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木答應着,從櫃子裏又拿出三個杯子,給九哥,廣叔和飛鼠三人分別倒了一杯。

狐媚見狀很自覺的去廚房添加製作了早餐。

“狐媚姐,以後買東西在這個抽屜裏拿卡去消費吧,沒關係都是自己人。”燕子說着。

“嗯嗯,知道了呢,小丫頭多吃點哦”。狐媚也是笑笑,接着去了廚房。

樓上三人沒多久便下了樓。

“廣叔,辛苦了。”阿暴起身拍了拍廣柑的肩膀,接着坐下把酒杯遞給他。

“和琳雪比起來,哪裏談得上辛苦啊,哈哈。”廣柑三人落座。

“大廳的座位好像有些擠了,廣叔白天去添置點傢俱吧?”沈木建議道。

“沒問題,哈哈,小沐,琳雪睡着嗎?”廣柑本來聲音挺響的,見到靠在沈木懷裏的琳雪後便刻意壓低了講話。

“嗯,”沈木點點頭,對了大家互相介紹一下吧。

衆人互相介紹完,廣柑和赫九和熊子等人卻很是惺惺相惜,沈木一拍額頭,這下好了,五個壯漢,以後出任務聲勢浩大啊。 狐媚不一會兒又給趕做出了十五個三明治,衆大漢大大地讚揚了一番狐媚,顯然狐媚也是做慣了廚房的工作纔會有如此手藝的。

“對了廣叔,你前面說的什麼靈樹的事?現在大家齊聚了可以說啦。”阿暴提醒道。

“哎呦,你看我這都高興的忘了。”廣柑一口吞下嘴裏的三明治後說着。“今天的酒也不對,我還是第一次喝到這麼香的酒。”

“是嘛,是嘛,廣叔,我就覺得這個「小桃紅」最好喝了,以前那喝的「杏花樹」簡直是垃圾啊。”燕子本來沒參與話題的,聽到有人說到酒卻直接來了精神。

“聽說這「小桃花」可是財神團的特供佳釀啊,琳雪團長真厲害,都是託了她的福。”一旁的大漢們紛紛議論着琳雪大人的偉大。對他們來說喝酒簡直就是僅次於活着的大事了。

“那個,廣叔,靈樹的事請咋們可不可以先談一下啊。”沈木滿頭黑線的第二次提醒。

“嘿嘿,不好意思哈大家,我又給忘了,我自罰兩杯。”廣柑一拍額頭說着,便要去倒酒。不過總算喝完後終於進入了正題。“我們上次的任務目標是戈壁山脈深處的石獸妖晶,但是石獸可是無窮無盡的存在,而且雖然身爲中階低級妖獸,可是他們的防禦力非常高,所以也談不上好對付。但是任務裏還有特殊的條款,稱爲升級任務,發佈人顯然想要拿到石獸首領巖獸的妖晶,獎勵會是石獸妖晶的好幾倍。飛鼠偵查了很久發現從沙蠍巢穴內有一條直通石獸羣內部的通道,沙蠍雖然數量比較多,但畢竟是低階妖獸,還是比較好對付,於是我們三人便從過那條小道花了點時間進入了巖獸巢穴,那是一個地下的巖洞,巖洞中果然又兩隻巖獸,可是我們發現這兩隻巖獸竟然都是妖將級別的,很不尋常。一般巖獸也就是中階高級妖獸而已,顯然是有什麼異變讓他們發生了進階。發現對付不了後我們便退去了,由飛鼠引開追來的兩個妖將,半天后我們匯合,飛鼠告訴我們他有重大發現。”

“是的,我把兩隻妖將往洞穴更深處引去,竟然發現了那裏有一株靈樹,上面還有三顆黃色果實熠熠生輝。”飛鼠放下酒杯接着說道。

“難道是傳說中的土靈果?”狐媚突然失聲說出。

“你知道那果子?”飛鼠這時候問道。

“知道,以前在拍賣行有幸見過一次,一種土黃色的果子,會發光,據說是戈壁山脈深處得來的,對靈師有很大的助益,可以突破瓶頸,不過每個靈師只能用一次,這東西堪稱是有價無市啊。”狐媚接着說着。

“巖獸只是妖將水平而已,只要是A級傭兵團都可以派人隨意擊殺的吧,那靈樹竟然還能保存到現在。”沈木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小沐,這個我起初也考慮過,後來想通了,首先巖獸不止那個地方有,其他洞穴也會有巖獸首領,而且作爲b級任務,高階傭兵必然是不會參加接取的,而和我一個等級的傭兵確實無法突破重重石獸的阻攔進入洞穴最內部擊殺巖獸,一般都會選擇擊殺在洞穴外部的石獸獲取妖晶完成任務。我們發現的那處洞窟較深不說,巖獸還是妖將級別的,一般就算有人殺進來看到妖將也會立刻退避的。”廣柑不愧是資深老傭兵,一下子分析出了原因。

看來也不是哪個傭兵團都有像飛鼠這種擅長身法的傭兵啊,他們要是沒有飛鼠也發現不了那個地方。

“可是我們團目前沒有武尊,對付兩個妖將的話可能需要出動大部分人,而且獲取的靈樹果實只能是給我用。”沈木也是分析道,他覺得爲他一人有些勞師動衆了。

“去!”這時候躺在沈木懷裏的琳雪確實發出了不容置疑的一聲,聲音雖然不大而且毫無威嚴感,但衆人聽到了心中。

“啊?琳雪你沒睡啊?”沈木用手扯了扯琳雪大人那粉嘟嘟的小臉。

“剛醒呢”。琳雪拿開自己臉上的手,直接坐了起來,然後理了理自己的頭髮和起皺的衣服。

“琳雪大人早上好!”熊子三人貌似對琳雪有一種特殊的崇拜感,立刻起身問好。

一邊的狐媚三人倒是有些蒙了,看了看沈木,用眼神問着我們也要這樣麼?

“不用,不用,熊子你們快坐下。”光頭赫九作爲大漢五人組之一,急忙讓三人坐下,隨即呵呵說道,“你們不用這樣的,琳雪只是表面看起來高冷而已,內心是很照顧自己團員的。”

熊子三人也是笑笑連稱是,是,是。然後坐了下來。

“燕子,這個給你,這次任務你,小木,飛鼠,還有熊子三人,你們六人去完成。”琳雪坐在沙發上,玉臂在眼前的虛空中一滑,從裏面拿出了一柄長劍,隨手丟給不遠處的燕子,說着。

“哇,琳雪,我愛死你了,早就想用一下你的雪影了。”燕子接住長劍後定睛一看,果然是那把失蹤多年的雪影神劍。隨即高興的跳了起來撲向琳雪在她臉上“吧唧,吧唧”亂親着。

琳雪還沒說什麼,阿暴倒是立刻拖開了燕子,“燕子姐,小心被打飛啊,你忘了上次嘛!”

燕子吐了吐舌頭,說着:“嘻嘻,有點激動。琳雪,我第一用雪影有什麼要注意的嗎?”

“哦,沒啥好注意的,你的武技有我的一部分傳承,可以隨意使用雪影,只不過雪影器靈你可能使喚不了。”琳雪依舊淡淡的說着,雙眼確實東張西望的,最後鎖定了一瓶「小白牛」。

沈木雖然不是第一次見到團長使用次元空間,但還是和其他幾人一樣,依舊被這一幕所震驚。

“琳雪大人,您已經突破到武皇了嗎?”最先反應過來的依舊是牛四。


“沒有啊,這是我三年前領悟出來的,我的鬥氣有特殊性,可以在高階武尊就能撕裂虛空。”琳雪抱着「小白牛」喝着,回答卻一點也不含糊。

熊子三人頓時佩服不已,一邊的狐媚等人也是暗暗心驚。

“作爲老團員了,那這次就我帶隊吧。”飛鼠接過了衆人的話題說着,“小沐是高階靈者,本身沒什麼攻擊力,燕子更擅長迂迴對敵,她的鬥氣也是變異鬥氣可以增加自己的速度。熊子說說你三人的特點吧。我好分配團隊陣型。“

“那個,飛鼠哥,我前幾天買了本聖光彈的法術,現在勉強有些攻擊力了,咳咳。不能忽略我啊。“沈木插嘴。

“哈哈,沐蜃兄,放心吧,你只管給我們治癒傷勢就好了,我是高階武師,擅長右手山盾左手刀,武技也都是以防禦爲主的,胖三和牛四用的都是用大刀的,也有備用盾,武技都以攻擊爲主,以前我們三人都是一個小隊,所以在獸潮中才活了下來。“

“那真是太好了,哈哈廣柑你這個半吊子防禦武師可以退休了啊。”坐在廣柑旁邊的阿暴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說着。

“哈哈,熊子以後靠你了。”廣柑也是哈哈一笑。“不過我們團裏可沒有固定工資哦,任務的獎勵倒是會在完成後立刻分成,如果你們平時要買什麼東西的話直接用團長的卡去買就好了,沒事的。”

“好的,沒事我們也有錢,喝酒的錢夠了就行。”熊子三人也是表示這點倒是無所謂。

廣柑隨即看向狐媚。

“廣叔啊,這個我也沒意見,不過我倒是有一個建議呢。”狐媚撩了撩頭髮說着。

“哦?你說說看。”廣柑說道。

“我啊,建議你們去傭兵總部招收個管家呢,傭兵團總部總是亂糟糟的也不行啊,你們看看你們團長大人都在給你們打掃衛生做飯的,財務也沒人管,還是有些不妥呢。”

其實狐媚發現的問題大家也早就發現了,只不過因爲以前傭兵團人數就這麼幾人,所以大家也就沒有特意找人管這事。

“找人靠譜不?要不團裏誰兼職一下?”阿暴建議。

“做飯我倒是可見兼職呢,不過財務我可管不好。”狐媚說道。

“你們真是笨啊,小沐現在可是財神團的副團長啊,隨便讓黃岩安排個得力助手過來幫忙不就好啦。”燕子這時候竟然一語點醒衆人。

“啊?小沐,你怎麼就財神團副團長了啊?”衆人驚訝,沈木也不隱瞞,把昨天的事情說了一遍。又是引來了衆人佩服的目光。

衆人決定後就也不再墨跡,熊子三人出門採購明天任務的必需品了,阿暴則是帶着黑金卡去了趟財神團總部,其餘人都上樓修煉了,只留下沈木和琳雪在客廳。

“琳雪,我們的傭兵團正在壯大呢,大家都充滿了鬥志。”沈木寵溺的摟着琳雪說着。

“嗯。”琳雪不知是吃飽了有些安心還是怎麼的,躺在沈木懷裏一幅恬靜的樣子。

沈木看着懷裏的女孩,表情雖然寧靜,但是每當一想到她的體內的黑炎毒確是時刻的威脅着她的生命,心裏便不由得一陣揪心。什麼時候他才能晉級到靈尊。 第二天一早。

沈木依舊早起,樓下廚房果然只有狐媚一人在做早飯,打過招呼後沈木直接去了頂樓,琳雪的房間。

“琳雪,準備起牀吃早飯啦。”沈木有禮貌的敲敲門,卻發現門並沒有鎖。

“哦,小木啊,進來吧。”裏面傳出一個略顯慵懶的聲音。

沈木也不客氣,直直地進了門,“琳雪你起牀過了啊!”

“是啊,這都被你看出來了。”琳雪穿着衣服躺牀上不知道擺弄着什麼。


“額,穿着衣服在牀了,傻子也看得出來你起牀過好嗎。”沈木無語。

“呵呵,小木你過來,我給你個好東西。”琳雪在牀上朝着沈木招了招手說道。

沈木不疑有他,只走過去,老實不客氣地坐在了牀上。

“小木,這個卷軸你收好,上次買的武技卷軸。我在裏面儲存了一個小小的武技,小型的漫天。你如果碰到成羣的妖獸可以使用它,灌入鬥氣或者魔力就可以激發了哦。”

“還有這種好東西啊。怕是要花不少錢吧?”

“沒有呢,武技卷軸很便宜的,主要是儲存武技困難,必須要我這樣的實力才行哦。”

沈木一下子明白過來。這其實是一種對鬥氣控制的技巧活。

“小木,一定要拿到土靈果,對你很有好處呢。”

“那也要等我進入靈師才能用啊,還要好久哦。對了,琳雪你的次元空間裏還有什麼好東西嗎?讓我開開眼界唄。”沈木顯得對這種能力很好奇。

“那你自己看吧,”琳雪也不藏拙,緩緩地一揮手撕裂虛空。

“這釋放速度也太慢了吧,對敵跟本用不了,”沈木也發現了缺點。

“我現在是修爲被壓制才需要這麼使用的,巔峯時期可是心念一動就能把裏面的東西取到周身附近哦。”

“厲害,我看看裏面有什麼?”沈木靠近裂縫好奇的查看着。“這裏面就是一個櫃子啊,我還以爲是黑漆漆的一片呢。”

“這已經是我全力之下開拓出來的空間啦,就只有這麼大,聽說那些高階武皇能把空間開闢到聖羅蘭城這麼大呢,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沈木看了下空間中的小櫃子裏,就只是幾本書和一些畫卷,還有幾瓶牛奶。“美食大全?這書你也有啊。”

“呵呵,不然怎麼做飯啊。好啦差不多了我們下去吧。”琳雪竟然頭上溢出了一些汗珠。沈木見狀連忙讓她關閉了空間。

“琳雪,你消耗很大啊。趕緊休息一下吧。”沈木有些後悔自己的好奇心。

“嗯。你幫我拿一下鞋子吧,被你踢到牀底下了。”

“哦。”沈木無語,琳雪關注的點和他完全不一樣啊。隨即又想到什麼邊說道:“對了琳雪,我們這一行估計最快也要幾天後才能回來了吧,你要不自己先回聖羅蘭學院吧,找一下柳茹讓她幫你壓制一下傷勢?”


“嗯,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還有不要惹事。”沈木盯着眼前這張絕美的臉龐,重點提醒了一下。

“嘻嘻,纔沒有惹事呢,好了走吧。”琳雪卻是俏皮的一笑,穿好小皮鞋就下了樓。

衆人一起吃完早飯,互相揮手道別。

“琳雪,我走了,你照顧好自己。”沈木最後再一句告別着,他發現好像從認識琳雪到現在,他們幾乎沒有分別過,此時驟然要分開,心來有些不一樣的感覺,但是沒辦法啊,琳雪不能離開聖羅蘭學院太久,不能離開柳茹太久。


“嗯。”琳雪站在衆人前方一身白衣,朝着沈木揮着手。

沈木六人依舊租了馬車,輾轉鐵石鎮後步行前往戈壁山脈。進入山脈兩小時後天也開始昏暗了下來。

“我們找個避風的山壁紮營吧,晚上的戈壁山脈可不太平,這邊是外圍,還是會有一些毒蟲的,夜間篝火不要停。”飛鼠飛快地安排到。

衆人不耽擱,安排三人輪流守夜後便開始紮營吃晚飯了。

一夜平安的到了第二天。

“今天我們會花大半天的時間前往沙蠍巢穴,從那裏直達巖獸老巢,由於沙蠍巢穴也是地下洞窟,所以我們白天和晚上行動區別也不大,運氣好的話我們可以在第三天晚上趕回聖羅蘭城,大家時刻注意警戒注意毒蟲。”飛鼠繼續安排着。

戈壁山脈其實只外圍是戈壁而已,深處的海拔非常高,而且都是由黃土和沙漠構成,其中還有很多高階的妖獸,穿越戈壁山脈的任務至今出了S級傭兵團以外無人敢接。

“飛鼠,我在學院聽說三大學院之中黃秋學院就是在戈壁山脈的另一邊吧?”沈木一邊趕路一遍好奇的問着。

“是啊,那邊最有名的學院急速黃秋學院了。戈壁山脈分割了蒼南大陸三分之一的地區,而且山脈每年都在擴張,沒有人知道是爲什麼。”飛鼠回答道。

“什麼?山脈還在擴張?難道它是活的不成?”沈木有些驚訝。


“怎麼可能是活的呢,就算是上古神獸巨鱸也沒這麼巨大啊,何況巨鱸還是在無盡之海中存在的。現在山脈兩遍的來往主要是靠傳送法陣,除非是一些特別巨大的商隊,無法藉助傳送法陣的運輸,只能橫穿山脈。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