖說在重重磨難廝殺的歷練之中,滋生出了一股堅毅果決的獨特氣質,但他的臉龐依舊是帶著少年的稚嫩。

然而此時此刻,韓羿的臉龐之上,卻完全褪去了原本的稚嫩清秀,剛毅不屈的粗線條輪廓,勾勒出一副似能擔當任何重任的豪雄相貌,尤其是加上那一條從眼角斜下的淡淡疤痕,更顯堅毅滄桑,令人印象深刻,雖說算不上俊俏,但卻深具粗獷的男性魅力!

此時若是韓羿自己不說,單從外表看去,任誰都不會認為他只是一個不過十八的少年而已!

隨意地握了握拳頭,韓羿能夠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在自己的身體之中蟄伏涌動,這具身體,甚至比自己之前的九血武體都要強韌太多,讓他有種自信感覺,就算是不用內力,也能夠掌碎山石!

雖說天劫來勢洶洶,讓他險些隕落,但渡劫之後,他得到的造化也是巨大的,身體的蛻變幾乎等於脫胎換骨,讓他修武的根基更加紮實!


而且,另外一個意外的收穫便是,渡劫之後,他的雷印之中,竟然真的沾染上了幾分雷劫的氣息!

此時此刻,在他神庭穴內的空間之中,有著三道烙印蟄伏,其中之一便是殺生武帝傳下的殺生玄印,靜靜浮沉,散發出無盡的蕭殺之意。

另外一道,則是得自流雲的玄寒圖騰,周圍霜花朵朵,散發出陣陣冰寒氣息。

至於最後一道,則是剛剛崩碎在天劫之下的那道雷印,此時在韓羿的牽引之下,這道雷印已經重聚,銀色的印身之上,隱隱可見一道道血色線條,更有一道道血色電弧在雷印周圍不斷閃射。

看著此時的雷印,韓羿心頭升起一股火熱之感,因為他能夠清晰地感受到,吸收了大量劫雷之後,此時這雷印之中,已經多出了一股毀滅性的天劫氣息!

這絲氣息雖說並非很強,絲絲縷縷,但卻真實的存在著,單是這一絲氣息的存在,就已經能夠讓這雷印蘊含了一股毀滅的意志,強度翻上數倍不止!

要知道,那可是天罰劫雷,蘊含著天地之間的毀滅意志,屬天所有,自古至今誰能掌控,此時哪怕是韓羿這雷印只是沾染了一絲天劫氣息,若傳出去,也足以驚世駭俗!

此時此刻,韓羿心中油然而生一種強大的感覺,第一次感覺自己掌握了力量,可以左右自己的命運,即便是一名龍脈強者站到眼前,也可與之爭鋒!

山風襲來,帶來陣陣涼颼颼的感覺,韓羿這才察覺,在剛剛的雷劫之中,自己全身衣服早已粉碎,此時赤身luoti站在地上。

雖然是在這罕無人跡的荒山之中,依然令韓羿感覺到一陣尷尬,從儲物戒中取出一件衣物套在身上,愕然發現,因為身體長高的緣故,原本合身的衣物不知不覺竟然變得緊了許多。

再度環視了一眼周圍一片狼藉的地面,韓羿眉頭一挑,準備離開。

雖說這荒山之中人跡罕至,但並不排除一些武者入山狩獵的可能,何況自己剛剛渡劫鬧出的動靜太大,更是將這裡毀的一片狼藉,實在不宜在此久留!

然而,就在他剛剛轉身,準備離去之時,卻忽然心生感應,向著一個方向看去。

視線所及之處,是一棵高大的樹木,枝葉繁茂,一眼看去沒有任何異常,然而剛剛韓羿轉身的一瞬,卻分明感受到在那樹木深處,有一雙眼睛在注視著自己。


那是一種非常玄妙的感覺,說不出什麼原因,只是韓羿在奇經八脈貫通之後,靈覺大漲,故而生出的一種自然直覺!

韓羿目光微微一凝,步伐移動,朝著那棵巨樹邁步移去,雖說剛剛感受到那道目光之時,韓羿並沒有產生危險的感覺,但長久培養下來的習慣,依舊令他保持謹慎。

靠近那樹木只有半丈之時,視線交錯,韓羿終於看到了那道目光的來源,雙目一閃,露出愕然,出現在他眼前的,赫然是一隻神異的小鳥!

這隻小鳥的樣貌非常奇異,左翼為青,右翼為紅,身上的羽毛亦是青紅兩色相互旋襯,但看上去卻沒有絲毫混亂,反而是給人一種和諧自然的玄奧感覺,似乎在那青紅旋組之中,有著莫名道韻!

小鳥的身體只有小臂長短,但身後卻是拖著一青、一紅兩條長達一尺的鮮艷尾翎,一雙靈性十足的大眼帶著好奇、與幾分畏懼的看著韓羿!

目光在這隻小鳥身上打量片刻,韓羿雙眼頓時爆出精光,因為從這小鳥的身上,他竟然能夠感受到淡淡的威脅之感!

要知道,打通了奇經八脈之後的韓羿,龍脈之下少有敵手,而這隻小鳥竟能令他產生危險的感覺,說明這小鳥的實力,足以在二階魔獸之中排在前列!

而且,從這小鳥的形態、目光來看,這明顯是一隻出生不久,尚且處在幼生期中的小鳥而已!

僅僅是幼生期便能擁有這樣的實力,若是等它長成,又該具備何等威勢?秘藏?通玄?亦或是那高不可攀的造化境界?!

若是能夠在幼生期時,收服這樣一隻潛力無限的幼年靈獸,培育成長,日後將對自己產生非常強大的助力!


甚至,在拓瀾帝國有一些勢力,原本平平無奇,就是因為機緣之下培養出一頭強大的異種魔獸,才能藉以崛起,更有很多宗門四處搜羅靈獸,培養成為護山之獸,守護道統。

一隻幼生期的潛力魔獸,價值極大!想到這裡,就連韓羿都是忍不住心頭一熱,看向這小鳥的目光,情不自禁的熱切起來!

似是感受到韓羿目光的變化,那小鳥眼神一慌,發出一聲清脆啼叫,振翅飛起,在韓羿上空盤旋,警惕地看著韓羿,但卻出奇的沒有飛走!

看著這隻小鳥的怪異表現,韓羿也是眉頭一挑,大感意外,這不知名的小鳥,似乎對自己非常好奇,彷彿自己的身上有什麼東西在吸引著它一樣,故而不肯飛走,但卻對於自己非常警惕,所以只在上空盤旋,不肯落下。

這一發現,令韓羿心中大為奇怪,但無論他怎麼想也想不明白,自己身上究竟有什麼東西能夠吸引這隻神異的小鳥?

「喂!飛下來吧,我不會傷害你的!」韓羿沖那小鳥咧嘴一笑,揮手招引。

那小鳥的確靈性十足,竟似能夠聽懂韓羿的話,目光一閃,情不自禁地向著韓羿肩頭落下,但僅僅下落半尺,便是露出掙扎,再度飛起。

韓羿眉頭微微一皺,再度嘗試著招呼了幾下,然而無論任他如何呼喚,那小鳥雖說露出掙扎之色,但卻始終沒有朝他飛來。

對此,韓羿卻是沒有一點辦法,畢竟,若是一隻山間奔走的靈獸,他還有可能追上收服,但對於這樣一頭生翅的靈鳥,他卻不可能飛起來追逐。

而且,不知為何,對於這一隻忽然出現的神奇靈鳥,他的心中也是有一股莫名的親切之感,並不想強行收服。

久試無果之後,韓羿漸漸失去了耐心,仰頭看著天上盤旋飛舞的小鳥,攤手道:「既然你不肯下來,那我沒時間陪你了,我要走了,有緣再見!」

雖說面對的只是一隻小鳥,但韓羿早已看出,這小鳥靈性十足,能夠聽得懂他說的話,所以說了一聲之後這才轉身而去,身形縱躍,不過幾個起落已經沒進了樹林之中。

而那隻青紅雙翼的小鳥見到韓羿離去,先是一怔,靈性十足的雙眼緊盯著韓羿離去的方向,雙翼一展,一團細碎的火光在身周出現,被一團清風揉碎,散落開來。

而小鳥的身形,則是在碎風流火之中飛掠而出,向著另一個方向飛行而去,轉眼消失在了天空之中。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在山林之中疾馳了一個多時辰,翻過兩道山脊,韓羿重新找到一座風景秀美的山谷,停了下來,準備將這裡作為自己接下來一段時間的閉關之地。

雖說此時他已經練成了太玄經氣海卷,打通奇經八脈,但是武帝傳承中的許多功法秘術,他卻還沒有學會,等到他將現階段能夠消化的武帝傳承全部學會之後,才是他出山之時!

殺生武帝留下的傳承之中,只有三式功法,均是殺生武帝崢嶸一生,親自創造出來的強大殺招!

傳承之中,殺生武帝並沒有說清這三式功法的具體品級,但能被殺生武帝流傳而下,絕對非同小可,對於這三式強大的功法,韓羿心頭也是一片火熱!

除此之外,太玄經的氣海卷中,更是記載有一篇神奇秘法,能夠利用打通奇經八脈時神化的九十九處大穴,煉出一副身外化身!

按照太玄經中記載,這具身外化身一旦煉成,就可憑意識入主,任意操控,跟自己的身體沒有半分不同。

更為重要的是,這具分身同樣可以進行修鍊,修為不斷提高,悉心培養之下,甚至不會遜於主身,如此一來,與敵交戰之時變相當於以二打一,佔盡上風!

要知道,身外化身的法門非常玄異,涉及到精神意識的轉移,一個不好,就容易走火入魔,萬劫不復,一般來說只有那些達到通玄境界,自身凝聚神識成靈的決定強者才有可能煉成,並且具有很大的風險!

而韓羿此時區區氣海境界,竟有希望煉成身外化身,簡直是不可思議,若傳了出去,定會讓別人嫉妒發狂,太玄聖經奪天造化之說絕非虛言,僅此一項便是堪稱逆天!

緊閉雙目,沉浸在腦海中的各種信息之中,半晌之後,韓羿才睜開雙眼,臉露沉吟:「殺生武帝留下的功法雖說強大,但想要修鍊卻並不容易,以我此時的修為只能修鍊殺指,若是達到氣海巔峰,能夠勉強修鍊殺身,至於那威力最強的殺生界,卻至少要等我達到龍脈修為。」

「至於那玄九分身之術,雖說對於修為沒有要求,但卻需要一些材料作為輔助,否則也沒有辦法修成。」

「另外,殺生武帝雖說傳下玄印,但那始終是他之物,是他所走之路,但卻不是我的道!

太玄一脈講求自我,殺生武帝不願在我身上留下他的太多痕迹,以免限制自我,故而傳下殺生烙印之時,仍舊封印了它絕大部分的能力!

此時的殺生玄印在我手中,更像是一種不需要自己修鍊,便可以催發而出的功法種子,除了殺中取生的強大能力之外,它還有兩種能力!

其中之一,是以玄印為引,召喚武帝神降,免三次身亡之厄,而另外一種能力,就是召喚——殺生鎧!」

喃喃之中,韓羿的目光猛然一亮,眉心之上刀形烙印一閃而逝,頓時有一片凄艷血光在韓羿身周忽然湧現,滾滾如煙,如同一條條血色狂龍在韓羿身周席捲而過!

血光過處, 誰許流年亂風華 ,層層疊疊,化作了一套精悍勁感的血色鎧甲,甲刃嶙峋,滿布著繁複古奧的玄妙紋路,散發出無盡的森嚴蕭殺之氣!

殺生武帝一生征戰,伴隨他的只有兩件裝備,其中之一自然是他賴以橫行,縱橫天下的殺生血刀,另外一件,便是這一套殺生鎧!

其中殺生刀是一件真實的兵刃,伴隨殺生武帝征戰一生,在殺生武帝不斷祭煉之下,飲血無數,才由一把普通兵刃進化成一把威懾天下的神兵寶刃!

但殺生鎧與殺生刀卻完全不同,他並不是一套真實的鎧甲,只不過是殺生武帝明悟殺生領域之後,利用殺中取生之法,以殺敵之時奪取的血殺之氣凝聚成鎧,才有了這樣一件由殺而成的神奇鎧甲!

因為殺生鎧本身並非實質,而是由無盡的血殺之氣凝聚而出,故而只能存在於殺生玄印之中,只有殺生玄印之中蘊含的玄奧法則,才能讓這些血殺之氣按照一定的規則,重組成殺生鎧。

也就是說,誰掌握了殺生玄印,便擁有了召喚殺生鎧的能力!

不過可惜,萬年之前殺生武帝最終一戰消耗了太多能量,最後為了封印昆元傳承,更是引動了玄印中的本源之力,再加上萬年之內的逐漸逸散,殺生玄印之中封印的血殺之氣已經極其淡薄。

此時此刻,韓羿能夠召喚出的殺生鎧,與遠古之時伴隨著殺生武帝征戰蒼穹之時根本就無法相提並論,這構成整套鎧甲的血殺之氣,恐怕都及不上當年一片甲葉蘊含的能量。

但即便如此,當韓羿穿上這套鎧甲之時,依舊是感覺渾身一震,血脈沸騰,升起一股昂然戰意,一種強大的感覺席捲全身,彷彿即便是一名龍脈強者站在眼前,都是能夠一戰!

而隨著韓羿的修為提升,一路征戰,這套殺生鎧也會吸收更多的血殺之氣,重新成長,終有一日能夠恢復往昔巔峰,甚至超越!

感受著殺生鎧給自己帶來的強大實力,韓羿眼中光芒熾熱,對於此時正溫養在自己丹田之中的殺生刀的威力,更加期待起來!

殺生刀與殺生鎧不同,它是一件真實的兵刃,殺氣濃重,雖說此時沉浮在韓羿的氣海之中,但是韓羿卻根本無法撼動分毫,在他的實力達到一定地步之前,根本無法將其取出,更不用說揮刀而戰了!

將思路理清之後,韓羿很快便是確定了修鍊的目標方向,眼下自己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將殺生武帝傳下三式功法之中的殺指練會。

其次,就是要想盡辦法,去煉化出那一具身外化身,若能成功,以自己此時的實力,加上身外化身之力,龍脈之下皆可一戰,無論身在何方,都是擁有立足的本錢!

打定主意之後,韓羿便是將全部身心都沉浸在了殺指的修鍊之中,殺指乃是殺生武帝於殺伐之中領悟而出,最重殺意,講求殺氣、殺機、殺心三者高度結合,釋放出絕強一指,指出滅敵,沒有任何餘地!

而在修鍊殺指的過程之中,需要殺氣為引,殺氣越濃,效果越好,而韓羿丹田之中便有殺生武帝賴以橫行的殺生血刀,殺生無數,血殺之氣幾可詣天!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