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就好!”

屋中另兩個當事人見此,都長舒了一口氣,居然異口同聲的說了出來。

“娘,你放心吧,孩兒不是以前的凡兒了,具體你也知道,我這一走不知道何時還能回來,但請你放心我一定不會令您失望的,我答應你的事一定會做到的,希望孃親自己多保重,那二貨母子應該不會在爲難於您了,我這便和您辭行了!”說完雙目含淚,對着方影深深的行了一禮。

“凡兒,你在外自己小心吧,你接受影族身份,以後的路也只能看你自己的了,萬事多加小心,娘這裏你也安排好了,你也放心吧,對了,你的事真不能讓小如知道?她可是以爲你死了,傷心透了。”

楊落凡搖了搖頭,“不要告訴她,如果她要是有所懷疑,那就殺了她吧。。。。。。所以你想讓她活着,就千萬不能讓她查覺到什麼,娘,不是我心狠,我們的處境你比我懂,多的我也不說了。”

“東西都準備好了吧,好了的話,事不宜遲父親你先把我帶出楊家天雄城在作計較。”

楊天雄一看這明顯的兩種待遇,也只有無奈的點了點頭,一手拿起帶來的小布包裹,一手抓住楊落凡飛身而起,眨眼間便消失在了方影不捨的視線中。

一個多時辰後,楊天雄便把楊落凡送出了天雄城,畢竟他是楊族族長和城主,受太多人關注,長時間不在族中也怕有人有所懷疑,本來到地方想問下兒子的打算,誰知回答他的只是“記住你給我的保證,我一定會回來的,請你務必相信!”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夫人,凡兒怎麼變化這麼大呀,你知道是怎麼回事嗎?”返回楊府的楊天雄,實在是忍不住了,便又來到方影房中急切的問道。

“具體的我也沒辦法和你說清楚,你就知道兒子已經不是以前的凡兒了,他的思想在也不是我們可以左右的了,通過這件事情,你也應該明白,現在的他不能用十三歲小孩來對待了,你只要知道他是我們的兒子,別的就涉及影族內部機密,你問我也無法回答了。抱歉,我也沒法給你解釋。”

楊天雄苦笑一下,上前抱住了方影,“沒關係,其實我本不應該問的,可是一想到凡兒只是一個從未涉世的小孩子,突然就設計出這麼周密的計劃,甚至把局中關鍵人物的各種能出現的反應,可能說的話都提前料到,這未免太恐怖了!"

"而且還敢火中取粟,頭腦,勇氣,魄力樣樣具備,想到他一旦成長起來,我都覺得太可怕了,十三歲就這個樣子,把衆人玩於手掌間,還好他不能修煉星力,如果在加上強大的星力,那大陸的有誰可阻擋其步!真是後生可畏呀!放心吧,就憑這凡兒在外面一定出不了事情的,我不會再問你了,就當我沒說過吧。”

“嗯,我相信我的凡兒一定行的,他歸來那天就是震驚星神大陸之日,我們拭目以待吧,忘了告訴你了,凡兒可以修煉星力了,就是因爲他要成爲強者,而他要走的路是影族人的成長之路,相信你明白這是怎樣的路,楊家造就不了他,纔會外出歷練的!"

"雖然他並沒說爲什麼非要這樣做,但以我想來他這樣可謂一石三鳥之計,一來可以讓大夫人母子放下對我的戒備,讓我的生活好一點,二來他是怕以後自己爆露身份,惹出什麼事端不會把我和楊家牽扯進去,三來他是爲了想成爲真正的強者,影族的強者,而成爲影族強者有些事是必須要去做的,所以結果就是這樣了,呵呵,夫君這下你明白了吧?!是不是有點吃驚呢?”

楊天雄聽後身體一僵,訕訕的笑道:“還真是吃驚呀,原來是這樣呀。”

心裏卻起了滔天巨浪“哪裏是吃驚呀,簡直就是震驚!一個心思縝密,對身邊丫鬟都狠下滅口之心,對自己更狠的人,可能也就是你這個當母親的感覺不到可怕了,我這當族長的上位者父親,現在面對他都強勢不起來了,只希望他強大了不要記恨於楊家了。”

。。。。。。

“終於離開楊家那個憋屈的地方了,我的人生將從今天正式開始了,以後在無掛牽,強者們的世界等着吧,我楊落凡很快就會來的!”

急行了一整夜也就走出去了三十多里路,現在的楊落凡,也就剛剛感覺到星力存在,年齡又小沒什麼體力,卻憑着影殺記憶信息影響的強大心志,堅持了下來,小孩子獨自一人走夜路,對楊落凡來說根本就沒什麼可怕的,可以說現在他的心裏就不知道什麼叫怕了,大陸最巔峯強者差點成爲真正星神的人會有害怕的事嗎?沒有,所以現在楊落凡就沒考慮過怕不怕的問題。

天色漸漸的亮了起來,新的一天已經到來,楊落凡實在走不動了,隨意坐在一塊石頭上短暫的等待體力的恢復,打開身上的小包裹,與他交待的基本一樣,兩套普通的換洗衣服,一把半尺來長小劍,材質也是大衆貨色,一個鼓鼓的錢袋,打開來一看,頓時心中一曖笑了笑。

“這一定是娘特意找那個父親要的吧,不然她哪來這麼多綠星幣呀,足足有百來個之多,白星幣零散的十來個才,正所謂窮家富路,如果不是怕出門在外苦了自己,娘不會向那個人張這口的,娘放心吧,我一定實現您的願望的,成爲最強者無人敢欺,恢復影族千年前的榮耀!絕不會讓孃親失望。”

楊落凡換上乾淨的普通衣服,把錢袋中的白星幣找出來放入懷中,然後把錢袋綁在了小腿處藏到了獸皮靴中,想了想在土地上打了幾個滾,又往小臉上隨便抹了一把土,這才向前面不遠的村莊行去。

“請問大叔,包子怎麼賣呀?”餓極了的楊落凡見到路邊一個賣早點的包子鋪,趕忙問道,中年人看到這個髒兮兮的小孩子,感覺沒什麼印象,應該不是本地人,笑着說“兩白星幣一個,剛剛熟的大肉包子,小兄弟你要幾個呀?”心中卻想着,這小孩一定不是本村人,這麼早就來買吃的,看樣子是趕路的過客,外出的人一般多少都應該有點錢,賣貴了也引不起麻煩,嘿嘿。

星神大陸貨幣分爲白星幣,綠星幣,金星幣,紫星幣,幣種間爲百進制,材質是提煉一種富含星力的稀有礦石,所產生的附帶產物所造,成圓幣狀所以稱之爲星幣,因爲這種礦石白色的星力含量最少,產量最多,是以白星幣是最低面額,同理紫色產量最少,紫星幣最高。

“這麼貴呀,我們村都是一白星幣三個呢,算了不要了,還是去買點別的吃吧,”說完就想繼續向前走,其實怎麼說楊落凡以前也是“公子”,又是一個足不出戶的小孩子,根本不知道包子這樣的小吃多少錢的,只是詐一詐這個掌櫃的,如果走幾步沒反應,早餓的呱呱叫的肚子,也會讓他回去買。

“等等呀小兄弟,大叔看你一個小孩子出門在外也不容易,便宜點賣你呀,一白星幣兩個,在多我就虧本了,你看行不?”

繼續上路的楊落凡,想着包裹裏吃剩下的兩個大肉包子,這時嘴角才微微上揚,會心一笑,剛纔用吃包子的時間,和那個無良大叔打聽好了,死亡山脈在楊家天雄城的東南方向,距離不太遠也不近約300裏左右,最後到達無爲域三大世家董家的飛宇城,基本上就到地方了,死亡山脈是他爲自己定的第一個歷練之地,看來先要找輛車才行,光用我這兩支小腳不知道何年月去了。

楊落凡在這個同爲楊姓當家的小村轉了轉,終於村子的出另一個出入口,找到一輛車停在路邊,拉車的是一頭還算強壯的星馬獸,車子用來擋風塵的也是普通粗布車棚,等客的老頭有五,六十歲的樣子,精神很好,穿着也很普通,應該是拉完活,想返回捎客的順風車,坐這種車很好劃價,車主一般也是給點錢意思下就拉的。

便走上前“老爺爺,不知道你這車要到哪裏去呀,我能否坐一下捎車,當然我會給你星幣的。”老頭坐在車上好似在睡回籠覺,明顯能在這樣的小村拉到客沒報太大希望,只是在休息,聽到有人問話,忙睜開眼睛,看着面前的十幾歲小孩子,笑了笑“孩子,你去哪呀,如果順路爺爺可以白捎你過去,呵呵,真是個懂事的娃呀。”

“爺爺,你看這樣行嗎?從這裏到天宇城,您不要在拉其他的客了,一直把我送到城裏,當然我不會讓您白拉我這麼遠,我到地方找到親戚給您一綠星幣,您看如何?”

楊落凡說明去天宇城方向,巧的是車主最終的目的地,就是死亡山脈邊上的一個路姓小山村,便和老頭商量起來。

老車伕一聽,顯得有些不好意思“一綠星幣太多了,四十白星幣吧,在少就不夠人和星馬獸的吃喝了,就這樣吧,我看你家裏條件也不會太好,路上吃喝我也包了,兩天時間你一個小孩也吃不了多少呵呵,上車吧。”


上了車,坐在車中一邊趕路,一邊和平常小孩子一樣好奇的東問西問起來,時不時惹得這位名叫路森的老頭車伕,發出一陣陣爽朗的大笑聲,他告訴路老頭自己姓洛名凡,第一嘛把楊姓省去了,小姓氏來歷可以隨便編,第二以後要是行走大陸,闖出什麼名堂,孃親一聽便知道是自己,也好放心。(以後爲了方便都以洛凡稱呼)

通過這近兩天來的閒聊,洛凡也對將來的歷練之地有了簡單的瞭解,董家也就是大夫人家族,所在的天宇城就座落在死亡山脈二十餘里的地方。

一方面是爲了防止星獸肆意百姓,是人防範大量星獸攻擊的第一防線,另一方面爲各種原因進出山脈的人,提供補給、休整、交易等服務。因爲其作用和地利的原因,天宇城異常雄偉堅固,非常的富庶,龍蛇混雜民風彪悍,所以又被人叫做混亂之城。


死亡山脈分爲三層,外圍第一層範圍一百五十里左右,是三星到六星實力的星獸,第二層範圍一百二十里,是六星到星將高階星獸,第三層最低都是星王級星獸了,具體範圍不明。

黑色的城牆少說也有四五十米厚,寬廣的護城河,城牆下一排排巨大的荊棘圍欄,鋒利的尖刺上發着閃動的寒光,輕閒的時光總是短暫的,面前巨獸般的雄城,就是洛凡的目的地,人們稱之爲混亂之城的天宇城。 “路爺爺,你在這等一下呀,我去給您拿車錢。”進城後洛凡跳下車對着老車伕說道。

“呵呵,算了吧小凡,爺爺其實早就沒打算要你的錢的,你這麼小就出遠門,我不拉你過來怕你根本走不到這,這城裏面壞人多,你以後在城裏生活自己多小心呀,什麼事情能忍就忍總能過去的,好了,你去投奔親人吧,一路走來讓你陪我這老頭子聊天,我也很開心的,要分開還有點捨不得了,哪天要是吃不上飯了,別忘記到路家村找爺爺呀。哈哈,再見呀小凡。”

路森從開始就不相信,洛凡所承諾那一綠星幣,只憑他的土臉素衣,小小年齡便被逼一個人遠走他鄉,家境也好不了,心中可憐他才送洛凡到城裏,不明說只是覺得洛凡小大人似的,怕傷了孩子自尊心罷了,現在到了天宇城,就算是乞討過活也容易點,他能幫的也只有這麼多了,所以就打算離開了。


洛凡一看到老車伕路森對車資無所謂的樣子,馬上便明白其中關鍵,他開始本也沒打算給的,誰叫自己現在毫無自保實力財不露白,做好了到城裏被暴打一頓的準備,沒想到這老頭還真是一個純樸本份的老人,心裏一陣感動。

“路爺爺,謝謝您!您放心我在城裏找到工作,以後努力掙錢,一年以內加倍的去路家村還給您。”

洛凡僞裝的表情瞬間退去,雙目精光閃閃,直視着對面老頭,一字一頓道“這是我洛凡的承諾,只要不死絕不食言,還請您務必相信!”話畢,扭頭便走消失在了過往的人流中。

你,這。。。。。。

路森讓洛凡突然轉變的氣勢一震,當下沒反應過來,看着少年消失的背影,緩了緩才張口結舌的蹦出兩個字,

“ 看來還是小看了此子呀,剛纔的樣子纔是真正的他吧,洛凡,這個名字看來也必定不是真的了,小小年級就如此老練事故,來歷一定不簡單,難怪敢來混亂之城,呵呵,沒想到這小娃還是個人物。”

老頭自嘲的笑了笑,便不在想了,他不知道這次的免費相送,不久後給他帶來了多大的回報,改變了他平淡的後半生。

隨便找了個偏僻角落,確認周圍無人後,洛凡打開包換上了一套乾淨衣服,想了想,在城裏相信綠星幣也不會引起別人窺視,又從錢袋取出了一綠星幣方纔走出來。

一邊在街道上慢慢轉着,一邊用心記下看到的商鋪、客棧、錢莊等位置分佈,刺客到新環境的自然反應,就是下意識的“踩點”把所處的地方瞭然於心。

和正常人最大的不同,就是刺客的腦中刻畫出來的地圖更爲精細,甚至地面上一塊石頭的位置都要絲毫不差,更像是把外部環境瞬間複製到了腦子裏,這其實是要通過不斷的強化訓練,纔可以達到的!

但洛凡不同,帶有最強刺客的記憶,根本就不用在去學什麼經驗,技巧之類的東西,影殺所掌握的就是他掌握的,理論上知識支持他不差,他所欠缺的就是星力,沒有星力什麼也只是空談而以。

洛凡微低着頭走在街道的邊緣,努力尋找着自己的目標,不大會眼前一亮,隨即面色不改的向着對面一個小型的二層客棧走了過去,一進屋發現並沒有幾個客人,大廳裏錯落有致的擺放着十幾張桌子,地面打掃的非常乾淨,牆壁上只懸掛着幾塊物價表,沒什麼裝飾物,給人一種簡單整潔的感覺。

這時一個小二裝束的年青人迎了上來“小夥子,裏邊請,請問你想打尖還是住宿呀?”很有禮貌的招呼道,洛凡知道小二是憑客人氣質衣着、言談舉止來稱呼的,要是自己衣着華貴,就一定不是叫自己“小夥子”而是“公子爺”了。

洛凡笑着說道:“這位大哥你好,我是看到外面招人告示,來應招小二的,還是煩請大哥帶我見一下掌櫃吧!”

“你是來應招的呀,那好跟我過來吧。”說完變帶着洛凡向後堂走去,客棧後面是一個跨院,坐落着幾間平頂小屋,中間還開闢出一個小花池,栽種着小片不知道名的花草,估計是內部工作人員的休息之所,對着最外手一間屋子敲了敲門。

“田掌櫃,請你出來看一下吧,有人來找工作了!”

小二有些激動的叫着門。

“是嗎?終於有人找來了呀。”

從屋中出來的是一箇中年的婦女,相貌平平,但給你一種很乾淨利索的感覺,“孩子,你就是來找工作的?”“是的,掌櫃的我就是,雖然我年齡小沒什麼力氣,但是我會努力工作的,希望您能給我這個機會。”

田掌櫃看着面前的洛凡,心想:這明顯不到16歲的成年人就是一小孩嘛,這麼小就出來找工作真難爲他了,“你來找工作,你家裏人知道嗎?在說工作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你乾的了嗎?你是不是在考慮一下。”

“我,我沒有家了,遠道來城裏投奔小姨的,誰知道小姨早就不知道搬到哪去了,現在身上不多的錢也花完了,實在是沒有地方可去了,您一定要收留我呀!嗚嗚。。。。。”洛凡一邊說,一邊抹着眼淚。

“可是你能做什麼呀,要知道這裏的活很累的,我怕你一個半大的孩子真的不行呀!”田掌櫃一個女人聽到洛凡的話,看到他單薄可憐的樣子,心裏一軟的說道。

“掌櫃的,我可以的,打掃衛生,端菜洗碗,我都能做的,您不發工錢也行,只要能給我一口飯吃一個屋睡就可以了,求求您了,嗚嗚。”

邊上的小二看到洛凡這可憐的樣子,想起了自己雙眼也紅了,“掌櫃的,要不就收留他吧,您看十來天也沒人來應當招,這個雖然小了點,但多少能幫我分擔點事情,在說他又不要工錢,最多我多幹點活行嗎?”

“好吧,反正現在也招不到人,孩子你叫什麼名字,多大了?”田掌櫃暗想:還好沒先出口答應,這下一個不要錢,一個多幹活,好人自己當,呵呵。

“我叫洛凡,今年十三歲還有兩個月就十四歲了。”

“嗯,強子,你先帶洛凡去最裏面那間屋子安頓下,然後就快去幹活吧,一會就要上客人了,給小洛凡找點吃的,休息一天,明天在讓他工作吧,對了,記得把門口的告示揭下來。”說完關上屋門向前廳走去。

“洛凡,跟我來吧掌櫃收留你了,呵呵,我叫李強,你後就叫我強子哥吧!呵呵。”對於洛凡能留下來,小二李強顯得很是高興道。

“放心吧強子哥,我一定會很勤勞的幹活的,剛纔還要謝謝你爲我向掌櫃的求情,以後幹活還要多靠強子哥照顧,能用到我的儘管說,做的不好的你儘管罵,只要別趕我走就好,嗚嗚”

“好了,好了,別哭了,以後好好幹活,少說話多做事,機靈點就行了,看到你就想起當年的我了,都是無家可歸的可憐人,能幫強子哥我一定幫你,放心吧。”

這是一間不到二十平米的小屋子,屋中只放有一張牀,一張木桌和兩把椅子,應該有段日子沒人居住了,空氣中散出着淡淡的黴氣,小二李強不久便送來了點吃的,看着桌上的大碗肉絲麪,洛凡邪邪的笑了,暗道:還真是簡單呀,幾把眼淚就搞定了,還真沒想到這家客棧的掌櫃居然是個女的,真是天助我也,嘿嘿。

這就是洛凡第一步計劃,找一個不太起眼的客棧落腳,如果沒有自保星力之前,就衝進死亡山脈歷練那真是找死了,而之所以找這樣的地方,他也是經過考慮的:

首先客棧人流量大,各種各樣的人混雜,方便豐富對大陸形勢的瞭解,至於影殺留給自己的早過時了,根本不靠譜!

第二太大的高級客棧不好混進去不說,在裏面吃飯休息的人說話不會那麼隨便,規矩多,有身份的大人物也多,一不小心得罪人掛了就冤了。

第三自已現在最迫切的是提高自己的星力,高級客棧不管是過往的客人,還是客棧本身的高手一定不少,自己又是影族修煉起來不方便,所以像這樣的客棧工作最合適自己,內部人員不多交際少好打發,面對客人差不多都是最低層的,說起話來無所顧忌,方便自己打探消息,即使自己說錯話,做錯事至多也就是被打一頓,生命保障更穩妥一點。

吃過飯把屋子簡單打掃了一下,洛凡便來到前廳,還沒走進去就聽到了那雜亂的喧譁聲,停了下暗道:來都來了,裝就要裝到底不是,呵呵。

大廳中掌櫃的正在櫃檯裏算着賬,現在的時辰正是吃飯高峯時間,飯廳中十來張桌子已經占上客人了,喝酒的,吃飯的,胡侃的一幅熱鬧的場面,看到就李強一個人在跑來跑去的忙活着,洛凡馬上走了上去。 強子哥,你看我能幹點什麼活?”

“你怎麼出來了,正好我也不客氣了,你先去把客人走了的桌子收拾一下吧,我實在是忙不過來了。”李強邊擦着頭上的大汗邊吩咐着洛凡,向廚房快步走去,估計是去端菜了。

洛凡也動了起來,把桌子上的餐具收拾好,用早準備好的抹布擦乾淨,便抱起髒餐具向後院大木筒走去,他早觀察到那處是存水的地方,放到邊上的水盆中,由於不是一張桌子沒收拾,他手又小拿不了幾件,有時一張桌子就要跑幾趟,清理速度太慢了,客棧的生意就是靠時間段的,這可不能耽誤,於是他找個木盆一桌一桌裝起來,端到後面去,這才勉強跟上客人換替速度,忙了近一個時辰這才閒下來。

沒有星力又沒幹過活的洛凡,滿頭大汗手腳痠軟,看着面前快有他高的一大盆餐具,也只有苦笑的一個一個洗了起來,過了不知道多長時間,李強抱着幾套餐具走了過來,“哈哈,洛凡,今天幫了我不少忙呀,怎麼樣累壞了吧?”

“強子哥,我沒來這以前都是你一個人的活嗎?沒有人幫你?其他人呢?”洛凡問道。

“呵呵,是呀,一層就我一個小二,忙不過來呀,二層是住宿的,另一個小二李春勝在招呼活也不輕鬆,我忙晚飯後就沒事了,他一天到晚都值班,還要打掃清洗被縟,廚房裏是張文山負責,洗,切,炒也是一個人,還有就是算帳收錢的掌櫃了,客棧就是這幾個人了,掌櫃姓田,水秀客棧嘛當然叫水秀了,呵呵。”李強一邊洗着碗,一邊開心的介紹起來。

“怎麼樣呀,小洛凡這活你乾的了嗎?”可能前面忙完了,田掌櫃起了過來笑着問道。

“掌櫃的,我乾的了,累點沒事,我最能吃苦了您放心吧!”洛凡滿頭大汗的回道。

晚飯時又忙了一陣子,人們累了一天了晚飯吃的時間也就長了點,累的洛凡爛泥似的,拖着疲憊的身體回到自己小屋中,簡單的洗漱了一下,雖然他十分的想睡覺休息,但他知道不能,他不是來這裏混日子的,他有目地是隱於鬧市,安穩的修煉,白天工作沒時間,有時間也不敢,所以晚上就算在累也要修煉,想成爲強者毅力是最基本的條件。

《柔身吸星決》這爲是洛凡身爲影族,能夠成爲強者的敲門磚!

咬着牙努力用痠軟的四肢,做出了那種特殊的姿勢,強迫自己靜下心來,感受天地間那玄奇的能量也就是星力,緩慢的吸收起來。

星戰者吸收星力並沒有存儲的地方,只是根據自己所學的基礎星法,把吸收來小量的星力不斷的強化自己的肉身,用強化身體肌肉,骨骼的辦法,來達到增強自己的力量和速度。

當肉身強化到一定強度時,就可以在體內小腹位置強行開闢一個可以儲存星力的特殊位置,修星者稱之爲星源,一旦成功擁有星源,也就證明你成爲星將級星修者了。

星將級纔是真正意義上的星修者,因爲只有達到星將級,體內有了星源纔可以星力存儲和外放,利用星力爆發出強大的殺傷力,星戰只是打基礎階段,就是基礎也比普通人強大太多了,三星戰者爲千斤力,六星戰者五千斤力,九星戰者九千斤力,星將最低都是萬斤力。


洛凡因爲不習慣幹活,體力差,實在是太累了,修煉柔身吸星決還不到半個時辰,(一天爲十二個時辰,一個時辰相當於兩個小時)就不知不覺的睡着了,畢竟是成年人的思想,小孩子的身體,客觀原因是沒辦法改變的。

第二天中午時分被李強喚他去吃飯時才叫起來,“對不起呀強子哥,我睡過頭了,掌櫃的一定是生氣了,你罵我吧”洛凡不好意思的說道。

“沒事的洛凡,田掌櫃早上就吩咐過了,說知道你還不習慣,讓你多適應幾天,這幾天你只要中午和晚上幹活就行了,因爲早上人少,中午和晚上有點忙,我一個人乾的話,你明白吧,呵呵。”

李強這二十多歲的青年顯得有點不好意思的說着,洛凡也知道自己的斤兩,表現出很開心的樣子,客棧內部人員吃飯都是比正常飯時提前的,吃飽了纔有力氣幹活嘛。

吃飯時洛凡“激動”的向田掌櫃道了謝,掌櫃的一高興給了他十天的“照顧期”,同時洛凡見到了客棧的另外兩個人,通過一頓飯的時間。

洛凡對他們的印象是:廚師張文山是一個年約四十的中年男人,四方臉留着小鬍子,中等身材,很健談性格外向;李春勝二十七歲,瘦小枯乾型,沉默寡言,性格孤僻,有了洛凡這個半大孩子加入,氣氛活躍了很多,一會便吃完各司其職去了。

”《柔身吸星決》一定是很高級的基礎星決,低級的星決強化肉身時會浪費很多的星力,見效是很慢的,就比如楊落武那二貨,八歲開始修煉,十三歲也不過才強化到四星肉身而以,這還是楊家最好的基礎星決,更低級的就更不要說了,嘿嘿,這下可是撿到寶了。“

今天客棧的生意和昨天差不多,洛凡還是累的要死,不過他發現,昨晚雖然吸收了很少的星力強化肉體,但是今天干起來四肢的痠痛一下子少了很多,不由感嘆道。

閒時洗碗時聊天終於知道,田掌櫃之所以收留自己也是有原因的,現在大陸星力纔是王道,有點實力的都去做賞金獵人,差一點的也可以加入中小型家族找份輕鬆的工作,就算沒有星力的人,敢來這混亂之城的,不是才智出衆也要膽色過人。


像這種沒錢途的工作,沒人願意幹也很難招到人的,大陸上高級星決最是珍貴有價無市,低級的基礎星決到是很好搞到,不過那也是要錢的,最差的也要十綠星幣,所以在整個混亂之城沒有星力的太稀少了,沒能力又怕死的早搬走了。

李強因爲在這個客棧打工五、六年存了點錢,也是前年纔開始修煉,三年的努力現在剛剛達到二星戰者實力,具成爲戰者的李強所說,田掌櫃實力很強,張文山也不低,但確切的級別因爲自己實力低下感覺不到。

客房的李春勝現在還在存錢,來了三年了估計快開始修煉了,客棧以前飯廳是兩個小二的,十幾天前另一個小二外出買菜就再也沒回來,要不是李強達到二星戰者,一個人這十幾天根本堅持不下來,可以說洛凡來的太是時候了,李強看到有人來雖然小了點,但能幹點瑣碎的事情也是幫大忙了,所以才真心的希望自己留下來的。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