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風常在:千萬別讓,卸磨殺驢,這種虧見過太多了。留在自己身上,培養好你的角色,也比賣出去強。

雨吊雄魂:不管怎樣,我都支持你的決定。有什麼需要,就儘管告訴我。

……

第一序列這頭銜,有價無市。真正賣出去,可能也就三四百萬的樣子,但也足夠胖子用半輩子的了。

可如果想要將其利益最大化,只能培養角色,賺名氣,進俱樂部,求一份高薪合同。

劉斌現在的角色思易傷,就培養得很好,國服第一的戰力,第一名高階職業,還有仙劍章這種罕見的傳說品質技能。

時候已經不早了,花錦明摸了一晚上的魚,便下線了。

也許是勾起了以前不好的回憶,花錦明感覺很累,加上被明日之星卡了等級,也無心練級。

14級升15級要16顆明日之星,光是收集明日之星的時間,就足夠他練七八次15級了。

所以這級,不練也罷。

嶄新的一天。劍道社裡不見雲容容的身影,隔壁弓社也不見余霜的身影,花錦明很好奇兩位姑娘去幹嘛了,掏出手機幾次,忍了忍又沒問。

上線后,終於在魚珠城的精靈古樹下,花錦明見到了疲倦的兩人。

「怎麼了你們兩個?」花錦明也坐下問。

余霜朝他搖搖小手,「嗨,小明。」臉上立馬亮起了乾淨有力的笑容。

雲容容轉了下頭,依然無精打采。「搬了一早上的家,累死我了,我這胳膊現在還酸著呢。」

「搬家?」

「對啊。」余霜點頭笑道:「我們搬去俱樂部去了喲。就在學校附近,你要搬過來一起住嗎小明?有個男生在身邊比較有安全感。尤其是像小明你這樣,身手矯健的男生。」

花錦明疑慮著,「搬過來的話也好,不過來回跑挺折騰的。」

「來嘛,反正你們大四又沒什麼課。」

花錦明愣了。「我還沒課?不管怎麼看,都是你們藝術學院的比我閑。我還中途下線去上了兩節課,你們倒好,從頭到尾都沒見你們有課。」

雲容容忽然頹喪道:「有,不去上罷了。藝術這東西講究緣分。很不幸,我的授課老師就和我的藝術沒什麼緣分。」

花錦明忍不住白了她一眼。把曠課說得這麼清新脫俗。

余霜咯咯笑道:「我們學院是可以光明正大曠課的喲。前提是每周的作業必須交三份,也就是曠一罰三。我上周就被罰了好多。你搬過來的話,還可以幫我抄抄作業。」

花錦明咯噔嚇了一跳。「小仙女也抄作業的嘛。」

余霜撲笑道:「討厭。」

「改天我找個時間就搬過來。那……今天一起練級嗎?」花錦明扭頭打了個哈欠,問到。

一個人練級挺累的,而且花錦明今天也沒什麼狀態。還好他還沒打巔峰賽,要不然就這狀態,妥妥掉到2000分,底下人又得一片哀嚎。

雲容容強打著精神。「不了。我拉了六個閨蜜進我們公會,她們等級很低,還不到3級。你去的話,耽擱你沖榜。」

「好吧∽」

不僅兩人,到時小布丁和馬清香也會去帶新人練級,剛好湊兩個小隊。

花錦明無奈,只得找黑糖話梅、奶味小魔女、心奴、千面風華,一起組了個隊練級。

四人都是13級。其中,黑糖話梅是魅魔族的混沌術士,奶味小魔女是木精靈族的祭司,千面風華是人族的刺客,心奴是黑暗精靈族的黑暗薩滿。

這種五人組隊的冒險模式是最科學的。

像別的公會那樣,動不動拉出去一個上百人的團隊,其實犧牲的是底層團員的時間和精力。

五人沿著河流一路向東出發,來到了花錦明轉職任務的目的地,枯木海岸。

黑衣賢者-毒風,便是在枯木海岸一帶流竄的亡靈執行官,是彩雲國的古代祝師,被複活后成為了鴉人的爪牙。

花錦明等人想要找到他,需要一路做任務,清除此地的亡靈勢力,推動劇情發展,逼迫其現身。

任務除了獎勵經驗和軍功,還獎勵不菲的錢幣,所以花錦明等人都很積極。

給他們任務的,是當地的精靈斥候-阿比瑞思·瓦肯。在介紹了一波枯木海岸的形式,就安排他們去殺亡靈去了。

普通的亡靈,哪怕是精英,也入不了眾人的法眼。而只有BOSS才能勾起眾人的興趣。

剛好任務中就有一個BOSS需要擊殺,蝕心者。殺他之前,需要順手清理一下周圍的小怪,以免打BOSS的時候不小心引到。

BOSS的智能都是非常高的,打架會喊幫手,打不過還會跑。所以沒清完小怪最好別開BOSS。

四位姑娘的身手都很好。

千面風華以前是水晶段位,奶味小魔女是寶玉段位,心奴以前是宗師,更不用說黑糖話梅這個雙王者。

很多怪,根本不用花錦明出手,四位姑娘和響噹噹一起衝上去,一人一個技能就給打死了。

甚至還能一邊聊天,一邊溜亡靈玩。

唯一讓花錦明比較無語的,就是黑糖話梅的武器和打怪手法。她近戰用法術之刃,遠程用皮鞭,然後頻繁使用魅惑之術。

花錦明也有這個技能,無力道:「小梅,你怎麼老用魅惑之術啊?」

「成功了有祝福啊。」黑糖話梅說完,朝花錦明眯了下眼睛。

突然,花錦明愣了一下。只感覺身體有什麼東西被抽離了出去,是一道乳白色的精氣,飛到黑糖話梅身邊,被她吞噬了。

【系統】:您中了黑糖話梅的魅惑之術,精氣受損,虛弱15秒。

「可你能不能別對我使啊?」花錦明又氣又無奈。

黑糖話梅捂嘴笑了。「小哥哥不要這麼小氣嘛,這技能對你用成功率很高。而且這裡也沒別的男人啊。安了小哥哥,就抽你一道精氣而已,回去多補一補就好了嘛。」

說話的時候,拿皮鞭撩撥著花錦明。

「唉~」花錦明無力極了,本來就很沒精神,一路上還要被黑糖話梅抽精氣,整個人都萎謝了幾分。

其他姑娘見狀,也跟著咯咯笑了起來。

突然,身為刺客的千面風華怔道:「那裡,好像有一個人。玩家?還是……NPC?」

花錦明定眼一看,驚了。

【唯我輕狂】

勢力:方國聯盟(國服)·銅煌崖

等級:20

戰力:199(陣營領袖)

生命值:18000

說明:傳說中的三英雄,銅煌崖歷史上最偉大的三位奠基人之一,是萬民景仰的孤膽豪俠,逸興橫飛。

……

「嘿!小帥哥——」黑糖話梅直接招手,與頭戴飛龍面甲的唯我輕狂打招呼。

唯我輕狂也發現了幾人,走了過來。

完了。

花錦明心想。這波撞到「自己」了。而且「自己」出現在這幹嘛,難不成也是來殺黑衣賢者-毒風的?

。 第二天上午,謝雲澤帶著陸晚初去了臨市。

出市區的時候陸晚初就在疑惑了,「孫辰被拘留了,應該在看守所里。」

謝雲澤輕笑了一聲,「孫辰不只是你眼中的音樂人,他是孫氏集團唯一的繼承人,孫老爺子怎麼會任由自己的孫子在看守所。」

陸晚初瞪大眼睛,「也就是說,當初開庭,孫辰的可憐氣憤都是演出來的?」

「嗯。」

陸晚初抓緊包包,「好一個孫辰,騙了我這麼久。」

她輕哼了聲,又轉頭問謝雲澤,「你怎麼知道孫辰在哪的?」

「他讓你去見他但是你沒有去,我出差回來之後他聯繫了我。」

「我當時沒有冤枉他吧?」

關鍵是孫辰這會兒出來了,不會伺機報復吧!

陸晚初小心肝有點顫抖,謝雲澤看了一眼後視鏡里小女人擔憂的表情,不忍她繼續胡亂猜測,「沒有冤枉,他罪有應得,有我在,他不會對你怎麼樣。」

陸晚初瞥了一眼男人的側臉,謝雲澤就像是會讀心術一樣,一猜就能點破她那點小心思。

謝雲澤帶她去了郊外的山莊,爬了一條盤山公路,終於到了目的地。

下車后像遠方眺望,一望無際的山巒起伏和漫山遍野的樹木。

陸晚初回頭首先進入眼帘的是莊重的木質大門,山莊掩映在高大的灌木之下,別有一番味道。

「進去吧。」謝雲澤在後備箱提出來一箱茶葉。

陸晚初看了看他手上的極品毛尖,又看了看男人的臉,這是見多厲害的人物,才會勞煩謝總帶禮物。

兩人並肩走到門口,不等他們敲門,大門自動打開。

謝雲澤似乎對這一切習以為常,舉步走了進去。

整個莊園的設計如同世外桃源人間仙境一般,山泉瀑布和稀有的綠色植物將山莊裝點。

走過溪水上的拱形棧橋,陸晚初就聽到了孫辰爽朗的笑聲。

「老謝,你終於來了,這回我們能好好敘敘舊了。」孫辰和謝雲澤打完招呼,立刻回頭照顧陸晚初,「嫂子,這次弟弟能大大方方地跟你自我介紹一回了。」

他這番話直接喚起了陸晚初的回憶,當初她可是把孫辰綁在板凳上伺候的。

陸晚初抓住謝雲澤的袖子,簡直不知道自己該怎麼面對孫辰。

「走啊嫂子,備好茶了,咱們先聊聊,我們家老爺子點名要和謝雲澤單獨見個面,咱們就別打擾了。」

陸晚初拽地更緊了,「雲澤,我……」

「她跟我一起。」謝雲澤掃了一眼孫辰,把陸晚初拉到了另外一側。

「喂,爺爺讓你單獨過去!」

孫辰朝著兩個人的背影喊了一句,謝雲澤雷打不動地握著陸晚初的小手走進去了。

「咿……真膩歪。」孫辰嫌棄地收回目光,坐到茶桌前面繼續泡自己的茶。

走到了書房門前,陸晚初又拉住了謝雲澤,「我……我不進去了吧,我在外面等你。」

「家長早就見過了,孫爺爺為人很親和,不用緊張,乖。」

然後謝雲澤就推開了門,拉著她走了進去。

孫老爺子抬頭看到來人眼睛都亮了,「雲澤,你終於有空來看看我了,快坐,你旁邊這位姑娘是誰?你這臭小子結婚了不請爺爺吃喜酒?」

孫老爺子嘴上責怪著謝雲澤,視線卻一直落在陸晚初身上上下打量著,一邊打量一邊點頭。

陸晚初不由自主地往謝雲澤身後藏了藏,謝雲澤無奈,徹底擋住了小女人。

「臭小子,你幹什麼?」

「孫爺爺,我老婆害羞,你再這樣可就把我好不容易娶到的媳婦嚇跑了。」

孫老爺子哈哈一笑,「行行行,我不看你的寶貝媳婦了,不過小子,你這眼光確實比我那不成器的孫子好多了。」

陸晚初感覺自己一直躲在謝雲澤身後扭巴著不好,往一側挪了一步,咧嘴一笑,乖巧極了,「孫爺爺,您好,我叫陸晚初,您叫我晚初就好。」

「好好,漂亮又懂事,要是我家兒媳婦就好了。」

孫老爺子話一出口,陸晚初明顯感覺到謝雲澤身上的氣場就變了。

陸晚初趕緊接過來謝雲澤帶來的茶,「孫爺爺,您別開玩笑了,這是雲澤特地帶來的上好毛尖,要不我給您泡上吧。」

孫老爺子高興地滿口答應,倒是沒什麼為人長輩的架子,這讓陸晚初也感覺自在可不少。

「你這小子,臭臉給我看啊?人家晚初都知道我在開玩笑,你還跟我較真了?坐下。」

聽著身後一老一少吵罵的聲音,陸晚初感到了久違的溫暖。

謝雲澤為什麼如此敬重老爺子還帶了禮物,她大概能夠猜到原因了。

陸晚初沖好茶葉被孫老爺子熱情地留下一起聊天。

謝雲澤還冷冰著一張臉,強行拉著陸晚初的手讓她坐在了自己身邊。

孫老爺子捂住眼睛,「誒,真沒眼看,你們太膩歪了。」

陸晚初努力抽出來了一根手指,臉上的笑容逐漸僵硬,只好靠近謝雲澤低聲開口,「有長輩在呢,你先放開我!」

Leave Reply