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怎麼,只是從來都沒有見過妖……也沒有想過這個世界上居然真的有妖存在。”

胡來皺了皺眉頭說道:“以後你會見的很多,說說唐塵進入幻境的時候那幻境是什麼樣子的?”

周勳看到胡來臉上的表情,有些怪異卻沒有多說話,劉隊把看到環境時候的情形跟他們說了一遍然後說道:“他說那幻境中要比這外邊危險多了,讓我在外邊等你和子涵。”

說到這裏他才意識到周勳身邊並沒有子涵說道:“子涵呢?她說她也會來這裏啊,應該就在我們後邊的,難道說你們沒有碰到?” 周勳低着頭嘆了口氣說道:“子涵走丟了,我們一路上都在找都沒有看到,本來想着能找到唐塵然後跟我們一起去找這樣會方便很多,誰知道,就看到了你。”

“她一個女人在這裏走丟了?這些東西很要命的,她要是碰到了那豈不是凶多吉少,趕緊去找吧。”

“先去救唐塵,這個林子實在是有些太大了沒有唐塵的話可能很難找到。”

“不!”胡來臉上似乎是有些心事說道:“唐塵進入的幻境對他來說只是小菜一碟,看到這裏的東西,明顯子涵纔是最危險的,還是先去找子涵比較好。”

“子涵身上有我給的符紙。”

“還符紙呢!你不說我都想不起來!”劉隊拿出來那些唐塵給他的符紙往地上一扔說道:“這些東西都是紙老虎一點作用都沒有,你們剛纔如果再晚來一點,現在我就和這些東西同歸於盡了。”

周勳苦笑着好像是寶貝一樣的把那些符紙撿起來,看着上邊的紅色印記說道:“你這個人還真的是不認識寶貝啊,這可是用唐塵的血弄出來的,徹徹底底的寶貝啊。”

“寶貝?對這些東西可是一點作用都沒有。”

“符紙對這些東西肯定是沒有用的,對付這東西你用棍子都比符紙好用,這些符紙是對付那些鬼物的,這一張符紙就能直接把一個鬼物打一個魂飛魄散。”


胡來看着四周似乎是感覺到了一些什麼氣息,而那些氣息正在往這邊蔓延過來:“行了別聊了,趕緊去找子涵吧,這裏確實非常危險,晚了她就死了。”

“你們兩個去找子涵,我自己去救唐塵,唐塵之前跟我說過這些鬼將做出來的一種叫做若於幻境的東西非常危險。我怕他出事。”

“他不會有危險的。”

“不行,你們兩個趕緊去找,你狐狸身上的這身本事足夠了,唐塵如果出來了,他肯定會要比我們找的快。”

周勳說完就往一個地方走去,一邊走一邊對劉隊說道:“跟好他,他身上的靈力厲害的很,應該很快就能找到子涵!”

胡來看着他離開的背影,臉上不知道是哭還是笑,心裏想着:“這次是你自己要進去送死的,和任何人都沒有關係,冤有頭債有主,我本想要只殺唐塵一個,他卻直接進入了若於幻境,這次還不用自己動手了。”


唐塵行走於幻境之中,他大腦中的記憶開始在幻境中逐漸的變得更加的通徹,未來,現在,過去的事情幾乎全部都在他的眼中呈現了出來。

“妖后生了,妖后終於生了!”一個山谷之中,衆妖歡呼。

卻突然從裏邊傳出來一聲慘叫,那些妖精衝進去以後,頓時山洞裏沒有了聲音,安靜了片刻之後,很快一聲慘叫傳出,裏邊一個男人的聲音出現:“今天小妖王如果死了,你們所有的人都要死!”

嘈雜的聲音從山洞中傳出,隨後有一些化成了人形的妖精跑出來喊着:“趕緊去請人間的醫師!”

這一段事情在唐塵的記憶中也是存在,這是人間、地府、妖族、神族共存的時代,那些妖精有的是真的去找醫師了有的則是想要逃命,而在山谷的入口中已經有一隊人駕着白駒飛奔而來,沿途殺掉那些想要出去的妖精,卻在山洞前邊集合。

那白駒頓時變成了黑馬,而那些人身上的氣也變成了黑色,前邊帶隊的四個人穿着華麗的衣服,原本是人一樣的裝束在這一刻卻變得齜牙咧嘴,看的出是三男一女,走在最前邊的男人神情傲慢,在隊伍前轉身說道:“記住我之前跟你們說的話,滅了妖族!切記不要暴露身份!給我上!”


那後邊的人飛奔而去,殺掉了那些小妖精,這時候洞中開始出來很多拿着兵器傢伙,他們臉上帶着憤怒,一個老男人從裏邊出來,他長着金色的鬍子,看樣子年歲已經很大了,手裏拿着一把拂塵,指着那一隊人馬道:“什麼人敢來我妖族,是想要找死嗎?”

一看到這些人,唐塵的眼睛中帶着一些殺意,這些人並不是地府的人,在他的記憶中很久以前有一些人用地府的身份橫行霸道,原本可與神族共存的地府被人間和妖族共同抵抗只能進入深淵地下,身形實體全無,僅以靈魂面世……

那帶頭的男人揮了揮手喊道:“給我殺!”

那一隊人馬一擁而上頓時將那些妖精殺了個片甲不留,一個男人走出來看着那帶頭的四個人說道:“裏邊有一個孩子現在還一息尚存,要不要殺了!”

“殺!”

這時候那戴面紗的女人說道:“一個妖族的餘孽,還是留着吧,說不定今後有利用的價值。”

“什麼價值?”

“帶回去讓我來撫養,長大以後告訴他今天地府的所作所爲他自然會去找地府尋仇,妖族咱們是滅不掉的,但是地府可以,地府咱們也是滅不掉的,但是妖族可以,讓他們千百年後自相殘殺豈不是一出好戲。”

“哈哈哈哈!”那人突然笑了起來, 我和美女姐姐的秘密 :“很好,就這麼辦!去把那孩子弄出來。”

突然間唐塵感覺自己丹田中的氣息開始發生變化,在自己身體裏的狐狸有了反應,受到幻境的影響開始妖魔化,甚至想要從自己得身體出來,他必須要用盡自己的全力來進行壓制,否則的話後果不堪設想,如果自己控制不住氣息,這幻境可就算是得逞了!

若於幻境這種東西果然是順心而生的,在前世閻羅王的心中這件事應該是非常重要了,所以幻境纔會在今天出現在他的面前,想必還跟自己身體裏的這個千年狐妖有些關係,事情怕是有些麻煩了!

那女人接過孩子帶頭的人看向另外的兩個男人說道:“你們兩個保護好嫦娥,這孩子一定要留住。”

女人低頭看着那孩子眼睛中似乎是帶着一些憐憫,然後說道:“這孩子已經快不行了,我們要趕緊從這裏離開,我需要幫他治療。” “好我們走!”

那些人轉身便看到了唐塵,帶頭的男人皺了皺眉頭看着那傢伙自己一個人便擋住了去路低聲說道:“小心一些。”

然後他抱了抱拳,看着那唐塵說道:“我是地府的判官丁一!敢問閣下哪位,爲什麼要在前邊擋住我們的去路?”

看唐塵沒有說話眼睛只是盯着那孩子說道:“閣下是妖?”

聽他話語中的冷厲似乎如果說了自己是妖,馬上就會被這些傢伙給殺掉一樣,然而現在唐塵正在極力的控制着自己身體中流動的氣息,根本說不出話來,只能坐下盤起腿,閉上了眼來調整氣息。

“呵,你這傢伙這是什麼意思,我們地府在這裏辦事你還不讓開難道是想要死不成!”

說道最後他刻意的提高了一些聲音說道:“你不會真的對你的力量如此的自負吧!”

然而那唐塵現在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後邊的丁二突然冷笑一聲,看着那傢伙說道:“大哥,我看這小子就是在裝聾作啞,他孃的讓我上去跟他好好打打看看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貨色!”

“閉嘴!”丁一訓斥他說道:“你除了動手還會做些什麼,在後邊好好待着。”

旁邊的丁三臉上的眉頭皺着說道:“大哥,現在好像也沒有別的辦法,咱們來這裏端了他妖族的老巢,妖族的人可能很快就會過來,咱們沒有時間跟他在這裏耗着啊。”

丁一還在猶豫,沒有說話,可在那男人的後邊卻響起一聲暴喝:“呵呵,早預料到有人會打着地府的幌子作惡,老子來了!”

那聲音來的非常快,在那聲音之中還帶着非常強大的煞氣,一個身穿黑襖的男人胯下是饕餮巨獸,路過唐塵那塵土瞬間將唐塵整個人包裹住。

那人手裏拿着一支筆,跳下饕餮神獸,那饕餮化成一道紅光消失:“裝扮的倒是挺像!” 嗜血狂妃:雲府大小姐 :“想必這個應該就是妖族的小妖王吧!”

“這是狐妖!不是王八!”丁二說道。

“你給我閉嘴!”丁一訓斥一聲看着那那人呵呵一笑說道:“真沒有想到你鍾馗會來這裏。”

那白麪男人除了聲音粗狂一些完全和神話中的鐘馗不同,他臉上也沒有那樣駭人的鬍鬚,也並不像書中說的那樣醜陋,反而是生的俊俏,放在這個年代那一定是小鮮肉級別的存在。

“哈哈,我們老大在跟你們天上的仙女談戀愛呢,讓我來看看是哪些畜生來這裏搞事情。妖王何在!”

“妖王?”丁一冷笑一聲說道:“妖王已經死了,你趕緊給我讓開,要不然今天你也要死在這裏!”

那人的眼中似乎早已經料到了結果,只是說道:“可惜啊,可惜,但是這次妖王的死跟我們地府可是一點的關係都沒有你們這些畜生要是把這些事情安在我們地府身上,我一定饒不了你們!”

“哦?是嗎?”丁一笑道:“今天的事情就是地府做的。”

“好好好!”似乎這幾聲好他們完全沒有想到,鍾馗說道:“隨便你們吧,但是今天這個孩子你們是不能帶走了,冥王說了這個孩子讓我一定要帶回去。”

丁三的眼睛中早就多了一點憤怒似乎是早就跟這個傢伙有了深仇大恨一樣,他的馬往前走了幾步喊道:“鍾馗,你總是壞我好事,今天我就讓你知道我們不是吃素的,我現在就可以殺了你!”

那鍾馗苦笑了一下說道:“所以說你以爲我鍾馗,以爲我地府是吃素的嗎?”

“你們地府?哈哈哈,等這個孩子長大以後你覺得你們地府還會存在嗎?”

“哎!你們都做的是一些畜生事情,我還能說些什麼!”終究說完直接飛身出氣,一張黑色的靈力打出只在瞬間便逼近那抱着孩子的嫦娥,丁三出手,非常快速的打在那掌力量之上,鍾馗被震出去老遠,往天上一躍,竟然站在一樹枝之上,然後手在背後打出去一掌力量竟然正中丁二的胸口。

丁二慘叫一聲,這一掌是任何人都沒有預料到的,看他們兩個都在看丁二的傷勢,鍾馗此時突然從那樹上躍下,一掌打了過來,有些慌亂的丁三竟然連保護都沒有設下,直接伸手迎敵。

啪的一聲巨響,頓時將那些人身後跟着的小兵全部震倒在地上,鍾馗佔據了居高臨下的優勢這一掌算是發揮到了極致,直接將那丁三擊落馬下,重重的摔在地上噴出來一口血。

可這時候那丁一卻是一點同情都沒有嘴上說了一句廢物,後邊的那些人站起來以後竟然一個都沒有打算過來扶他的意思。


他自己站起來手指動了動,似乎還要想着繼續對鍾馗出手,但是餘光看到那還在邊上穩穩當當坐着好像絲毫都沒有受到影響的唐塵皺了皺眉頭,卻什麼都沒有做。

和他一樣的,另外的丁一也是這樣的想法,那個人越是冷靜他就越是不敢出手,誰知道他的力量會有多強大呢?

“鍾馗你是不是隻會這些下三濫的招數!”丁二喊道:“你要是真的有本事改天老子就跟你好好的打上一打!”

他雖然只是說話卻還是擋在了嫦娥的前邊護住那孩子。

鍾馗穩穩當當的站在地面上嘿嘿一笑說道:“我這纔算是正大光明的動手,總比有些人趁人之危跑來這裏偷襲比較好,就你們這些人如果老妖王沒有受傷你們今天一個都走不了。”

“你現在說這些風涼話,老妖王可是你們的人打傷的。”

“這就別說了,我們地獄有地獄的制度,壞了制度他該打,但是輪不到你們來殺!”

丁一呵呵一笑一揮手所有的人都變回了之前的樣子說道:“誰說是我們殺的,現在我們可是在保護妖王之子,而你纔是殺害妖王的兇手,你們地府纔是罪魁禍首。”

“恩恩恩恩!你說的都對。你都這樣說了我還能說什麼呢?不過今天你丁一怎麼變得這麼慫了,平時可不是現在這副樣子啊,你在顧忌什麼?”他頭一轉看向還在打坐的唐塵笑道:“是在顧忌這位兄弟?今天我打的倒是很痛快了,出了這一口惡氣!” “鍾馗,你認識他?”丁一非常努力的壓制着自己內心中的憤怒問道。

“不認識,不過我看他的樣子,至少應該能對付你!”

“他是不是你們地府的人?”

“地府可沒有這號人物,說不定是妖族的人想要殺了你呢!”

“妖族的人?”丁一看着他皺了皺眉頭說道:“如果是妖族的人,看到今天的事情那就都要死了。”

“那你倒是動手啊!”鍾馗找了一塊石頭拍了拍上邊的土呵呵一笑說道:“來,今天我也看看你的實力到底怎麼樣。”

丁一眼珠子一轉皺了皺眉頭現在出手明顯是對鍾馗有利的,眼前這個傢伙不知道什麼情況,貿然出手對自己是肯定不好的,他看了一眼丁二,這個丁二雖然是非常的魯莽,但是他的法術在撤退上非常的管用,至於這個傢伙今天實在是不適合跟他們打,還是先撤退纔好。

“鍾馗!你們地府不會就只讓你一個人來這裏吧,其他的兵呢?”

“其他的兵?後邊呢,馬上就到,留下孩子今天放你們走!”

“呵!”

這時候那個嫦娥看着後邊皺了皺眉頭說道:“壞了有人追上來了!”

“人?”

丁一往後一看大批的部隊在上古之上已經拉滿了弩箭,在這個時代人會道術,更擅長的是使用一些工具,他們手上的這些東西帶着人氣,從身上穿過那滋味絕對不好受。

他們一個個的開始用麻繩從山上下來,那領頭的男人爬了一半便直接跳了下來,看着他們說道:“哦,沒想到這裏這麼熱鬧啊,地府的人,天堂的人都在,這種時候怎麼能缺少了我們人間!”

丁一看着下來的人越來越多,罵道:“這是我們的事情你們人間也來插手,我看你們真的是活的有點膩味了。”

鍾馗笑道:“來了就來了,有什麼的。”

那人也看到唐塵然後看向鍾馗還有丁一問道:“這是?”

丁一呵呵一笑說道:“這位朋友擋着路,現在誰都過不去,始終是一言不發。”

“哦?是嗎?” 御夜帝君

那箭極快眨眼之間便直接到了唐塵的面前!

箭飛到的瞬間唐塵還是一動不動的坐在那裏,只是突然睜開眼,頓時身上一道黑氣出現,把那箭直接消磨的粉碎。

這一下所有人都驚呆了,那人間領頭的傢伙有些尷尬皺了皺眉頭說道:“這人可不是我們人間的,要麼就是你地府的要麼就是你天堂的,或者是妖界的?”

“呵,既然三界都找不出這樣一個人來,看樣子他應該就是妖界的了。”

鍾馗呵呵一笑嘆了口氣說道:“沒意思沒意思。”說完看着那唐塵說道:“兄弟看來這裏已經沒有我什麼事情了,冥王讓我過來只是收拾這些傢伙,卻沒想到這羣傢伙還綁了一個小的,我雖然不知道你什麼來歷但是剛纔那一下我也看出來你身上的力量絕對非比尋常,既然如此那我也就走了。”如果說他真的是妖族的人,那這裏的一切不用自己插手一切自然明朗,然而他現在實在是有些不好的預感,自己難道會有斷袖之癖,總覺得這個唐塵眉清目秀的……

就在所有的人都冷在原地的時候,那處於一片結界之中設下此幻境的鬼將也是頓時皺了皺眉頭,他還是有點小看唐塵這個傢伙了,雖然他完全沒有上邊說的什麼冥王之力,但是他身上的這股力量自己也完全不是他的對手啊。而且最恐怖的是他居然可以影響整個幻境的運行,幻境竟然開始根據他的思想出現了很多的漏洞,比如在此時鐘馗是不應該走的啊。

那鬼將知道現在他能做的就是繼續加深幻境的運營,千萬不能讓唐塵出來,在這個幻境中只要他一分神幻境就會馬上做出來反應找到新的攻擊機會。可是他更明白這如果失敗了對自己也會是一個非常強的的反噬,甚至自己的靈魂都會受到損傷,現在只剩下一個時辰了,如果唐塵還是沒有在幻境中受到致命的傷害,他就只能撤下這個幻境然後另想他法了!

人間的傢伙也呵呵一笑說道:“既然是妖族的事情那我就不插手了,先走了你們慢慢聊。”

“慢着!”丁一說道:“地府的人殺了整個妖族,現在我神族也不想插手此事,歷來只有你們人間和妖族關係最爲親密,且六道輪迴中你們都歸他地府管理,所以這妖就交給你們人間吧!”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