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試場上的兩名准修羅,此時都展開了猛烈的攻勢,場中只能看到他們停留在原地的殘影,陣陣劇烈的爆響連續不斷傳來。

好在觀看的眾人都是高手,根本不在意這兩名准修羅戰鬥時所產生的爆炸氣流。

木白在那青年男子身上頂了一會兒,似有所悟,自嘆差距太大,自己恐怕再修鍊十萬年也不一定能夠達到這奧義境界。

隨即,他才將目光從青年男子身上移開,仔細關注著場中的比試。

那兩名准修羅實力相差不多,最終拼的是各自的耐力,高手對招,一旦出現任何失誤,那都是致命的。

這第一場比試,一直打了一個多小時。

但在廣場的構架很堅固,在他們那番猛烈的攻擊力,並未出現絲毫損傷。

最終是那名手拿七殺大刀的准修羅,以刁鑽無比的七殺刀法,擊殺了那名手拿虎劍的准修羅。

木白靜靜干看完正常比賽,臉色不禁沉了沉下。

剛才那手拿七殺刀的准修羅,在刀法奧義上的造詣很深,是個很強的勁敵。

現在木白才深深體會到自己的修鍊路途還有多麼漫長了,雖然修為提升的速度很快,但技能攻擊跟不上修為提升的速度。

就拿那七殺刀法來說,每一刀每一式都被那准修羅施展得毫無破綻,這至少經過上萬年的沉澱才將刀法修鍊到爐火純青的極致。

第一場比試結束,眾人的神情都很冷漠,沒有人對那被擊殺的准修羅感到一絲同情。

「下一個。」

青年男子走到眾人身前,正要指點參加比試的人選時,魔君忽然打斷了他的話,道:「等等。」 「是。」青年男子旋即靜靜站在原地。

魔君瞥了眼身邊的傲軒和青冥,輕笑道:「這一場比試,就讓你們手下的准修羅出戰吧。」

青冥和傲軒忽視一眼,兩人微微點了一下頭,表示沒什麼意見。

木白心頭卻是一震,沒想到這麼快就輪到這裡。

此時,耳邊忽然傳來青冥的傳音道:「你一定要打贏皇兄的修羅護衛,要是給我修了面子,我就殺了你那兩個朋友!」

木白臉色大變,心裡暗罵這公主心地惡毒,居然拿拉羅斯和阿瓊的性命威脅自己。

他咬著牙笑道:「你放心吧。」

說完,便大步朝前方的比試場中走去。

「嗯?這小子身上的氣息,難道是……」魔君注意到木白的瞬間,臉色悄然變化了一下。

那名鷹鉤鼻中年此時也站在了木白對面,從腰間緩緩拔出一名赤邪劍。

神劍出鞘的剎那,一股澎湃的劍之殺氣宛如錐子一般直刺木白。

木白防不勝防,被那劍中的殺氣多傷,臉色瞬間蒼白下來。

「這神器的殺氣好重,也不知道屠殺了多少生靈。」木白心裡暗道。

「小子,敢跟我斗,準備去死吧。」鷹鉤鼻中年邪劍直指木白,陰冷的笑道。

木白右手紅光一閃,召喚出了一柄將近兩人高的大刀,緊握在掌心中,冷眼以對,道:「來吧。」

不等青年男子發話,鷹鉤鼻中年便朝木白髮起了進攻。

只見他手中邪劍急速一抖,刺出一團絢爛劍花,劍影寒光連閃,迅疾無比的刺殺向木白。

這是名中階主神,無論是在戰技、速度、力量等方面,都比木白要強大得多。

木白臉色一沉,暗魔神力全部灌注入斬龍刀,身子一個前沖。

「鏗!」地一聲。

大刀直接砍上鷹鉤鼻中年的劍鋒。

「哈哈,好蠢的小子,居然敢和我硬碰硬!」鷹鉤鼻中年放聲大笑。

兩人對拼一招,木白便感手中大刀傳來一股沉重的衝擊力,悶哼一聲,身子被震退了數十步。

「鏗!」

一刀插入地面,木白這才勉強穩住了身子,握刀的手卻顫抖得厲害。

交手一招,他才深深體會到對手的強大,明顯落了下風。 「哈哈,皇妹啊,看來你那修羅護衛的實力還是差了些火候,這場比試他輸定了。」傲軒大笑道。

「哼。」青冥臉色難堪的冷哼一聲。

木白一臉蒼白,和對手的實力差距太大了,剛才一招就將自己震傷,硬拼下去,鷹鉤鼻中年三招之內就可以打敗自己。

但這場比試,木白無論如何都不能輸,因為拉羅斯和阿瓊的性命就在青冥手中。

「小子,看你怎麼接我這一劍。」

鷹鉤鼻中年手腕一沉,手中邪劍以極刁鑽的角度,快如閃電的一劍刺來。

那劍尖上吞吐出的丈長殺戮鋒芒,宛如毒蛇,直取木白咽喉部位。

這劍攻擊的氣勢凌厲、沉穩,找不到任何破綻。

木白大退三步,爆喝一聲,手中大刀上瞬時射出一道飽含暗魔神力的巨大刀芒。

「嘭!」

木白射出的刀芒被鷹鉤鼻中年直接一劍鑽得粉碎。

「什麼!」

木白大驚失色,慌忙撩起大刀擋在身前。

「轟!」

只見木白的身子再次被震飛,重重墜落在地,意識一片模糊,受傷頗重。

「這小子是准修羅嗎?怎麼身上一點兒殺戮氣息都沒有?」

觀戰的眾人心裡大為疑惑。

傲軒皺了皺眉,道:「皇妹,你這修羅護衛的確很奇怪,為何一直要壓制殺戮力量呢?如果他肯使用這股力量的話,也不至於如何不堪一擊。」

魔君哈哈一笑道:「你們都不了解他,真有意思,看下去吧,我倒不認為他會失敗。」

「哦?是嗎?」魔君這話讓傲軒很吃驚。

青冥始終一言不發,眸子緊盯在木白身上。

那鷹鉤鼻中年的身子此時已經飛臨半空,宛如那巨鷹一般,展開雙臂,手中邪劍在身前緩緩劃出一個圈,撕裂出一片數十米的空間。

無限殺氣瞬時蔓延開來,氣氛驟然凝固。

不少觀戰的准修羅感應這股殺神氣息后,身子都在不受控制的顫抖著。


「哈哈,是該結束了。」

鷹鉤鼻中年冷笑一聲,使用出了他的最強奧義戰技,劍魂追月!

「咻咻!咻咻咻——」

那被撕裂出的空間內,萬道劍氣齊射,如那傾瀉的驟雨,朝地面的木白覆蓋下來。 似乎比試勝負已經在此刻分曉了。

「不!」

木白咬牙從地面站起來身子,望著空中射來的萬道恐怖劍氣,每一道劍氣都蘊含著恐怖的殺戮力量,連空間都穿破了,激蕩起一陣漣漪。

瞳孔猛地縮,剎那隻見木白的瞳孔中染上了一層血紅之色。


「吼!」

爆發出一道雷霆般的怒吼,宛如野獸在咆哮。


「我要殺了你!」

只見木白的身子瞬間進入了暗魔變形態,心中那股殺戮力量也在同時引動而出,整個看上去半人半妖,極其恐怖。

將暗魔神力和殺戮之力同時灌注入斬龍刀內,他的神念亦在呼喚沉睡的龍魂力量。

斬龍刀在他手中劇烈抖動,脫手飛出,環繞在他身體周圍,宛如一條血色長龍。

「這是什麼氣息,太古怪了!」


傲軒臉色悄然一變,居然從木白身上感覺到三股融合之後的怪異氣息,其中有道氣息讓他感到很畏懼,那氣息十分之古老,連他也不知道那氣息到底是什麼。

「殺!」

木白嘴裡冷冷吐出一個字。


盤旋在身體四周由斬龍刀幻化成的血色長龍怒吼一聲,全力朝空中撲去。

「轟隆!」驚天動地的爆裂響聲中。

只見鷹鉤鼻中年引動出的萬道劍氣瞬間被那血色長龍衝散,接連破碎。

「這是什麼力量?」

望著怒沖而來的血色長龍,鷹鉤鼻中年的臉色瞬間一連數變,內心驚駭不已。

沉聲一喝,他手中的邪劍再度撕裂開一道吞噬空間。

「轟隆!」

血色長龍的身影瞬間就隱沒入了吞噬空間中。

鷹鉤鼻中年長出口氣,剛才真是驚險,差點兒就反被木白殺死了。

望著地面的木白,鷹鉤鼻中年一臉震驚,此時的他,力量恐怕已經超過了自己。

暗魔變和修羅化身的雙重形態,又有斬龍刀內那條沉睡的古龍之魂的神秘力量相助,這力量任誰都不敢小視。

此時,鷹鉤鼻中年才感到木白的深不可測。

「天龍族!遠古諸神中最強大的四大家族之一。」

魔君眸中異芒閃動,現在已經可以基本肯定木白的身份了。 「哈哈哈。」鷹鉤鼻中年盯著木白大笑道:「可惜啊,剛才你爆發的力量雖然強大,但還是敵不過我的吞噬空間。」

木白臉色肅然的站在原地,身上殺氣騰騰,血紅的眸子緊盯著鷹鉤鼻中年,嘴角忽地浮現一絲詭異的冷笑。

「不好!快閃!」

一旁的傲軒臉色一變,大呼一聲,可是已經晚了。

「咻!」

鷹鉤鼻中年身前的那道吞噬空間轟然破碎,一條血色怒龍爆沖而出,一口就將那鷹鉤鼻中年的身影吞噬了。

「鏗!」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