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那就再來點好了。”封華說道。賣誰不是賣呢~出去做慈善也是做,在家門口做也是做,都一樣。

張勇高興壞了,趕緊給封華拿過了雞蛋錢。

而裏屋的封美華也醒了過來,因爲三個小傢伙醒了,扯着嗓子開始哭。

“金吒木吒哪吒不哭啦,三姨來看你們啦~”封美華在屋裏說道。

“什麼?”封華大驚失色:“這仨孩子叫什麼?改名了?”金吒木吒哪吒是什麼鬼?還不如文武雙全吶!

張勇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小名小名,你那天不是說生了個哪吒嘛….”

感情都是她的錯了??她只不過順口一說開個玩笑而已!又不是金口玉言,要不要這麼當真?

“我覺得挺好的…借你吉言嘛….”張勇又道。

“行吧,你們高興就好。”反正是小名,隨意吧,總比貓蛋狗蛋強。

封華進了屋,藉着朦朧的晨光,看着封美華如何照顧孩子。這也是學習經驗不是~她將來總要用到的。

封美華雖然是新手上路,但是經過十多天,業務已經很熟練了,關鍵是,她的那六個妹妹一個弟弟,她還真沒少看。特別是小的幾個,除了餵奶她辦不了,其他基本都是她在幹,所以現在一個人帶三個孩子,竟然也不覺得手忙腳亂。

“哪個是哪吒?”封華問道。

這三個孩子竟然是同卵的,長得一模一樣!這概率,封華記得好像是兩億分之一,簡直了。

她雖然有精神力,但是真不會修仙,能靠什麼神識可以分出每個人的不同,她接生的時候記得老大是紅包被,老二是黃包被,老三是花包被,現在三個孩子都穿着衣服躺在一個顏色的被窩裏,她表示傻傻分不清。

“這個是。”封美華指着靠着自己最近的一個孩子說的。

自從知道自己懷的是三胞胎,她又趕緊做了不同的衣服和被子,三種顏色,衣服做不起那沒多新的,就在四處劃拉的舊衣服上縫上一二三。 封華觀摩了一下怎麼給孩子餵奶,就離開了張家。

她來的時候村子外面還沒有人走動,安全,現在不行了,馬上就要有人出來掃雪。她並不想讓村民們知道張勇的雞蛋是從她這得來的,那到時候堵的就是她了。

而且那會讓劉小麗和封大貴飄起來。

封華又騎着她的“四美”,那四匹軍馬,去了省城,繼續收拾她的房子。

硬件都已經完成,現在屋子裏就差各種窗簾和被褥了。好在她空間裏有各種布料,有趙永收集來的,也有她在京城和上海掃蕩的,她也不打算多做,只打算收拾出兩間臥室,她和蔡奶奶一人一間,完事。

她剛做了一會,就發現大門外來了幾個人。

這房子自然不會只有一扇開在公園裏的小門,面朝江邊處,還有一扇氣派的大鐵門,2年前沒把它融了鍊鋼,也多虧它安的是地方。

封華仔細一看,原來是趙永、段良玉、嚴朗和周新月,每個人手裏都拎着掃帚拖布水桶之類的,看樣子是要來給她打算衛生。

封華笑了一下,把人迎了進了。

幾人進到屋子都傻眼了,不是說好了空空蕩蕩滿是灰塵等着他們打算嗎?這簡直比新房子還新,而且這屋裏的擺設,怎麼這麼漂亮?

幾人都看向趙永。

趙永最傻眼,不過想想人家是什麼身份,肯定他前腳剛走,後腳就有100個人來給收拾了,他這殷勤倒沒獻明白。

“呵呵…真漂亮啊!”趙永讚歎道,他長這麼大也沒見過這麼漂亮的內設。最近,“豪門”他也進了幾處了,但是沒一處可以跟眼前相比。

他也說不上哪裏好,只覺得處處都精緻,哪哪都好看。

只有段良玉和周新月表現好一點,這倆人出身相對高一些,雖然沒見過收拾地這麼漂亮的,但是類似這種中西合璧風的風格,他們家曾經就是。

Www⊕TтkΛ n⊕¢O

但那都是曾經了…..看着光可照人的地板,潔白柔軟的地毯,幾個人低頭瞅瞅自己溼溼嗒嗒的大棉鞋,都不敢邁步。

“快進來,不至於。”封華笑了一下:“將來你們每個人都可以住這種房子。”

“呵呵….”四個人表示大小姐真會說瞎話。

不過趙永的眼神卻亮了幾分,這麼大的房子,這麼精緻的裝修他可能辦不到,但是縮小個規模,似乎也可以。他這幾天看了好幾處一層的老房子,面積也不大,100多平,但是也是俄式老建築,無論是外觀和內設,都很美觀。

這個可以有。

封華站在門口,給他們開着門,大有你們不進來我就不關門的架勢。

四個人到底不是扭捏小家子氣的人,大小姐這麼擡舉他們,他們自然也得給面子。

幾人坐到了壁爐邊,那邊沙發下雪白的地毯到底沒敢踩。

壁爐裏現在燒着荔枝木,木頭上正在烤着一隻肥野鴨。

四人坐下,野鴨的味道也剛剛散出來,哈喇子瞬間流一地,只有周新月身爲女孩子,矜持些,看不出什麼饞相,不過看着野鴨的眼神也是帶着光的。

“大小姐,你這麼烤不行…”嚴朗看了一會說道:“太近了,這樣外面糊了裏面也沒熟,而且你這油摸地也少了。”

封華廚藝不錯,但是僅限於家常菜,其他都只會吃,不會做,今天想燒壁爐的時候發現了之前心血來潮砍的一堆荔枝木,就打算做個烤鴨。

前世烤鴨真吃了不少,但是從來沒做過。

“那正好,你來,我也學習一下。”封華道,說完起身去了廚房,端了一堆她自認爲有用的調料出來。

嚴朗高興地和趙永換了個地方,坐到了離壁爐最近的位置,接手了烤鴨的工作。

億萬婚約:老婆晚上見 ,但是他從小愛吃,也愛研究吃,除了糕點,他做其他菜的手藝也是大廚級別的,要不然前世也不會成爲這一行的大亨。

封華又去廚房,拿了一些水果出來,沒有太囂張地拿出反季節水果,而是挑了幾樣可以長時間儲存運輸的種類,蘋果、桔子、柚子、橙子。

這已經足夠讓人驚訝了,除了桔子,其他三樣趙永都沒見過!

“大小姐,這東西有多少?能拿出來賣嗎?”趙永問道。好吃的再好,錢也是第一位的。

“不能,我自己吃還不夠呢。”繼糧食和棉花之後,她不想再颳起一股水果風,那就太妖了~還是低調一些比較好。

“小合營呢?”封華突然問道,嚴朗和周新月都來了,小合營總不能一股人在家吧?

“喬陽看着呢。”嚴朗道。他們是來幹活的,帶個不懂事的孩子來,就是來添亂的了。

想到喬陽靠譜,封華也就放心了。

想到幾個小孩子,封華又去了廚房,收拾了幾口袋水果出來:“一會回去帶上。”賣是不行的,自己人吃還是沒問題的。說完又拿出一口袋土豆地瓜,好了,午飯也出來了,烤鴨配地瓜~省得她去廚房做飯了。

都說廚房就是女主人的陣地,不許別人染指,她是把趙永嚴朗他們當朋友的,朋友來了,她總不能讓人家做飯,(烤鴨不算做飯…)但是她又實在不想下廚,所以乾脆偷工減料一下,好在也沒人介意,反而開心地不得了。

封華這邊在吃烤鴨,張勇在那邊分雞蛋。

全村人又集體行動,來張勇家領蛋。一個個把張勇誇了又誇,實在沒什麼好誇的了,就誇封美華和她那三個兒子,說道這個,就是真心羨慕了,誇起來更情真意切了。

張勇並沒有得意忘形,答應他們一家再來十個二十個的請求…….

“我再去問問,可能還會有點,但是肯定不多!”張勇也真誠道:“你們也知道,這時候誰家雞還下蛋?人家養這雞也不容易,可養不了太多,攢不下那麼多蛋。”

這倒是實話,衆人只好作罷,只說下次再有的時候別忘了分給他們,順便交了全額的定金,看着張勇在本子上寫下自己的名字才安心地離開。

張勇這裏能弄到種蛋的消息已經傳到別的村子了,許多人託親靠友地都過來求蛋,張勇只好拿出個本子,按交錢的先後順序算。

封大貴喜滋滋地抱着20個雞蛋進了屋,立刻就看到了坐在堂屋裏的封老頭和封老太太,那架勢,分明就是在等着他,不,等着他懷裏的蛋! 封老頭沒說話,也沒看向封大貴,自顧自地在那抽菸袋。封老太太的眼神就有些陰沉了,惡狠狠地盯着封大貴。

封大貴僵在門口,腿有些抖,想進西屋,到底沒敢。

“拿過來。”封老太太突然說道。

封大貴緊了緊懷裏的蛋,沒動。

“我讓你拿過來!”封大貴嚇得一抖,差點沒把懷裏的蛋擠碎了。

劉小麗從屋子裏走出來,看也沒看兩個老人,只對封大貴道:“咱家買的蛋拿到啦?你說女婿也是,還要我們錢,1塊錢一個呢!不過也是,親兄弟明算賬,閨女嫁出去了就是潑出去的水,就是老張家的人了,既然是兩家人,給錢是應該的。”

話裏的意有所指,封老太太就當沒聽見,她在村裏,堪稱馬老太太第二。

“閨女是閨女,兒子是兒子,閨女是別人家的了,兒子永遠是自己家的!兒子有了好東西,就得孝敬老的!”封老太太道:“這話我就敢出去說!誰敢說我不對?”


劉小麗頓了一下,她心裏也是這麼想的……

“但是到底分了家了,是兩家人了,兒子家有啥就想要啥,那跟沒分家有什麼區別?”劉小麗回過頭,衝封老太太說道。

封老太太一下子站起來,反了天了,竟然敢跟她頂嘴了!上去就想跟她撕吧。封老頭拉住了她,別打壞了蛋!


“今年的孝敬還沒給呢,就現在給了吧,說好了每家20塊錢,正好,就一家20個蛋吧。”封老頭道。

封大貴……

劉小麗……

“哪有剛分家沒幾天就要孝敬的?”劉小麗尖着嗓子道。看封老太太剛纔竟然沒過來打她,她膽子又大了幾分。

“一年一給,早晚是給,我就年頭要,咋地吧?”封老太太抓住了老頭話裏的精髓。


還真不能咋地。

“那大哥二哥家給了嗎?我們是老三!等他們給了我們就給。”劉小麗道。哼!看那兩家上那弄蛋去!

老頭老太太都是臨時找的藉口,他倆還沒從過去幾十年的情景裏分離出來,還以爲封大貴和劉小麗還是過去那一對鵪鶉,他們說啥是啥,半點不敢反駁。要個蛋,還不手到擒來?

現在話被架在那了,封老頭有些不好改口,自己打自己臉。

封老太太就無所顧忌了,也不管蛋碎不碎了,上去就搶。

封大貴沒鬆手,劉小麗也撲了過來,三個人扭做了一團。

有兒媳婦參與,封老頭到底顧忌一些,沒有加入戰團,老公公打兒媳婦,那傳出去老大屋裏的幾個孫子都不好找對象了。

封大有一家,大人孩子都沒在家,躲出去了。封大有和錢麗梅都不傻,而且也早就聽說了封大貴定了20個蛋,今天一看張勇開始分蛋了,就知道家裏要鬧。


他們還是不在場比較好。

二對一,封大貴沒敢還手,一個勁地躲,封老太太歲數大了,劉小麗產後虛弱,兩人打了個半斤八兩,最後遭殃地是封大貴懷裏那一包雞蛋,都碎了~~

而他們嗚嗷嗚嗷的聲音自然招來了鄰居,又讓人看了一場大戲。

封老太太看蛋都碎了,又心疼又解氣,撲拉撲拉身上的土,轉身回屋了。而封老頭早在有人趴窗戶上看的時候就躲回了東屋,裝耳聾。

我什麼都沒聽見,我什麼都不知道,不關我事!

劉小麗和封大貴也心疼地要死,但也沒浪費,這蛋是碎在兜子裏,雖然跑了些蛋液,但是留下的更多,兩人趕緊拿出一個大碗裝了起來,也沒敢出去炒雞蛋,怕那香味刺激了封老太太,直接燒了熱水,在屋裏衝了雞蛋水喝。

“沒事,張勇說還能弄來蛋呢,少誰的也少不了我們的。”封大貴道。

這雞蛋水是真好喝啊,這麼喝着似乎也不錯~20個太少了,下次應該買50個,就是不知道保不保得住……

這可怎麼辦啊!春天快點來吧!

封大貴現在有點向行動派發展了,喝完一大碗雞蛋水就起身去了張家,定了20個雞蛋,沒有要50個,真保不住。

而且這20個他也不打算往家拿了。

“你幫我把蛋孵出來,到時候春天了,他們搬出去了,我再來拿。”封大貴道。剛纔家裏那點破事估計已經傳遍全村了,封大貴也就不怕丟臉,有啥說啥。

“行。”張勇說道。


他一個人撐起全家,是個家務能手,人工孵蛋這個活他還真會!特意跟鄰居老太太學的,家裏曾經的雞,都是他孵出來的。後來這個活他交給了張雲,張雲也出徒了,家裏留下的那20個蛋已經孵了10來天了,再有10來天就要出殼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