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我能回去!”胡明喝了一點酒,但不至於酒駕的地步。

畢竟上次被方正搞了一次酒駕之後,他也收斂了不少。所以和馬達打完招呼就有些踉蹌的上了門口的寶馬車。

由於正值午夜,周圍寂靜下來,方正對他們的對話聽的真切,直到寶馬車車燈大亮着駛離停車場,方正才遠遠的跟了上去。

方正沒有想要給胡明來一個車禍的想法,只是想這先搞清楚胡明的狗窩在哪,而後伺機將他和胡鬆南兩人好好的教訓一頓,這口惡氣要是不出的話,他就不是男人。

基於這樣的想法,方正只是遠遠的跟着,很快胡明便開着車回到了自己的別墅。

由於一個人住,而且保姆什麼的他也給辭了,所以這會別墅內漆黑一片,方正尋思着想要先撲進去,查看一番,可是就在遠遠的將車燈熄滅的時候,卻看着另外一個方向駛來了一輛汽車。

面對這樣的突發的事件,方正屏住呼吸,並低下了頭,本以爲車子是經過的,卻不想那輛車直接停在了別墅門口。


幾聲鳴笛之後,剛剛關上的大門漸漸打開。胡明鬼使神差的回到了門口。

直到現在,沒有車燈的直接照射,方正纔看清楚來車的樣子。不是夏雨涵的雪佛蘭麼?就在方正疑惑不解的時候,車門打開,打扮露骨的夏雨涵真的從車上下來了。

見着夏雨涵,胡明那雙眼睛頓時瞪大,猶如看到新大陸一般,一雙手就急不可耐的樓在了夏雨涵的腰上。

見此情形,方正有些納悶了,這夏雨涵和胡明怎麼扯上關係了?

也不知道出於什麼心理,看到夏雨涵有些反抗的意思,方正竟然有些怒火中燒的發動了車子,而且直接加速衝向了別墅大門。

由於雪佛蘭在門口停着,胡明和夏雨涵正在拉扯着,所以當馬自達轟鳴的衝過來的時候,兩人也是一驚。

但他們還沒來得及有所反應,車子堪堪停在了邊上,方正二話不說,直接上去,將夏雨涵從胡明的魔爪上‘救了’出來,同時一腳將胡明揣進了別墅內。


“馬的,哪個不長眼的,敢在老子家門口撒…”胡明話沒說完,就被返回的方正給嚇了一跳,也顧不上關門什麼的就被嚇得屁滾尿流的滾回別墅,他後怕的打電話求援。

“姓胡的,告訴你那老子,我方正出來了,你們就等着吧!”

方正說着一邊轉身,上車就準備走人,但緩過勁來的夏雨涵卻給了他一巴掌。之後氣憤的摔門下車。

直到看到夏雨涵開着雪佛蘭離開,方正才意識到,自己有可能先入爲主的破壞了人家小兩口一晚春宵。 胡明心亂如麻,有些擔心害怕。畢竟方正的名號在江湖上響亮的不行,雖然還沒親眼見他動手傷過人,但是他老子胡鬆南已經在他手上折了一回。這次方正從刑警隊出來,恐怕就連胡鬆南也沒辦法與之相抗衡了。

要知道當街動槍這罪名可大了去了,而且還死傷那麼多。而方正卻像是沒事人一般剛剛被抓幾小時就出來了,這其中的問題可就嚴重了。

胡明不是傻子,他扶了下差點掉下來的眼鏡。仔細想了想還是覺得不對勁。雖然打電話給了馬達,但還是不可靠,得告訴老爸才行。

於是再次撥通了胡鬆南的電話。

趁着電話接通的這功夫,胡明小心翼翼的靠着大門聽外面的情況。由於別墅風格的原因,正門方向沒有窗戶,他又不敢開門,所以只能這樣瞭解外面的動向,好在沒聽到腳步聲之類的,這才鬆了一口氣。


“喂,兒子,這麼晚了,怎麼還不睡覺啊?”電話接通,胡鬆南的聲音從裏面傳來。

胡明連忙拿起電話:“爸,不好了,我可能要死了!”

“什麼,說清楚點,不是夏雨涵那妮子陪你麼,她想幹嘛?”胡鬆南一驚,寶貝兒子驚慌失措,他怎麼能坐得住。

“唉,不說了,反正方正那混蛋出來了,正在門外攻門呢,不知道我能堅持多久。”胡明將情況描述的很危急。他的目的很明顯,自己報警什麼的已經不管用了,只有讓老爸立馬帶人過來才行。

“好,你穩住,我馬上帶人過去。”

胡鬆南急忙撂了電話,胡明這才空落落的收起手機。在仔細聆聽外面的情況的時候,卻聽到引擎聲由近而遠,漸漸的消失不見了。

他還是有些擔心,怕是方正使得障眼法。所以足足等了五六分鐘,才幹開門。

直到確認外面確實沒有人之後,他才小心翼翼的摸到大門口,將沒來得及關上的大鐵門給關上。

但牆上幾個猩紅的血字讓他眼前一黑,瞬間就暈過去了。

就在此時,馬達等人先一步幹了過來,見着門口哪裏還有方正的影子,卻見着胡公子靠在大門口暈厥過去了,這才讓人手忙腳亂的將他擡進別墅。

別墅內設施齊全,就連一般性的搶救用具也有,馬達一邊安排人**救,一邊讓人在別墅周圍加強警戒。

他平時和胡明走的近,目的就是爲了傍上這個富家公子,要是他有什麼問題,恐怕胡鬆南是不會放過他的。

當他來到大門口重新審視牆上的幾個血字時,心下也是犯嘀咕。

‘此仇必報’幾個字格外顯眼,一看就是被人刻意寫上去的。仔細一看,還是新鮮的,血腥味很重。

他後怕的重回別墅,此時只是暈過去的胡明甦醒過來了,見着馬達就一把撲進了他懷裏:“馬達,你可來了,那混蛋不是人,他想殺我!嗷…疼死我了!”

方正剛剛的一腳力道十足,原本沒有感受到的胡明這會卻捂着腹部,感受着胯下難耐的疼痛。

“這傢伙太不是東西了。”馬達憤恨的問道。“明哥,夏雨涵呢?”

“別提了,那婊.子一定是故意的。他們合起夥來想要報復我。”胡明自作聰明的將兩件事聯想到了一起。


就在他們對方正襲擊的事情耿耿於懷的時候,院子裏傳來了刺耳的剎車聲,胡鬆南駕到了。

衝進別墅,胡鬆南就撲在了胡明身邊:“兒子,你怎麼樣了?”

對於寶貝兒子,雖然不怎麼中用,但是胡鬆南一直呵護備至,但凡有一點點的傷害都是不允許的。得知胡明沒什麼大礙之後,胡鬆南陰着臉問馬達:“怎麼回事,不是讓你保護好胡明的安全嗎?”

“老闆,我…”馬達很識相的改了稱呼,畢竟自己到底還是被僱傭的一個看場子的。

“算了,這方正已經瘋狂了,大家以後一定要小心。”胡鬆南心有餘悸的說了句。不過方正和夏雨涵出現的時機有些不對勁,讓久經江湖胡鬆南也有些詫異。

不過寶貝兒子說什麼是什麼的胡鬆南還是採信了胡明的說法。

“胡明,這夏雨涵太危險了,你就死了這條心吧!”撂下這句話,胡鬆南氣沖沖的離開了別墅,是時候爲自己和兒子的將來做打算了。

… …

方正寫下血字之後,就開着車離開了別墅,他也清楚,自己想要扳倒胡鬆南和胡明,光靠蠻幹也不行,畢竟現在是法制社會,他更清楚倪雅安排許士林和翁小雪跟着自己的原因,所以在沒有制定詳細的計劃之前,他還不想有所動作,但是這個仇是一定要報的,否則自己不就成了任人欺凌的弱者?

本來他還想着開車跟上夏雨涵,但是卻在駛上正道後,已經不見了夏雨涵的影子,悻悻之下,方正找了一便宜的旅店好好的衝了一個澡,這才柔軟的大牀上結實的睡上了一覺。

等他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上午十點多了。

由於背上的傷沒有那麼快好,所以整晚都是趴着睡的,可就是奇了怪了,都說這樣的睡姿容易做夢,可他卻睡的死死的,總之一覺醒來,整個身子就像是滿血復活了一般,精力充沛,就連後背的疼痛也減輕了不少。

離開旅館後,方正重新開車上路,昨晚的不期而遇,讓他再次響起了這個學生會主席夏雨涵。

她昨晚究竟爲什麼要等在胡明的別墅附近呢?她是自願的?方正想不明白,但是卻讓他心下的疑惑更加加大了不少。

想到夏雨涵,學校的一切再度浮現在腦海裏。


於是他趁着這個空檔,直接開車去了江洲學院。這裏依舊是老樣子,並不會因爲他的離開而有所改變。

倒是門口的張大爺見着方正下車,很是熱情的招呼他:“方正啊,你過來看看?現在還好吧?”

“還行吧,湊合着過唄。”方正笑道。

餘光掃在了對面的一排商鋪之上,本來不經意的一瞥,卻見着一個不正常的現象。原本這個時間段,辣不怕燒烤店內,吳萊應該在忙活準備中午的午餐呢,可是這會店門卻關着,這就不免讓方正覺得有些意外。

見方正看着緊閉的卷閘門不解,張大爺解釋道:“別看了,都好幾天沒開張了。”

“爲什麼?”方正問道。

“不知道,說是家裏有事回去了。”張大爺擺了擺手,回到了門衛室。

方正想了想沒有進去,而是打開手機,給吳小胖和劉二炮分別打了電話。和他們一說,兩貨高興的不行,忙說讓方正等一會,他們馬上就出來。

果不其然,沒十幾分鍾,劉二炮和吳小胖兩人就屁顛屁顛的跑了出來,當然還有黃克和夏豐。另外還有他們的幾個小弟什麼的。

最近他們在學校混的是風生水起,黃克還一度達到了統領江洲學院勢力的地步,底下的小弟什麼的也有一大羣,可以說江洲學院不再是山河破碎了,有種要一統的味道。

這其實就是胡明等富家子弟暫時收斂了,才讓他們有了時機。好在黃克和夏豐兩人也算是長進,趁虛而入,從此樹立了江洲學院大哥的地位。當然也只是小打小鬧,還沒有走出校園,畢竟還是學生,幹什麼事都有些顧忌。

一夥人將方正圍在裏面,一起向對面的餐館走去。不多時,桌上便擺滿了碗碟,啤酒更是少不了。

一來二去的,啤酒紛紛下肚,大家喝的很痛快,小弟們一口一個大哥的叫着,讓店老闆臉上都有些懼色。心說這次飯錢又沒了。

шшш ¸тTk ān ¸¢○

酒席過半,方正將劉二炮等人叫到一邊,詢問大家的具體情況。

總體來說還是原樣,劉二炮這小子跟着黃克等人在學校當起了二哥,小日子過得美滋滋的,吳小胖還好,依舊玩遊戲。

這期間陳大美來過一次,只是逗留了一會就離開了,說是帶着老爸去省城看病去了,路過這裏,就來看看得。

除此之外,一切安好,唯一讓方正鬱悶的是,盧楠自從上次消失之後,就一直沒有回來過,什麼消息也打聽不到。

當問及夏雨涵和吳萊的時候,劉二炮倒是吹上了:“長方體,你不知道啊,這夏雨涵最近性情大變,泡吧,酗酒什麼都幹,屢屢出入夜場,常常是混的渾渾噩噩的,恐怕現在還在外面瘋呢。”

“誰說不是呢。”黃克的臉上泛過一絲遺憾之色。

“嗨,別說了,咱們今天不醉不歸。”酒量不大的吳小胖見狀,也誇下了海口,“正方體,你最近怎樣啊?聽說你小子玩大了,還惹上命案了?”

“別聽那些謠言。”方正擺了擺手,說道。“你們好好讀書,別像我似的,現在後悔已經晚了。”說到這裏,方正心下一陣酸楚。

說完,方正舉起酒瓶,準備和大傢伙幹掉最後的啤酒,手機卻在這時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

方正猶豫的掏出手機,電話是博文打來的,他看了大家一眼,走到一邊。

不多時,大家等到的卻是慌慌張張的方正,他走了回來,直接將啤酒喝完了事:“你們喝着,我有事先走了。小胖記得代我和於校長問好。”

說完轉身就走,可是走了幾步,還是轉過身,對着黃剋意味深長道:“黃克,好好把握,如果你真的有心的話,就別做讓自己後悔的事。”

“什麼事啊?方哥?”黃克一頭霧水。

“自己想,記得結帳。” 方正匆匆離開,讓原本高興的劉二炮和吳小胖很是掃興,好在大傢伙在一起吃喝也算盡興。所以纔在方正離開後他們還能繼續大口喝酒。

只有黃克還沉寂在方正剛剛那似乎另有所指的一句話之中。不過他哪裏明白方正的真正用意。

最終還是夏豐這小子腦子轉的快:“克哥,這方哥說的是不是夏雨涵啊,你不是…”

“再說吧,我們這個樣子,人家都不帶正眼瞧咱們的。”黃克聞言鬱悶的灌了一口酒。

由於是還沒有下課,加上他們中有不少是溜號出來的,所以大家也沒有多耽擱,胡亂填了點東西就結帳走人。

臨了的時候,老闆愣是沒回過神來,最終高興的給打了八折。

衆人高高興興的班師回朝,卻不想,在校門口卻撞見了於長風。

頓時所有人都有些後背發涼,雖然於長風只是一個名譽校長,但在學院的威望很高,以至於不少學生看到他就像是見着鬼一樣立馬閃人。

同樣,黃克和夏豐這種混混級別的更別說,心下第一反應就是閃人,但是於長風悶聲攔住了他們:“你們一個個幹什麼呢,準備聚衆鬧事?”

“沒有,”劉二炮立即迎了上去,很是諂媚的說道。“於校長,剛剛正方體來了,我們這不有個八月沒見了,就過來看看,他還讓我們給你帶好呢!”

“就是!”衆人紛紛點頭。

“真的?他在哪呢?”於長風並沒有多高興,反而是顯得很意外,四下看去,卻不見方正的影子。

“有急事先走了。”吳小胖解釋道。

“這混小子,跑的倒挺快的。”於長風恨恨的說道,就在這時,一股刺鼻的酒氣撲面而來,他頓時瞪大眼怒視着身前的衆人,“劉曉明,你們又喝酒了?還有你黃克,學生會副主席,竟然不分場合,真是亂搞。”

“是,校長教訓的是。”沒有人敢反駁。

倒是於長風罵罵咧咧的走到路邊攔下了一輛出租車,這纔在衆人異樣目光的注視下坐進副駕。

“去哪呢,老校長?”

出租車司機不是別人,正是羅水生,這傢伙最近忙得很,由於田桂英已經鬆口了,所以他拉起活來更買勁。所以很多地方都有他的身影。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