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佳琪知道沈濤想要什麼,她從袋子里拿出幾個本子遞給他,「放心,答應你的事,姐絕對不會忘!」

沈濤眼裡閃爍著星辰般的光芒,小心翼翼地接過本子,粗糙的手愛不釋手地摩挲著,激動大喊,「姐,姐,濤濤真的可以寫字啦!」

沈佳琪揉了揉沈濤乾燥枯黃的頭,臉上綻放出燦爛的笑,仿若盛開的向日葵,「嗯,吃完飯,姐姐教你寫字!」


沈濤用力地抱住沈佳琪,恨不得把她臉上親幾下,喜悅的聲音夾雜著哽咽,「姐姐,濤濤,最喜歡你了!」

喜歡會掙錢的姐姐;喜歡有主見的姐姐;喜歡對自己人溫柔,對別人霸道的姐姐。

沈佳琪感覺到沈濤絮亂的心跳,輕輕一笑,「嗯,姐姐也喜歡聽話的濤濤!」

沈濤鬆開沈佳琪,清澈明亮的眼睛倒映著她的身影,「濤濤肯定聽話!」

沈佳琪回屋把衣服放到顧月華床上后,來到灶房,準備做飯。

自打沈文力踏進屋,心裡就七上八下的,生怕沈佳琪把賭博的事抖出去。

片刻后,沈文力實在忍不住了,他躡手躡腳來到沈佳琪旁邊,壓低聲音道,「死丫頭,俺有事和你說!」

沈佳琪眉梢微微挑了挑,面容不悅,對這個稱呼極為排斥,「換一個!」

沈文力沒明白話中的意思,語氣倏地高了幾分,「什麼意思?」

沈佳琪抬頭,丟給沈文力一道冷漠的眼神,「這裡沒有死丫頭!」

此言一出,沈文力才知道她為何而生氣,他立即改口,「沈佳琪,賭博一事,能不能保密!」

沈佳琪冷嗤一笑,眼裡全是鄙視,「敢做不敢當!」

沈文力直言,「俺還不是怕你外婆生氣!」

沈佳琪冷哼一聲,似嘲笑,似輕蔑,慍怒,「既然知道,幹嘛還要賭!」

沈文力現在是愈來愈怕這個外甥女了,他搓了搓手,黯然銷魂道,「還不是窮惹的禍,大舅也想贏點錢回來,但手氣太差……」

後面的話沈佳琪一點也不想聽,她猛地站起身,冷冷地掃了下沈文力,打斷他的話,「閉嘴,吵得腦殼疼!」

沈文力不知道那句說錯了,連忙轉移話題,「沈佳琪,你一定要幫大舅保密!」


沈佳琪深深地掃了下他,面色淡然冷漠,嘴角輕輕一勾,「你把家裡的大米和豬賣掉就可以還錢!」

沈文力呵斥道,「沈佳琪,俺就知道你沒安好心,俺要是能賣豬那些東西,還需要你幫忙嗎!」

家裡的母老虎要是知道他買了那些東西,還不鬧翻天!

沈佳琪冷颼颼地掃了他一眼,一字一頓道,「既然是成年人,就該為自己做過的事負責,我不欠你!」

沈文力想吐血,不肯幫忙,直說就好了,幹嘛騙他回來!

沈文力惡狠狠地瞪著沈佳琪,磨牙說道,「既然不肯幫俺,為什麼騙俺回來,你個死騙子!」

沈佳琪用白痴的眼神看著他,輕蔑的聲音像一把鋒利的刀刃,「不回來,留在那幹啥!繼續借高利貸翻本,然後把一個家全賠進去,我說你,和隔壁村的二愣子沒什麼區別!」


沈文力聽到這話,一點也不服氣,「俺有老婆,有孩子,二愣子有什麼!別把俺和二愣子比!」

沈佳琪切了一聲,朝沈文力投去一道鄙夷的目光,「再賭下去,你會妻離子散,到那時,你只怕還比不上二愣子,至少他沒擁有過,而你,擁有過,卻又被你親手毀掉!」

沈文力只當沈佳琪信口雌黃,「別亂說,沒你說的那麼嚴重!」

沈佳琪冷漠地看著沈文力,右手輕輕掃了下他泛黃的衣領,漫不經心的聲音,「你可以不相信我,不過,你要是讓外婆傷心,我會親手送你進牢房!」

聲音明明很輕,沈文力甚至還看到沈佳琪嘴角掛著笑,但總覺得心裡慌慌的,周圍的溫度也突然冷了下來,有降溫的跡象。

抬頭一看,外面的太陽紅的刺眼,一絲風都感覺沒有。

奇怪,太奇怪了!

沈文力縮了縮脖子,小聲道,「那……那你說怎麼辦?」

高利貸的人,只給他五天時間!

沈佳琪還未開口說話,一道熟悉的聲音從外面傳來,「濤濤,姐姐回來了嗎?」

沈濤頭也不抬地說道,「嗯,姐姐回來了,姐姐還給外婆買了新衣裳!」

顧月華一聽,既高興又擔憂,換瓦的錢還沒給大力,給她買什麼衣服,哎,這孩子……

沈濤站起身,拿起手中的本子在空中晃了晃,「外婆,姐姐還給濤濤買了寫字的本子!」 顧月華洗完手,徑直朝睡房走去,遠遠看到床上放著一個白色盒子。

她走過去打開一看,是一件灰色的確良短袖,摸上去細細的,很柔軟。

顧月華瞳孔一縮,心裡湧出前所未有的感動,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摸到這麼舒服的衣服。

顧月華吸了吸鼻尖,渾濁的淚水在眼眶中打轉,良久才小心翼翼地把衣服折好,放到盒子里,又去灶房找到沈佳琪,「琪琪,明天把衣服退了,外婆不喜歡!」

沈佳琪抬眸瞧見顧月華的眼睛有哭過的痕迹,心裡暗腹誹著:口是心非。

她揚起笑,故意忽略顧月華的話,問道,「外婆,大小怎樣?」

她是按照舊衣服選的碼,大小應該不會出錯!

顧月華搖頭,「沒試,琪琪,外婆知道你孝順,但外面還欠著賬,就算穿在身上,心裡總會有疙瘩!」

沈佳琪無所謂地說道,「沒事,等兩天就可以把大力叔叔的錢還清,那時,你就可以穿了,外婆,你先試試大小!」

顧月華拗不過沈佳琪,只好返回房間,把衣服拆開換上,尺碼剛好合適,像是量身定做似的,穿上去整個人涼爽了不少。

一直站在某個角落裡的沈文力看到自家老媽身上的衣服,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他圍著顧月華轉了一圈,嘖了幾聲,說道,「這衣服雖然貴了點,但穿在身上就是好看!」

顧月華一聽,立即出聲,「多少錢!」

沈佳琪想攔住沈文力,但他語速太快,根本不給她機會,「很貴,六塊六。」

顧月華嚇得倒吸一口涼氣,臉色突然就不好了,「琪琪,外婆不要,拿去退了!」

她一個幹活的農民,哪需要穿這麼好的衣服!

沈佳琪瞪了下沈文力,暗暗罵了聲蠢豬,旋即來到顧月華身邊,說道,「外婆,你穿上這衣服,看上去要年輕四五歲,沖這個,就不能退!」

顧月華煩躁不安的心在聽到這句話后,冷靜了幾分,眼裡閃爍著慈祥的光,緊緊握著沈佳琪的手,勸阻道,「琪琪,聽外婆的話,明天把衣服退了!」

沈佳琪搖頭,眼神極為認真地看著顧月華,一字一頓道,「外婆,我說過,要讓你們過上幸福美滿的生活,六塊六算什麼,以後還會有六十六,一百六,外婆,相信我!」

少女的聲音鏗鏘有力,好似金石一般擲地有聲,不容任何人質疑。

顧月華心神一震,這一刻,她無條件相信沈佳琪能做到!

須臾,顧月華把所有的震撼化成笑意,眼裡溢滿著慈祥,「好,外婆等著!」

沈佳琪嘴角揚起燦爛的笑,眼睛彎成月牙,愉悅的聲音傳遍灶房的每一個角落,「嗯,我會努力的!」

站在旁邊的沈文力像傻子一樣看著雄心壯志的沈佳琪,「……」

死丫頭,這牛皮都快吹上天了!

不再糾結衣服,顧月華的目光落到沈文力身上,問道,「這兩天,你去哪了,腿又是怎麼回事!」

沈文力聽到這話,下意識看了下沈佳琪,見她沒什麼反應,才慢悠悠地說道,「除了鎮上,還能去哪!這腿,是不小心摔的!」

顧月華恨鐵不成鋼地指著沈文力的頭,痛心疾首道,「我怎麼就生了你這麼個蠢貨,走路都能摔倒,你還能做什麼!」

沈文力本想反駁,但目光觸及到沈佳琪那雙毫無溫度的眼睛時,到嘴的話硬生生地逼了回去,低垂著頭,一副受教的模樣。

顧月華重重地嘆了一口氣,眼裡含著淚,似是在認命,「年紀大了,也不知道還能活幾年,老大,你雖然沒主見,但本性不壞,不像老二,那顆心是黑的!」

這話一出,沈文力更內疚了,他哪有母親說的那麼好,他就是個混蛋!

結婚多年,從未孝敬過父母!

要不是被死丫頭揍了一頓,腦袋清醒了,到現在還不知道孝順為何物!

不對!

那丫頭揍了他一頓,他還沒找她算賬呢!

一想到沈佳琪身上的怪力,沈文力縮了縮脖子又焉了!

沈佳琪知道顧月華心寒,她緊緊反握著老人粗糙又乾瘦的手,眼神專註又認真,一字一頓處處透著信服,「外婆,你一定能長命百歲!」

等條件再好點,就把空間里的蜂蜜拿出來給大家吃,到時就說是買的。

顧月華望著沈佳琪一臉認真的表情,所有的憂愁和失落都化為虛有,滿是褶子的臉露出慈祥的笑,「外婆也希望自己能長命百歲!」

壽命這東西,不是自己想怎樣就怎樣!

有些人昨天還好好的,今天就突然沒了。

不過,望著自家外孫女一臉認真的表情,顧月華也不好佛了她的意。

灶房一片溫馨,笑聲連連。

沈文力站在一旁,卻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不知過了多久,一股濃郁的菜香味撲鼻而來,讓眾人一震,肚子發出咕嚕的聲音。

就在此時,外面傳來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琪丫頭,老頭來了!」

沈佳琪眼皮微微一跳,起身走出去,笑臉盈盈地看著劉慶明,「哎呦,來稀客了,還沒吃飯吧!一起吃!」


少女的聲音夾雜著戲謔和愉悅。

劉慶明板著一張臉,斜眼看著她,「書看完了沒?」

沈佳琪點頭,「看完了。」

劉慶明伸手彈了下她的額頭,「既然看完了,為什麼不來找我?」

沈佳琪笑眯眯地看著劉慶明,「約定的時間還沒到呢!」

劉慶明望著那張眉開眼笑的臉,恨不得給她抽兩下,憤憤怒地說道,「你這丫頭,看完了,也不知道去我那換一本,中醫要記的藥材有很多,你以為看完一本就夠了!」

說完后,又問道,「看完那本書,能記住多少藥材?」

沈佳琪如實說道,「全記住了!」

這話一出,沈佳琪明顯感覺到空中的溫度倏地冷了幾分,劉慶明的臉色仿若籠罩著一層烏雲,炯炯有神的眼睛隱藏著冷意,語氣極為淡漠,「小丫頭,說謊也要有個度!」

那本書差不多有五百多頁,藥材名稱有四百種左右……想要全部記住,沒日沒夜地看,也要半個月,更何況,沈佳琪白天要幹活,晚上才有時間看。

沈佳琪知道劉慶明不相信自己,但沒辦法,她就有這麼強大,就是把那本書一字不漏地記住了。

沈佳琪聳了聳肩,無辜地看著劉慶明,眨巴著眼睛說道,「劉爺爺,別生氣,有沒有說謊,試試就知道了!」 話一落,劉慶明身上的氣勢收斂了幾分,威嚴的聲音夾雜著幾分冷意,甚至還帶著別人聽不出的厭惡,「行,我先考考你,要是說謊,你的學醫生涯就此結束!」

原以為是個穩重善良,不驕不躁的女娃娃!

沒想到他也有看走眼的一天!

顧月華剛踏出門檻,就聽到這句話,滿是褶子的臉滿是擔憂之色,眼睛落到沈佳琪身上,「琪琪,你怎麼能惹劉中醫生氣?」

語氣里隱藏著三分關心,七分責備。

如果劉中醫能收琪琪為徒,就算不再入學堂,以後的生活也不會太差!

但現在……

一想到自家外孫的倔脾氣,顧月華就覺得心口疼。

沈佳琪一點也不擔心,還給顧月華投去一道安撫的眼神,「外婆,你放心,我有把握!」

顧月華撫了撫胸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良久,臉色才漸漸有了好轉,渾濁的眼睛緊緊盯著沈佳琪,「你這丫頭,到底是怎麼惹上劉中醫的!」

沈佳琪覺得自己很無辜,她只是說實話而已,可沒人相信,還給她按了個說謊的罪名!

天地良心,她真的沒說謊,真的把整本書背了!

沈佳琪知道自己說再多也無用,直接去房間拿出那本破舊的本草綱目遞給劉慶明,「老頭,隨便抽,如果全答對,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劉慶明拿起書,直接在沈佳琪頭上拍了一下,氣得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還沒開始,就和我談條件!」

沈佳琪撇了撇嘴,說道,「那是因為我有信心,我不管,反正你一定要答應我,不然,你會失去一個天資聰慧又孝順的好徒弟!」

坐在椅子上的沈文力忍不住呸了一下,「……」

呸,黃婆賣瓜自賣自誇,太不要臉了!

沈如君也被沈佳琪的厚臉皮怔了一下,「……」

女兒,你這厚臉皮哪打學來的!

顧月華直接懵了,「……」

沈濤則拍好附和,「姐姐最厲害!」

劉慶明見沈佳琪胸有成竹,猶豫了幾秒,點頭說道,「行,只要全答對,老頭我可以答應!」


沈佳琪扯嘴一笑,眼裡閃爍著星星般的光芒,巴掌大的臉愈發燦爛,「抽吧!」

劉慶明翻開書,「九十九頁,記載了哪種藥材?」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