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夢櫻慢慢地走向他,直到他身邊,拉著他的手。

可是墨昊靳在她碰到自己的時候,狠狠地甩開洛夢櫻,如果不是司亦琛也跟了過來,把洛夢櫻保護在自己身邊,她一定會受到傷害的。

洛夢櫻的聲音是滿滿的擔心說:「靳,媽的情況怎麼樣了。」

成陽看到只會把洛夢櫻這些表情就是惺惺作態的說:「現在來關心董事長和夫人,你是不是來看他們死了嗎?很遺憾的告訴你,他們一定不會有事的。」

「住嘴,你亂說什麼,小姐也是擔心他們才趕過來的,你們就這樣對她。」雪晴本來很愧疚,可是這樣對待洛夢櫻是他們不能接受的。

「如果不是你們要對付總裁,你們就為了權利就可以對總裁的家人出手,你們敢做就不敢認嗎?」成陽查到的消息就是洛夢櫻派人殺他們的。

洛夢櫻現在說什麼,誰會相信她呢?她的人全死了,而所有的證據指向她。

洛夢櫻拉開司亦琛的手。

司亦琛很擔心她,這些委屈他都不可以為她承擔。

洛夢櫻站好對著墨昊靳說:「你不相信我。」

墨昊靳本來是相信她,可是洛夢櫻有什麼證據讓自己相信呢?她的事情他都可以不理,可是現在他看著自己最親的人生死未卜,他不想見到洛夢櫻。

洛夢櫻等了一會兒,墨昊靳還是一句話也沒有說。

「你不相信我,我沒有傷害過他們,還是你的心裡認為是我傷害了他們。」

洛夢櫻繼續問他,她要知道他現在心裡怎麼想自己。

墨昊靳心裡很亂,他不想回答,可是洛夢櫻的問話也是咄咄逼人說:「相信,你讓我相信你,你自己說出一個理由讓我相信你,他們見的最後一個人是你,他們兩個人出事了,在現場的屍體裡面還有你的人,難道不是你嗎?」

「你認為是我要殺他們兩個人,他們是你的親人,也是我的親人,我會對他們動手。」洛夢櫻對那些沒有血緣關係,只是生活在一個地方的人,都動不了手,他們洛夢櫻保護都來不及,怎麼會要殺他們呢?

洛夢櫻確實沒有辦法證實自己是無辜的,聽了墨昊靳的話,洛夢櫻笑了。

這個時候沒有人再開口,都可以聽到了對方的心跳聲。

洛夢櫻等到墨決和凌遙已經完成了手術,知道他們沒事了,洛夢櫻看了一下墨昊靳。

墨昊靳什麼都不理她,可是洛夢櫻不死心的問:「你相不相信我,他們的事情不是我做的。」

墨昊靳看著她說:「他們沒事,我暫時不和你計算,我不想看到你,請你馬上離開。」

洛夢櫻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轉過身來說:「好,放心,我不會打擾你。」

洛夢櫻呢是不是時候這麼愛哭了,不過她沒有給他們發現,她站直身體,一步一步的離開,他們的視線。

司亦琛緊緊的跟著,洛夢櫻已經淚流滿面了,司亦琛看到洛夢櫻已經走了很久了。

司亦琛把洛夢櫻拉了一下,把她拉入懷中。林菲語知道董事長出事了,也過來看一下有什麼需要幫忙。

她看到了司亦琛對洛夢櫻的所有動作,是那麼的輕盈,害怕洛夢櫻受到一點點傷害。

洛夢櫻也靠在他的懷裡抱著他,沒有人看到她的臉。不過在別人眼裡,是不會了解他們之間的情感。

林菲語停了一會兒,看著他們這個樣子的秀恩愛的樣子,她想要上前,可是他們又沒有什麼關係。

林菲語離開了,都沒有人發現。

「亦琛哥哥,謝謝你還陪著幽幽。」洛夢櫻的聲音已經沙啞了。

「幽幽,不要傷心,等到水落石出的時候他們就知道是誤會你了,我們回去吧!」司亦琛是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會第一個站在洛夢櫻身邊的人。

「回去,回哪裡去,他都說不想見我了。」他們兩個人的身份太尷尬了,她不會厚著臉皮住在明意園了。

「那幽幽你想要去哪裡,哥哥都陪著你。」司亦琛摸著她的頭,幽幽傷心他更加難受。

「不知道,我可以去哪裡。」洛夢櫻不知道自己可以去哪裡,去一個可以知道他的消息,他找不到自己的地方。

雪晴拉著一下司亦琛,洛夢櫻這個時候不是很理智,應該讓她平靜下來。

他們上車,洛夢櫻都不說目的地,他們只能跟著洛夢櫻到處的兜風了,洛夢櫻看著窗外,也可以跟他們說話。司機和雪晴兩個人想要開口,可是司亦琛的眼神一瞪他們,他們也不敢亂說話了。 不管心中究竟是存著怎樣的思緒,但在這一刻,不管是泰阿,還是龍彩、昆吾,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林白身上,甚至於在這一刻,心跳似乎都變得停止了一般。,最新章節訪問:。

靈劍山的傳說,在劍閣之中流傳了千百年,有關劍之大道的渴盼,也在眾多劍閣門徒心中渴盼了千百年,不管在這一刻,得到的人究竟是友是敵,都不能不叫他們矚目。

而在這一刻,雖然距離終點只剩下一步之遙,但林白卻覺得自己就像是走到了極限一般。儘管他的脊背仍舊如傲雪的青松一般挺直,但在自五百七十九級石階上傳來的,如海潮般狂暴到了叫人難以置信的威壓下,卻還是忍不住顫抖連連!

劇痛在身體的每一個部位不斷滋生去,甚至於耳中都開始有咔咔的幻聽,彷彿在這威壓下,他全身上下所有的骨骼都已經無法承受,開始不斷的碎裂!

一口接著一口,不斷的喘著粗氣,林白覺得彷彿隨著每一口呼吸,自己的心臟都要從胸腔里跳出來一樣難受,這是一種難以名狀的煎熬。

在這劇烈的威壓下,林白想要休息,但他知道,在此時的情形下,自己根本就沒有獲得喘息時間的可能。因為這威壓實在是過於強大,每停頓一秒,都是每一秒的煎熬,而且在這威壓下,人的氣血和法力根本不能完美運轉。

而想要從這態勢中解脫出來,就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走到終點!

沒有任何遲疑,長長的喘出一口氣后,林白突然抬腳,向著第五百七十九級石階就踏了下去!就在他腳步落下的那一剎那,順著他耳畔,突然響起了如颶風一般的轟鳴,順著他的嘴角更是有一口鮮血陡然溢出,身軀顫抖的就像是馬上要倒下一般。


一定要撐住!一定要撐住!雖然身軀已經幾近崩潰的邊緣,但林白還是在心中不斷的告誡自己,所有的疼痛,都被他生生忍住,一分一毫的往腳步上加重力氣!

此時此刻,腳步的挪動,已經不能用厘米來形容,只能用一寸一寸來描摹,甚至於如果不是仔細辨認的話,都不一定能看得出林白的腳在動。而且越是靠近,那威壓便越是強橫,此時此刻,林白就如同是狂潮中的一葉浮萍一般,似乎隨時都會被浪潮吞沒。

但即便是這樣,林白的腳步還是在一點一滴的靠近這最後一級石階!

轟!一口氣提到胸口,所有的疼痛瞬息間被林白甩到腦後,而後他沒有任何遲疑的,右腳牢牢的站在了五百七十九級石階之上,緊接著,左腳隨之而動,成功落定!

五百七十九級!就在林白腳步踏到五百七十九級石階的那一瞬間,場內諸人的心跳似乎完全停滯,所有人的目光都驟然一凜,死死的望著林白的身影,似乎要貫穿虛空!

遠離人群,獨自一人盤膝坐在地上的泰阿,原本是想竭力控制住自己緊張的心情,讓自己表現的坦然一些,好守好自己那已經蕩然無存的驕傲。但在此刻,他的心臟卻是驟然劇烈跳動起來,身軀更是沒有意識的突然站起,雙眸眯成一線,緊盯著林白的背影!

緊張、沉默,在一瞬間,席捲所有人之間,彷彿在這一刻,有一股詭異的力量席捲了全場,把所有人都變得如一潭死水般靜寂!

劍之大道,劍之大道究竟是怎樣的?!在這一刻,這個疑惑充斥在每個人的心中,想要通過林白的表現,來窺探到那流傳了千百年的傳說,是否能夠成真!

山巔已到眼前!即便是林白,在這一刻,心神都是有些搖蕩!眼眸更是不自主的向著身後的來路望去,只見那一級連著一級的石階,就像是天梯一般,遙遙無盡頭。

終於是走到最後了!輕輕嘆息一聲后,林白緩緩抬腳,向著巔峰踩踏而去!沒有任何威壓,沒有任何劍意,彷彿之前的台階已經耗費掉了靈劍山所有的蘊藏一般,山巔甚至連一絲一毫的劍意都不存在,就如靈劍山下一般荒涼!

只是在這山巔上,就像是有一層薄薄的霧氣般,叫人目光根本無法看透其中的所有,叫人無法看清楚究竟是潛藏著什麼秘密。但正是這種淡淡的模糊,叫靈劍山顯得愈發神秘。

只不過不知是從何處,有風刮過,狂風呼嘯而過,吹拂的林白髮絲狂亂揮舞!

這巔峰究竟是有什麼?那傳說中的劍之大道又究竟是如何?!即便是林白,在這一刻,心跳也是驟然加速,帶著難以壓抑的激動,他的腳緩緩離開了石階,向著巔峰的土層踏去。

轟!腳步驟一落下,林白頃刻間感覺到那不知道從何處而生的狂風,在這一刻,瞬息間轉變成了狂暴的劍意,那劍意猶如海面的波濤,一浪接著一浪,似乎永遠沒有盡頭。

在這狂暴的劍意之下,林白破天荒的覺得自己無比渺小,就像是投身於海洋中的一顆頑石,彷彿只要海濤有意的話,只要輕輕一擊,就能把自己擊穿成碎屑。


這是林白從來沒有經歷過的威壓,這劍意的強大,也遠超林白所經歷過的一切!甚至林白毫不懷疑,如果這劍意之中孕有殺機的話,就算自己全力拚搏,也難逃一死。

但所幸的是,這股劍意之中並沒有任何敵意,反倒是藏著一絲親近之意,就像是失散許久的孩童,突然見到了親人一般,叫林白心生親近之感。

劍意在林白身畔繚繞片刻后,猶如之前出現時的突兀般,又驟然消散,不留分毫痕迹。

隨著劍意的消散,山巔的一切,也終於在林白面前變得清晰起來,再沒有任何遮掩。

山巔上的一切,出乎林白意料的簡單。偌大一個山巔,竟然只坐落著一張孤零零的石桌。

沒有任何遲疑,林白緩步向著石桌走去。而等他走到石桌的時候,眉頭卻是驟然皺了起來,只見在石桌上,只是放了一本薄薄的書卷,以及一柄藏在鞘中的長劍。

無論是那書卷,還是長劍,看上去都古樸雅緻,渾若天成一般自然。雖然材質看上去都已經有些古舊,但歷經了歲月的侵襲,卻沒有分毫腐朽的痕迹,也沒有沾染半點塵埃。

劍之大道究竟是在什麼地方?!沉默片刻后,林白緩緩抬手,向著石桌上的長劍抓了過去。那長劍造型古樸雅緻,雖然要比尋常飛劍長出少許,而且劍鞘也厚重幾分。但落入手中后,卻是輕巧的嚇人,輕飄飄如柳絮一般,彷彿沒有半點兒重量。

錚!沒有多加思索,林白緩緩伸手便將長劍自劍鞘之中拔出。但接下來的一幕,卻是叫林白大跌眼鏡!這長劍的劍鞘雖然華麗無比,古樸之餘帶著一種厚重感,但鞘內的長劍,卻是銹跡斑斑,千瘡百孔,鏽蝕幾乎都要把整把長劍完全腐蝕。

而且更為叫人無解的是,這把銹跡斑斑,似乎隨手一彈就能折斷的長劍,竟然沒有開鋒!需知道,劍這東西,並不是淬鍊出來之後,就能鋒銳無比,而是需要開鋒。即便是泰阿、昆吾和龍彩這些劍修手中的利劍,也都是開過鋒的!

而且唯有開過鋒的利劍,才能擁有銳氣,才能將劍的材質發揮最大的效力!但眼前這柄利劍,這柄傳說中是被劍閣祖師,被劍仙使用過的長劍,不但銹跡滿布,甚至連鋒都沒開!

沒有任何遲疑,林白伸手輕輕向著長劍一彈!但出乎林白的意料,指尖落下,長劍不但沒有出現分毫顫動,甚至連錚然長鳴都沒有!這一指彈下,登時叫林白眉頭緩緩皺起。

需知道剛才他那一指雖然看似普通,卻是用上了先天真罡,一指彈出,即便是百鍊鋼都要被彈出個印痕。而看自己手中這柄長劍的腐朽程度,應該是凡鐵所鑄。

按照這種情況,應該是碰觸到指尖,就要應聲而斷才對,怎麼著連分毫折損都沒有!

這柄長劍恐怕不能用常理來揣度,其中恐怕是有什麼蹊蹺。不過狐疑歸狐疑,林白卻也沒有多想,抬手便將長劍收入鞘中。畢竟他不是劍修,長劍對他也無用,而且他如今已有了河圖洛書和青蓮,這長劍雖然神奧,但卻也不見得就能勝過這兩者。

長劍入鞘之後,林白的目光緩緩聚集在了那薄薄的書卷之上,然後緩緩伸手,將書卷抓在了手中。這書卷的材質普通至極,就是比尋常宣紙稍好那麼一點兒的材質。


也虧得這是在靈劍山中,若是放到外界,真被放置了這麼千百年,恐怕這書卷都要腐朽成灰,只要自己一碰,就要化入風中,散入冥冥,不見影蹤!

如果劍之大道的傳承,不在長劍中,那便該是在這書卷內才對!略一沉吟,平復了一下有些緊張的心情,林白緩緩伸手,將書卷翻開!

如果說剛才那柄長劍,就已讓林白覺得詭異無比,那這書卷的翻開,更是叫林白的心情一瞬間就跌落到了谷底之中!他實在是沒想到,這書卷的內容,竟然會是這樣! “蟬兒,你有事情?”李易不解的看着貂蟬。

發現如今的貂蟬十分猶豫,彷彿有什麼事情,但是有不敢說。

李易回想剛纔的會議,直接想到了王允的事情,估計是貂蟬聽到王允快死了,想要求李易幫忙,但是李儒和王允是仇人,估計不會幫她。

“蟬兒,是王允的事情?”李易直接問道。

貂蟬沒有回答,很是睜着大眼睛,可憐巴巴的看着李易,把李易看的十分難受,甚至想要答應貂蟬,不讓他傷心。

剛要開口,忽然想到李儒,在李儒和貂蟬來回的思考,最後還是選擇了李儒,貂蟬在美也是一個女人,而李儒則是一個頂級謀士,兩者沒有可比性。

“蟬兒,就算我救了王允,他還會自己尋死的。”李易搖了搖頭。

“爲什麼?爲什麼會這樣?”貂蟬有些不信李易的話,搖着李易的胳膊,希望有一個答案。

“蟬兒,你的叔父王允過於自大,就算是弄死了董卓,但是李催和郭汜的暴虐,會讓天子懷恨在心,等到天子掌權,絕對會清算,到了那時,王允是不死也要死,而且要揹負一個罵名。。。”李易把王允以後的事情說了一遍。

不過顧及世界之神的反應,只是按照事情的發展去猜測,儘可能的讓貂蟬相信。

等到李易說完,貂蟬的大眼睛直接沒了光澤,失落的離開了,回到自己的房間。

看着貂蟬的離去,聽着貂蟬細細的哭聲,李易有些心痛,但是發生的就不能改變。

而且王允的性格就是那樣,保皇派的頭領之一,忠於皇室,天子讓他去死,他就會去死。


帶着忐忑的心情,李易走回了城主府,如今小薇正等在那裏,給她一個解釋。

等李易到了房間,看着開着的房門,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辦了。

後來還是咬咬牙走了進去,發現小薇正坐在椅子上,她的旁邊是蔡琰。

“嘻嘻,妹妹,你的皮膚怎麼這麼好?”小薇疑惑的問着,並且一邊摸着蔡琰的小手。

把蔡琰摸得都不好意思了,幸虧小薇是女人,不然肯定會逃跑的。

“我也不知道,從小就是這樣。”蔡琰小聲的答道。

“嘻嘻,來叫姐姐。”小薇看着蔡琰的樣子,恨不得把她抱在懷裏,好好的親熱親熱。

“咳咳。”李易咳嗽了一聲,打斷了兩人的談話。

聽到聲音,兩人趕來收回了各自的手,看向李易,發現了站在門口的李易。


“天哥,你什麼時候回來的,也不打個招呼。”小薇嘟着嘴走了過去,抓着李易的一隻胳膊,把頭靠了過去。

“你啊,副本刷完了?”看着小薇,李易只好問問她的情況。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