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的是,眼前這番場景卻是讓得紫雲門的眾人心頭一顫。

熟悉的身影,熟悉的臉龐,熟悉的微笑,熟悉的氣息,熟悉的一切,都從眼前這個男子散發而出,哪怕服飾不一樣了,但那種感覺,卻是絲毫未變!

「青陽!!」

「青師弟!」

「愣頭青!!」蘇晨的眼淚奪眶而出,那一瞬間,她也是失聲的叫出這個久違的名字。

她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這麼失控,她只知道眼前這個男子,令得其心靈湧起一股濃濃的驚喜與心痛,下一瞬,她便是剋制不住,身形猶如風一般出現在青陽的面前。

只見她面容依舊青春,但此刻卻是梨花帶雨,她顫抖著伸出那白皙纖細的手臂,手掌上五指不斷的顫抖,當那潔白如玉的五指輕輕觸到青陽那清秀的臉龐時,她眼淚再度如泉般湧出,情緒在此刻徹底淪陷,她狠狠的抱住眼前這個男子。


一股熟悉而溫暖的氣息立即撲鼻而來,令得蘇晨雙臂抱得更緊,她好想念眼前這個人,自從他失蹤了,每晚深夜,她總會偷偷難過,每當想到她與他的快樂時光,她總會不可抑制的流下眼淚。而今天,終於見到他了,他的氣息依舊,哪怕他穿的衣服不一樣,哪怕他的臉龐變得更加堅毅,哪怕他身上一點王氣波動都沒有,但她就是肯定,他就是他!他就是青陽!

「蘇…蘇晨師姐…」青陽言語也是哽咽起來,他看著眼前這緊緊抱住自己的少女,心中也是不由自主的心疼起來,懷中柔軟嬌軀不斷顫抖,同時一股芳香青春的氣息不斷從那青絲上散逸出來,但此刻青陽卻是沒有絲毫旖旎心情,他的心中,只有無限的愧疚。

「你這笨蛋!為什麼要走!為什麼要走!為什麼無聲無息的離開我們,你跟歐陽師叔的糾葛,我們自會幫你做主,你為什麼就一聲不吭的就走了!你知道千尋姐姐哭成什麼樣了嗎?!」蘇晨低聲抽泣著,同時雙手在青陽的背上拍打著,哭聲中帶著濃濃的傷感。

「我…我,唉…千尋師姐怎麼了?」青陽選擇迴避這個問題,畢竟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事情多了去,怎麼可能每一件事情都能解釋清楚呢?反倒是蘇晨提到柳千尋,青陽心裡兀自咯噔了一下,在紫雲門弟子中,竟沒發現她的蹤影!

「千尋姐姐她……」蘇晨忽覺動作有些不對勁,旋即立即退出青陽的懷抱,同時擦了擦眼睛,紅著眼眶正欲說柳千尋的事情。

然而,就在此時,風連城卻打斷了她:「蘇晨!」

下一瞬,蘇晨好像意識到什麼一樣,一抹異樣的憂傷自其眼眸一閃而過,下一刻她便搖了搖頭,道:「沒事!千尋師姐她沒事,只是有些太想念你了!」

此時,風連城也是走了過來,一抹和煦的笑容洋溢起來,他二話不說,便是給了青陽一個大大的擁抱,道:「青師弟!你終於回來了!」

只見風連城眼中有些許光亮閃過,想來他的眼角也是微微濕潤了,在他心中,青陽的身影,也是猶如兄弟般,在那王道強化陣中,因為有了青陽,他們才得以得到最後的灌頂。

而此蘇幕遮也是輕步微移,來到青陽的面前,兩行清淚,即便是她帶著面紗,依舊依稀可見,雖然青陽在紫雲門中修鍊的時間不長,但卻深深的贏得了眾人的認可。

諸葛青青,穆長雲,林昱等人也是紛紛過來,給青陽一個大大的熊抱,一瞬間,氣氛變得輕鬆無比。

啪啪啪!

一道不適時宜的鼓掌聲突兀的響起。

「嘖嘖嘖!好感人的重逢啊!我還以為是何方神聖能在我的面前隱藏不被發現,原來是一點王氣波動都沒的凡人啊!」華凌松嘴角微揚,言語之間,卻是帶著鋒利的刀刃,直將這融洽的氛圍破壞的一乾二淨。

「華凌松!!!」風連城聞言立即大喝出聲,一股雖遜色於華凌松但卻也依舊凌厲的氣息自其身暴風般席捲開來,這股氣息一散逸開來,連一旁的殷天閻的臉龐都是微微變色。

這股氣息,依舊無限接近沖帶境了!

「你對誰囂張都可以,但就是不可以對青師弟!而且,你更沒資格破壞我們的重逢!」風連城氣沉丹田,聲音猶如洪鐘般,帶著強勁的威壓襲向華凌松。

而與此同時,蘇晨,蘇幕遮,穆雲長,諸葛青青等人皆是一臉陰沉的盯著華凌松,一股股凌厲的氣勢凝聚在一起,海浪般的襲向華凌松,在這種時候,華凌松很顯然拂了眾人的龍鬚,令得眾人勃然大怒。

華凌松見狀臉色不由微微一變,雖說他這沖帶境的修為在眾人面前是首屈一指,但也架不住人多,更何況紫雲眾人的氣勢竟隱隱有種凝聚在一起的感覺,令得華凌松的呼吸都是為之一窒。

「你們!」殷天閻此刻也是調動王氣,與紫雲眾人的氣勢對抗。

華凌松臉色陰沉得可以滴水,只見他嘴角邪邪一抽,冷笑道:「哼哼!一個廢物凡人而已,居然能令你們這般團結,看來…我應該除掉他了!」

「什麼?!」就在眾人還沒反應過來的一瞬間,華凌松便是腳下生風,下一瞬出現在青陽的側面,一隻藍色雷暴手掌呼嘯而至,雷蛇狂舞,連空氣都發出令人牙酸的爆破聲。

「青陽!」

「青師弟,小心!」

「愣頭青,小心啊!」

紫雲眾人紛紛驚呼出聲,任誰都沒想到,華凌松堂堂一衝帶境強者,竟會對目前絲毫沒有王氣波動的青陽動手,而且一出手還是這麼兇殘!

「雷麟碎心手!」華凌松嘴角隱隱有得意之色,同時手上動作更是加快,令得所有人都是措手不及。

「死吧!你這無名小卒!」

碰!

一隻白皙的手掌輕輕探出,一抹淡淡的紅色縈繞其上,與那驚天雷掌以正面的姿態,在眾人驚恐的目光里極其猛烈的對碰!

「什麼?」華凌松一臉不可思議,眼睛瞪圓。

「無名?呵,那你待會到下面去的時候,可要記住了,我,叫青陽!」

(p:近來都很累,無暇顧及小說,抱歉了。對自己說抱歉,總覺怪異。算了啦,以後多更更!) 在眾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中,青陽僅僅是探出一掌,便將華凌松那雷霆一拳生生接下,而後者那威猛的雷霆之力在青陽手上那紅色光暈面前,卻是顯得有些力不從心,彷彿打在棉花上一般。

這便是晉入天魄師的一種奇妙用法,這般用法在青陽與蕭行擂斗時並未用上,畢竟生死擂鬥上每一擊都是致命的,稍不小心就可能會隕落,所以青陽不敢大意去試招,而今面對這華凌松,青陽卻是可以放寬心的試招了。

果不其然,這天魄師就是不一樣,晉入了天魄師,青陽對魄力的認識和運用也是更加深刻熟練,通過將魄力在自己身體某個部位凝結並形成魄紗,這魄紗具有強大的化解能力與防禦能力,先前華凌松那雷霆一拳的攻勢就是被魄紗的化解能力而變得威力弱小。據嘟嘟所說,當修魄師晉入魄王時,還能全身形成魄鎧,這魄鎧就可怕了,防禦力堪稱絕頂,不過這些離目前的青陽,顯然還是有些遙遠。

再說華凌松,當他那信心滿滿的一拳被青陽輕鬆接下的那一瞬,他的腦袋一片空白:「怎麼可能!一個沒有任何王氣波動的凡人,居然能夠徒手接住我六成力的一掌?!」

風連城等人也是吃驚的看著青陽,先前他們也是感受到青陽身上沒有任何王氣波動,以為他在古封洞必然是付出了什麼代價才使得歐陽鋒落敗,而眼前這一幕,卻是再度顛覆了他們對青陽的看法!華凌松可是實打實的沖帶境強者啊,沖帶境隨隨便便一拳,都能令得風連城等人頗為狼狽,然而青陽卻是輕描淡寫的接下來了那雷霆一拳。


紫雲門紛紛用看怪物般的眼神盯著青陽,妖孽果然妖孽,即便是落魄了,依舊是妖孽!連四清宗那邊的人都是臉色不由自主的蒼白了一些,殷天閻自問剛才那一拳,他即便不受傷,要硬接下來,恐怕也要費不小功夫,這小子,當真不可留!

「哼哼,你小子倒是有些門道啊!不過,你以為這樣就是我的實力么?」華凌松眼神一冷,一股更為龐大可怖的氣息自其腳底猶如風暴般席捲開來,同時他猛的收拳,單手猶如彈簧一般竟是再度化作雷霆一拳裹夾著狂暴的王氣旋流狠狠砸向青陽。

這一拳更猛,更強,更可怕!

「這次,我可是用了九分力,欺我四清宗人,下場便是如此!哈哈!」華凌松眉毛一挑,眼神凌厲,勢要將青陽斬殺於此。

而此時,風連城竟是一個閃身便來到青陽的身前,同時一股強大的王氣風暴也是猛的炸開!

「華凌松,你這鼠輩,真不知道你怎麼達到沖帶境的,居然還行這等偷襲勾當!」風連城怒道,同時一股懾人的波動從其雙手散發。

轟隆轟隆,王氣排山倒海般的凝聚在風連城的雙手。

黃級王技,天地動蕩!

金闕十字裂!

一道金色的十字刀瞬間出現在華凌松的眼前,其上散發著令人發寒的恐怖氣息,剛猛的金相王氣肆無忌憚在叢林呼嘯。

華凌松見狀眼神不由一凝,這風連城的境界雖然還沒到沖帶境,但也只怕是一步之遙而已,他這一招黃級王技,竟是與他那九成力的雷霆一拳有分庭抗禮之勢!雖然華凌松用的是橙級王技,但也足以說明風連城的過人之處!

轟!

就在二者準備以牛角之勢對碰時,一道突如其來的白光猶如驚天白練一般,自二者中間兀的出現,直接將二者的王技準備通通打斷!

「宗門大賽之狩獵賽中,不得出現內鬥,若再有出現,吾等必驅逐之!」一道猶如驚雷般的聲音在所有人的耳膜前震蕩開來,實力不甚者,竟是感覺頭腦暈眩,眼冒金星!

「誰?」眾人紛紛驚呼出聲。

「吾乃禁斗使者!」

一個白衣勝雪的男子兀自出現在青陽等人的上空,只見其面容如玉,劍眉星目,一股懾人的氣息自其身猶如溪水般緩緩溢出,他手持一柄銀色長劍,氣質優雅高貴,一股無法言說的強大壓迫感緩緩在其周身瀰漫著。

「禁斗使者?」青陽驚疑出聲,眼前這人的實力,他竟是看不出來,青陽試著用魄力去感應,但卻是感到一股深不可測的波動,而下一瞬,那男子也是輕輕掃了一眼青陽,只是一眼,青陽便是覺得渾身毛孔豎起,太可怕了,這人的實力,極端恐怖!

然而,風連城以及華凌松聞言卻是臉色劇變,居然引出了禁斗使者,這事可非同小可了!

見青陽一臉疑惑,蘇晨在其旁一臉慎重的說:「禁斗使者,是從中炎大陸那邊過來維持宗門大賽規矩的強者,一般他們的身份都是中炎大陸中幾大門派的弟子,他們的實力毫無疑問,都是極端的強大!而一旦在宗門大賽中的狩獵賽中出現內鬥,他們便會出現,並加以制止,畢竟這狩獵賽更注重團隊精神,而非個人主義!所以內鬥更是被嚴禁!」

「居然是中炎大陸門派弟子?一個弟子就這麼強大?」青陽眼神微微一凝,他心中暗暗盤算著,如果對上眼前這個白衣男子,恐怕勝算也不過五五之分,而且是拼上一切底牌才能做到如此!中炎大陸,果然人才輩出啊!

「這就是中炎大陸的魅力和實力!」風連城拳頭緊握,眼光閃爍的盯著那白衣男子。

青陽聞言深深的點了點頭,不到中炎枉修王!

不等青陽等人出聲,那白衣男子緩緩伸出白皙的手掌,一道肉眼可見的白光迅速在其手中凝聚,旋即只見其輕輕一揚,那白光化作一道匹練猶如利箭般爆射而出,轟轟!


在其身側的一片林子瞬間便是被碎為虛無,而地上除了漫天塵埃外,更是留下一道驚悚的裂痕,怕是有七八尺!

眾人眼球兀自縮了縮,這破壞力……

「下次再違背,與之同罪!」白衣男子冷冷的掃了一眼眾人,丟下一句話后,便是身影虛浮,旋即緩緩遁入虛空。

「這…這不是瞬移!!是虛空遁!此人,竟是達到了任督脈境!!」風連城難以置信的看著那白衣男子消失的地方。

「任督脈境…?!!」眾人紛紛吞了吞口水,壓了壓驚,顯然,任督這兩個字也是令得他們心臟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青陽同樣感覺口乾舌燥,心跳彷彿停止一般,任督境,當真是可怕,只是青陽眼中卻沒有任何迷茫,有的只是堅定,他知道,有一天,他也能達到這一境界!這自信來源於自己,也來源於嘟嘟和劍老!

此番劍老和嘟嘟都沒有出現,因為青陽已經跟他們做好約定,除非王氣封印解除,否則他們將會一直沉寂在在舞劍和無字書裡面。畢竟二者能給青陽的便利實在太多了,青陽不想因此而變得飯來張口。

有些東西,還是要自己的歷練出來的。

「哼!小子,你叫青陽是吧,我記住你了!但你也要記住了,下次,你可就沒有機會逃脫了!」華凌松情知眼下根本沒有機會再度動手,旋即便是冷冷的吐出這幾個字,旋即便是帶著四清宗弟子迅速離開此地,他們的征途,是邪獸大軍!

青陽聞言卻是絲毫不在意,下次,他也沒機會蹦躂了!對於斬殺過真正沖帶境強者的青陽來說,華凌松不過是個跳樑小丑。

「切!剛才禁斗使者在場,都不見他這麼硬氣,真是欺軟怕硬!」蘇晨不由的吐了吐舌頭,權當吐槽下華凌松,他這般行徑,的確有些小人。

「好了,別管他了,青師弟平安回來,便是最大喜事了!今晚,我們就在此駐紮,好好休息下!同時也去打打獵,祝賀青師弟回來!」風連城也是識大體,很快便是平復了心情,然後便是吩咐紫雲弟子去分頭行動,為青陽接風洗塵。

(p:又是深夜上傳,呵呵,夜貓子慣了,我有夢想,不過深夜) 當眾星與明月齊高時,紫雲眾人也是紛紛在原地駐紮營帳,外出獵殺野獸的隊伍也是漸漸回歸,好在以他們的實力遇見一階邪獸,也是能很好應付,在這死亡獄林的外圍,最多的便是一階邪獸。

一切準備就緒后,一縷縷篝火在叢林中緩緩升騰而起,眾人盤膝圍火而坐,將今天獵殺的野獸去皮拆筋的燒烤起來。

噼里啪啦。

篝火燃燒的聲音,火熱的光亮映紅了所有人的臉龐。是的,大家心情都很好,因為青陽回來了。

「青師弟,為了歡慶你的歸來,我就特意將我珍藏多年的美酒拿出來,哈哈!今晚不醉不休!」風連城哈哈大笑,隨即揚了揚手上的一枚紅色的戒指,然後輕輕一翻,一壺古樸的酒便是變魔術般出現在風連城的手上。

「這是…羅戒!」青陽眼中閃過一絲疑問,旋即又是馬上反應過來,這東西,他在歐陽鋒的手上也是見到過。

「沒錯!這是空間羅戒!」風連城笑吟吟的道。

蘇幕遮此時也是走了過來,一陣清香撲鼻,她看著青陽,美目中閃著一絲柔和,道:「青師弟,這羅戒,分為空間羅戒,攻守羅戒,陣法羅戒,治療羅戒等,它們的妙用無窮,是上古時代前輩們開發出來的一種特殊裝備,如今在這修王大陸上,也算是風靡至極,只不過,其造價略微有些高昂,所以在我們這邊並不常見。」

「是啊,為了這東西,當初我可是付出不少心血啊!」風連城略微感慨的道,在南炎大陸這邊,羅戒的確是極為稀罕的。

就在此時,蘇幕遮略作沉吟,旋即便是手掌一翻,一枚天藍色的戒指便是出現在其掌心,道:「師弟,此番你能歸來,我們都是很開心,師姐這裡也沒什麼好送你,想來,也只有這枚天雷戒能送給你了!」

「不可不可,萬萬不可,蘇幕遮師姐,這個禮物太貴重了,不可!」青陽聞言立即搖頭,跟撥浪鼓一般,在他看來,這份禮物的確是太貴了。

「呵呵,你先別急,這枚羅戒是攻型羅戒,是任督境強者抽取空間中的雷霆之力儲存於此枚羅戒中,它的攻擊力很強大,堪比沖帶境巔峰強者全力一擊,只不過,同時它也是消耗性物品,羅戒內儲存的能量只能發動三次,一旦三次用完,這枚戒指就算作廢了。」

「堪比沖帶境巔峰強者全力一擊?」眾人聞言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

要知道,沖帶境強者,已經是門派里的長老級別了!

「不行,師姐!這樣就更不行了!這麼珍貴的羅戒,我怎麼可以要?」青陽聞言更是覺得這枚戒指不可要,太過珍貴了。

而就在此刻,風連城卻是哈哈大笑,道:「師弟啊!你蘇幕遮師姐來歷可是不凡啊,這枚小小的羅戒,她還是送得起的!所以,你就收下吧。」

「對啊對啊,我跟蘇師姐來自同一個地方,所以我知道,你是完全可以沒有任何心理負擔收下這枚羅戒的!快點!愣頭青,本小姐命令你必須收下這枚羅戒,不然我就不理你了!」蘇晨也是在旁慫恿,可謂是威逼利誘通通用上。

對此,青陽只好無奈尷尬的笑了笑,但在看到蘇幕遮那誠懇溫柔的目光時,也是知道,再不收下,恐怕師姐的臉也是掛不住了。

於是青陽只好對蘇幕遮抱了抱拳,道:「謝謝師姐的禮物!我一定會好好珍惜它的!」

蘇幕遮輕笑點頭,旋即便是將那枚精緻的天藍色羅戒交給青陽,與此同時,掌聲紛紛響起,大家都是很忠心的祝賀青陽的回歸。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