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見識的小子,千聖堂可是八大宗派之一,以喚靈之脈享譽大陸。他們再次煉藥搞出這麼大動靜,所煉之物肯定是天地之精!趕緊拿住那石頭離開這裏,可不要臭脾氣犯了跟人家衝突!”

萱姨知道元昊心中想法,笑罵了他一句。

元昊忍不住咂舌,居然是八大宗派之一,不可小覷!!!

“晚輩元昊無意冒犯,只不過….”

“啊!!”

元昊恭恭敬敬地抱拳出聲道,身子緩緩落下,可是還沒等他把話說完,就聽到底下一聲嬌呼而起,隨即一聲怒喝暴起:“呔!什麼山野妖獸膽敢破壞千聖堂靈藥!!!”

不好!!

元昊心中暗叫糟糕,顧不得上麼冒不冒犯了,急忙身子掠下,循着嬌呼聲和怒罵之聲而去。


只見山岩之下隱蔽處,一個數米高的大鼎矗立在那,上面五色彩煙源源不斷地冒起,旁邊站了三男三女,正驚駭無比的望着突然間莫名其妙地沸騰起來的銅鼎。

一個粗狂的黑臉漢子手提着一把兩三米長的巨錘,滿臉惱怒又顯得焦急非常地在旁邊不知如何是好,兩個白臉白鬚的老頭子緊鎖眉頭地凝望着銅鼎。

另外兩個女的也是焦急地手握出鞘利劍,只有一個一臉平靜的白衣勝雪女子引起了元昊的注意。

她波瀾不驚的臉上盪漾着一絲如春風般溫暖的笑容,彎彎地秀眉光潔的額頭上斜鋪一縷青絲,精緻美麗的臉龐好像沒有什麼能讓她的笑容消失一般!

“她的眼睛…..”元昊禁不住喃喃自語一聲。


“兀那小子,你是何人?那大漢好像後腦勺上長眼睛一般,身子晃動間就站到了元昊跟前,以他兩米多高的個子俯視着元昊。

一股強勁的力量從他身體中透射出來,雖然可以感覺到他在極力抑制力量的爆發,可是元昊還是驚得魂識亂顫,那種危險襲上心頭的感覺可是太長時間沒有到來過了!

另外兩名老頭卻是絲毫沒有反應,還是緊鎖眉頭在銅鼎旁邊踱步。

“呃……這位…前輩…..我無意冒犯,只不過剛纔我又一物不知怎地突然跑了出來,落下來之後就不見了…..”元昊報以一個和善笑容道。

那黑臉大漢眉毛一豎怒吼道:“好啊!原來那塊破石頭是你的!!!都是你乾的好事….”

“鋒師兄,不用責怪於旁人,想來他也是無心的!”就在元昊被那黑臉大漢罵得一籌莫展滿臉口水的時候,那安靜的白衣女子忽然出聲解圍道。

“哼!!!!~~~~”

黑臉漢子聽見白衣女子說話,頓時打住不說,惡狠狠地瞪了元昊一眼,嘭地一聲將大錘抗在肩膀上扭頭走開。

元昊尷尬地摸摸鼻子,對着那女子遙遙地抱拳一禮。那女子笑了笑沒有說話。

元昊硬着頭皮走上前去向着那位黑臉漢子問道:“前輩…..”

“什麼前輩?!!我可年輕着呢!!”黑臉漢子不給面子的白了元昊一臉,沒有理他。

“呃…..這位大哥,能否告訴小弟到底出了什麼事….”

元昊笑着問道。

“這位小友,剛纔那塊靈石可是你之物?”身邊的一名白鬍子老頭和善地笑着問道。

元昊見人家終於搭理自己了,連忙笑道:“是啊是啊,前輩不知那塊石頭….?” “那塊石頭趁着我等凝神煉藥之時,以訊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鑽進了銅鼎之內!”

另外一名白鬍子老頭笑眯眯地打量着元昊接過話道,他望向元昊的眼中精光閃現,相貌卻是顯得很是慈祥。


元昊一聽頓時頭都大了,這小怪物真會給自己找事情做!都不看看人家可是八大宗派之一的千聖堂,別說這兩個元昊完全看不清楚修爲的老頭,光是那個一臉怒意的黑臉大漢就不是元昊可以對付的了!

還有旁邊站着的幾個一臉敵意的年輕弟子,除了那位替元昊解圍的女子之外,其他的元昊都可以肯定人家現在就想將他好好教訓一頓!

“前輩實在抱歉,給幾位造成的損失小子願意一力承當!”元昊鄭重地對着兩位老頭抱拳一禮道。

聽到元昊還算有擔當,黑臉大漢的臉色緩和了不少,不過還是抱着那柄嚇人的大錘有些苦惱地盯着銅鼎,琢磨着有什麼辦法將好不容易纔配製好的靈藥重新做一遍。

“那石頭….恐怕不是那麼簡單的吧?!!”另外一名白鬍子老頭沒有責備元昊,反而是對他旁敲側擊起來。

元昊驚訝於老頭修爲之高,眼力之深不敢有絲毫隱瞞地將小怪物的奇特之處一一道來,不過卻是將玉闕玄雷崖之中的事情自動忽略,那確實不能隨意說出來。

“哦?”

兩名老頭皺眉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出驚訝之色!

以他們兩人的淵博的知識來說,都好像猜到點什麼一樣,但是有不敢肯定,或者說是對於這種聞所未聞的妖獸他們也是一籌莫展。

元昊又打聽得知,原來這兩位看上去年紀一大把的老頭居然是千聖堂中赫赫有名的醫仙二老馗乾和馗勾,乃是千聖堂中輩分較高的前輩,在整個修煉界中都是鼎鼎有名!

而那黑臉大漢是千聖堂年輕弟子當中比較出衆的一位,叫做鋒鐸,元昊可以感覺到這鋒鐸的修爲最起碼達到了出玄上期,當真是不可小覷。

元昊恭敬地和醫仙二老交談着,眼睛不經意間卻是飄到了剛纔那名白衣如雪的女子身上。

馗幹呵呵一笑,將那女子喚到身邊介紹道:“這是我千聖堂中最優秀的年輕弟子嬰漣漪,說起來還是你大秦國之人呢!”

元昊微笑着抱拳一禮,卻是發現她也是很有禮貌地對着元昊點點頭,但是一雙眼睛卻是不曾轉動,似乎…..有點像是看不見東西一般!

“不用懷疑,漣漪眼睛的確看不見,剛纔用銅鼎煉藥就是爲了尋求醫治漣漪眼睛的方法!可是,窮我千聖堂之力都是無法找到醫治好漣漪眼疾的方法,真是妄稱喚靈之源!!”

馗勾很是氣憤地抱怨道,望着嬰漣漪的眼睛裏滿是對晚輩的溺愛之情!

元昊不覺深表惋惜,如此佳人居然也有瑕疵,真是天妒紅顏!!

隨即元昊心中涌起深深的愧欠之感,因爲小怪物化作圓石的緣故,卻是將好好的一鼎靈藥毀於一旦了!

“嬰姑娘,實在抱歉!”

嬰漣漪柔和地笑了笑道:“無妨,公子不必愧疚,漣漪自小得門中長輩照顧,已經很是知足了,如今爲了我一人之事又勞煩二位師傅和鋒師兄等人連夜奔波,漣漪心中早已不安!”

彷彿對嬰漣漪的反應早就瞭如指掌,醫仙二人除了溫和一笑,慈愛地看着嬰漣漪之外並沒有過多的話語。

黑臉大漢鋒鐸卻是埋怨師妹又說這種見外的話,嬰漣漪卻是一直保持美麗微笑,原本一雙美麗動人的眼睛卻是什麼也看不見,元昊心中有些微微的失落之感。

忽然元昊像是想起什麼一樣,他猶豫了一下,對着嬰漣漪道:“姑娘既然姓嬰,想必是大秦皇族,不知可知大秦代王嬰祥殿下?”

嬰漣漪柔柔一笑道:“嬰祥正是我之親弟,元公子想必跟嬰祥相識吧!”

“居然真的猜對了!!”元昊心中不得不感嘆緣分這玩意兒,摸摸鼻子心中有鬼似的乾笑幾聲算是承認。

“我…..我是大秦玄甲軍中人,跟嬰祥….殿下見過幾面….”

元昊吞吞吐吐地道。

嬰漣漪面色驟然間有些細小的變化,笑道:“原來如此,看來玄甲軍這些年發展甚是迅速!”

元昊心中腹誹不已,嬰祥這小子當初在自己面前胡言亂語的話原本是不怎麼放在心上的,現在卻是響徹在元昊頭腦之中,搞得他有些心猿意馬,胡思亂想起來。

況且元昊還拿着嬰漣漪送給嬰祥的坐騎雪墨兒,這要是讓人家姐姐知道了多尷尬呀!

“小子,還不趕緊將煉屍門的事情說出來,讓這幾個老傢伙想想辦法啊!難道你想一個人去解決啊!”萱姨有些生氣似地對着元昊嚷道,大概是看見他又犯了看見美女就走不動路的毛病吧!

對啊!怎麼把這茬給忘了呢!元昊拍拍腦門。

“兩位前輩,小子無意中聽聞一個十分震驚的消息,是關於魔道煉屍門的事情,就是無法判斷其中真僞,還請兩位前輩甄別一下!”

元昊滿臉正色地對着兩位老頭道,兩人對視一眼,同時皺眉,沉聲道:“既然是關於魔道之事,就不能有絲毫鬆懈,你且說來聽聽!”


不愧是二人同體的醫仙,不僅相貌長得一樣,就連聲音動作面部表情都是一模一樣啊!簡直就像是同一個人分作兩個同時講話。

“是….種種跡象表明,煉屍門操控大秦軍方勢力神衛軍,一直以來在大秦國內興風作浪,最近他們祕密尋找身具純陰之體的人身時,在河陽郡新昌城曾經被晚輩撞見!而且,多名神衛軍中統領級別的高手都已經身藏屍脈,玄甲軍中有許多人都早已知曉!”

重磅**將兩位老頭炸得有些找不着北,魔門在大秦搞出這麼多事情他們居然一點都不知道,難道正陽宗是吃閒飯的嗎?

雖然不知道元昊說得是真是假,但兩位身經百戰的高人前輩還是從中發現了一絲端倪,陰謀的味道逃不過他們靈敏的嗅覺。 “晚輩還聽說,就連當今太子都是淪爲了煉屍門掌控的傀儡,似乎他們已經找到兩具純陰之體的人,而且還暗中命令神衛軍各地高手運用多種辦法尋找修煉者屍體,將他們全部運往天陰山中!現在,天陰上早就是魔氣森森,晚輩猜想煉屍門一定有什麼驚天密謀!”

“難道是…..”兩位老頭一陣沉思,他們同時擡起白花花的腦袋,一臉震駭地齊聲道:“靈屍王!!!!”

元昊面色一驚,接着陷入沉思,但是心中卻是笑開了花!

他纔不會傻到將自己知道的全部說出,他知道靈屍王沒錯,可是那也是萱姨告訴他的啊!

要想想,一個修煉界中的小輩怎麼會知道這麼多魔門祕辛,如果元昊全部知道的話那纔是有鬼了!

到時候說不定別有用心之人還會將他當成是魔門尖細,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元昊注意到當他說起天陰山時,嬰漣漪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哀痛,即使是她失明的雙眸都可以流露出一絲悲傷。

這就對了,元昊心中默默點頭,嬰漣漪和嬰祥的父親乃是前太子嬰文緒,當年他帶領着玄甲軍在天陰山一戰而覆,身受重傷當場死亡,這對相依爲命的姐弟從此失去的父愛!

當時的嬰漣漪已經在千聖堂中修煉,就是有着這層關係,叛亂成功的嬰文諾纔不敢冒着得罪千聖堂的危險對嬰祥痛下殺手。

現在想來,如果一切都是陰謀的話,那麼當時的嬰文諾已經被煉屍門所掌控了,那麼天陰山的一切都是煉屍門在背後推波助瀾,他們,纔是罪魁禍首!!

而天陰山,也是爲了煉屍門能夠有足夠的屍氣死氣來成功轉生靈屍王做的準備!

想到這些,元昊一雙鐵拳不僅緊緊捏起,煉屍門,一定會讓你們付出死亡的代價!!!

“元昊,這些你都能夠肯定嗎?”

馗幹來回踱步,沉聲對着元昊問道。

元昊剛要回答,卻是感知到了任七等人已經找到這裏,可是苦於外圍陣法沒法進來。

“馗老,外面幾人都是隨我一起的,他們原本就是神衛軍之人,迫不得已實在不願爲虎作倀纔出走,遇上我後將他們所知道的全部說出,可以讓他們進來一問究竟!”

元昊解釋道。

馗勾笑了笑,心中卻是驚異於元昊魂識的靈敏程度居然如此之高,自己只不過剛剛發覺護法大陣外面的情況,沒想到這小傢伙就已經發現了!

馗勾點點頭,隨手一揮,一道靈光射出,瞬時間頭頂天空一個巨大的半圓形靈氣護罩閃了閃。

“兄弟…呃…..這幾位是….”任七剛要大大咧咧地開口,突然看見幾個人站在這裏,居然沒有一個是自己能夠看透修爲的!

“這幾位是千聖堂的前輩高人,任七兄弟快快見禮!”元昊正色介紹道。

想來任七好歹也是在大秦中都皇城混過多年的人,這點見識還是有的,八大宗派之一的千聖堂在修煉界中名頭很是響亮啊!

不是因爲他們修爲驚天,是因爲千聖堂之人身體所具有的特殊靈脈—-喚靈之脈!

喚靈之脈乃是一種的靈脈,單論攻擊力度的話不如五主靈脈,卻是同附魂之脈和空間之脈一樣同樣爲三大輔脈!

說他們是輔脈不是說他們不重要,相反的,修煉世間有許多其他靈脈做不到的事情都是要依靠他們來完成的。

和空間之脈掌控空間之力,以及附魂之脈操控妖獸,煉製魂器並且能製作傀儡的特殊能力不同,喚靈之脈能夠救人!!


確切的說是能夠掌控生命之力!

凡是生命之體就有生命力,這種力量卻是能夠被身具喚靈之脈的人掌握,可想而知他們的力量是多麼強大和特殊!

可以說,修煉界中一切高級靈藥和救治修煉之人的能力均出自於千聖堂!

千聖堂雖然一直以來地位中立,但任憑誰都不敢得罪他們。就連修煉界中兇名赫赫的三大魔脈都不曾多餘爲難千聖堂。

“見過仙師!!”

“見過仙師!!”

任七都快將腰彎得杵着地面了,樣子恭敬之至!

還有幾個甚至都虔誠地跪拜下來,對着他們心目中一直以來的信仰,宗派弟子如同仙師般的存在表現出他們虔誠恭敬的態度。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