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賽繼續!”洪濤冷哼一聲,當下便手一招,直接將朝野給掃出了高臺。

但是經過這件事情之後,剩下的那六個人卻是全都沒有什麼鬥志了,紛紛跳下了高臺。

笑話,連朝野都不是他的對手,他們不是找死嘛,更何況,這傢伙承受了洪濤一掌還沒事兒,這樣的存在,他們根本招惹不起啊。

“裁判,可以宣佈結果了!”看着只有他們兩隊了,唐闊當下便淡淡的開口說道。

洪濤此時心情非常的不好,他沒有想到這幫混蛋這麼沒有種,居然敢臨陣脫逃,白白便宜了這唐闊他們。

“不用了,老夫來吧!”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淡淡的聲音傳來。

緊接着,當初給唐闊他們靈力灌頂的那個老者卻是出現,懸浮在高空之中,身上沒有一絲氣息,但是誰都不敢小看這老者,能這麼憑空懸浮,至少是神魄境強者啊,只有神魄境強者將神之魂魄合一,才能達到懸浮高空的程度。


“這次的大賽讓我大開眼界啊,可以說,你們四個大陸都有值得稱讚的天才,也都能進入到天武學院!”老者淡淡的開口,聲音不大,但是每個人卻聽得非常清晰。

老者的話落,除了得到前幾名的,其他人卻也全都露出了驚喜的神色。

“不過,規矩就是規矩,不可破!個人賽本來前五名,但是最後只有三個人進入,團隊賽有兩個團隊!那麼接下來我就宣佈進入悟道崖的名額,唐闊,朝野,黃莉,秦楚戈,秦夢瑤,蒼狼,陲元!”老者將名單宣佈了下來,而天古大陸居然佔據了三個名額,絕對讓人眼紅啊。


“你們七個,隨老夫前往悟道崖吧!”老者說完,不待下面的人說什麼,直接手一揮,一股柔和的力道將他們七個人托起來,緊接着他們便感覺眼前一花,飛快的升入到了高空之中,眼前的場景在不斷的後退中。 當初的逍遙山莊,此刻的易家,方圓數千裏內,盡歸掌下!

方圓百十里內的幾座山峯早已被夷爲平地,唯有後山的凌霄閣等連綿大山還一如往常,逍遙山莊不存在了,但有着五座氣勢巍峨大氣的宮廷殿閣坐落其中,一座正殿傲立天地,兩側各兩座偏殿氣勢不減地依附左右,亭臺樓閣假山玉池,林林總總,宛如人間仙境虹橋般的景色。

西苑,一個獨特的院落,和往昔一樣,坐落在偏殿的西側,裏面的擺設與當初沒有一點不同,閣樓,水潭,花園錦簇,芳香淡雅,一把白玉紙扇依舊懸掛在閣樓前的晾架上,還有二樓的書桌,那個大躺椅,易逍遙怔怔地發呆,彷彿又回到了當初,那個名譽天下的書劍第一公子!

走上閣樓,一絲古色古香的書卷之氣繚繞四周,迎面走來兩個粉雕玉琢的小姑娘,正是鳳兒和鈴兒,笑顏滿面地施禮道:“少爺,水已經準備好了,請更衣沐浴吧。”

甜甜的笑容令人神情舒爽,易逍遙略有些不適應地笑了笑:“鳳兒鈴兒,我,我自己來就好了,你們忙了半天也該累了,去休息吧。”

鳳兒和鈴兒相視一眼,不禁掩嘴失笑,鳳兒俏皮地走上前:“少爺,你離開不到兩年的時間,怎麼看不上我們兩個丫頭伺候了麼?是不是外面的丫頭比我們更討公子歡心呢?”

易逍遙窘態地怔了怔,雖說不到兩年的時間,卻經歷了前面十七年都不曾經歷的事,要說丫頭,或許這兩年易逍遙已經忘記了自己被人伺候的權利。

無奈之下,易逍遙緩緩伸開雙臂,鳳兒與鈴兒細心地將易逍遙這身穿舊的不能再舊的素衣長袍褪去,長髮上挽髻的淡白色絲帶解開,迎面的內室是一個圓形大木桶,木桶內有着易逍遙往昔最喜歡的淡淡蘭香,浸泡在裏面,絲絲暖流順着皮膚遊走,感覺舒泰和放鬆。

鳳兒細心地爲易逍遙洗着長髮,而鈴兒則爲易逍遙擦拭着身子,兩個丫頭倒是處之泰然,倒是易逍遙有點渾身不自在,讓兩個大姑娘看遍自己的身體,這個還真有點掛不住。

“少爺,你現在已經是一方王者,我們這次是老夫人特意吩咐過來伺候你的,不知道日後我們還能不能長久的留在你身邊呢?”鳳兒便爲易逍遙梳理着烏黑長髮,便面色擔憂地道。

易逍遙微笑道:“你們願意就留在這裏吧,日後我不在的時候你們就是西苑的主人了。”

“什麼?!少爺你還要走啊?上次你走我們山莊就。。。少爺你能不能不要走?我們怕。。。”鈴兒聲音越來越低。

鳳兒嘻嘻笑道:“少爺不屬於北域這個小地方,少爺的世界應該屬於更寬更廣的空間,區區一個虛名少爺纔不在乎呢!”

“只是。。。只是。。。”

易逍遙緩緩起身,鈴兒趕忙將易逍遙身上的水漬擦拭乾淨,然後將衣架上早已備好的白衣錦袍拿來爲其穿上,淡淡的白色,有點月光白,還是那個熟悉的顏色,笑了笑,易逍遙道:“鳳兒你怎麼吞吞吐吐的,只是什麼?”

鳳兒繼續梳理着長髮,輕咬着嘴脣,突然嘿嘿笑道:“少爺,只是你再出門的時候能不能帶上我們兩個?我們可以一直伺候你呀。”

整理一翻,易逍遙走出房間,繼而仰躺在大躺椅上,甕爐內的香薰早已點燃,淡淡的幽香瀰漫四周,令人精神爽怡。

“你們還是留在家裏照顧老夫人吧,外面太危險了,不適合你們去!”易逍遙隨口笑道,繼而緩緩閉上雙眼,慢慢地適應着這些久違的氣息。。。

鳳兒鈴兒艱難地將浴桶的水一點點地擡下閣樓,最後再將房間內收拾整齊有序,二人徑直跪在易逍遙的身後地面上。

易逍遙葛地睜開雙眼,站起身,驚愕地道:“鳳兒鈴兒,你們這是幹什麼?快起來!”

鳳兒鈴兒皆微撇着小嘴兒,一聲不吭地低着頭,不言不語。

“唉!外面真的很危險,你們待在家裏不好麼?”易逍遙無奈地嘆道。

鳳兒緩緩擡起頭,楚楚地道:“少爺,你出去這兩年瘦了好多也吃了好多苦,老夫人也是日夜惦記,這麼許久身體也大不如從前,如果日後你還是一個人出去沒人照顧,恐怕老夫人會更加擔心的!”

易逍遙面色一顫,暗自呢喃道:“父母年紀大經不起操勞,沒有反對那冥帝配備侍女就是爲了更好的照顧二老,鳳兒說有些道理。。。”

見易逍遙默默地轉過身獨望虛空,半晌沒有開口,鳳兒悄悄與鈴兒吐了吐舌頭,示意有希望。

“少爺,你不喜歡我們兩個麼?”鈴兒適時開口。

易逍遙頭也不回地笑道:“你們兩個很好,沒有不喜歡啊。”

鳳兒鈴兒突然站起身,紛紛嬉笑着道:“太好了,謝謝少爺你能答應!”

“呃。。。”易逍遙愕然一怔,忙回身道:“我,我什麼時候說答應帶上你們了?”


鳳兒俏皮地笑道:“少爺答應過的就不許耍賴,一來爲了老夫人擔心你沒有反對,而來你又喜歡我們貼身伺候你,那不就是答應了?”

“咳咳!等等,這,這也能算?”易逍遙自覺怎麼中的圈套都不知道,難道自覺的智商下降了?

鳳兒和鈴兒紛紛很認真地點頭,易逍遙怔了怔獨自向樓下走去,口中卻暗自呢喃着:“這就算答應了?這怎麼算是答應了呢?。。。”

“咯咯咯。。。”閣樓上,突然響起一陣銀鈴般的笑聲。。。

關於易逍遙曾經的一些東西他都沒有在意,不想去回憶太多,眼前的已然足夠,多了,不過是徒留傷悲而已。

繞過後殿,不經意來到凌霄閣山下,望了一眼高聳入雲的凌霄山山頂,易逍遙黯然道:“父母他們都沒有提起小靈子的蹤跡,看來多數是被元寶那個畜生滅殺了,不想讓我傷心罷了。”

嘆了一聲,易逍遙來到通往玄門幻境的通道前,往裏去百十丈便有大塊山石堆積,通道盡數被堵死,易逍遙沒有走進去,他不想再次證明自己無力救出仙若,只是默默地,注視着那個通道,清風拂過,吹在臉上,有些舒適,但易逍遙的心裏卻異常的憋屈,甚至憋屈到了極點。

“仙若!你一向都很相信易哥哥,易哥哥發誓!最多十年,甚至更短,易哥哥一定將仙棺取出來,即使你無法甦醒,也可以永遠和易哥哥在一起。。。”說到最後,易逍遙突然怒極而笑,仰天怒喝道:“老天!你擺佈我十七年就算了,現在還想拆散我和仙若,我告訴你!我不再順應天道,我要逆天!我要逆天!!!”

聲嘶力竭,易逍遙轟然砸出一拳,生生將一塊萬斤巨石擊成碎屑,淡白色衣袍須臾間一閃,徑直向易家大殿行去——

大殿之中,易老爺子滿面紅光地端坐在首位,壽伯則恭敬地站在其身後,下方兩側,則是二十餘名衣着華貴,容貌各異的中年、老者,這些都是易氏一族的宗親,此刻匯聚在一堂,與易老爺子共同商議易城的大小事務!

易逍遙一襲淡白色衣袍款款走進大殿,易家宗親頓時紛紛起身迎候,饒是易老爺子開懷地笑道:“都是自家人不必拘禮,況且我們易氏一族已然選舉了二十位家族長老,逍遙這孩子雖貴爲逍遙王,但仍然是後生晚輩,哪有長輩與晚輩行禮的規矩啊!”

易逍遙微笑着拱手四顧道:“逍遙拜見各位長老!”

衆人紛紛精神一震,滿臉激動地坐回原位,受得王者一拜倒是無上之榮耀,衆人紛紛開懷笑道:“逍遙請起,自家人不必拘禮!哈哈哈。。。”

不少人趕忙起身彙報道:“族長,我們易家在外修建的易城規模,已然擴大了方圓數百里,更有不少外氏子民前來投奔,易城在短短數日便可一躍成爲一流大都城了啊!哈哈。。。”

易老爺子滿意地捋了捋鬍鬚,笑道:“好好!管理易城之事就交由列位長老,但凡爲易城添磚加瓦的子民,不管是不是我們家族之人,皆減免三年的賦稅!”

“好!哈哈哈。。。”大殿內歡聚一堂,開懷言笑。

易逍遙也暗自欣喜地道:“家族若是這般發展下去,要不了多久便會與北冥帝國的制衡之勢相互調整,說不定日後的北冥還會依賴我易家生存呢!”


內殿之中,古色古韻的書房裏,易老爺子滿臉微笑地道:“你小子沒事是見不到人的,現在族人們都散了,說吧,什麼事?”

易逍遙面色一沉,聲音冷冷道:“雖然其餘幾個派閣都付出了應有的代價,但要徹底償還我們易家的血債,還差一步!”

易老爺子深邃的眼眸中精光閃爍,沉吟了片玄,道:“神遺族可不比九玄宗一干勢力,據說他們鳩摩一族也是有着一些極強的高手啊!”

PS:今日第二更! 這已經是唐闊第二次被人帶着飛行了,不過這種翱翔高空的感覺還是很不錯的,必須要好的努力修煉,爭取早日達到他們這種程度。

飛行了足足有半個小時的時間,恐怕都飛出了這清池界,可老者依然朝着前面飛行,衆人也已經度過了之前的那種好奇感,而是沉下心來,肆意的享受着這種飛行帶來的快意,畢竟他們七個人距離能夠自主飛行還有很長一段時間。

“好了,到地方了!”就在他們享受着這種感覺時,老者卻是驟然停住了,而他們的身子便懸浮在空中。

往下面望去,看到下面出現了一個高聳入雲的山峯,而在這個山峯之上,卻是有一道猶如刀削一般的山崖,這山崖上卻是有着一絲絲令他們激動的波動傳來。

“前面就是悟道崖,不過以你們現在的實力,最多隻能呆在距離悟道崖一千米以外。當然,如果你們有那個能力,可以繼續往前走,你們得到的好處將會超乎你們的想象。”

“不過,還是那句話,量力而行,沒有那個實力,非要往前走的話,很有可能會傷及到你們的本源,所以,如何取捨,看你們自己的!”老者望着下面的悟道崖,神色淡然的說道,不過他的眼中卻有着一絲燃燒的火焰。

“前輩,不知道您現在在什麼位置悟道呢?”讓所有人沒有想到的是,秦夢瑤卻是突然問出了這麼一句話。

“夢瑤,不要瞎說!”秦楚戈臉色猛然一變,當下趕緊拉了一下妹妹。

自知失言,秦夢瑤頓時可愛的吐了吐自己那丁香小舌,帶着一絲緊張的看向老者。

“哈哈,確實是第一次有學員這麼問老夫,老夫現在在前一百米悟道!好了,不要多說了,下去吧!”老者卻是不以爲杵,說出了一個讓他們震撼的數字之後,緊接着他身形一閃,帶着唐闊他們飛快的朝着下面降落而去。

看着距離他們至少有一千多米的悟道崖,唐闊他們卻是心情非常的激動,拼死拼活,不就是爲了這個嘛,現在終於到地方了。

“這裏距離悟道崖有一千五百米,要想靠近,就看你們自己的實力,機會就在眼前,努力吧!”老者將唐闊他們放下,身形一閃,直接沒入到雲端。

等到老者離去之後,他們之中唯一的一個異數朝野卻是身形一閃,飛快的朝着前面掠去,而其他人到了這個時候也誰都不管誰了,緊跟着飛掠而去。

唐闊卻是沒有動,他皺着眉頭,看着前面的悟道崖,既然老者一上來沒有讓自己等人進入到自己的極限去感悟,那麼必然有他的道理。

當下唐闊緩緩的朝着前面邁出一步,這一步邁出,他頓時感覺到眼前的悟道崖閃爍出一道淡淡的光澤,緊接着這道光澤卻是化成了一個大印,只是這道大印非常的模糊,以唐闊的實力,卻也只是看一個大概。

唐闊的眉心處的禁制之眼在這個時候卻是自己打開了,本來只是模糊的大印,此時卻是略微清晰了一些。

一股明悟從唐闊的心底生出,沒有絲毫的猶豫,唐闊雙手緩緩的開始無意識的舞動起來,隨着他的舞動,一道道無形的氣息流轉在他雙手之間。

唐闊再次朝前面邁出,那尊大印此時卻是又清晰了一些,唐闊知道,越靠前,那大印越清晰,也就越容易感悟,不過唐闊沒有貪吃,而是依然雙手不斷的舞動着。

就這樣,別人都已經進入到了一千米的邊緣地帶,可是隻有唐闊一個人落後在後面,不過唐闊的舉動卻是沒有引起別人的注意,畢竟這個時候大家誰還有時間去管別人啊,全都沉浸在自己的感悟之中。

“這小子,有點兒意思,可惜啊,居然服用了血煉丹!”在雲端一直關注着唐闊他們的老者看到唐闊的舉動之後,頓時讚歎了一句,不過接下來他的臉上卻是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唐闊自然不知道這些,他已經沉浸在這種感悟之中了,當他走出了五十米左右的時候,手中的大印卻是已經緩緩成型,只是這大印非常的模糊,如果不仔細看,是看不出來的。

“蒼天神印!每凝聚一個神印,攻擊力便增強一倍,當凝聚到千百個時,足以摧毀山嶽,江河倒轉!”

當唐闊走到一百米的時候,一道信息卻是鑽入到了唐闊的腦海裏面,不過唐闊並沒有因爲這蒼天神印而有任何的悲喜,神色平淡,緩步上前。

每走一步,他手中的動作也就越強一分,當唐闊來到了三百米的時候,他手中的大印已經初顯端倪,那是一尊非常小的神印,大概也就有巴掌那麼大小,可是看唐闊控制它的樣子就知道,這麼一尊小神印可不好控制。

唐闊此時每走一步,都非常的艱辛,因爲他對於這蒼天神印的感悟越來越深,但是實力卻是達不到,根本施展不出來。

他現在只是在感悟,施展的話,他卻是已經停止了下來,只是手持那尊早就凝聚好的神印,緩步上前。

當唐闊終於來到一千米開外的時候,他沒有像是其他人一般停頓在那裏,而是繼續往前走,這種走動卻是終於驚醒了其他人,一個個全都用驚駭的目光看着唐闊。

尤其是朝野,看到唐闊手中的那一尊神印之後,他的嫉妒之火卻是越燒越旺盛,根本無法安心下來去感悟自己的劍法。

終於,他再也忍不住了,沒有去看那悟道崖,而是身形一閃,飛快的朝着唐闊狠狠的一劍刺去,他就算是殺不了唐闊,也要將唐闊從這種感悟中給驚擾醒。

一直沉浸在感悟中的唐闊自然不知道朝野已經對他產生殺意,面對背後這突如其來的一劍,感悟中的唐闊卻是本能的有了反應,他手中的那尊小神印卻是被他丟了出去,小神印緩緩的升空,緊接着,在秦楚戈他們五個驚駭的目光中,朝野手中的劍卻是瞬間斷掉,緊接着,那尊小神印便狠狠的印在了朝野的胸前。

朝野整個被狠狠的撞飛了出去,飛出了至少好幾百米,才終於停頓了下來,而那尊小神印卻是緩緩消失,緊接着,唐闊手中卻是再次凝聚出來一枚,而且這次的卻是比之前的那枚還要凝實。

“哥,這朝野真是無恥,居然在這個時候偷襲唐闊哥哥!”秦夢瑤此時卻是已經將唐闊提升到了哥哥的程度,畢竟這次悟道崖的名額,還有天武學院的名額可是唐闊帶給他們的。

“恩,不過我們現在的實力太弱,根本鬥不過這朝野,等到我們進入到天武學院,那麼好好的修煉,爭取早日超過朝野,教訓一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秦楚戈點了點託,雖然他的天賦不強,但是心性卻是非常的堅韌。

終於,當唐闊來到距離悟道崖還有八百米的地方,他終於停住了腳步,這是他的極限了,再往前走,他能感覺得到,對自己沒有半分好處了。

所以,在八百米處,他停下來,然後盤腿坐下,開始領悟剛剛一路走來時所領悟到的蒼天神印。

秦家兄妹也沒有再多說什麼了,而是繼續感悟起來,隨着時間的流逝,秦楚戈的手中卻是凝聚出來一杆長槍,這杆長槍流光溢彩,看上去威武不凡。

秦夢瑤凝聚的居然是一隻小鈴鐺,這鈴鐺上面流轉着七彩的顏色,每當她晃動的時候,都會發出悅耳的鈴聲。 火屬性靈氣,楊恆立馬就想到了上次在神人遺迹里得到那那顆火雲獅的獸核。

他現在要修鍊九陽神訣的話,這顆獸核里所蘊含的火屬性靈氣無疑是最好的選擇。火雲獅本本身的實力就與靈人境界後期的修士修士相當,恐怖的溫度他也是見識過的。

楊恆當即就拿出一個玉盒,打開盒蓋,出現一個褐紅色,拳頭般大小的獸核,這正是火雲獅的獸核。這顆獸核一出現,整個房間的溫度急劇升高,變成一個蒸籠一般,幾乎要把人的皮膚給烤焦

把這顆獸核僅僅攥在手裡,楊恆開始運轉九陽神訣的口訣。

一絲絲暗紅色的靈氣從楊恆的手進入到身體里,並且快速的運轉起來,沒過多久,楊恆整個身體都變的通紅,全身的衣服已經被烤成灰燼,就如一座赤色銅人坐在那裡。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