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想到這個刀疤居然如此無賴,只好拿出自己的殺手鐗了,李浩揚了揚自己手中的股權轉讓書說道“放了張二,股權還是你的,”李浩也不怕刀疤反悔,隨着幾聲咔嚓聲音,股權書被李浩一下一下的撕掉了。

就連刀疤也愣着了,沒有想到這李浩居然爲了一個張二連股權都不要了,要知道皇朝賓館的一半的股權,最起碼也有上億的價值,就這樣撕了。不可思議,對於這樣一個怪物,刀疤有些頭痛,不是因爲張二,可以說張二是刀疤一句話的事情,而是因爲李浩的思想,這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內心深處,想到,這個李浩很可能是自己有生以來的最爲難纏的敵人。

李浩對於刀疤的發呆根本就無視,說道“這樣可以了吧,”說完,來到張二的面前,拉起張二,拍了拍張二身上的土,說道“以後你就是我的人了,”說完跟田龍往外走去。

沒有人在阻攔李浩田龍三人,因爲所有人對李浩都充滿的欽佩跟嚮往,當然是女性充滿的嚮往,這樣的男人有情有義決對是一個女人理想的男人。

李浩一邊走一邊心裏這樣想着,皇朝賓館,你就等着完蛋吧,刀疤還有什麼條子,扯淡,就這麼點了威力,可以說今天接觸中,李浩一直是佔據着上風,刀疤則是被李浩壓着打。

而且李浩還成功的瓦解了刀疤手下人的思想問題,雖然李浩力大無窮,但是李浩不是一個頭腦簡單的人,從剛纔自己的一句話已經清楚的瞭解到所有的人對刀疤的不滿,可以說是李浩的形象一下子就高大了許多,有超過刀疤的勁頭。

皇朝賓館的外邊,張二此時已經慚愧到了極點,沒想到最後能夠救自己的居然是李浩,想想自己三番五次的跟李浩過不去,甚至還想利用刀疤幹掉李浩,慚愧啊,張二良心發現,看着面前的李浩跟田龍,毫不猶豫的跪下使勁的磕了三個響頭說道“從今以後浩哥就是我的老大,我要是在幹一件對浩哥不利的事情我就是狗孃養的。”

面對張二的信誓旦旦,李浩表現的相當的冷靜,根本就不指望張二能夠起到什麼作用,當然要是有用還是好的,畢竟現在李浩感覺自己的人手還是很少,主要是信得過的人手很少,李浩並不相信張二,看了看張二說道“張二,你也是一個有家的人,回去好好想想吧,不要在幹這些傷天害理的事情我就知足的,行了別跪着了,我可受不起。”李浩說完,跟田龍往前走去。

不是對張二沒有感覺,只是感覺這樣的人實在靠不住,如今事情還不知道下一步怎麼辦,不能讓張二透漏了自己的消息,所謂社會上有很多事情不是表面的這麼簡單,誰敢保不準這是刀疤的苦肉計,面對張二的話,李浩基本上沒有考慮,還是回去好好研究一下下一步的事情吧。

車子上李浩是手機響了,打開一看,居然是美女送老師的,這樣也不錯,經過了緊張的一幕,現在可以放鬆一下,最好的放鬆方法就是找個女人欣賞一番,沒想到這馬上就來了,接通電話,電話裏邊很快的就傳來了罵聲“李浩你個臭小子,幾天都不找人家,連上課都不來,氣死我了。”

李浩無語了,看來這小美人是想我了,還不是一般的想,想想跟這美女殺手兼老師有了不該有的事情,估計接下來就是想甩也甩不掉。李浩說道“我說,用不着這樣吧,正好我有空請你吃飯好了,順便開個房間,重新認識一下。”

“去你的臭小子,想到美,我在燒烤一條街等你,”隨着一聲的盲音,送玲玲掛了電話。李浩搖搖頭,此時田龍一邊開車一邊調侃說“女朋友,不錯嗎, 幾天不見,你是警花老師通吃啊。”

李浩心裏早就反抗了,不僅是警花,老師,連校花要不是自己把持的好早就不完整了,但是李浩沒有說出來,只是嘿嘿一笑說道“哪裏,啊,只是一般的朋友而已,倒是你老兄,似乎對於美女不怎麼感興趣一般。”

田龍沒有說話,但是李浩從沉悶的空氣裏邊能夠感覺到田龍是一個有故事的人,感覺自己好像說道了田龍的痛苦之處,隨即笑着說道“前邊燒烤一條街停下吧,至於刀疤的事情,明天我們在商量吧,這也不是一時半會就能夠解決的事情。”

很快車子停了下來,看着遠去的田龍的車子,李浩對田龍有了新的認識,知道田龍肯定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評自己的直覺,雖然田龍身上自己感覺不到任何的殺氣,但是這保不準就是頂級高手所具備的隱晦之術。 還別說這燒烤一條街還真是不一般的繁華,人很多,可以說三教九流,各種各樣的人都有,當然不乏一些闊少公子哥之類的,畢竟東市的夜生活除了酒吧,就數這裏最熱鬧了,也是年輕人很願意來的地方。在這裏汽車根本就不能通過,估計要是開着車子,肯定會堵上幾個小時也不見得出去。

很快李浩就看到了扭着小屁股慢慢走了的宋玲玲,還別說今天的宋玲玲應該是刻意打扮了一下,很合體的緊身體恤衫,包裹着飽滿的胸器令人看了都有些歪歪的想法,一條七分皮裙令兩條細長勻稱的長腿表現的淋漓盡致,當然更加性感的就是圓潤的小屁股令人看來忍不住掩口吐沫。

“小色狼看什麼,沒有見過,”宋玲玲笑罵着說道。

李浩好像沒有聽見一般,看了看美女老師宋玲玲,還故意從上到下,慢慢的欣賞了一番,說道“我在欣賞小美女那,這是哪裏來的小美女啊,”一邊說還一邊上前,使勁的有鼻子聞了一下宋玲玲身上散發出來的香氣。

“你個沒良心的,跟人家發生了關係就不管了,今天要你請客,快快地,都餓死了。”宋玲玲瞪着李浩說道。

可以說宋玲玲是李浩的第一個女人,李浩不是一個很隨便的人,對於能夠跟自己發生關係的女人很重視,尤其是宋玲玲還是一個美女,就算是一個很平常的女人,跟李浩發生了關係,相信李浩也不會不管不顧,而且能發生關係,說明這個女人能夠吸引住李浩,能夠吸引住李浩的女人不會是一個平常的女人。

李浩一把攬住宋玲玲的***,往前走去,說道“我們的玲玲想吃些什麼,說吧,我一定會滿足你的,就是香蕉我也會好好伺候的。”說完還用手掌輕輕的撫摸了一下宋玲玲的背部。

雖然已經跟李浩發生了關係,但是宋玲玲還是感覺臉上火辣辣的,沒有推開李浩的手,一副享受的樣子,說道“這裏的小吃很有名氣的,我可不想把自己的男人吃窮了,就在這裏好了。”

真沒有想到這個美女還是一個很會過的女人,是一個理想的持家伴侶,來到一個看起來有些人少的燒烤攤,李浩有一個特點就是比較傾向於弱者,就算是吃飯也是找一些看起來生意不是很好的地方,畢竟這裏的人都是做小生意的,能照顧就照顧一下。

很快老闆熱情的走了過來,說道“二位吃些什麼,”李浩看了看現在 還有些臉紅的宋玲玲說道“羊肉串來二十串,順便來幾個羊寶之類,幾瓶啤酒。”

宋玲玲聽到李浩要的東西,更加的臉紅還用手狠狠的擰了李浩幾下,說道“真是小色狼,老實交代,這幾天去哪裏了,學校都不去。”


李浩當然早就想好了,總不能是說自己去約會順便跟刀疤比賽去了吧。連忙說道“放心好了,沒有做對不起的你的事情,就算是做也要叫上你一起來。”說完還**的笑了笑。

又是一陣皮肉的痛苦,宋玲玲的這一回直接用手狠狠的在李浩的胳膊上來了一個圈圈,一邊擰着一邊還說道“讓你耍嘴皮子,”

沒有想到跟這樣的女人發生關係,還真不是好事情,但是李浩的心裏有着一絲絲的高興,畢竟這是對自己一種愛的表現,雖然有些變態,說到底也是一種愛。


很快要的燒烤就上來了,一邊喝着酒李浩一邊調侃着宋玲玲說道“美女是不是有事,這麼着急把我叫出來。”李浩說完狠狠的喝了一口啤酒,深深的看着宋玲玲的豐滿之處,美其名曰是欣賞。

宋玲玲警戒的看了看周圍,說道“不好的消息,說是殺手內部派人了,要繼續追殺你的美女校花”。


李浩心裏一緊,自己倒是忘了這件事情了,雖然這一天還沒有過,但是保護王曉敏纔是自己的主要事情,這星雲殺手集團還真是陰魂不散,居然又來了,看着宋玲玲說道“美女,知道這個人的手段怎樣,具體什麼時候來”。雖然李浩有着很強的自信,但是必要的瞭解還是要有的。

但是令李浩很是失望,宋玲玲說道“這個我不知道,只是總之告訴我不用管了,另有人執行這個人任務,估計這個人的實力應該是內部的成員,居然厲害到什麼程度,我可就不知道了。”

雖然李浩不知道具體情況,但是李浩也沒有害怕,李浩根本就不相信這個世界上還有比自己力氣大的人,武力比自己厲害的人,就算是倒回到古武時代,李浩的身手也是無敵級別的,跟自己能夠較量的人很少。

一邊吃着羊寶串,李浩一邊說道“美女不用去管了,估計今天晚上不會來了,我們還是抓緊時間,吃飯,然後找個地方辦該辦的事情。”

宋玲玲直接就用腳從桌子下邊狠狠的踢了過去,說道“讓你嘴賤,瞎說。”雖然嘴上說,但是臉上表現出來的還是令人有些不懂的表現,尤其是聽到李浩的話,臉一下子就紅了,紅到了脖頸子。通紅透亮,煞是好看。

連一邊的李浩都有些發呆,都說戀愛中的女人是最漂亮的,果然一點也不假,深深的嚥了一口吐沫說道“我說美女,又不是第一次,還這麼害臊,算了,我還是回去保護我的美女校花吧,說不定晚上還能有一場激情大戰那”。

“不行,你要是敢這樣對我,我就閹了你,怎麼今天晚上你也要負責我的生活起居。”宋玲玲狠狠的說道,一邊說還一邊用手伸出兩根手指頭做了一個剪刀的動作。

李浩本能的加緊了雙腿,心裏這後悔啊,沒想到這女人一生氣,比什麼都厲害動不動就來這一手,連忙說道“手下留情啊,這個沒有了,你下半輩子怎麼辦,你可就受苦了。”李浩一邊說還一邊替宋玲玲假裝摸着眼淚。當然是假的。

“去你的,你的沒有了,大街上有的是,又不是就你一個人有。”說完還故意衝大街上看了看。

李浩跟着宋玲玲的眼光看去,本來是無心之失,沒有想到居然看到前邊不遠的地方似乎是發生了衝突。

李浩並不想多管閒事,但是心裏禁不住咯噔一下,有一種難受的感覺,難到這事情跟自己有關係,還是忍不住站了起來,從兜裏掏出一百塊錢叫過老闆說道“不用找了,”對宋玲玲說道“你在這裏等我。”

宋玲玲哪裏肯,連忙也站起來說道“你忘了我可是一個殺手,武功也是可以的,一般的人根本就拿我沒有辦法。”

李浩無奈,跟着就跟着唄,這樣也好,有個美女陪着,也是不錯的事情。

但是很快李浩就被前邊的人吸引住了,一個很熟悉的人影,居然是虎子,沒想到大晚上的居然遇到了虎子,連忙攬着宋玲玲的***走了上去,果然是虎子,只見虎子還有兩個似乎是同學的樣子,被七八個人圍着。


而且那七八、個人李浩也認識,就是剛剛打過交道的刀疤的兒子李峯,真是何處不相逢啊,李浩看着沒有動,看樣子,虎子三人是得罪了這個黑道公子朱峯。只聽虎子說道“幾位對不起了,我們也不是故意,都是同學,不如這頓飯就算我請了,”這虎子本着息事寧人的態度。

沒想到這朱峯看都不看虎子一眼說道“你說算就算了,不是有本事嗎,去叫你的浩哥吧,看今天還有誰幫你,哥幾個給我上,往死裏奏,我兜着。”

李浩萬萬沒有想到居然還牽扯着我,心裏這個氣,好既然牽扯我,反正惡人也做了,不在乎這一回,眼看着有幾個人朝着虎子圍了過來,上手就打,李浩眼疾手快,早就一腳踹了出去,這幾個人沒有反應過來一個人就直接被踹了出去,砸在桌子上痛苦的**。面對這突然起來的事情,都驚呆了,虎子回頭看過了高興的說道“浩哥,還真是你啊,”說完,往後退了幾步,跟李浩站在了一起。

朱峯臉色很難看,沒想到哪裏都能遇到李浩,本來想出口氣,痛打這虎子一頓,沒想到還沒有出手這李浩就又來了,當然不敢惹這個殺神了。甚至兩腿都有些發抖但是畢竟長時間在老大的位置上呆着,想想自己的黑道老爹,顫抖着聲音說道“李浩,我們又見面了, 這裏可沒有你的事情”。

“沒有我的事情,你剛纔不是說道我的名字嗎,這麼快就忘記了,”李浩看着朱峯有些顫抖的樣子,有些嘲笑的說道。

這個時候虎子剛纔害怕的臉色看不到了,很是傲慢的看着朱峯。

朱峯現在是一刻都不想在這裏呆着,看了看李浩,連話都不說,衝跟着自己的幾個跟班使了使顏色,意思是說趕緊溜吧。而且轉身就要走。

李浩當然看到了,轉身上前一步擋住了朱峯,現在李浩心裏已經生氣,自己的兄弟總是被這個朱峯欺負,心裏很想痛打一番朱峯,瞪着眼說道,“就這麼走了,得交代一下吧,”說完順手就是一拳衝着朱峯打了出去。 此時的李浩可以說是熱血沸騰,這個時候的作爲一個男人,而且是有着正常生理需要的男人,在往後縮,人家肯定會認爲你那個方面有問題。

李浩可不想讓小美女獨守空房,把美女宋玲玲輕輕的放到牀上,還別說這宋玲玲反應到挺快,很快的就鑽到被子裏邊,只是露着一雙小眼睛,癡癡的看着李浩,此時矛盾及了,希望李浩不要撲上來,有希望李浩大膽的上來,說不清楚自己什麼心理。

但是李浩可不想就這樣,起碼的衛生要講究的,這樣對女人是有好處的,使勁的給宋玲玲蓋好被子說道“等着我,不許逃,就算是到了天邊我也要把你抓回來,休息逃出我的手掌心,我去洗個澡”說完,還象徵性的握緊了拳頭。

這是李浩有生以來洗澡最快的一次,十分鐘就搞定,李浩根本機不需要什麼浴巾,到了這個距離已經沒有什麼需要遮掩的了,本來浴室跟臥室離得就近,李浩幾步就來到了我是裏邊。

宋玲玲機會要尖叫起來,看着一身結實的肌肉,還有李浩的讓人恐懼的武器,雖然已經有過了一次,但那一次有些朦朧,沒有這現在的真實感,什麼都看到了,居然那麼大,怪不得第一次自己痛了有一個禮拜,原來都是這個傢伙惹的禍,儘管如此,想想幹活的時候美妙的感覺,嘴角就抑制不住想樂出來,比起微微的痛苦那算的了什麼。

但是宋玲玲還是用被子蓋住了頭部說道“要點臉行不,太恐怖了”

李浩無語,恐怖,低頭看了看高昂着腦袋的小傢伙,這是男人的象徵,沒有這個你怎麼快樂,估計就算是自己在能打,在有錢,連一個美女的邊都佔不到。管他那,來到牀前,看到一個縫隙就直接鑽到了被子裏邊還說着“美女我來了,今天讓你知道什麼叫真正的恐懼,”這接下來自然是一場大戰。

歡快的叫聲,夜貓一般的**,粗重的呼吸,讓這本來就有些狹小的地方,感覺就更加的狹小,這樣的聲音持續的足足有一個鐘頭,隨着兩個人慢慢沉沉的睡去,屋子裏恢復了安靜。

一縷陽光透過窗子投了進來,一個很刺耳的聲音傳來,電話聲音,李浩打開手機一看,王曉敏的電話,不會有事吧,看着在自己手臂上還在沉沉睡着的美女宋玲玲,接通電話,裏邊傳來近乎瘋狂的聲音,“李浩,臭小子你在哪了,給我滾過來,”

聽着刺耳的聲音,李浩直接就把手機關掉,美女宋玲玲似乎聽到了動靜,睜開眼用小手享受着李浩溫暖的胸膛說道“誰呀,這麼沒有禮貌,這麼早就打電話。”

李浩不打算隱瞞,而且宋玲玲也知道這個事情,用手輕輕的摟着美女宋玲玲,看着眼前 無限暴漏的美女,感受着緊緊貼着自己胸膛的兩座峯巒,自己的體內很自然的就發生了變化。李浩可不想在來一次,這樣的生活要有節制,只要有距離的感受,纔是最美的,拉回自己的想入非非的思想說道“剛纔是美女校花呼喚我了,幾天不見就想我來唄。”

“美死你吧,人家可是王氏集團的獨生愛女,不會這麼差勁的就看上了你吧,我可不幹,要是你敢跟她有事情,我就直接殺了她。”宋玲玲怒目圓瞪的說道。

這下可是難住了李浩,憑李浩的直覺,這個王曉敏八成是看上了自己,對於這樣的女人,李浩知道你越是不滿足她,她就是越糾纏你,想想也沒有更好的辦法,最起碼現在還需要這個職業,這個職業讓自己不僅有了金錢,還有了一定的地位。

在李浩的眼裏,這只是一個跳板,自己要有自己的勢力,自己的實力,有時候就算是累死也不會有起色,既然背後有王氏集團這個靠山,就要好好的利用一下,而眼前的這個刀疤就是一個很好的契機。

但是李浩有必要說一句令宋玲玲放心的話,想想說道“放心好了,在這美女校花成年之前我不會動她,這你就要加油了,別到時候還沒有跟我舉行儀式什麼的,被人家搶走了。”

宋玲玲沒想到李浩會這麼說,還別說宋玲玲還真有些害怕,論起容貌來,跟王曉敏比起來雖然說不上誰更漂亮,但是人家有一個牛叉的老爹,而自己只是一個老師,還有一個殺手的身份,心裏就有些泄氣。

宋玲玲狠狠的擰了一把李浩,用被子捂住自己,獨自的品嚐着偷嚐禁果給自己帶來的痛苦。

看到不斷顫抖的被子,知道宋玲玲傷心的哭泣。連忙伸手打開被子用手輕輕的替宋玲玲擦去淚水說道“放心好了,我不會讓你受苦的,到了時候大不了讓這個野蠻的校花做個二奶。你還是我正是的老婆。”

聽到這些,宋玲玲破涕爲笑,緊緊的摟着了李浩說道“我一無所有,僅有的都給了你,你可以珍惜我,不能讓我受氣。”

見宋玲玲已經不再傷心,趁熱打鐵說道“放心好了,你永遠是我李浩的真正的正式老婆,好了,時間也不早了,保護王曉敏是我的任務,我可不想王曉敏有事,王曉敏出了事情,估計這王氏集團肯定會讓我無處藏身。”李浩說完,拍了拍宋玲玲的嫩滑的臉蛋。穿上衣服走了出去。

李浩要到別墅去看看這個往王曉敏,一天沒有見到,還真有些膽心,而且宋玲玲也告訴自己,殺手集團已經派出新的殺手,而且聽說武功比宋玲玲好高出許多,面對李浩可不敢大意,畢竟保護王曉敏是自己的職責,甚至現在就連上學都不重要,李浩有着十足的自信,也有些擔心,在沒有真正的交過手之前,絕對一點都不能大意。

很快就來到了別墅,李浩當然也不是一個純粹的四肢發達的人,知道這個時候王曉敏肯定沒有吃飯,正好小區外邊有賣包子跟豆漿,很乾脆的就來了兩份,現在的李浩已經有了一些錢,對於這些擺小攤子的人,李浩從來都不吝嗇,知道這些人不容易,而且這很容易就讓李浩想起了自己的老爹,掏出一個百元的鈔票,拿起東西直接走人,也沒有讓他找錢。

似乎是王曉敏早就看到了樓下的李浩,肯定是早就把門打開,李浩看到門居然虛掩着,只是什麼情況,睡覺連門都不鎖,還是出了其他的事情,別說,還真把李浩急出了一身冷汗。

連忙大步推開門,走進屋子,剛剛從一室一廳的小地方回來,對這麼大的屋子還真有些不適應,這有錢人跟沒錢人這是有差別,放下剛剛買的飯,四處找了起來。

李浩推開王曉敏臥室的門,居然也是開着的,更加着急了,連忙推開,眼前的一幕令李浩的眼睛都快瞪圓了,只見王曉敏抱着一個枕頭正看着推門而入的李浩。

而且王曉敏摟着被子外邊的部分,很具有挑逗性的展示着令人想掩口吐沫的白嫩的肌膚。兩隻修長的大腿也是半遮掩的露着。見到李浩推門而入,似乎剛纔打電話的根本就不是一個人一般,溫柔的說道“你來了,快點坐下吧,人家想死你了。”說完挪動了一下身子,這下可好,本來蓋着被子裏的那部分,更加明顯的露了出來,飽滿圓潤的峯巒,一道深深的溝壑令人想入非非。

李浩使勁的嚥了一口吐沫,知道這樣的事情不能發生,強自的忍受着內心的煎熬說道“我買了造反,趕緊起來吃飯,今天你買單,我們去購物。”李浩這是故意轉移注意力,好把自己已經騰騰燃燒的**迅速的熄滅。而且李浩趁着這個機會很快的就走了出去。

“你個該死的李浩,就不知道人家等了你一個晚上,就不起,就不起,”王曉敏一邊說着,還一邊是使勁的捶打着被子。

李浩可不管,自己的職責就是保護王曉敏的安全,至於其他的事情,可不在自己的範圍之內,面對這樣的刁蠻的女人,而且還想讓自己上她的女人, 決定不能滿足,一旦滿足了就會失去了價值,自己也就變得一文不值。

想到這些李浩就跟發現了新大陸一般,暗暗高興,讓你得不到,永遠想着我,乾脆不用去管她一邊吃着包子一邊打開電視。

一串串悅耳的鈴聲響起,李浩的電話響了,一個陌生人的電話,李浩沒有猶豫很快的接通電話,一個很濃重的聲音傳來“你是李浩,你不要管我是誰,告訴你一個消息,你的美女朋友,翟芳被刀疤綁架了,我沒有噁心,只是告訴你這樣一個事實。“隨着一陣盲音傳來,那邊掛機了。

李浩的腦子裏一陣空白,這是怎麼回事,難道這個刀疤動手了,連忙播出翟芳的手機號碼,關機,爲什麼關機,難道真的被綁架了。

緊接着給東市警察局打電話,電話很快接通,“喂,請問翟芳警官在嗎”,“對不起,翟芳幾天沒有上班了,”

難道真的被綁架了,這樣也好直接報案,於是李浩繼續說道“翟芳被刀疤綁架了,就在皇朝賓館裏邊。” 雖然翟芳跟自己確定什麼關係,但是就是不明白這刀疤是不是吃錯了藥,居然去綁架人這麼簡單的事情來要挾自己,既然如此自己就用這個機會徹底的剷除了刀疤。

而且李浩知道雖然翟芳只是一個普通的警察,但是翟芳有一個很偉大的父親,就是東市的市委書記,估計這個消息一傳出去,東市就會大地震,市委書記的女兒被綁架,警察局還不翻天。

但是李浩有自己的想法,雖然翟芳有着十分厲害的背景,但是有些時候警察局的力量根本就無法達到一些邊緣的地方。而自己完全就可以把這個刀疤引出來,畢竟這個時候就算是公安局過去人,但是沒有證據,也拿刀疤沒有辦法。

李浩的腦袋裏邊就有了一個很好的辦法,就是把刀疤引出來,等公安局到了皇朝賓館,沒有能夠說話的人,就等着被抄吧,讓刀疤根本就來不及去隱蔽自己的地下賭場,而且李浩相信這個市委書記也不是軟蛋,肯定會想到一舉剷除刀疤,自己只是起到一個助力的作用。

打開手機通訊簿,找到刀疤的手機號碼,撥了出去,很快就接通了,那邊傳來了聲音是刀疤的聲音說道“李浩,我知道你肯定會打電話的,但是沒有想到會這麼快,”

“少廢話,趕緊把翟芳給放了,不然我讓你粉身碎骨,”李浩氣憤的說道。

“要想放你的美女警官也行,你親自來接,東市東邊有一個廢棄的酒廠,你來吧,不許帶其他的人,我等着你。”隨着一聲嘟嘟的聲音,電話掛了。

沒有想到事情這麼順利,看來這老傢伙肯定會親自過去,畢竟在刀疤的眼裏,自己也算得上是一個不小的對手,現在李浩可不敢耽擱,雖然跟翟芳只是幾次見面的緣分,但是對翟芳有一種很特殊的感覺,這個小美女可以說在李浩的心目中佔有了一席之地,也算是李浩的紅顏知己,而且 曾經幾次給自己打點過,李浩怎麼會讓自己的女人受到傷害。

李浩看了看一邊的王曉敏,說道“你自己呆着,不要出去,我有事出去,”說完,頭也不回的就走了,當然是打的去了。

很快李浩按照地址找了來,這裏看起來有些偏僻,看來這刀疤是打算讓自己埋骨於此,但是李浩可不傻,在來到這裏之前,已經給公安局打過電話,同時自己也帶上了微型的攝像頭,這樣就有了刀疤綁架的證據,在加上刀疤經營風月場所的證據,足夠刀疤坐上幾十年的大牢。

現在關鍵的就是拖住刀疤,不讓翟芳受到傷害。李浩一步一步的往前走,雖然還沒有進入酒廠的大門,但是寂靜的酒廠裏邊,只有自己的腳步聲,讓人聽起來多少有些詭異。而且李浩已經感覺到不遠的地方,有很多人的殺氣,雖然這些算不上什麼,但是人多了就會有強大的力量,這是前世告訴自己的經驗。

而且李浩吃過人多的虧,很後悔現在沒有發展自己的力量,總感覺自己就是強大的人不需要任何人的幫忙,但是真正到了關鍵時刻,這人多還是有用處的。

現在已經沒有多想的餘地,因爲李浩已經聽到了前邊一個廠房裏邊傳來了刀疤的聲音,隔着厚重的大門刀疤嘶吼着說道“小子,你來了,感覺進了,讓你見識一下這美女小妞的動人場面。”

李浩大怒,敢動我的女人,血液隨之沸騰,一腳就朝厚重的大鐵門踹去,隨着哄得一聲巨響,大鐵門居然被這一怒踹到飛了出去,而且鐵門後邊還裹夾着幾個人,看來是躲在鐵門後邊的打手。

此時廠房 鐵門沒有了,就很自然的看到了裏邊的刀疤還有上百人的打手,這些打手一看就是精英中的精英,從身上的肅殺之氣來看,最起碼是在道上混了幾十年的混混,手下的實力肯定不弱,而站在最前邊的刀疤坐在一張椅子上,令一張椅子上綁着一個女人,這人李浩當然認識就是美女警察翟芳。

而且看起來這翟芳似乎處於昏迷狀態,看凌亂的衣服,肯定是經過一番掙扎。看到這一切,李浩的心裏一陣痛苦,居然感動我身邊的人,李浩的內心此時正在爆發這一股駭人的力量,沸騰的血液迅速的凝結,往前走的每一步都散發着令人窒息的殺氣。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