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就在於樑的面前,有三個巨大的野人在圍着一個燒烤架。

這個燒烤架上面是一頭小鹿,沒想到現在就連野人也他媽與時俱進了。

這些人的體型非常巨大。

光是蜷縮在那裏,坐在地上就能夠感覺到這些人的身高絕對有1米9以上了。

於樑其實看到他們的那一瞬間就能夠感覺得到,如果一旦被這些傢伙發現的話,說不定到時候躺在燒烤架上面的就是自己了。

也就在這時,於樑轉過頭看着直播間。

整個人臉上並沒有什麼其他的表情。

他現在什麼想法都沒有,唯一隻有一點,那就是趕緊快點離開這個鬼地方,如果要是真的被這些野人發現的話,搞不好自己就會徹底完犢子了。

想到了這裏之後。

對面的於樑連忙搖了搖頭。

整個人沒有絲毫猶豫,就這樣一步一步離開了原地。

原本於樑其實是想趕緊離開的,可誰知道就在於樑剛剛後退的那一下。

卻不小心踩到了二狗的尾巴。

其實這個也不能怪人家二狗。

要怪就怪於樑的精神略微有些緊繃,甚至於他都已經忘記了在自己身後還蹲着一個二狗。

要知道把動物踩痛之後,動物大叫起來的時候根本就是不能控制的,所以這件事情要怪只能怪於樑自己,根本就怪不着人家二狗。

“嗷嗚!……”

二狗直接奶聲奶氣的喊了一聲。

當二狗喊完這一聲之後。


於樑整個人直接就愣住了。

下一秒鐘轉過頭去,看着對面那幾個野人,這才發現那些傢伙一個個已經放下了自己手中的動作,直接轉過頭看着於樑。

尤其是這麼幾個人的目光互相對視的那一瞬間。

這一下整個場景好像都已經嚴肅起來了。


甚至於周圍沒有一丁點的聲音。

下一秒鐘便看到那幾個傢伙沒有絲毫猶豫,直接站起身來,嘴裏烏拉烏拉,這也不知道在交談着什麼。

但是他們確實朝着於樑衝過來的!

看到這一幕之後,於樑整個人的心裏咯噔一聲,腦子嘩啦的一下,他知道如果要是再不跑的話估計就完犢子了。

想到了這裏之後,於樑整個人沒有絲毫猶豫,猛然間一把抱起來了二狗,就這樣朝着後面衝了出去!

在這種關鍵的時刻必須要抱着二狗,因爲這傢伙隨時都有可能給自己掉鏈子。

於樑抱着二狗在前面跑着。

身後那些傢伙就在後面追着。

所有人都知道於樑到底有多麼厲害,但是於樑在人家面前真的有點不太夠看的。

這些傢伙一個個行動的速度甚至於要比於樑更快一點,當然於樑之所以會速度減慢,確實也怪不得他。

首先是自己抱着二狗。

這樣一來的話,就沒有辦法用盡全力。

其次還是因爲於樑身上的傷勢。

這種傷短時間之內根本就沒有辦法痊癒…… 身後的那些野人一個個全都大喊大叫着,朝着於樑衝了上來。

關鍵問題人家的體型在那裏擺着,光是那1米3的大長腿,於樑就跟人家沒法比,人家的腿甚至於已經到了他的肚子上,這他媽怎麼玩兒啊?

於樑一直都在不停的朝着前方跑去,他根本就不敢往後看。

但是直播間的衆人一直都在不停的給於樑提醒着。

“樑爺,你快被那些傢伙追到了,趕緊快點跑啊!”

於樑下意識破口大罵了一句。

我他媽不知道快要被這些傢伙給追到了嗎?

你們這麼激動幹錘子呀?

我他媽能有什麼辦法?

於樑就這樣一直不停地逃命,只不過中途有好幾次自己都已經被那些傢伙給抓到了。

但是於樑一直都在拼命地進行反抗。

終於於樑到了一處懸崖邊上。

這也是一處小懸崖,但是下面一陣臭烘烘的味道。

於樑光是聞到了這些味道之後,基本上就已經明白了這些味道就是沼澤的發源地。

原來這個下面到處都是沼澤,如果自己要是跳下去的話,萬一深陷泥潭之中,那就絕對得死了。

也就在這時。

於樑突然之間停下了自己的腳步,不停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氣,他將二狗放到了地上,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對面的這幾個男子。

這幾個男子看到於樑也不跑了,一個個朝着他走了過來。

這些傢伙皮膚黝黑。

而且身上看起來挺髒的。

關鍵問題他們並沒有什麼衣服,就是用樹葉將自己的隱私處遮擋了起來而已,這可是貨真價實的野人。

於樑深吸了一口氣,接着緩緩吐出。

“你們不要這麼激動好嗎?”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幾個野人微微一愣。

很明顯人家根本就聽不懂他說話。

這一下於樑是真的沒辦法了。

整個人連忙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臉上的表情簡直比吃了屎還難看。

開他媽什麼玩笑啊?

爲什麼要這麼玩兒呢?

……

那幾個男子一臉警惕的看着於樑,就這樣對着於樑指了指地下,那意思大概是想讓於樑趴着。

於樑連忙搖了搖頭。

“我靠,這些傢伙怎麼是這樣子呀?”

“你們大家說他們會不會直接把於樑殺了呀?”

也就在這時雲空間開口了。

“如果這些傢伙要是敢把我老哥動一根毫毛,老子絕對不會放過他們的!到時候我他媽用槍把這些傢伙給突突了。”

雲空間也是真的有點憤怒了。

於樑直勾勾的盯着對面的衆人。

他一直都在將自己的兩隻手掌往下面壓着,那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咱們大家有話好好說,你們先平復一下自己的心情。

只不過對面那幾個傢伙合於樑對峙了一下之後。

似乎就已經沒有什麼想法了,連忙不爽的對着於樑擺了擺手。

那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如果於樑要是再不趴到地上的話,他們就準備要收拾於樑了。

很明顯這些野人一個個都太過於強勢了。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於樑還真的不敢就這樣束手就擒。

要知道他們並不是朋友,在這片山林之中,於樑就是他們的敵人。

想到了這裏之後。

於樑不停地平復着自己的心情。

接着從兜裏摸出來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當於樑拿出來匕首的那一瞬間,對面這幾個傢伙一個個臉色全部都變了。

也就在這時。

於樑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對面的衆人。

“我告訴你們!你們他媽最好不要過來,趕緊給老子滾開這裏,要不然別怪我對你們不客氣了!”

雖然這些傢伙聽不懂於樑到底在說些什麼,但是當他們看到於樑兇狠的表情和這種警惕的動作,就算是傻子也能夠明白,眼前這個傢伙已經準備要攻擊他們了。

也就在這時。

對面這幾個傢伙沒有絲毫猶豫。

一個個從地上拿起來了樹枝,就這樣朝着於樑走了過來。

其實這個時候於樑已經有些上頭了,他下意識準備去攻擊對面這些人,可就在這時,直播間裏面的一句話卻突然之間讓於樑冷靜了下來。

……

“樑爺,不管怎麼說,這些傢伙都是人類啊,如果你要是真的動了他們,說不定會違法的,萬一要是失手殺了他們,這件事情該怎麼算?”

當於樑看到這點之後,整個人的身體就好像觸電了一般,就這樣直愣愣的站在原地。

臉上的表情充斥着滿滿的不敢相信。

雖然說剛剛那個兄弟說出來這句話之後,於樑就想破口大罵起來,但不得不講,人家說出來的那些話,似乎還真tm有點道理啊。


“你他媽真是喪心病狂了嗎?現在都已經到什麼時候了,你還在這裏談法律的問題,萬一樑爺要是被那些傢伙給殺了怎麼辦?”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